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太过镇定
    夜色如水,马蹄声回荡。

    肖遥骑着马,走在羊肠小道上,速度倒也不是很快。

    武梧桐依然是跟在肖遥的身后,像是影子一样。

    武梧桐看着前面肖遥的背影,也没主动凑上去,这还是非常难得的,之前一路上,肖遥想要安静一会都没有机会,就听见武梧桐在边上吧嗒吧嗒的发表言论,现在反而变得沉默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

    肖遥心里虽然有些猜测,但是并没有说出来,一方面是因为即便他说了武梧桐也不会承认,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因为他担心说出口后,武梧桐会不会嘲讽他自作多情。

    走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肖遥忽然拉起缰绳,停了下来。

    他皱着眉头,看着前方。

    “怎么了?”武梧桐赶到了肖遥的边上,好奇问道。

    肖遥伸出手,指了指前方。

    武梧桐顺着肖遥手指的方向望过去,顿时眉头皱下,嘴上话都没说,直接脚踢马腹,手中鞭子也抽了下去。

    “驾!”

    肖遥揉了揉鼻子看着向前飞驰的武梧桐,叹了口气。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够急躁的啊!”肖遥说道。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肖遥还是赶紧朝着武梧桐的方向赶了过去。

    武梧桐之所以那么着急冲出去,正是因为在他们的前方,有一个抱着襁褓的孩子跑着,后面还追着十几个大汉。

    那是一个大汉,嘴里还发出了大笑声。

    武梧桐原本就是个脾气火爆的姑娘,遇到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可能还保持沉默,自然是要冲上去了,这完全在肖遥的意料之中,其实在肖遥看来,根本就不需要着急,在他看来,眼睛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还不如先继续看看事态的发展,只是武梧桐就没他这么能沉得住气了,想来也是,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刚刚才接触外面的世界,又怎么能这么明白世界的险恶。

    之前的客栈遭遇,还有白水城时间,虽然算是给武梧桐好好上了一课,但是并不能让她意识到,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的凶险,或者说,这个世界,远比武梧桐看到的要凶险的多。

    这些事情肖遥也没有办法去说,这不是可以直接用言语来表达的,还得让武梧桐自己慢慢去领悟,只有自己真的领悟到了,才能算是自己的经验,嗯——这大概就是一种成长。

    武梧桐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手中鞭子一样,在空气中发出霹雳响声,一鞭子直接将一个壮汉给抽飞了出去,自己则挡在那个女人的前面。

    “一群混蛋,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武梧桐怒不可遏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武梧桐的出场太过于震撼,又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反正那十几个大汉,都停了下来。

    “我说小姑娘,你是什么人?这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啊?”其中一个大汉,手中还持有一把宽背大刀,此时正在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武梧桐。

    之前武梧桐一出手,他就意识到对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了。

    要知道,江湖上还真没几个高手是用鞭子的,比起刀或者剑,鞭显然更加难练一些,想要控制准度,则更是困难,最大的有点无非也就是射程远一些,并且攻击范围更广一些,更灵活一些。

    优点,和难度完全是成正比的,这么即便不说,大家心里也都明白。

    武梧桐骑在马上,冷哼了一声,手中鞭子一扬,又是朝着那个说话的男人甩了过去。

    泥人都有三分火性,那男人勃然大怒,直接往前走了一步,手中大刀也砍了过来。

    原本他是想要用手中锋利的大刀,将武梧桐甩出来的鞭子直接斩断,却没想到那鞭子如灵蛇一般,直接缠在了他的刀柄上。

    此时,武梧桐身体高高跃起,直接冲到他的跟前,脚步落地,在他的胸口轻轻点了下,那男人的身体便横飞了出去,原本紧紧握住的大刀,自然也是脱了手的。

    武梧桐鞭子又是一甩,那把大刀就飞了出去。

    “给我上!”那倒在地上的男人显然是个头目,喝了一声之后,身后的十几个人,又一起朝着武梧桐冲了过去。

    肖遥还是没有着急。

    这些人当中并没有什么高手,最厉害的,恐怕也只是个破天境界的了。

    如果破天境界的,在地球还算是个高手的话,在这里,连个最基本的入门都算不上。

    武梧桐的本身实力虽然也不算多么强大,但是和这些人比较起来的话,就是云壤之别了。

    十几个男人,对武梧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武梧桐也不着急,并没有在包围圈还没有成熟形成之前选择突破,反而是抱着胳膊,冷眼相对,脸上也都是不屑。

    肖遥能感觉到对方的实力,这些人自然也都能感觉到。

    让肖遥感到费解的是,他从那十几个男人的身上,也没感觉到什么杀气。

    杀气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存在着,在这一点上,曾经做过杀手的肖遥最有发言权,更何况这些年,成为修炼者,人他也没少杀,别的暂且不说,就是紫金门那一次,死在肖遥手上的人就不少了,之后还有洪剑宗,天行宫

    尸可堆山!

