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夜里杀人
    我从远方来,到此觅长生。

    肖遥确确实实是从远方来的,不过寻觅的不是长生,只是想要将自己那个老爹拉回去而已。

    然而,现在他发现,想要将肖龙象从这里带回地球,难度真不是一般的大。

    还不如特么的去觅长生呢!

    前往青城山的路上,肖遥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仔细想想,自己想要凝聚个牛气一点的金丹,都这么麻烦,更不要说,成为什么几重高手,并且手底下有千军万马,能直接杀到清秋边境了。

    一想到这些,肖遥就一阵头疼。

    前行了三天三夜,肖遥和武梧桐又在一家客栈里停歇了下来。

    “距离青城山,还有一天的路程了。”月色如水,武梧桐坐在窗户前,胳膊顶在窗架上,托着下巴,遥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轻声说道。

    肖遥坐在屋子里的椅子上,点了点头。

    “等到了青城山,是不是你就要炼丹了?”武梧桐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难道你不希望我赶紧治好你体内的寒气吗?”

    武梧桐没有说话。

    其实她也在想这个问题。

    平心而论,她自然是希望肖遥能够尽快治好自己体内的寒气。

    但是一想到如果自己体内的寒气被肖遥治好了,这个家伙就会和自己分道扬镳,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人就是一个矛盾体,比如现在的武梧桐,内心就充满了矛盾,更让她感到纠结的是,即便是她自己,都不知道产生矛盾的原因是什么。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分道扬镳便是,反正自己只是想要活下去,才能去做那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重要的呢?

    她转过身,看着肖遥,忽然觉得,自己越发的看不清这个男人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武梧桐问道。

    “男人。”肖遥说道。

    武梧桐翻了个白眼。

    “这几天,你带着我都跑错了几次路,而且你对姜国的城郡都很不熟悉,更不要说风土人情了,你根本就不是姜国的人,对不对?”武梧桐问道。

    她虽然表面上看上去粗枝大叶的,可实际上也是个心细的女孩,或许谈不上心细如发,但是这些最基本的,摆在明面上的东西,她还是能看明白的。

    看出来,是早就看出来了,只是到现在,她也没问出口。

    肖遥刚想要说话,武梧桐忽然抢着继续说道:“如果你想要说谎的话,还不如别说了。”

    肖遥索性保持了沉默。

    武梧桐气的张牙舞爪,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用牙齿将肖遥给要死算了。

    自己也就是这么说说,结果这家伙倒好,还真修起闭口禅了。

    “你真不打算说了?”武梧桐冷哼了一声问道。

    肖遥叹了口气,看着武梧桐,说道:“其实,不是不打算说,而是不能说。”

    武梧桐眯着眼睛看着肖遥,问道:“你的身份,到底有多神秘啊,竟然还不能说?”

    肖遥只是笑而不语。

    武梧桐摆了摆手,似乎也懒得和他讨论这些问题了。

    “我回去睡觉了。”说完这句话,武梧桐就站起身,走出了肖遥的房间,顺手带上了房门。

    肖遥靠在床上,陷入了思索状态。

    “人这一生,最难的,就是有苦难言了吧?”肖遥虚眯着眼睛,轻声说道

    刚陷入睡眠状态没多久,肖遥忽然睁开眼睛,只是身体一动未动。

    耳边,能听见轻轻的脚步声。

    就在对方快要靠近自己的时候,他忽然起身,一脚踹过去。

    “哎哟”一声惨叫响起。

    肖遥冷哼了一声,直接翻身下床,一只脚将闯进自己屋子里的家伙给踩在了脚底下。

    “你想干什么?”肖遥问道。

    “找死!”即便对方已经被肖遥踩在了脚底下,似乎也没打算安生,袖管滑落一把匕首,右手稳稳握住刀柄,朝着肖遥的腿刺了过来。

    肖遥一脚将对方踹飞出去,又顺手点上了蜡烛。

    闯进肖遥房间里的,还真不是什么陌生人,就是这家客栈的店小二。

    之前他就已经和对方打过照面了,只是对方的眼神似乎一直在瞥站在肖遥身边的武梧桐。

    更准确的说,是看向了武梧桐背着的包袱。

    这时候,隔壁武梧桐的房间里,也传出了打斗声。

    “你们还真是活腻歪了,太岁头上动土啊?”肖遥打了个哈欠,直接一巴掌拍死了那个店小二。

    至于隔壁发生的事情,他看都懒得去看。

    反正在这间客栈里,也没什么高手,以武梧桐的实力,应付这些小毛贼,压根就没什么难度。

    事情也不出肖遥的所料,没一会,武梧桐就拎着鞭子走了过来。

    看到肖遥的房间里也有一具尸体,她不免有些吃惊。

    “也有人来找你的麻烦了?”武梧桐探着脑袋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

    “哼,这群家伙,还真是不知死活!”武梧桐冷哼了一声说道,“之前他们还在翻我报复呢。”

