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一首将进酒!
    当这个中年男人站在肖遥面前的时候,肖遥就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气势。

    站在中年男人身边的那个小老头,同样让肖遥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这是一个强者。

    虽然肖遥没有去试探对方的修为,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青衫小老头,绝对不简单。

    不过肖遥并不担心,既然对方现在还没有什么别的举动,就意味着,对方并没有看出自己的修为。

    既然是这样,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现在看不明白,以后肯定也看不明白了。

    既然是这样,肖遥就想不出来一个自己还需要担心的理由了。

    只是那青衫小老头的眼神一直盯着他,让他觉得非常的不舒服,甚至都要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了。

    “你叫什么名字?”

    “傻牛。”肖遥说道,“起先不叫这个,只是郡主殿下非得这么叫,也就这么叫了。”

    “你不觉得郡主殿下侮辱了你的文人风骨?”郦王似笑非笑问道。

    肖遥哈哈笑了一声,说道:“我的文人风骨,哪有那么金贵。”

    郦王看着他,问道:“这样吧,本王与你做个游戏,如何?”

    “什么游戏?”肖遥稍微挑眉。

    “你现在做首诗,要是能让本王觉得不错,本王便不让你跪下,否则的话,斩立决!”

    说到最后三个字,郦王身上杀气毕露。

    听到这句话,即便是武梧桐,脸色都变了。

    她赶紧转过身,柳眉紧皱,说道:“傻牛,别废话了,快点跪下!”

    肖遥想了想,笑了一声,说道:“为什么不能先试一番呢?”

    “你试什么?”武梧桐哭笑不得。

    “做诗啊!”肖遥说道。

    其实说真的,要真让他做诗,他还真不行。

    可是现在,他是从地球而来的啊!

    在这个连机械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地方,如果还不能用诗词糊弄他们,自己未免也太凄惨了吧?

    之前用一句君为舟民为水,都让那个大学士惊为天人了。

    现在再盗用一番,应该也不过分吧?

    郦王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肖遥。

    其实之前他也就是随口说说,却没想到,肖遥的态度竟然这么认真。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本王就给你这个机会。”郦王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冷了。

    之前他只是想给肖遥一次机会而已,只要肖遥跪下了,也就算了,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即便他不想和一个下人计较也不行。

    人活着,总得要面子不是?

    更何况,他也是郦王府的主人,他如何不在意这些?

    “好。”肖遥点了点头,“不过不知道王爷喜欢什么样的诗呢?是豪放的,还是温婉的,亦或者是真情流露的?”

    郦王真是要被肖遥给气笑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不知好歹的人。

    “这样吧,先来一首豪放的,本王倒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样的能耐。”郦王说道。

    边上的那个小老头一双小眼睛眯成一条缝,小声说道:“王爷,和一个奴才废话那么多做什么,直接杀了便是。外面热,咱们进去吧。”

    “没事,耽误一些时间也好。”郦王摆了摆手,说道,“本王还是挺好奇的,一个敢说自己算文人的家伙,肚子里到底有多少墨水,既然别人说本王礼贤下士,说本王广纳贤才,如果他真是一个人才,一个文人,我又怎么能让他在我郦王府当一个下人呢?”

    说到这,郦王又看了眼肖遥,问道:“本王这么说,对吧?”

    “对。”肖遥点了点头。

    郦王:“……”

    其实之前说的那些话,他也都是在揶揄对方。

    只是他完全低估了对方的脸皮。

    竟然还能如此不要脸的点头,他真是有些服气了。

    “来吧。”郦王稍微往后退了一步。

    肖遥立刻往前走了一步。

    武梧桐叹了口气。

    她觉得,肖遥或许真的有些能耐,可是自己父亲的身边,文人雅士还少吗?

    肖遥肚子里的那点墨水,能够在这里卖弄?

    “《将进酒·君不见》。”

    肖遥口中念了一句。

    既然郦王要豪放派的诗词,肖遥脑海中想到的就是李白李诗仙了。

    肖遥并没有立刻开口,反而陷入了深思。

    装.逼也得装的有技术含量不是?