    按道理说,这些人应该是想要将武梧桐弄死的,却没有半点杀气,这一点就值得琢磨了。

    只是现在他也不敢肯定什么,只是静观其变。

    当武梧桐和那些人缠斗在一起之后,肖遥就越发的觉得好奇了。

    从他的角度看,那些人的攻势压根都算不上是什么攻势,压根就没打算给武梧桐造成什么伤害,在简单的交手之后,一个个都立刻撤了出去。

    武梧桐显然没有感觉到这一点。

    首先她的实力,比起肖遥原本就相差甚远,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之前她一直都处于交战状态,根本不可能察觉到这些复杂的事情。

    等到那十几个大汉逃窜离开后,武梧桐才得意洋洋走到了肖遥的跟前。

    “怎么样,厉害吧?”武梧桐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筑基初期,你说厉不厉害?”

    “”武梧桐立刻无言以对了。

    如果她是一个地球人的话,这个时候一定会捂住自己的心脏,并且对肖遥说一句:“老铁,扎心了。”

    说来也是,在此之前,她或许还能让肖遥觉得自己是个高手,但是现在,武梧桐既然已经知道肖遥是个高手了,之前的自信和得意,就一扫而空了。

    说到底她只是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而已,只是简单入门,随便遇到一个厉害点的修士,修仙者,她都会落败甚至性命不保。

    一想到这些,她不免有些郁闷。

    “你说,我是不是非常不适合修仙啊?”武梧桐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为什么这么说?”

    “在灵武大陆,有那么多的天之骄子,真正的高手,可是我呢?都什么年纪了,现在也只是个筑基初期的修仙者,这要是说出去,恐怕都要被人给笑死了,亏我还是郦王府的郡主呢。”武梧桐叹了口气说道。

    肖遥哈哈笑道:“这个也不能怪你啊。”

    “不怪我,还能怪谁?怪你吗?”武梧桐没好气道。

    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之前你的体内一直都有寒气,而且这股寒气还不是你可以轻松应对的,想要继续往上修行,就必须得先越过体内寒气的这一道障碍。”

    武梧桐想了想,也恢复了之前的身材。

    “嗯,你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照这么说的话,还真不能怪我了。”武梧桐哈哈笑道。

    肖遥摸了摸鼻子,心里寻思着,其实我就是这么一说而已,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这时候,武梧桐又转过身,朝着那一个女人走了过去。

    “喂,你没事吧?”武梧桐问道。

    “没没事”那个女人低着脑袋,接着月色,能看清楚她的五官,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身材有些瘦弱,而且身高也只不过是在一米五五左右,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此时还在哇哇大哭。

    “我说你一个女人家,怎么大晚上的抱着孩子乱跑啊?”武梧桐叹了口气说道。

    “我我是逃出来的。”那女人说到这里,就哇的哭了出来。

    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啊。

    肖遥虚眯着眼睛看着她,倒也没说话。

    武梧桐皱了下眉头,问道:“什么意思?”

    “呜呜,之前我和我丈夫还有孩子,想要前往京都,这里就是必经之路,结果却遇到了之前那一伙山贼,把我丈夫杀了,还把我抢走,也就是今天,我才找到机会,侥幸离开,却没想到还是被他们察觉到了,想要将我抓了回去。”

    说到这,她还直接给武梧桐跪了下来。

    “多谢女侠救命之恩,呜呜”

    肖遥叹了口气。

    他越发的觉得古怪了。

    不是这个女人说的不够清楚,相反的,是这个女人说的实在是太过于清楚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侥幸逃脱,刚刚从刀山火海中挣脱出来,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显然完全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甚至是崩溃状态,可是这个女人虽然脸上看着诚惶诚恐,说话时候调理却非常清晰,太过于清晰,听着反而像台词似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