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修身不修心
    那个年轻男人的气焰还是非常嚣张的。

    然而肖遥最不吃的就是这一套了。

    看到对方张牙舞爪的模样,肖遥的内心没有半点波动,甚至有些想笑。

    “鱼儿,我们做好自己就好了,何必在意别人?”这时候,那个妇人已经走到了跟前。

    在妇人的身边还跟着一些年轻男女,其一个女孩长相倒是非常不错,肤如凝脂,明眸长睫毛,眉儿弯弯。

    此时这姑娘也在用一种不满的眼神看着肖遥和武梧桐,好像两方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似得。

    肖遥眨巴眨巴眼睛,说道:“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啊。”

    “你给我站住!”那年轻人是真的生气了,竟然还伸出朝着肖遥抓取。

    如果对方只是墨迹墨迹,肖遥或许也无所谓,但是看到对方出,肖遥就有些生气了。

    他甚至忍不住想着,难道自己真的长了一张好欺负的脸吗?

    他伸出直接掐住了对方探过来的腕,接着微微用力一扭,就听到那年轻男人嘴里发出了一声惨叫声,仿佛正在经历着旁人难以想象的疼痛一般。

    这让肖遥有些无语,特么的,老子压根就还没使劲好不好?

    “住!你干什么!”那妇人看到肖遥动顿时勃然大怒。

    “我干什么?”肖遥冷哼了一声,说道,“他对我出,我还不能还了?”

    那妇人被肖遥一句话憋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孩子不也没将你怎么样吗?”那妇人说道。

    “呵呵,非得你儿子将我们打伤,我们才能还?”抱着孩子的武梧桐冷笑着说道。

    那妇人又说不出话了。

    “你先把我弟弟放了!”一个年级稍微大些的男人往前走了一步,眼神冰冷漠然。

    那男人说道:“我弟弟做错了事情,我们会说道。”

    肖遥其实也没打算将对方怎么样,真的就松开了。

    总不能一直将那小子给抓着吧?

    然而让肖遥没想到的是,他这刚撒开,那年轻男人竟然就多了一把刀,朝着肖遥砍了过来。

    “老子今天弄死你!”

    肖遥也怒了。

    之前撒,也等于是给对方一个改过自新的会,但是现在看来,对方压根就不需要这个会,看着就跟和肖遥之间存在什么私仇似得。

    就在他扑上来的时候,肖遥都从他的眼神看到了一股杀气,顿时有些匪夷所思,妈的,只是萍水相逢而已,这就想要杀人了?

    其实肖遥还是个非常好说话的人,但是现在对方都已经拔刀相向了,如果肖遥还想着要和对方讲道理的话,不是脑子有病吗?

    他直接一巴掌拍在了那个年轻男人的身上,那年轻男人再次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体直接飞了起来,朝着山下滚去。

    “小鱼!”

    之前说话的年纪稍微大点的男人,顿时脸色大变,赶紧朝着山下冲去,身体化作一道白虹,直接将那叫小鱼的年轻男人给拦了下来。

    “放肆,你敢杀人?!”那妇人看到自己孩子差点被肖遥一巴掌拍到山下,彻底勃然大怒,直接说道,“给我拿下他们!”

    这时候,跟在她身后的另外一男一女,便朝着肖遥和武梧桐冲了过来。

    “不自量力。”肖遥冷哼了一声,一拳再次挥出,将其一个拍在台阶上趴着,至于另外一个女孩,则是朝着武梧桐冲了过去。

    武梧桐现在还抱着孩子,更何况那个女孩的实力还在武梧桐之上,大概是在筑基后期了。

    肖遥也没墨迹,立刻伸出拽住那和武梧桐搏斗的女孩肩膀,又将她从山上扔了下去。

    好在那女孩反应很快,及时脚下一点,又重新站稳了身体,才没有顺着阶梯滚落。

    看到自己下两个护卫,竟然全部折在了肖遥的上,甚至连还的会都没有,那妇人的脸色看着也有些难看了。

    就在这时候,山上忽然飞来一道白光。

    接着,那道白光就在肖遥和武梧桐的面前停了下来。

    身上穿着一件灰色道袍,年纪不过二十四五岁,身高大约在一米八左右。

    “切莫在青城山道上动。”那小道士冲着肖遥微微一笑,说道,“你们谁是肖遥?”

    肖遥往前走了一步,说:“我就是,你找我?”

    他心里有些古怪,在青城山自己恐怕也只认识一个洪飞升了。

    “是我师叔找你。”那年轻道士说道。

    说完这句话,那年轻倒是又转过脸看着那个妇人,说道:“请问,您可是穆王府夫人?”

