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长路漫漫
    等到天亮,肖遥立刻站起身,走出了山洞。

    过了一会,他又重新走了回来。

    “怎么了?”武梧桐看到肖遥脸上的表情看着有些凝重,忍不住问道。

    “外面最起码不下于上千人。”肖遥看了眼武梧桐,神情复杂说道。

    武梧桐听到肖遥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变化。

    “上千人?他们想要干什么啊!”武梧桐吃惊问道。

    肖遥瞥了她一眼,眼神中满是鄙视。

    武梧桐坐了下来,她也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就是一句废话。

    之所以会有上千人搜山,还能是因为什么原因啊?

    之前数百人全部死在了这里,他们要是毫无察觉,那才是真的奇怪了。

    “有什么高手吗?”武梧桐问道。

    “一个金丹期的修炼者。”肖遥说道,“最起码是个金丹期的修炼者,而且应该已经察觉到我们的存在了,会一步步朝着这边靠过来。”

    听到肖遥这句话,武梧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金丹期的修士,是肖遥能够对付的吗?

    大概也是看出了武梧桐心中的好奇,肖遥说道:“我现在只有凝丹期的修为,如果真的对上了那么金丹期,恐怕,咱们只有逃跑了。”

    就在武梧桐还在忧心忡忡的时候,忽然“咦”了一声,眨了眨眼睛看着肖遥,问道:“你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担心啊?”

    肖遥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姑娘总算是察觉到问题的关键点了。

    肖遥这么一笑,武梧桐就越发的生气了。

    她伸出手狠狠在肖遥的胳膊上捶了一拳,咬牙切齿道:“你刚才骗我的对不对?”

    “没有。”肖遥摇了摇头,说道,“外面真的有上千人,而且也有个金丹期的修士,就是冲着我们来的,这一点我绝对不会开玩笑。”

    看肖遥说出这番话时候满脸严肃的样子,武梧桐越发的困惑了。

    “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武梧桐问道。

    肖遥坐了下来,说道:“很简单啊,我们只要在这里守着就可以了,我之前布下的法阵,不单单可以让修士察觉不到我们的气息,也算是一个障眼法,除非是他们能进入我们的这个空间,否则,他们根本就找不到这里。”

    肖遥的话说出来之后,武梧桐反而越发的迷茫了。

    她越发的不明白肖遥到底想要表达的意思。

    肖遥叹了口气,直接伸出手,拽住了武梧桐的胳膊,拉着她走出了山洞。

    走出山洞之后,武梧桐立刻跺脚说道:“你干什么啊?我们现在出来,他们不是能察觉到我们的存在了?”

    “你回头看看。”肖遥说道。

    武梧桐好奇转过脸,却目瞪口呆。

    在她的身后,山洞竟然直接消失了,身后便是一堵峭壁,上面还有三颗青松,好像之前自己身处的那个山洞,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

    看到武梧桐呆若木鸡的模样,肖遥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武梧桐现在已经彻底陷入了迷茫,越发的搞不清楚此时的状况了。

    但是她明白,这一定是出自肖遥的手。

    一想到这些,她眼睛一亮,下意识抓住了肖遥的一条胳膊,问道:“和之前你画的那些东西有关系?”

    “什么叫那些东西,那叫字符。”肖遥不高兴说道。

    武梧桐还是有些不可思议:“也就是说,这真的都是你做的?”

    肖遥笑着问道:“除了我,还有谁?”

    武梧桐没有说话了。

    她现在还沉浸在内心深深的震惊中。

    “行了,回去吧。”肖遥说道。

    武梧桐楞了一下,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肖遥:“怎么回去啊?”

    现在身后就是山壁,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了。

    “哈哈,直接撞上去就行了。”

    肖遥说完这句话,伸出手狠狠推了把武梧桐。

    武梧桐都已经准备骂娘了,然而她的身体碰撞在山壁上后,却直接穿了过去。

    “咦?这是怎么回事?”武梧桐有些吃惊,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痛楚。

    “原本就是一道幻象罢了。”肖遥说道。

    武梧桐觉得越发的不可思议了。

    “行了,别想这些了,继续休息吧。”肖遥说完这句话便盘腿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陷入假寐状态。

    武梧桐坐在一旁,托着下巴看着肖遥。

    原本他们还打算今天就离开这里,现在看来,已然不可能了。

    外面既然有那么多强者在围剿他们,如果现在出去,等于自投罗网,这么缺心眼的事情,即便是武梧桐也不会去做啊。

    武梧桐在一旁问道:“我们在这里,要待多久啊?”

