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一场辩论
    听到肖龙象的名字,肖遥再次吃了一惊。

    “肖龙象吗?他也能排入十大高了?”肖遥强笑了一声。

    “是啊!哈,肖姓在灵武世界还是很少的,你和肖战神是什么关系啊?”青蝉揶揄道。

    肖遥乐呵说道:“我还说他是我爹呢,能是吗?”

    “哈哈,说来也是,不知道多少人哭着闹着想做肖战神的儿子呢!”青蝉咯咯笑道,“你要真是肖战神的儿子,就不会和我们坐在一起了,哎……那可是真正的战神啊!十年前,以千轻骑,冲散大秦王朝万铁骑,肖家龙象军,势不可挡!”

    肖遥听着这些话,心里也非常舒服。

    “还有没有什么关于肖龙象的事情呢?不然多和我说说?”肖遥笑着说道。

    除去真武遗迹的幻象,肖遥从来都没有见过肖龙象。

    他对自己那个爹,也是充满了好奇的。

    “你对肖龙象那么感兴趣?”许风冷笑着说道,“无非就是一个刽子而已,哼!”

    肖遥立刻皱起眉头。

    不管怎么说,肖龙象都是他老爹。

    他可以说肖龙象的坏话,甚至可以直呼其名。

    但是别人,不行!

    就在肖遥想要发火的时候,许汉倒是摆了摆帮着肖遥说话训斥自己的儿子了。

    “都是各为其主,各为其国,没有错与对。”许汉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肖将军,清秋王朝多少百姓死于战乱?又有多少人流离失所?”

    许风虽然有些不服气,可也没敢和自己老爹对着干。

    “就是!”青蝉说道,“再者说了,肖将军打的还是正义之战,现在大秦王朝和赵国想要侵略清秋王朝,如果不是因为肖将军,不是因为龙象军,可能清秋就真的被他们瓜分了。说来也是,哎,赵国真傻,清秋王朝现在存在,能制衡大秦王朝,等大秦王朝吞并了清秋王朝,不就得掉过头来对付他们了?”

    “是,也不是。”邻桌一个书生模样男人,转过脸笑着说道,“姑娘说的不错,可是,说的不全面。”

    “如何说道?”青蝉问道。

    “大秦王朝的心,不在清秋王朝,更不在赵国。”

    “那是什么?”青蝉疑惑了。

    “在天下。”书生一语惊人。

    整个客栈,都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

    书生站起身,握拳说道:“大清王朝原本就是想要吞并所有王朝,一统灵武大陆,我知,清秋知,赵国知,天下皆知,可又如何?此乃大势!”

    “大势难挡?”肖遥接了一句。

    书生微微一笑,说道:“并非难挡,势不可挡!”

    肖遥一笑置之。

    书生微微皱眉,问道:“不敢苟同?”

    “是。”肖遥笑了一声,说道:“灵武大陆,强者云集,其真正强者,为何?”

    “为修仙。”

    “修仙又如何?”

    书生没说话,只是看着肖遥,他不知道肖遥想要表达什么,所以接下来的话,便不好接了。

    肖遥自信一笑,说道:“修仙便为逆势,修行逆势而生,逆势而起,逆天而为,逆风而游。”

    “在乎一个逆字?”书生笑着说道,“自古以来,便有大逆不道之说。”

    “何为道?道在本心。”肖遥说道,“刺骨一来,历朝历代,成为民,败为民,君为船民为水,水亦可载舟,亦可覆舟,便要收拾人心,人心便是大道。”

    书生愣愣不语。

    许久,一巴掌重重拍在桌上。

    这一巴掌竟震碎了桌上碗筷酒坛。

    “好一个君为舟民为水,亦可载舟亦可覆舟?说得好!”书生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无比狂放,“敢问小哥名讳?”

    “肖遥。”肖遥轻声说道。

    “好名字,我叫王阁。”

    “王阁?”客栈里不少人听到这个字,皆是变了脸色。

    即便是和肖遥坐在一张桌子上的许汉许风青蝉,都有些吃惊,一个个目瞪口呆。

    肖遥满脸淡定,安之若素——他压根就没听过这个名字啊!

    肖遥的举止神态,落入王阁眼,让王阁越发的感慨:“不畏强势,不畏官权,我敬你一杯,日后若在我北麓境内遇到麻烦,皆可来学士府找我,这朋友,我交下了!”

    说完这番话,王阁便转身离去。

    肖遥定定看着王阁的背影,好半天才回过神,坐下来后,才转过脸看着许汉,问道:“许镖头,你认识这人?”

    许汉只能对此报以苦笑:“我认识他不假,但是他不认识我啊!”

    肖遥笑着说道:“如此说道,此人不简单?”

