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灵九十八章 郡主
    女孩勒紧缰绳,看着身下的青蝉,似笑非笑。

    “你手上的胭脂,挺好看的,这个颜色我喜欢。”女孩说道。

    青蝉有些不高兴,说道:“你喜欢,和我有什么关系?”

    “放肆!”跟上来的一个骑马男人怒喝道,“交出来!”

    “凭什么啊?!”青蝉有些不高兴了,“你们要就得给你们,这明明是我要买的,再说了,你们闹市骑马就不怕被抓?”

    “抓?”那个年轻男人哈哈大笑起来,“谁敢抓我们?!”

    肖遥一听这话就翻了个白眼。

    得,感情就是一群膏粱子弟,放在地球的话,就是一群天天将那句“你知道我爹是谁吗?”挂在嘴边的富二代。

    “反正我不给你们,你们要是想买,自己买便是。”青蝉说出口的这番话听着虽然硬气,可更多的只是一种不服气,说话的时候,明显不太敢去正视对方,想来其实也非常正常,毕竟这里是杨城,是北麓,不是他们魏国,即便他们清风镖局是第一镖局,也没什么用,这里又不是他们的地盘,要是真闹出什么事情,还不知道会惹来什么样的麻烦。

    “哼,我喜欢的东西,就没有我抢不来的!”说完这句话,骑在马上的那女孩竟然直接扬起了手中的鞭子,朝着青蝉抽了过来。

    许风赶紧冲了上去。

    他说什么都不愿意错过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灵武世界上流传的那些英雄志,哪个英雄没有英雄救美过?接着女孩芳心暗许,便是一段佳话。

    只是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人家。

    他伸出手抓住女孩的鞭子,却直接被掀翻在了地上。

    接着,有七八个男人翻身下马,便朝着许风冲了过来。

    “找死,瞎了你的狗眼,敢还手?”那几个男人冲到跟前对着许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许风原本还能招架,可很快就被踹翻在地。

    肖遥连看都没去看一眼。

    如果这些人想要对付的是青蝉,或许他就出手了,哪怕会暴露自己的实力,大不了接着易容离开北麓。

    不过既然这些人揍得是许风,他就无所谓了。

    一路上,许风和他都不对付,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虽然说肖遥懒得和他计较,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肖遥就一点都不生气啊!看到许风被揍,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还挺爽的,咳咳,自己不方便出手,有人代劳,似乎也蛮好的。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青蝉,说道:“将东西让给他们吧,毕竟这里是杨城,没必要和他们结仇。”

    “可是……”

    肖遥摇了摇头:“相信我。”

    青蝉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胭脂水粉递了过去。

    然而,那女孩竟然一鞭子抽了过来,将那一盒胭脂抽翻在了地上。

    “你……你干什么?!”这下,青蝉算是彻底爆发了。

    那个女孩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不想要了,就这么简单,不行吗?”

    青蝉一双眼睛都能喷出火焰了。

    肖遥叹了口气。

    他将青蝉拉到了自己身后,看着那个女孩,笑着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

    女孩饶有兴趣看着肖遥,问道:“你是什么人啊?”

    “无名小辈。”肖遥说道。

    “呵,没用的男人,连自己女人的尊严都保护不了。”女孩冷哼了一声,看着肖遥的眼神满是鄙夷。

    “你凭什么这么说人家?”青蝉现在是彻底爆发了。

    “哦?”那女孩脸上又重新露出了新奇的笑容,鞭子指着肖遥,看着青蝉问道,“你喜欢这个男人?”

    青蝉脸色一红,满脸不悦,说道:“与你何干?”

    “哈哈,我就喜欢抢走别人喜欢的东西啊!”那女孩笑了一声,说道,“既然你喜欢这个男人,我就要抢走,怎么着?”

    说完这句话,那女孩就用鞭子缠着肖遥,将他拉到了自己的马上。

    现在,肖遥的内心简直就是崩溃的。

    我去!自己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要被个女人抢走了?

    这说出去谁相信啊!

    “放开肖遥!”青蝉气得不行,竟然直接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哼,能追上我再说吧。”说完这句话,那女孩脚踢马腹,扬长而去。

    青蝉跟在后面追着,追了半天也没追上。

    剩下的那七八个男人,也没继续闹腾,赶紧上了马,追了上去。

    青蝉气得不行,一双眼睛都红了。

    至于躺在地上的许风,她连看都没看一眼。

    “咳咳,青蝉,要不算了吧,这些人似乎不简单,应该是都是官家的。”许风走到青蝉跟前说道。

    现在的他满脸淤青,脸上还带着血迹,衣服上全部都是脚印,可见到底有多么的凄惨了。

    “可是……可是肖遥怎么办?”青蝉问道。

    许风苦笑了一声,无奈说道:“现在咱们都自顾不暇了,怎么能管的上他呢?”

