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烟火节
    肖遥和洪飞升站起身的时候,武梧桐也凑了过来。

    “外面有灵气波动。”武梧桐走到肖遥面前,正色说道,“做好准备,要是真有什么事情,我带着你离开。”

    肖遥摇了摇头,看了眼已经走出船舱的洪飞升,说道:“有他在,船不会有事的。再说了,即便我们真的能走,这船舱里还有不少老人孩子呢。”

    “我只管你和我,别人一概不管。”武梧桐说道。

    肖遥笑了笑,说道:“你不会的,你本来就是个善良的姑娘。”

    “呵呵,你太高估我了。”武梧桐只是报以冷笑。

    肖遥也没和武梧桐在这个话题上争辩,反正这就是个口是心非的姑娘,即便她心里不是那么想的,嘴上也一定要说的难听些,其实这样的人很多很多,并不是真的狠,而是不喜欢将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在他们看来,表达出自己的善良,就是一种懦弱的行为,虽然这样的做法有的时候让旁人感觉没办法理解,却谈不上是非对错。

    此时船身还在剧烈晃荡,几个水手正在控制着船帆,只是效果甚微。

    远处,一道道海浪朝着他们这边袭来。

    只是不见人影。

    洪飞升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笑着说道:“是两个金丹境界的修仙者,哈哈,在长河上打闹,未免有些不像话了。”

    “金丹期?”武梧桐被吓了一跳。

    现在的她只是筑基初期的修士,金丹期对她而言都是遥不可及的。

    更让她感到惊讶的是,这个道人竟然能一眼看出来,这就越发的惊讶了,这意味着,这个道人的实力远在金丹期之上。

    之前她还想着,如果这个道人想要对肖遥做些什么的话,她就直接将对方踢到水里去,现在想想简直可笑到了极点,自己压根就不是对方的对手好不好?即便人家真的要做些什么,不要说保护肖遥了,自己出手都得一起死在这里。

    只是武梧桐心里也想不明白,既然对方的实力远在金丹期之上,又何必来坐船呢?即便是凝丹期的修为,也能横渡长河啊!

    想不出来原因,对方又不会给她开口解释,只能放在心里了。

    那几个水手,此时已经满脸的惶恐。

    有两个胆子小的,直接跪在地上朝着远方磕头,嘴里念叨着求龙王饶命。

    洪飞升伸出手,体内灵气开始运转,随着一声“定!”周围立刻风平浪静,船依旧平稳向前航行。

    那两个还跪在地上的水手可不知道什么原因,还以为是自己的祈祷起了作用,那头磕的就更加起劲了,让人看着有些想笑。

    这时候,远处已经出现了两个黑色笑点。

    洪飞升叹了口气,看了眼肖遥,说道:“他们这么打下去,两岸渔民和别的船只,恐怕都得遭难了。”

    肖遥笑了一声:“你可以去阻止他们。”

    “还需要我去阻止吗?”洪飞升笑了一声,似笑非笑。

    他伸出手指着他们的后方。

    肖遥转过身朝着后面往去,从远处冲来两道金光。

    那两道金光速度飞快,目标就是那边还在搏斗的两人。

    “这是什么人?”肖遥愕然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洪飞升看了眼肖遥,苦笑着说道,“我又不是神仙,总不能能掐会算吧?不会,应该是姜国或者是北麓的边境高手,毕竟这些人在长河上闹腾,会殃及两岸百姓,这可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了。”

    肖遥笑着说道:“他们这是找死吗?”

    “差不多吧!”洪飞升说道,“原本就该死,若是他们不来,我也会亲手料理了他们。”

    肖遥吃了一惊,说道:“就你这样的性格,能和小和尚成好朋友吗?他可是杀鸡都不忍看见的。”

    “那你觉得他杀过人吗?”洪飞升哈哈笑道,“他也杀过人,杀人是错,但是以杀止杀,又能如何?”

    肖遥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其实洪飞升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很快,前方的战斗就被平息了下来,船上的人,除了他们三个,其他的大部分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回去吧。”洪飞升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重新回到船舱里,武梧桐却凑到了洪飞升的面前。

    “姑娘,你有什么事情吗?”洪飞升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武梧桐问道。

    武梧桐想要开口,似乎又有些不敢说话,只能在心里郁闷着。

    “她无非就是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而已。”肖遥忍不住说道。

    “哈哈!猜出来了。”洪飞升说道,“不过——我偏不说!”

    “”

    武梧桐嘴角狠狠抽搐着。

    之前她还觉得,洪飞升是个世外高手,说话站姿,都非常有高手风范。

    现在看来,也是个二货啊!

