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不准凶我!
    丝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肖遥,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真的很想直接将武梧桐的脑袋敲开,看看里面装了些什么。

    他真的很好奇,这个姑娘是真的还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还是在有意的卖萌。

    不过当武梧桐将金元宝拿出来的时候,那个老鸨还有她身后的几个姑娘,眼睛简直都放光了。

    在这个世界上,最直接并且最真诚的表达方式,大概就是这样了。

    “哎哟!这位姑娘还真是大方啊!”那老鸨赶紧伸出手想要将金元宝接过去,武梧桐却立刻收回了手。

    “现在就想拿钱了?呵呵,本小姐还没玩的开心呢!”武梧桐冷哼了一声说道。

    这话说出口,老鸨身后的几个姑娘就赶紧一起凑了过来。

    一想到有钱赚,这些姑娘们哪里还会在意武梧桐的性别?如果不是为了钱,她们又怎么会做这一行?只要有钱她们就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了,即便对方是个女孩又怎么样?虽然爱好怪癖了一些,但是现在即便是男人找男人,也不是没见过的事情了。

    看到这些女人要往自己身上贴,即便是之前还兴高采烈的武梧桐,也被吓了一跳。

    她赶紧往后退了几步,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

    “你们想要干什么?”武梧桐冷声问道。

    那些女孩被武梧桐用这样的眼神盯着,一个个都觉得浑身上下的不舒服,甚至下意识打了个寒噤。

    怎么说武梧桐也是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了,那带着杀意的眼神,她们这些弱女子要是能直接无视,才算是真的有鬼了。

    即便是肖遥,都感觉得到武梧桐的身上在这一瞬间忽然爆发了一股气势。

    原本肖遥还有些汗颜,但是看到现在这种状况,反而笑了起来,直接走到了一边,抱着胳膊,用一种看热闹的态度看着事态的发展。

    反正他觉得自己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之前为了不让武梧桐进来,他该说的,该做的,也都做了,只是没有办法拉回这个属驴的郡主殿下,还能怎么办呢?

    那个老鸨显然也被武梧桐吓了一跳,脸上的表情看着有些古怪。

    思忖再三,那个老鸨还是小心翼翼问道:“姑娘,你来这里不就是来找乐子的吗?”

    “那乐子呢?”武梧桐问道。

    “她们就是啊!”老鸨伸出手指了指那几个姑娘,如果不是因为武梧桐有钱,而且之前眼神还吓人,她都想好好挖苦几句。

    这问的不是废话吗?来到春楼,不找这样的乐子,还找什么乐子啊?

    简直可笑!

    肖遥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武梧桐气坏了,转过脸看着肖遥,说道:“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肖遥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了,这里是男人来找乐子的地方,你不听,还非得进来,我都拦不住你,能怎么办啊?”

    “你还没回答我呢,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武梧桐问道。

    肖遥似笑非笑,眼神玩味:“你别问我,你应该问问她们。”

    那个老鸨叹了口气,说道:“姑娘,这里是春楼啊,就是找乐子的地方,男人们来的。”

    她心里也有些古怪。

    这姑娘看着年纪也不小了啊,总不至于连素香院这样的地方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吧?

    之前看到武梧桐来,她的心里还有些好奇,毕竟这里不是一个姑娘该来的地方,后来才算是明白过来,感情这姑娘压根就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

    找乐子是找乐子,可那是男人找乐子的啊!

    即便武梧桐是个傻子,现在也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了。

    顿时又羞又恼,愤怒之下,竟然直接从身上摸出了鞭子,一鞭子就抽到了那老鸨的脸上。

    肖遥被吓了一跳,赶紧冲上前去,拦住还要继续挥鞭的武梧桐。

    “你要干什么啊?”肖遥问道。

    “我要打死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武梧桐红着脸说道。

    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愤怒。

    “人家打开门做生意,又没逼着你进来,你凭什么打人家啊?”肖遥哭笑不得说道。

    “哼,谁让她祸害良家了?不知道有多少可怜的女孩被拐到这里来,只能供你们男人取乐,这样的人简直要杀了!”武梧桐冷笑着说道。

    肖遥叹了口气,伸出手指了指之前那几个招呼武梧桐的女孩,此时那几个姑娘也都被吓傻了,这时候才猛然回过神来,赶紧尖叫着抱头鼠窜。

    肖遥嘴上说道:“你看看她们,有半点被逼无奈的样子吗?”

    武梧桐一愣,冷哼了一声,说道:“难不成她们都是自愿的?”

