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寒气发作
    江师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注视着远方,距离甚远,即便看不到人影,甚至连对手的长相都没有看清楚,但是他的目光却没有流转,只是死死盯着南方。

    终于,过了半刻钟,高公子带着一队人马赶了上来。

    这一对人马,足够数百人!

    之前城外大战,虽然他们没有看到,但是看到江师父此时的模样,高公子依旧心脏猛跳,瞳孔收缩。

    别人或许不知道江师父的实力,但是他的心里却非常清楚。

    这是一个已经迈入凝丹期的高手!

    虽然只是初入凝丹,但是白水城,恐怕也只能找出这一个凝丹高手了,驻扎长河边境的铁卫军自然不算,那里还有一个一重高手坐镇,可是人家和他们白水城高家,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更不要说能为他们所用了。

    白水城的第一高手,现在就是江师父!

    看到高公子朝着自己走来,江师父苦笑了一声,说道:“高少爷,我辜负你了。”

    高公子走到跟前,眼神中满是担忧,甚至走上前去,伸出手搀扶着对方,轻声说道:“江师父哪里话,是那两人重伤的您?”

    江师父点了点头:“一个年轻男人,最起码是凝丹巅峰,恐怕距离金丹,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听到这话,高公子瞳孔骤然收缩。

    “竟然有这样的高人入境?那就奇怪了,如果真的是这样,边境大军不可能没有意识到,更不会轻易放进来啊!”

    “想来应该是对方有隐匿气息的法子。”江师父说道,“否则之前在白水城我不可能毫无察觉,只是察觉到了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

    “看来,对方身份不简单,难怪敢在白水城胡闹一番了。”高公子笑了一声,眼神却骤然变冷,“但是,这绝对不是他们可以在白水城胡闹的资本。”

    说完这番话,他转过身盯住一个士兵,说道:“将消息告诉铁卫军。”

    那士兵赶紧应了下来,脸上却又有些好奇:“公子,您说,铁卫军会出手吗?”

    “对方既然是即将进入金丹期的高手,恐怕即便我们不出手,铁卫军也沉不住气了,而且姜国混入一个凝丹期巅峰的修士,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种侮辱,他们为何驻扎在城外长河边?不就是为了死守防线吗?这是他们的失职,他们更害怕!”

    那士兵立刻明白过来,独自牵了匹马,朝着相反的方向奔去。

    “江师父,你说,他们接下来要去哪里?”高公子问道。

    江师父想了想,顺了口气后说道:“应该是白微山,那里是通往龙王道的必经之路,而且他们也需要稍作休整,之前那人虽然一拳将我逼退,可他自己也不好受,只是单纯的为了速战速决,最起码也需要调整气息。”

    高公子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口中喃喃说道:“希望,拦得住吧”

    另一边,当武梧桐发现后面无人追来之后,便已经走了回头路,等找到肖遥,她翻身下马,走到跟前。

    “咦,你没事吗?”武梧桐问道,“我不是让你藏起来等着我吗?”

    肖遥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原本是这么想的,只是他们压根就没有继续追,我就没办法躲起来了啊。”

    “说来也是。”武梧桐点了点头,心里不免有些好奇,“只是他们为什么追到一半不追了呢?还有那个高手,似乎也没追来,之前我还感觉到身后有灵气震荡,似乎有两个高手动手了”

    肖遥哈哈笑道:“这个应该很有可能了,或许他们遇到了别的麻烦。”

    虽然现在武梧桐还有些没想明白这个问题,可眼下也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了。

    “不管他们追不追,我们也得继续赶路了。”武梧桐说道,“总不能等着他们追上来吧?”

    肖遥点了点头,跟着武梧桐一起上马。

    他现在也需要找个地方,暂时休息一会,体内的气息有些紊乱,短时间内是肯定不能在肆意动用灵气了,否则简直就是拿自己的修为开玩笑。

    正如之前江师父所说的那样,肖遥需要顾及的东西太多了。

    在灵武世界,他风雨摇摇,生怕因为自己的灵气外露,引来别的高手参战,虽然一个江师父不会被他放在眼里,但是天知道白水城内还有没有别的高手了呢?

