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你还是杀了我吧
    那个大当家,就跪在肖遥的面前。

    他这么一跪,还活着的那些马贼,这个时候全部都傻眼了。

    谁也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当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甚至他们下意识想着,之前肖遥那一巴掌,是不是顺带着将他们大当家的脑子给拍坏了。

    其实这个时候肖遥也没想明白,他也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跪在他面前的马贼大当家,心里同样寻思着,这家伙的脑袋是不是之前被自己给拍坏了,之前还气势汹汹怒不可遏的模样,现在说跪下就跪下,一点提前的征兆都没有,这么的突兀,特别是在现在这个杀气腾腾的环境下,跪在血水中,脸上写满了决然和果断。

    肖遥往前走了一步,眯着眼睛看着那个大当家。

    “你这是想要求我饶你不死吗?”肖遥问道。

    大当家摇了摇头:“我求你放过我手底下的这些人。”

    肖遥眉头微微一皱,接着就冷下脸,说道:“怎么了,这是打算用这样的方式收买人心,让他们继续为你拼命,还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感动我,好让我放过你?”

    大当家苦笑了一声:“你还真是喜欢将被人往坏处想啊。”

    肖遥一听这话,顿时啼笑皆非,问道:“你这话说的,怎么着,你还是好人?还把你往坏处想,你倒是也有继续变坏的提升空间啊!”

    在这样严肃的气氛下,听到这样的话,武梧桐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觉得肖遥实在是太有才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说出来这样直击灵魂的笑话。

    肖遥转过脸瞪了她一眼,用眼神告诉这个姑娘,自己现在的态度非常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只是这姑娘显然还没有理解肖遥的意思,反而笑得更开心了,其实她觉得肖遥说笑话也就那样,没有多么的好笑,但是非得摆出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说笑话,就好笑很多了。

    肖遥并不知道自己这样严肃的表情会给幽默的段子添砖加瓦,他重新转过脸看着那个大当家,问道:“说说吧,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直接说,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兜圈子了。”

    “好,我李雄杉就跪在这里,认杀认剐,但是我只求你给我猛虎峰的兄弟们留一条活路。”那个大当家说道。

    肖遥现在才算是知道了他的名字。

    李雄杉,一个算得上是挺普通的名字,也没什么亮点。

    肖遥看到他问道:“可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呢?”

    李雄杉瞬间哑火了。

    肖遥提出的这个问题,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个绝世难题。

    “大当家的,给我站起来,咱们不怕死!”一个年轻点的男人一双眼睛变得通红,冲着李雄杉怒吼道,“即便是死了,又如何?当初姜国府军没有弄死我们,我们就已经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回到现在,肯定稳赚不赔的,死就死了,能如何??”

    肖遥眉头紧皱,脸上的表情看着已经有些凝重了。

    显然,这些马贼心中原本都已经冷却的血液,又被李雄杉这一番话给彻底点燃了。

    就在肖遥觉得李雄杉目的已经达成,要揭竿而起继续和肖遥搏斗的时候,那家伙却依然长跪不起,并且高声训斥之前那个说话的年轻人。

    “你给老子闭嘴!现在老子还没死呢,就没你们说话的份!”李雄杉怒喝道。

    之前还在说话的那个年轻人,还真是被李雄杉给吓了一跳,赶紧噤若寒蝉。

    显然,李雄杉在他们的心里还是占据着极高的威信的。

    “你先站起来吧。”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

    李雄杉还是跪在肖遥的面前,不为所动。

    肖遥不耐烦说道:“我让你站起来呢,没听见吗?”

    李雄杉被肖遥吓了一跳,还真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然后站在一边,两只手都不知道放在那里,看上去非常窘迫。

    “之前他刚才说,姜国府军,是什么意思?”肖遥问道。

    “就是现在姜国的军队。”李雄杉说道。

    “现在的?那以前的呢?”肖遥问道。

    他这句话说完,李雄杉还没开口,倒是那个还要和肖遥拼命,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年轻人,嘟嚷了一句:“以前当然是我们了。”

    “哦?”肖遥饶有兴趣,问道,“什么意思?”

    倒是武梧桐,似乎明白了一些,瞪大了眼睛看着李雄杉,问道:“难不成你们是以前的猛虎军?”

