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闹市马群
    对肖遥还跟着他们,许风还是非常不爽的。

    “我说,咱们都已经把你带到杨城来了,你干嘛还要跟着我们啊?”

    “许风,我说你到底有完没完啊?”青蝉有些生气说道,“如果肖遥愿意的话,咱们即便将他带回清风镖局又如何?”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样一番话,许风肯定不服气,认为清风镖局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但是这句话既然是青蝉说的,他就无言以对了。

    谁让青蝉才是清风镖局的大小姐呢?

    只要青蝉愿意,即便肖遥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也能在清风镖局待上一辈子,不愁吃穿。

    “青蝉,我只是担心,这小子来历不明的”

    “人家肖遥是姜国人氏,而且还是个郎中,你还想要知道什么?”青蝉皱着眉头问道。

    发现请禅是真的生气了,许风也不再多言。

    许汉看在眼里,只是叹了口气。

    自己这个儿子,还是脑子不够用啊!谁都知道他喜欢青蝉,但是追求一个女孩,怎么能用这样的法子呢?应该顺着女孩的心意来嘛!肖遥虽然是个不错的人,可既然身手不行,身份也不算尊贵,自然谈不上门当户对,即便青蝉真的对肖遥倾心,又能如何?青蝉的父母会同意吗?

    这完全就是一个没有威胁的对手嘛!

    当然了,许汉看破不点破,否则,只会让青蝉对他也产生不满。

    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年轻人自己去想算了,自己不需要跟在后面瞎搀和。

    再说肖遥,在马车上休息片刻后,体内的金丹,似乎变得更加精纯了。

    起初,在真武遗迹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体内的金丹已经开始凝聚成形,可等离开了真武遗迹之后,却又发现金丹之上的金芒,隐约黯淡了些许,这让他深感头疼。

    因为肖遥体内的金丹,原本就是由元丹转换而成,金丹初聚形态,如果直接用上金丹的修为,恐怕金丹的凝聚也就到此为止了。

    从真武遗迹的传承记忆中,肖遥意识到,金丹期是个非常特殊的阶段。

    金丹虽然是一个修为,可是一分为三,金丹,圣丹,神丹。

    如果能够将金丹凝聚成神丹,今后的修炼之路,恐怕也会越发的顺利,甚至在真正的金丹境界,或许不能对付那些已经突破金丹期成就一重甚至二重的修炼者。

    正是为了以后的考虑,肖遥才打算先借助凝丹的修为,等到金丹彻底凝聚成形后,在一步跃入金丹期,成就不朽圣丹。

    至于神丹,肖遥现在则是想都不敢想了。

    那距离他实在是太遥远了,即便是在真武时期,拥有神丹的金丹期修士,也得是万中挑一。

    在肖遥看来,只要自己有足够的机会,能够将体内的金丹升级成为圣丹,就已经算是心满意足了,到时候在进入金丹境界,起点就会比起那些别的修仙者稍微高一些,或许就是他以后在灵武世界纵横最大的依仗。

    如果不是因为忌惮这些,昨天晚上肖遥拿出金丹期的修为,想要斩杀那个魁梧大汉,就会越发的简单了。

    不过,现在有凝丹期,肖遥已经算是非常知足了,最起码,短时间内想要自保,还是足够的,金丹修为的话,肖遥还是愿意将这当成自己的保命符,一旦遇到自己没有办法对付的对手,立刻逃走,真逃不掉了,在遁入金丹期,与对方殊死一搏。

    就在肖遥想这些的时候,跟在他后面的青蝉已经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你想什么呢?”青蝉问道。

    “我在想,这杨城可真是够繁华的。”肖遥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了,虽然杨城不是北麓的国都,可也是富饶地带,别的先不说,就说那郦王府里的郦王,可是现在北麓皇上的亲弟弟,现在哥哥当了皇上,能亏待他?即便皇上不乐意,也得顺应民心,在杨城,很多人都是念着郦王的好,如果不是因为郦王的话,恐怕现在的杨城也没有这么繁华。”

    肖遥倒是对青蝉的这一番说辞感到好奇。

    “听你这么说,那郦王还真是个有能耐的人了?”

    “这是自然的。”青蝉说道,“虽然郦王府不是君王,也不是将才,不过却非常重视轻重工业,不管是铁器铸造还是胭脂水粉,都有独到的见解,比如杨城胭脂甲天下,还有杨城出名的丝绸,都非常不错啊。”

    肖遥点了点头。

    简单的说,这个郦王就是抓经济发展的好手嘛!

