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全城搜捕
    肖遥带着武梧桐离开素香院还没有十分钟,一个锦衣公子,就带着一群官兵赶了过来。

    “高公子,您可算是来了,再吃一些,我们素香院都要被人砸了。”看到那锦衣男人,老鸨就赶紧凑到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自己心中的委屈。

    那锦衣男人,看了眼老鸨,眼神冰冷。

    他自顾自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随后,对距离他最近的一个随从说:“先清场。”

    “是,少爷”

    那随从站起身便带着那些衙役,将素香院里的客人全部赶走了。

    这时候,高公子才将老鸨叫到了跟前。

    “怎么回事,说说吧。”高公子开口说道。

    老鸨忽然有一种满头大汗的感觉。

    她赶紧走到了高公子的面前,并且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说了一遍,没有遗漏什么,更不会添油加醋,她很了解高公子的脾气,最恨别人在他的面前说谎了。

    等听完了老鸨的话,高公子眉头又一次拧在了一起。

    “对方是什么人?”高公子问道。

    在白水城,恐怕没几个人不知道他才是素香院真正的主人。

    这在白水城,也是心照不宣的秘密了。虽然大家都知道,但是嘴上却不敢多说,要知道,高公子可是白水城太守的公子。

    白水城原本就位于姜国的边缘,高太守就是白水城的土皇帝。

    可即便是这样,高公子的素香院,还是被人闹了一番,这已经算是砸场子了。

    “不知道,不过看身上的服饰和说话的强调,似乎不像是我们姜国的人。”老鸨小心翼翼回答道。

    在高公子的面前,说什么,做什么,都要提高警惕,如履薄冰。

    很多世家公子的身边,总会有那些喜欢拍马屁,阿谀奉承的人,即便是郦王府的郡主,武梧桐,身边这样的人物也不少,可高公子的身边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角色。或者说,以前有,但是都被高公子给杀了,他的脾气确实很古怪,喜怒无常,经常会因为随从的一句话,就直接下杀手,在高公子的手底下,不知道有多少条冤魂,他们死的时候,都没明白原因。

    “有些意思。”高公子笑了一声,说道,“原来是过河龙,还记得那两人的长相吗?”

    “记得,记得!”那老鸨赶紧使劲点头,“不单单是我记得,还有几个姑娘,十几个腿子,也都记得。”

    高公子点了点头,招了招手,那个随从赶紧凑到了跟前。

    “少爷,有何吩咐?”那随从笑着问道。

    “多找些人来,全城搜捕,将那两人给我抓出来。”高公子冷笑着说道,“白水城,姓高,我不管到底是什么过河龙,都不准在这里放肆,更何况,素香院还是我的地盘,这老鸨虽然不是什么好鸟,长得也一般般,可最起码是我的人,打了她,就是打了我的脸。”

    “是!”那随从赶紧点头。

    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高公子现在是动了真怒,想来也是,毕竟素香院是高公子开的,里面不少姑娘也都是他养的花盆,平日里,没少来这里放松心情。

    很快,就有一百多衙役家丁以及身着盔甲的士兵,集合在了素香院门口。

    随着高公子的大手一挥,一百多人,跟在那些认识肖遥和武梧桐的姑娘以及腿子身后,四散而开。

    高公子又转过脸,看了眼那个随从,说道:“去我府上,将江师父请来。”

    那随从微微一愣,小声说道:“少爷,这些事情,需要惊动江师父吗?”

    高公子倒也没有回答,只是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这个随从。

    那随从接触到了高公子的眼神后,立马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磕头认错。

    “少爷,小的这就去找江师父!”

    看着那随从逃也似的离开,高公子才叹了口气,伸出手,随便将个姑娘揽入怀中,虚眯着眼睛,轻声说道:“我还真是长大了,现在都变得随和了许多呢,哎,要是以前,这狗东西早就死了,我做什么,说什么,需要别人来质疑?”