    张口就来,显得太假了,先想一想,才算是影帝嘛!

    周围不少人,都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肖遥。

    在他们看来,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想要卖弄自己的文采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一定要懂得分清场合。

    诗做出来,好与不好,谁说了算?自然是郦王了。如果郦王真的想要杀了肖遥,到时候随便找些毛病,照杀不误!

    此时,肖遥已经开口:“君不见,长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说到这,肖遥停了下来。

    在这里,他特意将黄河,改成了长河。在灵武世界,长河贯穿数国,就在北麓下面。

    在灵武世界怕也没几个人对长河不熟悉的。

    原本郦王还是抱着戏谑的态度,听到这几句,顿时眉头紧皱,眼神中精光一闪。

    那青衫老头也没说话,虽然他不懂得吟诗作对,可这几句诗听着,也给人一种热血澎湃的感觉啊!

    “没了?”郦王看肖遥半天没了下文,忍不住催促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王爷,总得给我时间想一想吧?”

    “现想的?”郦王有些吃惊了。

    肖遥点了点头。

    郦王哈哈笑了起来,对管家吩咐道:“给他搬一张椅子来,让他慢慢想!”

    “是,王爷……”管家刚打算走,又想起了什么,忍不住转过头,问道,“王爷,一张椅子?”

    “一张椅子!”郦王正色说道。

    管家心里有些吃惊。

    一张椅子给肖遥坐,那郦王岂不是站着了?

    等到椅子搬了过来,肖遥真一点都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周围人都是一阵嘴角抽搐。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啊?现在郦王可还站在这呢,他还真敢坐着?

    只是他们看郦王都不说话,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其实肖遥刚才之所以戛然而止,只是因为他担心这些人听过这首诗,不过现在看他们的表情,心里算是有了些底。如果这些人真的听过,自己到这换一首嘛!

    过了两三分钟,肖遥看着顶着烈阳的郦王,也不好意思继续墨迹下去,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好一个天生我材必有用!”郦王忍不住打断,很是激动。

    肖遥被吓了一跳,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你特么想说话不能先打声招呼啊?

    看到肖遥脸上有些不满,郦王赶紧讪笑着说道:“情不自禁,情不自禁,您继续。”

    肖遥又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说到这,肖遥再次停了下来。

    “没了?”郦王等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开口问道。

    “没了。”肖遥说道。

    其实,后面还有一小段,只是肖遥的记忆力虽然不错,以前却没怎么专门背过什么古诗,能记住这么一点都算非常不错的了,反正现在自己是作者,后面还有没有,不就是自己说了算吗?

    郦王满脸的落寞。

    “只是总觉得,似乎缺了点什么。”郦王说道。

    “缺了一壶酒。”肖遥说道。

    郦王猛地一怔,然后重重拍了一巴掌:“对对对,就是缺了一杯酒!哈哈,你的本名叫什么?”

    “肖遥。”

    “肖先生,可否与本王进府,饮酒三杯?”

    这里用的先生,并不同于地球现代生活中用的先生。

    这里的先生完全就是一种敬称,对一派大家的尊称。

    可见这一首诗,让肖遥在郦王的心中占据了什么样的地位。

    一开始郦王还真有想过,不管肖遥念出什么样的诗,自己都挑出一些毛病,然后弄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可是现在,他真不好意思这么做了。

    别人又不是傻子,这首诗好与不好,已经不是他说了算的。

    武梧桐看着肖遥,眼神同样复杂。

    “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有文采。”武梧桐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

    “哎,也难怪之前那个清风镖局的姑娘对你喜欢的紧呢!”武梧桐笑着说道,“让你做我的书童,还真是委屈你了。”

    肖遥摇了摇头:“不委屈。”

    确实不委屈,老子就是冲着你们的火龙珠来的,即便真的只是做一个下人,他也认了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武梧桐的话,郦王顿时吃了一惊,赶紧问道:“肖先生当真愿意做小女的书童了?”

    “是啊。”武梧桐抢着说,“他答应了的。”

    郦王不顾身份,冲着肖遥拱手作揖:“书童着实委屈先生大才,还望肖先生愿意留在府中,为小女传业授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