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筑基中期火蟒
    就在武梧桐打算带着那四个家伙往前走的时候,肖遥忽然往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拽住了武梧桐的胳膊。

    “你不能去。”肖遥正色说道。

    西阳有些不耐烦了,说道:“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火蟒,现在如果就这么走了,那算是怎么回事?”

    因为有了之前武梧桐的叮嘱,即便西阳现在已经非常不爽了,可是对肖遥说话的口吻还算是客气的。

    如果不是因为之前武梧桐交代过的话,他现在都会一脚直接将肖遥给踹飞出去。

    肖遥根本就没有去搭理西阳,甚至连瞥都没瞥他一眼,眼神始终盯着武梧桐。

    武梧桐咬了咬嘴唇,轻声说道:“放手。”

    肖遥摇了摇头:“明知道有危险,为什么还要去?”

    武梧桐深吸了口气,眼神一冷,声音也提高了很多:“我再说一遍,放手!”

    肖遥还是摇头。

    武梧桐忽然一脚踹在了肖遥的胸口。

    以她的难点能耐,如果肖遥愿意的话,她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可肖遥发现武梧桐这一脚轻飘飘的,连体内的灵气都没有调动起来,索性就任由她将自己踹在地上了。

    肖遥爬了起来,看着武梧桐,问道:“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武梧桐顿下脚步,转过身看了眼肖遥,眼神中有些无奈:“我需要火蟒的妖丹。”

    肖遥想了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之前肖遥就发现,在武梧桐的身体里,藏着一股寒气,虽然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如果这股寒气逐渐渗透肺腑的话,恐怕即便郦王腰缠万贯,找来灵武世界最好的郎中也会无力回天了,除非是仙人下凡,能够起死回生,否则,都会束手无策。

    武梧桐之前找来了火龙珠,现在又需要火蟒的妖丹,应该都是和自己体内的寒气有关系。

    这么个理由,让肖遥想一出一个继续阻拦武梧桐的理由了。

    虽然危险,但是武梧桐值得去冒险。

    这只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活着。

    肖遥凭什么去阻止呢?除非现在他就告诉武梧桐,他能治好武梧桐体内的寒气,可是现在他连去仔细查探武梧桐体内寒气的机会都没有,更不要说直接去打包票了。

    看着武梧桐和那四个男人走的有些远了,肖遥也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从局势上看,以武梧桐的实力,想要对付那只什么火蟒,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是肖遥出手的话,想要解决掉一条只有筑基中期修为的火蟒,就是一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了。可问题的重点就在于,如果肖遥出手的话,必须在武梧桐察觉不到的情况下,怎么说武梧桐也是个筑基初期的修炼者了,对灵气的波动还是会有所察觉的。

    这就是肖遥要做事情的难度。

    在他思索这些的时候,武梧桐已经带着人冲着前面走出了很长一段距离。

    肖遥没办法,只好健步如飞跟了上去。

    其实现在肖遥完全可以将自己体内灵气散发出来,传递出危险的信号,这样一来,那条火蟒察觉到危险就会立刻离开。

    只是这样一来肖遥依然会暴露,因为武梧桐同样会察觉到危险的信号,然后追根溯源,找到肖遥。

    等追上去后,武梧桐忽然停下脚步,看着肖遥,眼神有些复杂。

    肖遥笑着问道:“你想要说什么?”

    “这件事情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先退回去。”武梧桐说道。

    肖遥乐呵说道:“你的事情怎么会和我没关系呢?”

    武梧桐不耐烦说道:“少跟我装傻,你知道我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肖遥确实知道。

    无非就是武梧桐知道危险,害怕将肖遥卷进来。

    在她看来,自己死了也就死了,拖上肖遥这个无辜的人,就不对了。

    至于跟在武梧桐身后的那四个膏粱子弟,现在压根就不会走。

    首先,如果他们真的离开,武梧桐没死的话,平安回到杨城,他们死路一条。

    毕竟武梧桐最讨厌这种临阵退缩的人。

    如果武梧桐死了,郦王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同样会将他们处死,毕竟那是他的宝贝女儿。

    而且,武梧桐也没将这四个人的命当回事。

    只是这些话,武梧桐没有办法说白了,否则那四个人肯定会感到害怕。

    虽然武梧桐觉得他们压根就帮不上什么忙,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意识到自己和那条火蟒之间存在了一定的差距,那就得将他们四个带上了,毕竟聊胜于无嘛!哪怕只是帮上一丁点的小忙,也算是立了大功。

