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梧桐遍北麓!
    北麓是个重文轻武的地方,原因倒也很简单,北麓相对太平一些,即便此时战乱不止,可战火还没有烧到北麓。

    即便自古以来便有话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一说,可相比较而言,武人的强盛以及霸道,远比文人要更可怕一些。

    武人打不过也就打不过了,不知道会给一个国家造成多大的伤亡和危害。文人嘛!骂不过,杀了便是。

    乱世武将当道,安稳文人大兴,自古以来其实都是这样。

    饭桌上,把酒言欢,其中王文阁最为尽兴,喝的酩酊大醉,别人都是三分醉七分醒,肖遥更是一点醉意都没有。

    即便不动用体内的灵气去化解酒气,肖遥的体质也已经是千杯不醉了。

    喝酒的时候,郦王也一直都在观察着肖遥。

    在酒桌上喝的最多的人应该就是肖遥了,可是郦王从肖遥的眼神中却看不到半分醉意,还是那么清醒,心里不免有些惊讶。

    这倒是让郦王有些惊讶,要知道,他的酒量也是非常不错的,平日里没少和一些人喝酒,饭局不能少,可即便是这样,他都已经有了醉意,还是在没有肖遥喝得多的情况下。

    他忍不住好奇,这家伙的肚子,难道就是个无底洞吗?

    傻子都知道王文阁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来杨城,来郦王府,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只是现在看来,即便真有什么正事,也不可能说道了。

    武梧桐也没喝酒,她叫来管家,吩咐下人,将王文阁还有郦王等人都扶下去休息了。

    之后她才转过脸,看着肖遥,问道:“你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有事,我喝的太多了”肖遥赶紧说道。

    武梧桐立刻赏给了肖遥一个大白眼,没好气道:“得了吧,你这些话,只能骗骗小孩。”

    肖遥一笑置之。

    武梧桐又有些好奇,问道:“既然你没有醉,为什么之前还要和王文阁说自己不行了,喝多了呢?”

    “文人嘛!都要点面子,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一点都没醉,还得继续喝下去,我怕把他们喝死了。”肖遥正色说道。

    武梧桐:“”

    她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形容肖遥了。

    “陪我出去走走吧。”武梧桐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跟在武梧桐的身后,在郦王府里溜达。

    走了十分钟,也没见武梧桐说一句话。

    他的心中不免有些好奇,只是嘴上也没说什么。

    武梧桐不开口,他也不开口。

    终于,等到了湖边,武梧桐找了一快石头,坐了下来,肖遥也坐了下来。

    “你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啊。”武梧桐没好气道,“一点都没把自己当成下人。”

    肖遥只是笑了一声。

    “你觉得王文阁这一次前来郦王府,所为何事?”武梧桐问道。

    肖遥稍微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不得而知。”

    “你这么聪明,还想不到吗?”武梧桐好奇问道。

    肖遥听到这样的问题,不免有些哭笑不得:“我承认,我这个人是有点小聪明,可是我也没什么能掐会算的本事啊!王文阁这还什么都没说呢,我到哪猜去?”

    武梧桐深吸了口气,说道:“也不管你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觉得我倒是能勉强猜到一些。”

    “哦?”

    “现在虽然北麓还没有被卷进战争,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太平,我想,王文阁此次前来,应该是想要要兵权。”武梧桐说道。

    “什么意思?”肖遥倒是有些感兴趣了。

    武梧桐看了他一眼,说道:“真不知道你到底哪里聪明了。”

    肖遥无奈耸了耸肩膀。

    武梧桐托着下巴,看着夜色,说道:“杨城有十万兵马,不算多,但是也不算少,兵权就在我爹手上,他们会用筹备兵力强化边境防守的名义,将这十万兵马要去。”

    “这样也没什么不妥啊。”肖遥平心而论说道。

    “没什么不妥?”武梧桐冷哼了一声,说道,“他们只不过是担心,如果真的北麓陷入了战争,我爹会不会揭竿而起,抢走皇位罢了。”

    肖遥吃了一惊。

    他并不算特别了解灵武世界目前的局势,所以很难下判断。

    他只是觉得,武梧桐的想法,其实也挺复杂了。

    一般的女孩子家家,那里会想这么多啊?

    “这些年,我一直都在习武,就是想着,若真有那么一天,我爹要揭竿而起了,我定然冲锋陷阵。”武梧桐说道。

    说到这,她又看了眼肖遥,说道:“是不是觉得我在说胡话,打仗哪有女孩子的事情?是吧?”

    肖遥摇了摇头,说道:“也不能这么说,巾帼不让须眉嘛!谁说女子不如男?”