    “岂止不简单。”青蝉叹了口气说道,“真不知道你这家伙运气怎么能这么好,竟然能够让王阁另眼相看,要知道,王阁可是北麓的大学士,官拜品,父亲更是太傅,那是太子的老师啊!更有人说,王阁极有可能是北麓未来的丞相大人。”

    肖遥乐呵呵说道:“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啊。”

    “不是也差不多了。”青蝉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刚才可是和北麓未来的丞相吵了一架啊!”

    “不是吵架,是辩论。”肖遥正色说道。

    他心里暗道这个世界好糊弄,君为舟民为水这样的话,可不是他说的,现在盗过来吹嘘一番,即便是大学士都得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的。

    “哼,无非就是嘴皮子利索。”许风笑了一声说道。

    显然并不以为然。

    许汉冷哼了一声,说道:“王阁也是嘴皮子利落,你当着他面说去?”

    许风打了个寒噤,赶紧噤若寒蝉。

    肖遥也不言语,只是心里念叨着,自己以后能不能找王阁帮一些小忙。

    “肖遥,原本我还打算让你和我一起去魏国,现在看来,也不一定有这个必要了,若是你真的想,完全可以去找王阁,他能给你不小的官职,看得出来,他非常欣赏你。”许汉正色说道。

    肖遥摆了摆,不以为然道:“人家就是嘴上说说,未必真就是那么回事。”

    “那可不!”青蝉摇了摇头,说道,“像王阁这样的人,都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既然他话说出来了,肯定不会轻易收回,更不会自己打自己的脸,更何况,天下人谁不知道王阁真性情,绝对不会与自己不喜欢的人虚与委蛇,弄虚作假?”

    “我不知道。”肖遥说道。

    “你就不是个正常人。”青蝉没好气道。

    肖遥更加乐呵了。

    许汉笑了一声,给自己倒了杯酒,也被肖遥倒了杯酒,叹气道:“之前你和王阁说的,虽然我听不明白,可也能发现你是个有学问的人,为何不考功名呢?”

    “我?”肖遥乐呵说道,“我可没那个能耐。”

    “我就觉得你有这个能耐。”青蝉说道。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志不在此吧。”

    “那你想要什么啊?”青蝉有些没办法理解了,寻常人,谁不想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再衣锦还乡呢?

    肖遥看了眼许汉,哈哈笑道:“之前许镖头不都已经说了吗?好男儿志在四方!”

    许汉乐呵呵的。

    青蝉对此嗤之以鼻:“总得有个目标吧?”

    肖遥想了想,说道:“我还真没目标。不过,只要我还在往前走就好,哪怕走了冤枉路,也无所谓,反正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这句话可是个大师告诉我的。”

    “呸,我看才不是大师,就是个大忽悠!”青蝉说道。

    肖遥哭笑不得。

    之前自己说起徐素冠,也只不过是说了个小和尚,这些人就都是谈虎色变了。

    可现在,青蝉反而直接称呼徐素冠为大忽悠。

    这就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青蝉说罢,又托着下巴,说道:“哎,其实那个王阁说的也挺对的,大秦王朝的轩辕九重就说过,他要眼界可到之处,皆为秦土。等清秋真的守不住了,恐怕,灵武世界就真的要大乱了,到时候,又是一片战火纷飞……”

    “不会的。”肖遥说道。

    “什么不会?”

    “清秋王朝不会守不住。”肖遥说道。

    青蝉倒是颇为好奇:“你怎么知道呢?”

    “因为清秋王朝,有个肖龙象呀!”肖遥哈哈笑道。

    青蝉翻了个白眼。

    肖龙象,确实厉害,但是大秦王朝的轩辕九重更加厉害,而且大秦王朝更是有两百万雄兵,疆土富饶,武皆兴。

    一个肖龙象,就能挡下两百万铁骑呢?

    如果不是因为大秦王朝还得防御邻国姜国,恐怕早就已经举刀北上,到时候,清秋王朝,拿什么挡?

    肖遥也在想这个问题。

    肖龙象啊肖龙象,你可真是够厉害的,我老妈还在地球为你担惊受怕,你倒好,都混成大将军了。

    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啊……

    夜晚,肖遥夜不能寐。

    一方面是因为周围环境的陌生,另一方面,他觉得自己要开始仔细打算一番了。

    想要帮上肖龙象,就必须要解开此时肖龙象,或者说是清秋王朝所遇到的困境。

    最大的困境,便是大秦与赵国的联围攻。

    现在自己身在北麓,越过北麓便是赵国,可即便自己真的到了赵国,又能如何?

    如果只是在灵武世界修炼,意义同样不大,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在最快的时间内,能够成为和神榜高并肩的存在,更何况小和尚说的也非常清楚了,即便自己真的成了天下第一,也未必就有一人撼一国的实力。

    可是,如果在这群雄逐鹿的世界,又出现了一个浩荡云霄殿呢?

    又或者,是一个云霄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