    “其实啊,在我看来,郦王还是比较适合当皇上的,哎”青蝉说道。

    许汉立刻转过身,看了眼青蝉,皱了皱眉头,说道:“不能胡说,这里还是在北麓。”

    青蝉自知失言,赶紧点了点头。

    肖遥只是笑了笑,就当是没听见。

    这话不要说是给北麓皇上听到了,即便是给那个郦王听见,怕也会想着要杀了青蝉。

    祸从口出,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等到了郦王府,肖遥跟着众人一起走了进去,只是进了大门,就有管家打扮的中年男人带着几个家丁赶了过来,检查一番东西后,那个管家就将许汉叫到了跟前。

    “这是剩下的一千两银子,劳烦你们清风镖局了。”管家笑着说道。

    许汉收起银票,笑了一声。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走了。”管家挥了挥手,压根就没将清风镖局的这些人当回事。

    其实这也是挺正常的,你收快递,还非得将送快递的拉到家里吃顿饭喝杯茶不成?

    走出郦王府,许风倒是有些愤愤不平。

    “哼,这郦王府还真是不简单啊,一个管家,都这么傲!”许风说道。

    “等你以后如果能当上了郦王府的管家,或许,也能这么傲了。”青蝉笑着说道。

    管家说着似乎不是很好听,地位也谈不上多高,可这还是要分情况而言的。一个乡绅的管家,比起郦王府的管家,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青蝉转过脸,看了眼许汉,说道:“许叔叔,我们可以去逛一逛吗?”

    许汉想了想,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反正任务都已经完成了,你们想要逗留一会,也可以,不过记得早点回来。”

    “好!”青蝉嘻嘻笑着,转过脸对肖遥说道,“走吧,我们一起去!”

    “啊?”肖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已经被青蝉给拉走了。

    许风犹豫了一下,赶紧跟了上去。

    不过刚跑到一半,又被许汉给叫住了。

    许汉从自己的腰上解下一个钱袋,朝着许风扔了过去,捋了捋山羊胡子,笑着说道:“别让青蝉花钱,大男人,阔气点。”

    “是,谢谢爹!”许风大喜过望。

    让他开心的并不是手中的钱袋,而是许汉的态度。

    这显然就是支持他去追求青蝉嘛!

    好不容易赶上青蝉和肖遥,许风已经气喘吁吁。

    这两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来到杨城的青蝉,似乎对什么都感兴趣,最热闹的街市上,人来人往,路两边也都是一些商贩,卖的是一些胭脂水粉,还有一些则是比较低端的玉器。

    之前,肖遥都已经打算和他们告辞,暂且离开的。

    毕竟,要不了多久,青蝉等人就要一起离开杨城了,可他还得留下来,找机会去郦王府看看那火龙珠。

    “肖遥,你说,这个是什么呀?”青蝉手里拿着一个小玩意,好奇问道。

    “这个叫拨浪鼓。”肖遥满头黑线,青蝉竟然连这种小孩儿的玩具都不知道?

    看自己说出名字,青蝉还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肖遥索性接到手中发出响声。

    “哇!好玩好玩!好响亮啊!老板,这么多少钱?”青蝉拿过那个拨浪鼓自己玩着,又转过脸看着中年摊主问道。

    “五文钱。”

    “五文钱?这么贵?”青蝉想了想,还是扔了五分钱给他,又拉着肖遥朝着下一个有意思的地方转悠着。

    “你们魏国,没有这样的地方吗?”肖遥忍不住问道。

    “有啊!只是我爹娘都不给我出去。”青蝉撇了撇嘴说道。

    肖遥笑了笑,说道:“看来,你爹娘对你也是疼爱有加。”

    “才不是呢,他们只是怕有人把我绑架了,找他们要赎金,哼哼,我爹我娘可小气了!”青蝉说道。

    肖遥哈哈大笑起来。

    青蝉这姑娘,还真是真性情啊!

    许风只能跟在两人后面,手里拿着钱袋,满脸的郁闷。

    他觉得自己完全就是一个陪衬品。他不是不想凑上去,而是之前即便凑上去了,青蝉也没搭理他,还是和肖遥聊着天。

    这让许风对肖遥简直已经算是恨之入骨了。

    就在青蝉挑选胭脂水粉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阵马蹄声。

    “闪开,闪开!”一群人骑着马横穿闹市,最前面的一个男人,身下的马还撞飞了两人。

    “妈的,没交警管管吗?”肖遥脱口而出道。

    就这种的,要是放在地球,十二分都得扣光他!

    跟酒驾似得。

    这时候,那马群竟然又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肖遥眉头一皱,连着青蝉和许风一起往右边躲闪着。

    可也就是这时候,其中一个俊俏女孩,竟然在他们的身边停了下来。

    高头大马上,女孩英姿飒爽,手中一只短鞭,一双马靴,很是帅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