    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一点小小的帮助,武梧桐都非常在意了。

    显然她对自己也没什么底气。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们可以先回去,找王府里的高手。”

    武梧桐摇了摇头:“我察觉到了它,它也察觉到了我,即便我现在走了,它也会察觉到什么,然后立刻离开这个地方,等到了那个时候,我要是好像找到它的话,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

    说到这,武梧桐又自嘲笑了笑:“算了,你爱走不走,反正决定权在你手上,想要做什么是你说了算的。”

    说完她就继续往前走了。

    看着武梧桐的背影,肖遥再次叹了口气。

    “这个女人,难不成是属驴的吗?”肖遥忍不住吐槽道。

    就在这时候,肖遥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接着,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想到怎么帮助武梧桐了……

    前行一段距离后,武梧桐在一处山泉边停了下来。

    她满脸的警惕。

    跟在她身后的那四个人此时同样绷紧了神经,其中两个手持利刃,还有两个手持弓箭,并且已经拉开了箭弦,现在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肯定会立刻出手,毕竟妖兽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还是筑基期的妖兽,想要杀了他们简单不要太简单。而他们之所以没有多么害怕,原因也很简单,在他们中间好歹还是有个同样筑基期的修士,就是武梧桐了。

    武梧桐的实力他们还是知道的。

    以前他们也跟在武梧桐的身后捕杀过一些低品阶妖兽,每一次都是凯旋而归,即便那个时候他们压根就没帮上什么忙,但是时候,武梧桐还是会给他们一些赏赐,也正是因为如此,一听到武梧桐这一次要带着他们来捕杀火蟒,这四个家伙显些激动地睡不着觉。

    如果让肖遥知道他们此时内心的想法一定会感到哭笑不得。

    他们大概还不知道,自己此时正游走在生死线上。

    只是肖遥现在也懒得提醒他们,只能随便他们去了。

    “郡主殿下,那条火蟒,就在这个泉水下面吗?”那个叫西阳的男人凑到跟前小心翼翼问道。

    武梧桐瞥了他一眼,那眼神就像看着傻子似得:“这泉水一盐碱地,你觉得在不在?”

    西阳凑近看了一眼,顿时满脸尴尬。

    正如武梧桐说的那样,泉水并不是很深,而且非常清澈,一眼见底,如果火蟒真的藏身此处,一眼就能看见了。

    也难怪武梧桐要用那种看着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了,换做别人也都得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其实武梧桐现在也觉得有些古怪。

    正如西阳等人所认为的那样,他们看了半天,也没看见泉水中有火蟒。

    可是站在泉水边上,她却能感觉到泉水中灵气的波动。

    她也是顺着这股灵气才找过来了。

    其实好奇的不单单是武梧桐,在肖遥的心里也存在着一些疑惑。

    他也察觉到火蟒应该就藏身在这泉水之中,可是现在却并没有看到火蟒的影子。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泉水忽然冒起了泡泡,一股热气奔腾而起。

    肖遥立刻皱紧了眉头。

    这时候,一道水柱从泉水中窜了出来。

    “往后退!”武梧桐立刻说道。

    这时候她已经往后退了几步,那四个人跟在她的身后,也连连后退了几步。

    武梧桐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等你很长时间了!”说完这句话,武梧桐忽然抽出一条鞭子。

    肖遥咋舌,他都不知道武梧桐的这个鞭子是从哪掏出来的……

    只是那条鞭子,只是普通的凡器,肖遥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灵气的波动,他真的有些难以想象,怎么说武梧桐也是郡主,是郦王的女儿啊,在灵武世界,灵器应该不会少,说不定神器都有很多,可是这个郦王的女儿,竟然连个灵气都没有?

    他总觉得这有些扯淡,可现在事实就是如此。

    此时,泉水还在冒泡,终于,一条赤色蟒蛇,拔地而起。

    之所以用上拔地而起这四个字做形容词,是因为这条火蟒的体型实在是超出了肖遥之前的预料。

    水缸粗,最起码也得有十几米的高度。

    那一双眼睛,就像是两个大灯笼。

    周围的空气,在这一刻似乎都凝固了。

    站在武梧桐身边的肖遥,清晰听见这姑娘狠狠吞了口口水的声音。

    剩下四人,也都在倒吸冷气。

    肖遥笑了一声,即便是当初的雪蛟,和这玩意大小,估计也差不多吧?

    灵武世界,到底是灵武世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