    被高公子搂在怀里的姑娘身体瑟瑟发抖,手中彩扇都掉在了地上。

    一开始高公子来素香院,会有很多姑娘争先恐后,要去伺候高公子,可其中,被高公子杀了的很多。

    只要是侍寝过的,基本上都死了。

    “我睡过的,怎么能留在这里给别人睡呢?那我不是很憋屈?带回去吧,又不好,我也不愿意,所以还是杀了,一了百了。”

    高公子当时就是这么说的。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剑,狠狠刺进她们的心里。

    “上楼吧。”高公子轻轻挑起身边女孩的下巴,笑着说道。

    女孩哇的哭了出来。

    上楼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她的心里比谁都要清楚。

    一个小时后,高公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穿着整齐。

    他下了楼,才有几个胆大的姑娘走进之前高公子待过的房间里,之前被高公子搂住的姑娘,衣不遮体躺在地上,双目瞪圆看着屋顶,脖子上有一条血口,血液已经凝固,不知道死了多久

    等下了楼,那个随从已经带着一个中年男人等候多时了。

    那个中年男人,穿着一件白色的大褂,眼神漠然,手中托着一个茶杯,轻轻吹开浮在上面的茶叶后轻抿了一口,又将茶杯缓缓放在了桌子上。

    “江师父,有劳了。”高公子笑着说道。

    江师父抬起脑袋,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要说在高家,他最厌恶的人,大概就是高公子了。

    虽然江师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绝对不算是什么坏人,高家上上下下,他就觉得高公子始终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

    若不是因为他被仇家追杀,又无可去处,或许也不会留在白水城,当高家的供奉。

    年纪大了,没有当初的肝胆热血,只能选择随波逐流,识时务了。

    高公子原先也不想打扰到江师父,只是听之前那个老鸨的话,那个用鞭子的女孩显然是个高手,他手底下的这些人,真未必能将对方给留下。

    此时,肖遥也已经感觉到了风吹草动。

    客栈里,他收拾好了东西。

    “我们现在就得离开白水城了。”肖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对坐在床边的武梧桐说道。

    武梧桐满脸的不情愿:“为什么啊!我还想要看烟火节呢!”

    “如果你没在素香院里闹腾一番,看看烟火节,倒也无妨。”肖遥没好气道。

    之前在楼下的时候,他就听闻有不少人跟在几个素香院的狗腿子和姑娘们后面,在格格客栈茶楼搜寻着一男一女。

    不用想也知道,对方的目的就是自己和武梧桐了。

    事情的发展,也和肖遥之前猜测的差不多,素香院是白水城唯一一家青楼,这就足以表明素香院的背景非同小可。

    “哼,不就是一些狗腿子嘛!杀了便是。”武梧桐说道。

    “你觉得你很厉害?”肖遥转过脸说道。

    武梧桐眨了眨眼睛看着肖遥,说道:“我觉得我确实挺厉害的呀!”

    肖遥:“”

    即便之前还有些不满,现在他也没办法表达什么了。

    他觉得,武梧桐这么些年一直待在郦王府,真不是什么坏事。

    就这样的性格,如果不是因为是郦王的女儿,恐怕早就被人弄死千八百次了。

    不过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因为武梧桐郡主的身份,性格大概也不会变成这样。

    “哎,我说郡主殿下,你要是还不走的话,说不定等会我们想走都走不掉了。”肖遥叹了口气说道。

    武梧桐坐在床上两条腿还在那晃悠着:“切,怕什么啊?有本郡主在呢,只要我在,保证你不会出事的!”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之前在床上,面对那个道人的时候,你会这么想吗?”

    武梧桐立刻保持了沉默。

    虽然她很想说自己能,但是这样的话说出口也太违心了,她虽然还不知道那个道人是谁,但是心里明白,自己在对方的眼里根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一想到这些,武梧桐就有些憋屈。

    “算了算了,走就走吧。”武梧桐站起身说道。

    她狠狠瞪了眼肖遥,算是这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惩罚。

    肖遥哈哈笑着。

    这时候,武梧桐忽然指着窗外,说道:“你看,咱们现在想走真的不好走了。”

    肖遥微微皱眉,立刻走到窗口看了一眼,顿时表情严峻起来。

    在客栈的外面,已经占了差不多有二三十号官兵。

    “看来,他们已经杀过来了。”肖遥叹了口气,说道,“还是晚了一些。”

    武梧桐气坏了,骂道:“这些人疯了吧?为了一个青楼,竟然大张旗鼓的来找麻烦,难道就不怕被人耻笑吗?”

    “这里就是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为什么要怕?”肖遥问道。

    武梧桐叹了口气:“反正在杨城,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肖遥没好气道:“因为杨城是你的地盘!”

    两人聊天的时候,那些身着轻甲的官兵已经进了客栈,开始搜捕。

    “他们怎么就知道我们在这里呢?”武梧桐有些匪夷所思。

    肖遥问道:“这还需要问吗?人家知道我们是外来人,不住客栈,还能住在哪里?”

    武梧桐一愣,立刻对肖遥竖起了大拇指:“哇!还是你聪明!”

    肖遥擦了把脑门上的汗,这和聪明不聪明有什么关系啊?有脑子的人,都能猜到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