    “嗯?”李雄杉微微一愣,问道,“你知道猛虎军?”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们岂不是得在这里待了有上百年了?”武梧桐并没有回答李雄杉的问题,只是继续问道。

    看她脸上满脸的震惊,似乎猛虎军这三个字,给武梧桐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力。

    那个李雄杉笑了一声,说道:“从我太爷爷那辈开始,就已经在猛虎峰了。”

    肖遥忍不住问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武梧桐瞥了一眼,心里越发的好笑。

    “亏你之前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姜国的人,现在谎言不攻自破了吧?如果你真的是姜国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一百年前发生的事情,现在的姜国国君,并不是正统,而是前府军的兵马大元帅,篡位而起,凭借手底下的高手和二十万将士,打入了姜国国都,这才有了现在的局面。猛虎军,是当初姜国的护**,只是被一鼓作气的府军给打败了。”

    “那不是一鼓作气,是他们偷鸡摸狗,小人行径太多!”那个年轻人不服气说道。

    武梧桐瞥了他一眼,正色说道:“战争中没有小人君子之分,更没有阳谋阴谋。”

    那年轻人一张脸憋得通红,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句可以反驳武梧桐的话,只能选择作罢。

    倒是李雄杉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这话说的也不错,确实,战争中没有君子小人,即便是现在的清秋王朝大将军肖龙象,也用了一些阴谋伎俩,可如果不是这样,肖龙象又怎么可能帮清秋王朝挺到现在呢?”

    肖遥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不准说肖龙象坏话!”

    李雄杉微微一愣,小声问道:“这位少侠,也是肖龙象的崇拜者?”

    肖遥摆了摆手,也没说话。

    李雄杉咳嗽了一声,伸出手指着那个还在和许狂歌那把剑作战的家伙,说道:“那个,少侠,可不可以先让我那同伴休息休息?”

    肖遥乐呵一笑,伸出手,运气体内剑心,那把剑便已经回到了肖遥的手中,然后消失,进入了肖遥的身体里。

    那个凝丹期修士,大口大口喘着气,好不恼火。

    这应该是他这辈子最憋屈的战斗了,对手就是一把剑,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攻击,而且,即便他有凝丹期的实力,可归根结底,只是一个人而已,既然是人,就会感到疲倦,但是那把剑就不一样了,根本不知疲倦,如果还有一炷香时间,恐怕他就得彻底落败,说不定还会被那把剑横穿而过,也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李雄杉才会在这个时候打断之前的话题,让肖遥暂且将剑收起来。

    那个凝丹期的剑士,看着肖遥的眼神充满了忌惮,准确的说,是对融入肖遥体内的那把剑,充满了忌惮。

    肖遥摆了摆手,拉着李雄杉坐了下来。

    并不是因为他是个多么豁达的人,而是他的脑海中忽然想到了些什么,觉得可以稍加利用一下。

    李雄杉面带疑惑之色,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眼前这个年轻男人,看着他的眼神让他觉得非常的别扭。

    “继续说,既然你们以前是姜国的正统,为什么又会落草为寇呢?”肖遥问道。

    “被逼无奈吧。”李雄杉苦笑着说道,“家里的老人,对过去的那些事情也没有说太多,或许是给他们造成了太大的心理阴影,一百多年前,猛虎军有十几万人,现在却只有我们这些人了,可见当初的那场浩劫,给猛虎军造成了多大的伤亡,我太爷爷说,以前他所在的那个支队,伍长标长死的一干二净,只有他还存活着。”

    肖遥叹了口气。

    看来,不管是在地球还是在灵武世界,战争都是可怕的。

    “这些年,其实姜国府军还是会对我们展开一些围剿,我们变成了现在的三百人,现在”后面的话李雄杉也没继续往下说,这是不言而喻的。

    现在就剩下稀稀疏疏一百号人了。

    肖遥也没露出什么尴尬或者是愧疚的神色。

    之前这些人,可都是想要宰杀他们的,肖遥不还以颜色?

    “这样吧,我不杀你,但是我需要和你作笔交易。”肖遥说道。

    李雄杉面露疑惑之色,并没有立刻答应,问道:“什么交易?”

    “我放你们一马,但是,你们也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在不久的将来,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需要和我站在一起,和大秦王朝为敌。”

    肖遥这一番话,震惊的不单单是李雄杉等人,即便是武梧桐也被吓了一跳。

    这还是她第一次知晓肖遥的目的。

    这个家伙最大的敌人,竟然是大秦王朝?

    那个屹立在灵武世界巅峰的第一王朝?

    这家伙疯了吧!

    不单单武梧桐这么想,李雄杉也是这么想的。

    他再次跪在了肖遥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委屈的不行:“那你还是现在就杀了我吧!”

    肖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