    肖遥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说道:“待到他们离开这里。”

    武梧桐着急问道:“那他们要是一直不走呢?”

    肖遥没好气道:“你觉得可能吗?”

    武梧桐继续说道:“即便他们会离开,可是在此期间我们怎么办?不吃不喝吗?”

    她说完这句话,那只老虎忽然走到了跟前,冲着她摇了摇头。

    武梧桐搞不清楚状况了。

    那只大老虎再摇完了脑袋之后便直接朝着洞口走去,离开了山洞。

    等过了半个小时,大老虎回来了,嘴里衔着一条红色的鹿,已经断了呼吸,只是身体还有体温,显然还没有死太久。

    它将那只鹿丢在了肖遥和武梧桐的跟前,又回到了之前躺着的地方重新卧了下来,两只小老虎缩在它的怀里,闭着眼睛。

    “看到了吧?它会给我们吃的喝的。”肖遥说道,“再说了,你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即便一段时间不吃不喝,又能怎么样?”

    武梧桐无可奈何了。

    在山洞里,肖遥和武梧桐待了足足有三天的时间。

    这三天,武梧桐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生怕那个金丹期的修炼者会察觉到他们的存在,带着人马将他们围堵。

    到时候,即便是肖遥实力不凡,恐怕也是在劫难逃了。

    武梧桐心里紧张,肖遥也做不到完全的淡然。

    即便是对自己的结界法阵有些许信心,但是有信心是一回事,对方会不会误打误撞冲进来又是一回事。

    好在,肖遥和武梧桐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他们平安度过了这一场劫难。

    现在回头想想,肖遥也是有些心有余悸。

    毕竟灵武世界强者林立,但凡有一个二重境界的高手来到这里,都会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差了。”肖遥在心里如实对自己说道。

    这一次要带着武梧桐前往青城山,并不单单只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帮助武梧桐炼制灵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之前洪飞升给他的一个许诺。

    据洪飞升说的那样,只要他到了青城山,对方就有办法让他凝聚出圣丹。

    虽然肖遥更想凝聚出神丹,不过,人还是要懂得知足的嘛!

    哪怕只是圣丹,比起普通修仙者,起点也要高上不少了。

    在离开山洞的时候,肖遥又丢下了一些仙丹,大概有十颗。

    “这也算是我们之间的善缘吧,恐怕以后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这几天,也辛苦你给我们送吃送喝的了。”肖遥摸了摸那颗庞大的虎头,笑着说道。

    老虎似乎还有些依依不舍,脑袋在肖遥的身上蹭了蹭。

    “行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早就盼着我走了。”肖遥没好气道。

    老虎重新站直了身体,眼神中都有些尴尬。

    其实也正如肖遥说的那样,在这只大老虎的心里,还是巴不得肖遥离开的。

    它早就发现了,自从这两个家伙来到了自己的地盘上后,山上就多了不少厉害的人物。

    这几天,不单单是肖遥和武梧桐过得提心吊胆,它的日子也一点都不好过。

    虽然说,它非常感谢肖遥赠与它仙丹,但是有了仙丹,吃了下去,也得能继续活着啊!

    如果肖遥和武梧桐的行踪被发现了,它和它的孩子恐怕也会面临一场浩劫。

    现在肖遥要离开,危机也算是解除了。

    这是一只非常现实的老虎!

    下了山,前往青城山,肖遥再次隐匿了自己的修为。

    武梧桐跟在肖遥的身后,说道:“其实我们也可以直接回到郦王府嘛!那里也是非常安全的。”

    肖遥自顾自往前走着,嘴上说道:“对你而言是安全了,对我而言,可一点都不安全。”

    他就不相信,郦王府真的一个高手都没有。

    在他看来,如果郦王知道了自己的实力,恐怕一定会有所措施,到时候他在郦王府就会陷入危机中。

    比起现在,也安全不到哪里去。

    或许他可以勉强相信武梧桐,但是对于郦王府,他没有办法去相信。

    毕竟自己的存在,对于郦王府而言也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听肖遥这么一说,武梧桐也没有坚持下去了。

    前行三十里,到了一个小镇,镇上,武梧桐带着肖遥先住了下来,最起码得先洗个澡,吃顿饱饭,重整旗鼓。

    在镇上休息了一天,武梧桐出去买了两匹马力还算不错的良驹,再次踏上了行程。

    长路漫漫,还好有人作伴。

    “肖遥,等到了青城山,你治好了我的病,是不是不会和我一起回去?”武梧桐忽然问道。

    肖遥骑着马,走在前面,没有说话。

    武梧桐望着肖遥的背影,长叹了口气。

    即便肖遥什么都不说,她的心里也能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