    青蝉气得不行:“我去找许叔叔!”

    说完就赶紧往回跑。

    跑到了许汉面前,许汉看到自己儿子,都被吓了一跳。

    他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什么鬼?

    “风儿,你这是怎么回事?”许汉难道自己儿子被打成这幅模样,顿时一阵心疼,气的不行,问道,“是什么人干的?”

    “一群膏粱子弟,在闹市骑马,还将肖遥给抢走了!”青蝉急得不行,“许叔叔,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这……不是,他们把肖遥抢走干什么啊?”许汉有些没办法理解了。

    如果是青蝉被人抢走,他觉得还可以理解,但是现在那些人抢走了一个大男人,这个就让他觉得有些无法理解了。

    “许叔叔,这个不是关键啊,关键是现在肖遥已经被人抢走了,咱们总得想想办法啊!”青蝉着急说道。

    许汉深吸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先别着急,咱们先报官,别的先不说,只是闹市骑马,就足够定罪他们。”

    许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爹,这个话还真别说的太满了,人家既然敢在杨城内骑马,就肯定不是一般人,而且我也观察过了,他们的马都是纯种的汗血马,这样的马只有在大秦才买得到,可他们既然有,相比身份就不一般,毕竟如果人是别人的话,光是私买汗血马,就够诛九族的。”

    这听着虽然有些夸张,可在北麓确实是如此,因为汗血马已经算是战马了,私人购买战马,原本就是大罪,还是本国外的战马,更是罪加一等了。

    听了许风的话,许汉也迅速冷静下来。

    “那也不行啊,怎么说肖遥也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总不能不管不问吧?”青蝉说道。

    许风冷哼了一声,说道:“那小子什么时候变成我们的朋友了?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

    “你这是什么话?”青蝉怒道。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原本就是萍水相逢,我们将他带到了杨城,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这一次他自己不小心被抓走了,关我们什么事情?”许风据理力争说道。

    青蝉还想说话,却被许汉挥手打断了。

    他看了眼青蝉,叹了口气,说道:“青蝉,虽然我也觉得肖遥那小子不错,算是个有文学的人,可是,我们和他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他现在被抓走,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即便是总镖头在这,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许汉正色说道。

    青蝉深吸了口气。

    她知道许汉说的都是事实。

    “这样吧,青蝉,我们在杨城逗留一天,找个客栈先休息,如果肖遥能回来,我们就带着他一起回魏国,如何?”许汉说道。

    “好……”青蝉点了点头。

    他的心里非常清楚,这恐怕已经是许汉做出最大的让步了。

    青蝉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许汉。

    许汉在这样的眼神压迫下,只能无奈叹了口气。

    “青蝉,我知道你很是委屈,可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但凡有一点办法,其实我都愿意将肖遥给找回来,只是你也知道,这里是北麓,不是在我们魏国,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你得明白我的意思。”许汉说道。

    青蝉点了点头。

    另一边,肖遥趴在马上,已经出了杨城外。

    “我说大姐,你这到底是要带我去哪啊!”肖遥已经要抓狂了。

    女孩拉住缰绳,停下马,气得不行直接将肖遥扔在了地上。

    “你刚才叫谁大姐呢?我看上去有那么老吗!”女孩被肖遥给气坏了。

    肖遥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这要真换做一个普通人,恐怕现在就得被摔得不只七荤八素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够不讲道理的啊!

    肖遥眯着眼睛看着那个女人,问道:“你想把我怎么着?要是没事的话,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你想走?”女孩笑了一声,只是笑容看着有些古怪。

    如果肖遥不说的华,其实这个女孩还真打算将肖遥扔在这里回去。

    可肖遥既然这么想走,反而让他改了主意。

    “我不该想走吗?”肖遥问道,“你总不能想把我带回去做个下人吧?”

    “咦?哈哈,这个建议倒是不错!”女孩乐呵了起来。

    后面的那几个人,此时也都追了上来。

    “郡主,你没事吧?”

    “郡主,你骑慢点,真出点什么事情,我们可怎么办啊?”

    那些人赶紧凑到跟前嘘寒问暖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肖遥眼睛一闪,记住一个关键词汇。

    郡主?

    这姑娘,还是王爷的女儿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