    看到武梧桐满脸的郁闷,洪飞升又哈哈笑了起来。

    肖遥觉得,洪飞升的笑点,是真的有些低。

    一路乘风破浪,洪飞升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等靠岸下船后,洪飞升走到了肖遥的跟前,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不要忘记我和你说的事情,另外,在姜国多加小心。”洪飞升说道。

    “恩。”肖遥点了点头。

    看着洪飞升走远,武梧桐才掐了把肖遥的胳膊。

    “你是不是知道他是什么人?”武梧桐问道。

    “他又没说。”肖遥耸了耸肩膀说道。

    “那你也一定知道!”武梧桐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肖遥。

    肖遥苦笑了一声,说道:“人家不告诉你,肯定就是不想让你知道,即便我知道也不敢说啊,以他的能耐,想要杀了我就如同探囊取物般简单,难不成,你希望我死?还是说,你有能耐保护我?”

    武梧桐撇了撇嘴。

    虽然她对洪飞升的身份充满了好奇,但是肖遥的话,也让她无力反驳。

    就像肖遥说的那样,如果洪飞升想要杀了肖遥的话,确实如同探囊取物。

    而她,现在也不具备可以保护肖遥的实力。

    “算了算了,你不说拉倒,我还不好奇了呢!”

    这时候,带着两个随从的柳乘风已经追了上来。

    “肖遥,你们接下来要去什么地方啊?”柳乘风问道。

    肖遥也不知道。

    武梧桐同样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肖遥。

    毕竟,姜国是肖遥的地盘,最起码,肖遥自己是这么说的。

    可是当时他也就是随口一说,想要蒙混过关而已,结果呢,一个问题就摆在了肖遥的面前,他连姜国一个城市的名字都说不出来。

    好在这时候,肖遥脑海中灵光一闪,说道:“青城山。”

    “啊?去青城山?”武梧桐有些吃惊,问道,“你师父在青城山吗?”

    “是啊!青城山后面的一个小山村里。”肖遥说道。

    “嗯,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出发吧。”武梧桐说道。

    “嘿嘿,那我们还是顺路呢!”柳乘风说道。

    武梧桐没好气道:“怎么哪都有你?”

    柳乘风苦兮兮说道:“我要去姜国城都,你们想要去青城山,就也得经过那,绕不开的,你说我们是不是顺路?”

    “那你先走,我等一天。”武梧桐说道。

    柳乘风无奈说道:“有必要这么见外?”

    “有!”武梧桐哼了一声。

    柳乘风叹了口气,不好多说什么了。

    看着柳乘风和那两个随从离开,肖遥也算是松了口气。

    其实他也不愿意和柳乘风同行。

    原因也很简单,他的想法就是在途中给武梧桐治好病,如果真的到了青城山,他到哪找个村子去?

    之所以说青城山,也只是因为他只知道青城山,还是听之前的洪飞升说的。

    “我们也走吧。”肖遥说道。

    “嗯。”武梧桐说完就先往前走着。

    肖遥跟在后面。

    只是武梧桐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说道:“我走的方向对吗?不对,为什么是我带路啊!明明你才是姜国人,我又没有来过姜国。”

    肖遥心里寻思着,你要是让我带路,还是一样抓瞎。

    不过他还是笑着说道:“方向没错的。”

    之所以断定方向没错,原因很简单,之前柳乘风他们就是从这条路,这个方向走的。

    柳乘风之前也说了,他们还是顺路的。

    走了差不多又一个小时,才看见一辆马车,武梧桐花了一两银子,和肖遥一起上了马车,朝着前面的白水城赶去。

    到了白水城,武梧桐带着肖遥先找到一家客栈休息。

    “先休整一天,顺便在白水城转悠转悠,以前就听白水城说烟火节好看,只是以前一直都没有机会来,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正巧,边上一个店小二笑眯眯说道:“姑娘,您还真是来对了时候,烟火节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就是这两天才有!”

    “真的?”武梧桐顿时心花怒放,“未免也太凑巧了吧?”

    肖遥哭笑不得。

    他觉得,武梧桐到底还是不怕死,怕死的话,现在还有心思关心这什么烟火节?

    先入住后,武梧桐就拉着肖遥出了客栈,要去外面转悠转悠。

    肖遥倒是无所谓,心里也寻思着,或许在这间客栈里,自己就可以想办法治好武梧桐的病了。

    到了姜国就行,没必要跑太远,反正在哪都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