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万卷书
    其实不得不说,武梧桐长得真的很好看。

    只不过,在这姑娘的眉宇间,始终充斥着一股阴霾。

    肖遥很好奇,她的心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可惜他不是小和尚,没有那样的读心术。

    吃刷了牙,洗好脸,武梧桐就看着肖遥,说道:“今天带你去大开眼界,怎么样,激动不?”

    肖遥揉了揉鼻子,笑着说道:“还行。”

    “看你的样子就一点都不激动了,和你聊天可真是一件非常无趣的事情啊!”武梧桐叹了口气,深感无趣。

    跟在武梧桐的身后,肖遥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接着就是一处花园,越过花园,王府后是一片湖泊。

    “上船!”也不知道武梧桐是从哪找来了一叶扁舟,纵身一跃就跳了上去。

    肖遥站在岸边,没往上跳。

    已经站在床上的武梧桐转过脸看了眼肖遥,似乎是有些不满了。

    肖遥只能苦笑了一声,说道:“郡主殿下,您武功高强,一跃便有百丈,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啊,我跳的过去吗?”

    武梧桐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跳不过来,怕被我骂,说之前还得先捧我一番,傻牛,你的心眼怎么就那么多呢?”

    肖遥只是笑了一声。

    等武梧桐将船靠了过来,肖遥才跳了上去。

    “会划船吗?”

    武梧桐坐了下来问道。

    “会。”肖遥说道。

    “划船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武梧桐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拿起桨开始划船。

    在湖中心,坐落着一座小岛,道上,有一处宅子。

    肖遥越靠近,就越是表情严峻。

    即便现在还没有到目的地,但是他已经能感觉到湖中岛上蓬勃而起的灵气。

    不用多想也知道,在那岛上一定存在高手,至于是什么样的高手,修为如何了,肖遥一概不知,所以此时他的内心也有些忐忑,如果在这里有一个五重高手,他可就危险了。

    而武梧桐,则是玩心大起i,两只手拨着水玩乐。

    玩了一会,武梧桐大概是觉得自己一个人玩有些乏味,又开始往肖遥的身上泼水。

    “傻牛,你说,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啊!”武梧桐问道。

    “不知道。”肖遥摇了摇头。

    武梧桐问出这个问题,就意味着她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即便肖遥也有自己的答案,其实也不会多说,难不成还要和武梧桐争辩吗?

    不要说武梧桐是郡主,现在他还招惹不起,即便能招惹的起,和一个女人讲道理,大概是天底下最蠢的事情了。

    “依我看啊!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活着了。”武梧桐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郡主说得对。”

    “切,你和他们一样,都是附和我!”武梧桐翻了个白眼。

    肖遥摇了摇头:“不是附和,而是赞同,我来到这里,在风雨中飘摇,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都不知道我的这条命到底还是不是我的,所以每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活着,还能呼吸,其实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放心,我不杀你。”

    “你不杀我,也不意味着,我就能一直活着。”肖遥说道。

    武梧桐哈哈笑了起来,说道:“这话说的,谁也不能一直活着啊!”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最起码,得先完成自己的夙愿不是?”

    “完成夙愿?”武梧桐眼睛一亮。

    “是啊,完成自己的夙愿,总不能死的时候,还有很多事情没完成吧?”肖遥说道。

    武梧桐忽然站起身。

    动作幅度过大,小船晃荡了一下,好在肖遥及时稳住。

    “没错!我就得为了我的夙愿活着!”武梧桐握紧拳头说道。

    从她的眼神中,肖遥看到了仇恨,愤怒。

    他忍不住问道:“你的夙愿是什么?”

    “杀人。”武梧桐说道。

    “杀什么人?”肖遥笑着说道,“在北麓,还有你杀不掉的人吗?”

    “我要杀的人,可不在北麓。”武梧桐苦笑了一声,“而且,我要杀的那个人,还是个绝世高手,恐怕天底下,能够杀了他的,不超过一只手,你看,即便是我爹,也不敢去报仇。”

    说话的时候,武梧桐的声音似乎都在轻微颤抖着。

    接着,她又摆了摆手:“懒得和你说那么多。”

    肖遥点了点头。

    小船到岸,武梧桐脚下一点,跳到岸上。

    肖遥也跳了上去,顺势将小船拉了回来,系在一根木桩上。

    走到那座宅子前,抬起脑袋,便看见牌匾上的三个字:万卷书。

    “这里面的书,真有万卷?”

    “重要吗?”武梧桐问道,“大秦王朝天天说自己有两百万重骑,他们就真有两百万了?能有个八十万就不错了,剩下的最多都是轻骑,即便大秦王朝地大物博,家大业大,怕也养不起两百万重骑吧?”