    现在的肖遥即便已经是金丹期的修为,可为了自己的金丹,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断然不会使用出金丹期的实力,否则金丹一旦定型,想要成就圣丹,神丹,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这关系到肖遥以后的修行之路,开不得玩笑。

    更何况,他还得担心武梧桐会不会忽然折身而返。

    所以速战速决,几乎是必定的。

    他的实力,虽然胜过江师父,但人家好歹也是凝丹器的修士,怎么可能被他轻易一拳击落数十丈呢?

    为了挥出那及其霸道的一拳,肖遥是真的不容易啊!

    骑在马背上颠簸着,肖遥越发的觉得身体难受。

    此时,乌云已经密布。

    “要下雨了。”武梧桐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伸出手指着前方巍峨山脉,说道:“到山上去。”

    “为什么?”武梧桐问道。

    “暂时休息一会。”肖遥说道,“而且他们很快还会追上来,山林密布,他们想要找到我们也不容易,真被他们找到了,我们也能继续躲,况且,这里是姜国,你怎么就知道,白水城和前面的地方没有取得联系呢?虽然他们还在我们后面,可他们或许有各自的通讯方法。”

    “那是自然。”武梧桐说道,“我之前就听说,在姜国,很多城郡,不但可以用烽火狼烟的方式联络,还有一些最基本的灵气,比如通玄镜,直接在千里之外取得联系。”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既然是这样,咱们就更需要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武梧桐这一次没有反驳肖遥,两人一马,朝着白微山前行。

    刚到山道上,武梧桐身下的马就忽然瘫软在了地上,看上去早已筋疲力尽,原本这就不是什么上等马,更何况,之前武梧桐一直都是快马加鞭,还驮着两人,老实说,能坚持到现在,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我们怎么办?”武梧桐问道。

    “上山,山路陡峭,马也派不上用场。”肖遥说道。

    武梧桐点了点头,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肖遥。

    肖遥被武梧桐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盯的有些发毛,忍不住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有。”武梧桐说道。

    肖遥心里倒吸了口凉气,只是觉得没道理啊!

    虽然说,自己之前已经用了灵气,可现在还是将灵气隐匿了起来,即便体内气息混乱,也不能让还只是筑基初期的武梧桐察觉到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有些古怪。”武梧桐说道,“怎么你一点都不害怕呢?而且还是出奇的冷静。”

    肖遥听了武梧桐的话,心里暗道不妙,他早就该注意这一点了。

    毕竟在武梧桐的眼中,他肖遥只是一个普通人,要真得说个不普通的地方,无非也就是有些才学罢了。

    可即便是在生死堵截中,自己都能保持冷静,甚至是一副安之若素的状态,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会察觉到古怪。

    可一想到,武梧桐觉得古怪的地方只是这个,而不是感觉到了灵气之类的东西,他倒也松了口气。

    “哈哈,你真以为我不害怕?其实我怕的要死,可也就是因为害怕,所以才必须得冷静下来。”肖遥说道,“越慌越乱,不是吗?”

    武梧桐点了点头,算是相信了肖遥说的话,并没有继续深究下去。

    如果武梧桐真的打算继续深究的话,肖遥一时半会的还真想不出一个更好的说辞。

    现在这样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前行还没有数百米,一滴雨滴砸在了肖遥的脸上。

    “真的下雨了。”肖遥一阵头疼,“得先找个地方避雨了。”

    说话的时候,他转过脸看了眼武梧桐,却发现这姑娘此时脸色苍白如雪,下意识抱住了胳膊,身体在轻轻发抖。

    他顿时眉头拧在了一起,问道:“怎么了?”

    “没事”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武梧桐此时的牙关都在打颤。

    肖遥伸出手,直接将武梧桐拉到了自己的跟前,并且握住了她的手腕。

    手指搭在武梧桐的脉络上,肖遥脸色大变。

    “坏了,你体内的寒气压不住了。”肖遥沉声说道。

    武梧桐还是没有说话。

    以前她寒气发作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状态,她的心里比谁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天边忽然响起一道炸雷,像是催化剂一般加快了雨滴下坠的速度。

    黄豆大般的雨点,砸在人的脸上,都会察觉到疼痛。

    这时候,武梧桐眼一翻白,身体立刻瘫软下来。

    肖遥接住了她,顺势将她背了起来。

    “什么时候发作不好,偏偏是这个时候,可真会挑时候”肖遥心里叹了口气,当下也不敢犹豫,加快了前行速度。

    反正现在武梧桐都已经昏迷了过去,肖遥不需要藏着掖着,速度越发的快,最后找到一处山洞,二话不说直接钻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