    “不还是因为你行事太过张扬?”肖遥说道。

    武梧桐一听这话,气得不行,说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肖遥摆了摆手,懒得和武梧桐在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上争辩。

    之前刚进客栈,武梧桐就掏出了大把银子,然后选出最小的碎银子,递给了掌柜子。

    当时那掌柜看着武梧桐的眼神就已经不对劲了,只是肖遥也懒得提醒罢了,在他们看来,即便对方有所念想,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只是没想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八个字,能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些人,一个个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想要打他们的主意,不是不可以,但是最起码,也得有一定的能耐啊!

    “行了,回去收拾一下,走吧。”肖遥说道。

    “走?为什么要走?”武梧桐有些无法理解。

    “这都杀了人了,等会他们不得报官?”肖遥问道,“你还想惹麻烦?”

    如果是以前的话,武梧桐会对肖遥此时说的话不屑一顾,在她看来,是这些家伙做了亏心事,死也是死有余辜。

    但是自从经历了白水城的事情之后,她就意识到,这个世界远比自己想的险恶。

    背上包袱,刚下楼,掌柜子又带着几个男人围了上来。

    之前看到自己派出去的几个家伙半天还没下来,他就觉得可能是出了问题,不过这家伙到也沉得住气,怕如果进展顺利的话,自己现在带人上去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现在肖遥和武梧桐都已经下了楼,上面发生了些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哎哟,两位客官,这是为何啊?还是夜色暮暮,就要离开了?”掌柜子眯着眼睛看着肖遥问道。

    肖遥伸出手一巴掌就将对方给拍死了。

    “拦我者,死。”肖遥冷冷吐出四个字。

    原本站在掌柜子身后的那些人,一个个呆若木鸡。

    他们谁也没想到,肖遥竟然会动辄杀人,连个求饶的机会都没有给那个掌柜子。

    现在主心骨都已经死了,他们即便想要将这两人拦下,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了。

    之前肖遥到底是怎么杀人的,他们都没有看清楚,又怎么可能拦下对方呢?

    看着肖遥和武梧桐就这么离开,那几个男人也都是满脸的无奈。

    “算了,看来,掌柜子这一次是看走眼了,这一男一女,不简单啊!”一个彪形大汉叹了口气说道。

    “二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上山找大当家的?”一个男人问道。

    “找个屁!”彪形大汉骂道,“还嫌命不长?人家原本就不是普通人,能放过我们就不错了,还想着去找麻烦?再者说了,即便找了大当家的,又能如何?能将那两人拦下吗?不然你去跟着?”

    之前提出建议的男人,立刻打了个寒噤,使劲摇头。

    对方杀人的雷霆手段也给他们造成了很多的威慑力,跟着?别闹了,万一被人家发现了,岂不是得和掌柜子一样,死在这里了?

    这么傻的事情,他才不做呢!

    “不过,之前我倒是听他们谈话,说是要去青城山,咱们可以扛着尸体,去青城山找他们讨要个说法!”彪形大汉冷哼了一声说道。

    “可是,二哥,咱们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那个贼眉鼠眼的年轻人又继续说道。

    “哼,看来,你是真傻。”彪形大汉说道,“青城山可不是个不讲道理的地方,咱们只要占着理,青城山的人就会收拾他们!”

    “我们占着理吗?”

    “扛着尸体,我们就占着理了。”彪形大汉冷笑着说道。

    因为之前的事情,肖遥和武梧桐不得不趁着夜色出发。

    现在大概还是在子时,也就是晚上十一点到一点之间。

    好在,不管是肖遥还是武梧桐,都是修炼者,即便是熬夜出发,也不可能给他们造成什么麻烦。

    唯一担忧的一点,就是夜路容易遇鬼。

    这里的鬼,指的其实是来往的有些山贼强盗,在客栈的时候就听人说,在青城山外,就有一群强盗土匪,专门打劫来往的香客。

    家底薄一些的,哪有什么能耐能千里迢迢感到青城山烧香呢?

    只是,青城山又是道教圣地,即便山上的道士听闻,知道,也不好出手,总不能下山杀人吧?

    如此一来,青城山外的土匪强盗,便越发的猖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