    肖遥笑了笑:“说的有道理。”

    “进来吧。”

    跟在武梧桐的身后,进了万卷书,院子里,一个黑衫男人正在打坐。

    看到武梧桐,他站起身,笑了一声。

    “郡主殿下好。”

    “都说了多少遍了,叫我小师妹就好了。”武梧桐笑着说道。

    肖遥稍微皱了皱眉头。

    这个黑衫男人,就是昨天晚上在他门前晃悠的家伙。

    至于实力,现在肖遥还无法窥探,也不能去窥探。

    那黑衫男人眼神在肖遥身上多逗留了一会,张开嘴,欲言又止,是想说些什么,又不打算说了。

    “大师兄,有什么想说的,直言了当便好。”武梧桐轻笑了一声说道。

    “这里是郦王府,郡主想带什么人来,就带什么人来,我原本不该多说,只是——也不该随便带人来。”黑衫男人说道。

    “无妨的。”武梧桐说道,“他不会武功,带他来,只是陪我读书。”

    “嗯。”黑衫男人点了点头,自己言尽于此。

    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这里是郦王府,一切都是武梧桐说了算。

    等进了主宅后,肖遥才发现,在这里竟然摆满了书架。

    “怎么样,壮观不?”武梧桐瞥了眼钟放说道,“着实壮观。”

    “后面还有几间屋子,也都是书,不敢说真的有万卷,不过也差不了多少了。”武梧桐说道,“这里的书,大部分都是世间少有的秘籍,随便拿出去一本,或许都有不少江湖好汉为此打破脑袋呢!”

    肖遥笑了一声:“可惜我看不懂。”

    “你要是能看懂,我反而不敢带你来了。”武梧桐哈哈笑道。

    “跟着我走。”武梧桐说完就背着手往前走着。

    武梧桐挑选书,肖遥则都抱着。

    等有了五本后,武梧桐才带着肖遥走出了万卷书。

    路过前院,武梧桐忽然停下脚步,看着那男人,问道:“师父什么时候出关?”

    黑衫男人想了想,说道:“大概一年。”

    “明白了。”武梧桐再次往前走着,肖遥依然紧随其后。

    那黑衫男人多看了肖遥几眼,似乎是觉得有些奇怪,可又不知道奇怪的地方到底在哪。

    “等回去之后,你就读书给我听,明白了吗?”武梧桐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

    乘船离开湖心岛,船上,武梧桐说道:“傻牛,你想过要习武吗?”

    “有。”肖遥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不学?”武梧桐问道。

    “没有师父,也没有钱。”肖遥笑了一声,说道,“穷文富武,我这么穷,还是学一学文便好了。”

    “那你才高八斗了吗?”武梧桐问道。

    肖遥尴尬一笑,说道:“没有,不过,怀才就像怀孕,时间久了,才能看出来嘛!”

    武梧桐又被肖遥给逗笑了。

    “你啊,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武梧桐说道。

    肖遥不置可否。

    “你那姑娘,不去见见?”武梧桐忽然问道。

    “你说谁?”

    “清风镖局的那个女孩儿。”武梧桐玩味说道,“看得出来,那姑娘似乎很喜欢你呢。”

    “不是。”肖遥说道,“她可能只是单纯的觉得,我长得比较好看吧。”

    “呸……真不要脸!你一点都不好看,傻猴都比你好看。”

    肖遥哈哈大笑起来。

    “傻子。”

    “谢谢郡主夸奖。”

    武梧桐:“……”

    此时,悦来客栈。

    青蝉注视着一个方向,盼望着。

    许汉走到了她的身后,苦笑了一声,说道:“青蝉,我们该回去了。”

    “可是……”

    青蝉话还没说完,就被许汉给打断了。

    “之前我们便说了。停留一天,可是现在肖遥也没来找我们,生死未卜,我们继续等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我知道了……”青蝉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只是怕再也不能见面了。”

    “如果他活着,并且想要找我们,只要来清风镖局就好,我不相信他这么大的人了,连清风镖局都找不到,如果他死了,或者是不愿意来找我们,即便我们等下去,又能如何呢?”许汉问道。

    听了许汉的这一番话,青蝉豁然开朗。

    她笑了一声,点了点头,看着许汉说:“许叔叔说的是。”

    即便是这样,青蝉却依然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没走几步,就要四下张望片刻。

    她总想着,或许那个年轻人,会忽然出现,喊一声,你们要走了吗?

    自己一定会欣喜若狂,问他愿不愿意继续结伴同行。

    出了城门,也没见到那个身影。

    众人皆上马,青蝉也上了马。

    “你回来找我吗?”她心里问了一句。

    “你应该会来找我吧?”她又想了想,“毕竟,你还不知道我到底长什么样子呢,一定不比那个抢走你的女人丑的……”

    一骑绝尘,不再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