    “是我。”妇人点了点头。

    “嗯,今天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肖遥是我们青城山的客人。”

    “是……您哪位师叔的客人?”那妇人忽然想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忍不住问道。

    “六师叔,洪飞升。”小道士说道。

    听到这句话,那妇人脸色顿时大变。

    她转过脸再看着肖遥,眼神已经写满了忌惮和震惊。

    要说到青城山,恐怕整个灵武世界,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洪飞升了。

    现在灵武世界十大高其一的家伙,谁敢招惹?

    恐怕,洪飞升也是姜国第一高,无人可敌了。

    也正是因为洪飞升在青城山,所以姜国才会如此推崇道教,甚至将道教奉为国教,原因也还是在洪飞升,这个姜国第一强者。

    之前姜国的国君,曾经上青城山,就是想要请洪飞升出山,帮自己一把,然而次都被拒绝了,这国君到也是好脾气,即便被个倒是连连拒绝次,他也没有动怒。

    其实理由也很简单,只要洪飞升还在姜国,姜国就相当于是有一根定海神针,即便以后大秦王朝来犯,恐怕,洪飞升也不会坐山观虎,依旧会出,毕竟洪飞升也是姜国人氏啊!

    看着肖遥武梧桐跟在那小道士的身后朝着前方走去,之前肖遥觉得挺好看的女孩,终于忍不住问道:“娘,那个洪飞升,是什么人啊?”

    那妇人转过脸看着女孩,眼神伸出满是忧虑。

    “洪飞升你不知道吗?”那妇人其实也有些诧异,“应该是姜国第一高了,也是青城山下一个掌教。”

    “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怎么会和之前那两人扯上关系呢?”女孩似乎还是有些不能理解。

    妇人苦笑了一声,说道:“你好奇的,也是我好奇的,这就足以表明,之前那两人不一般了,看来这一次,我们是得罪人了……”

    “那娘,我们怎么办啊?”女孩小声问道。

    妇人摆了摆,说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即便之前那一男一女不简单,在姜国,我们穆王府也没有怕过谁。”

    此时,肖遥和武梧桐,跟着那小道士,已经飞奔到了山顶上。

    进了正门,又走了差不多有十几分钟,才来到了一处偏僻的院子。

    “我六师叔就在里面,小道先行告辞。”说完,那小道士就又化作了一道白光离开了。

    武梧桐有些好奇问道:“肖遥,之前那小道士,是什么修为啊?”

    “大概是在金丹期吧。”肖遥深吸了口气说道。

    听到这句话,武梧桐脸上神色大变。

    “什么?就是一个小道士,都有金丹期的修为?”武梧桐匪夷所思道,“如果是这样,那青城山的掌教,得是什么实力啊?”

    “哈哈!小姑娘此言差矣了。”这时候,身后院子的大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拉开,洪飞升哈哈笑着走了出来,说道,“在青城山,实力可不一定意味着地位,我大师兄虽然是掌教,但是打架可打不过我,当然了,他打我我也不敢还。”

    其实在来的路上,武梧桐就已经知道了洪飞升的身份,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武梧桐还能做到淡定一些,在她看来,即便洪飞升是个高,也不能给她造成什么威慑力,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已经知道了洪飞升的身份,在面对洪飞升的时候,武梧桐就会感到有些窘迫。

    人的名树的影,这就是洪飞升这个字的威慑力。

    肖遥冲着洪飞升,伸出作揖,苦笑着说道:“洪道长,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得来叨扰你了。”

    “快吗?”洪飞升笑了笑,说道,“其实之前,我以为你早就该来了,可以说,是迟了很多呢。”

    说话的时候,洪飞升让开了身子,又说道:“进来说话吧。”

    肖遥和武梧桐也没客气,直接走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两边就是小菜园,种上一些常见的青菜,豆角之类的,而在院子间的过道旁,则是摆放着一个石桌,以及四个简单的小圆凳。

    等走过鹅卵石铺成的过道,便是间砖瓦房了,没有什么金碧辉煌,很多看到洪飞屋子的人都有些诧异,觉得一个在灵武世界排入十大高榜的人,不该住在这样的地方。

    对此,洪飞升只是报以一笑:“贫道修心,不修身,不用细皮嫩肉的。”

    这句话传出去,也成了一方笑谈。

    一个人能耐大了,放个屁,都会被人津津乐道,像是一屁道破天。

    一个人没啥能耐,即便真的不小心道破了天,也就是放了个屁,就是这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