    武梧桐眼前一亮,吃惊说道:“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

    “为什么不能?”肖遥笑着说道。

    “那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就将王文阁给斩杀了?”武梧桐眼神骤然变冷,身上都起了一股杀气。

    肖遥吓了一跳。

    这郡主还真是够另类的,之前还在酒桌上聊着天,下了酒桌,就要杀人家了。

    “没什么用。”肖遥说道,“杀了一个王文阁,还会来第二个,再杀?那就是造反了,即便你爹现在还不想造反,也被你逼的没有路走了。”

    “我知道,他就是不想造反!”武梧桐恨铁不成钢说道,“我就不明白了,现在那个北麓皇帝,有多大的能耐?哼,自认为只要保持中立,北麓就能幸福安稳了?放屁!人家只是没时间对付他而已,等到请求真的被大秦王朝和赵国联手解决了,他们一定会调转矛头,对付北麓,毕竟,北麓的北边,可就是赵国啊!”

    肖遥想了想,点了点头。

    并不排除这样的可能。

    “哎,一个窝囊皇帝,虽然现在赵国和北麓并没有开战,可是这些年,在赵国与北麓边境上,北麓将士没死人?”武梧桐说道,“对待赵国,绝对不能退缩,你退缩了,他就会认为你怕了,继续欺负你。”

    肖遥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人与人之间也是这样,不过,既然是这样,郦王为什么不谋反呢?因为兵力不够?”

    “这是其一。”武梧桐托着下巴说道,“其二,我爹只是想要看到北麓繁荣昌盛,百姓不用颠沛流离。其三,对我爹而言,即便真的打下了北麓的天下,又如何?传给我吗?先不说我只是个女孩,即便我是个男孩,也不一定能活的比他久吧?”

    肖遥:“”

    天色暗,肖遥看不清武梧桐的眼神,可是却能感觉得到武梧桐语气中的落寞。

    “感觉你一天到晚都在想着怎么造反啊!”肖遥说道。

    “我只是想要宰了那个皇帝而已。”武梧桐冷哼了一声说道。

    “为什么?”肖遥追问道。

    武梧桐并没有说话。

    肖遥也没有继续发问。

    他和武梧桐认识的时间不算久,但是他也知道,如果武梧桐不打算和他说,即便他问了也没什么意思。

    如果是武梧桐想要说的事情,即便肖遥不去问,武梧桐也会忍不住和他说,就像现在这样。

    后来肖遥仔细想了想,觉得武梧桐之所以愿意如此打开心扉,也只是因为这姑娘身边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

    “这天下,难啊”武梧桐长舒了口气

    重归平静。

    等了一会,武梧桐终于忍不住了,转过脸看着肖遥,说道:“你就没什么建议给我吗?你那么有学问。”

    肖遥笑着说道:“我只是觉得没那么复杂,顺势而行便可,不过,如果从个人而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无所谓什么,对得起本心就好,但是如果不是自己一个人,那要考虑的不就单单是自己了,还有杨城的百姓,以及那十万将士。”

    武梧桐苦笑了一声:“我想我爹也是这么想的。”

    过了一会,武梧桐站起身。

    “等我成了五重高手,就去杀了那个皇帝,就我一人,闯入皇城,如何?”武梧桐问道。

    “可以。”肖遥点了点头。

    “要是我死了呢?”武梧桐小声说道。

    “那就死了吧。”肖遥说道。

    武梧桐哈哈笑了起来。

    “你可一点都不会安慰人啊!”

    “你还需要安慰吗?”肖遥说到这,顿了顿,又说道,“其实以你的身体情况,即便是火龙珠也不一定能救了你。”

    “多少能多给我一些时间吧?”武梧桐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这个倒是可以的。

    归途的路上,武梧桐再次开口。

    “你知道,为什么郦王府满是梧桐,我的名字也叫梧桐吗?”武梧桐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因为,我娘喜欢梧桐树。”武梧桐笑着说道。

    肖遥这才想起来,进了郦王府,到现在,肖遥也没见过武梧桐的母亲。

    王府里的下人,更是未曾提起过。

    “我娘死了,我出生的那一年,便死了,这就是我的仇,我的恨。”武梧桐笑着说道,“所以我没什么大的理想,我就是想着,让梧桐树遍满北麓,最起码,在那皇城里,得有上几颗。”

    说完,到了院子,她进了屋。

    肖遥待了一会,忽然想起一篇古文,其中改上几个字,放在这里,倒很是合适。

    “庭有梧桐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项脊轩志

    忽如春风拂面,肖遥面露微笑,抬眼望着武梧桐的院子,笑一声:“梧桐遍满北麓,种进皇城,这可真不是小理想啊”

    姑娘尚且如此雄心壮志,少年如何卧榻不起夜里辗转反侧?

    肖遥眯起眼睛,深吸了口气。

    “逆风而行,逆风而起,肖龙象,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