    “你是不是故事听多了啊?像你说的那种被逼迫卖到这里的,或许真的有,但是极少极少。”肖遥叹了口气。

    这时候,那个老鸨已经站了起来。

    同时,还有十几个壮汉男人朝着他们冲了过来,并且将肖遥和武梧桐的去路给堵住了。

    这些男人的存在,就是为了那些防止在素香院吃霸王鸡,或者是故意闹事的,现在,武梧桐显然就是来闹事的。

    肖遥看到他们,只能叹了口气。

    一个个不过都是些膂力大的凡夫俗子,对付一般人,或许没什么问题,但是在这个筑基初期的武梧桐面前,那点能耐就是捉襟见肘了,只要武梧桐想走,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拦下他们,肖遥都不需要出手。

    如果任由着武梧桐离开,这件事情到这可能也就算了,自己好好劝几句,自然而言就过去了。

    可是现在他们想要动手将武梧桐留下来,恐怕,事情就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了。

    “给我抓住她!”那个老鸨捂着半张脸说道。

    她的那半张脸,已经被武梧桐那一鞭子给抽出了一条血棱子。

    其实这还是武梧桐留手的,如果武梧桐真的想要下狠手的话,那一鞭子最起码能将老鸨半张脸皮给揭下来。

    十几个壮汉听到老鸨的话,不假思索朝着肖遥和武梧桐冲了过来。

    武梧桐伸出手,将肖遥拽到了自己的身后。

    “你先走!”说完这句话,她就挥动着手中的鞭子,朝着那十几个壮汉冲了过去,鞭子在空中如灵蛇起舞,破空而去。

    肖遥叹了口气,擦了把脑门上的汗。

    “造孽啊!”他心里念叨着。

    武梧桐的实力,对付这些壮汉确实是绰绰有余,虽然之前武梧桐让肖遥先离开,但是他也没有真的离开。

    武梧桐一鞭子直接抽趴下去了一个男人,之后身体往前冲了几步,一拳头又砸趴下一个。

    那些看着比牛犊子还要壮实的男人们,在武梧桐这个女人面前完全就像是一只只待宰羔羊。

    即便他们气势汹汹,也不可能带给武梧桐任何的压力。

    几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那些壮汉就已经倒下了一半。

    武梧桐还没有善罢甘休,继续朝着剩下的壮汉冲了过去。

    看得出来,武梧桐现在是真的非常生气,将这些男人当成了出气筒。

    顿时,整个素香院,都听见跌宕起伏的惨叫声。

    等到用鞭子抽趴下最后一个男人之后,武梧桐往前走了几步,一只脚将一个刚打算爬起来的家伙重新踩在了脚底下。

    “还有谁!”武梧桐高声喝道。

    这句话说完,她的胳膊就被抓住了。

    刚打算回头动手,却发现对方是肖遥。

    “你干嘛?”武梧桐皱着眉头说道。

    “大姐别装逼了,赶紧跑吧!”肖遥骂了一句,拽着武梧桐的胳膊就夺门而出。

    等跑出了一段距离,武梧桐才停了下来,气的甩开了肖遥拽着自己胳膊的手,说道:“你干嘛啊?那么害怕?胆小鬼!”

    肖遥没好气道:“我说你是不是郡主当习惯了?”

    “什么当习惯了,我什么时候不是郡主了?”武梧桐问道。

    肖遥深吸了口气,说道:“最起码现在,这里是姜国,你是姜国的郡主吗?”

    肖遥一番话,让武梧桐哑火了。

    “大姐,咱们之前都说好了的,到了姜国,就要低调行事,你现在算是低调吗?”肖遥问道。

    “这里是姜国,你的身份更加不能暴露,还有,人家和你原本就无冤无仇的,打开门做生意,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人家在这白水城,能一点人脉都没有?即便他们真的没什么人脉,人家报官行不行?”

    “他们还有脸报官?”武梧桐气坏了。

    “在姜国,开春楼犯法?不说在姜国,在北麓犯法吗?”肖遥问道。

    之前在北麓杨城的时候,他发现杨城也是有春楼的。

    这一番话又让武梧桐无言以对了。

    “小心行事吧,希望咱们还没有被人盯上。”肖遥看到武梧桐满脸郁闷的样子,也没继续说下去,只能背着手往前走着。

    武梧桐犹豫了一下,还是赶紧跟了上来。

    “肖遥!”

    “干嘛?”肖遥没转过身,依旧往前走着。

    “以后不准你这么凶我。”武梧桐小声说道,“我会害怕的。”

    肖遥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定睛看着可怜巴巴的武梧桐,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怎么敢欺负你啊?我又打不过你。”肖遥说道。

    “但是,我不想打你啊”武梧桐歪着脖子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