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重开仙门!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绝品强少最新章节!

    许狂歌就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姑娘,所有人也都看着他们。

    即便是肖遥,眼神中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其实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察觉到在十二峰峰顶之上有激流涌动,有高手屹立。

    更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无法判断出对方的实力。

    现在判断出来了,远在他之上。

    嗯,大概也只能这么判断了。

    许狂歌这个名字,他从小和尚徐素冠的嘴里听说过,却没想到,竟然一直都在十二峰上。

    他更没有办法理解,云霄殿画扇,到底和这个许狂歌能存在什么瓜葛,嘴上还有一句,七百年。

    画扇今年七百多岁了?显然不可能的,可既然是这样,又怎么会有现在这样的一幕呢?

    白齐眉一双眼睛又变红了。

    特么的,这不是自己人吗?

    不是说好的队友吗?

    结果怎么还杀了自己天行宫的弟子?这算怎么回事啊?反正现在的白齐眉有一种满脸懵逼的感觉,完全搞不懂许狂歌的意图了。

    他冲着许狂歌吼道:“许狂歌,你到底想做什么?”

    许狂歌牵着画扇的人,看了眼白齐眉,眼神冷漠到了极点,看着白齐眉的眼神都充满了蔑视。

    “我想做什么,便去做什么,需要你教?”许狂歌看着白齐眉问道。

    当白齐眉接触到许狂歌目光的时候,忽然后背冰凉,顿时心中升起一种敬畏之情,谈不上打算纳头就拜,可却一阵胆寒。

    哪怕只是一个眼神,都让白齐眉颤栗不已,赶紧躲开许狂歌的目光,脑门上已经布满了一层密集汗珠。

    他的双手背在身后,同样微微颤抖着,腰杆子下意识弯曲。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显得自己足够谦卑。

    现在的白齐眉越发的好奇,这个许狂歌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为什么能带给自己这样的压迫力。

    甚至连呼吸都会感觉在顶着压力。

    难受,非常难受!

    许狂歌笑了一声,转过脸重新看着画扇,眼神还是那般含情脉脉,也只有在他看着画扇的时候,周围人才能感觉到那股压力瞬间消散。

    “之前我欠下这个老头一个人情,也说在他们危难时候,我要出手。”许狂歌看着画扇有些尴尬说道。

    画扇美目圆瞪,看着许狂歌,问道:“那现在呢?”

    许狂歌小声说道:“现在我也不知道啊,这不是和你商量商量吗?”

    “没得商量!”画扇掐着腰说道,“本事大了,都开始和我耍威风了?”

    许狂歌赶紧揉着鼻子摇头:“我就是这么说说,哪敢啊?”

    说完他又转过脸看着白齐眉,问道:“我助你一剑,只有一剑,接着你能否挡下,便看你造化,如何?”

    白齐眉脸上表情看上去有些凝重,不明白许狂歌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了。

    许狂歌说完这句话又转过脸看着画扇,说道:“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给点面子好不好?”

    画扇只是冷笑着。

    “就一剑,我保证不伤害他。”许狂歌继续说道。

    画扇叹了口气,转过脸看着肖遥,在询问着他的意见。

    肖遥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许狂歌笑着说道:“看到没?人家都没意见。”

    “少废话!”画扇瞪了他一眼。

    他赶紧选择噤声。

    肖遥往前走了一步,看着许狂歌。

    许狂歌也看着肖遥,笑着说道:“不如,咱们打个赌,如何?”

    肖遥想了想,问道:“赌什么?”

    “如果你能挡下我一剑,我便帮你将天行宫的人全部杀光,如果你挡不下,给天行宫留下一百弟子,如何?”许狂歌问道。

    白齐眉眉头紧皱,咬着牙说道:“不可!”

    许狂歌转过脸看了他一眼,声音平静说道:“你以为,现在决定权还是掌握在你的手上吗?”

    这一句话,让白齐眉瞬间沉默了。

    这对他而言其实就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他是天行宫的宫主,然而现在这个地步,他这个宫主压根就改变不了什么,即便是天行宫弟子的生命,都不是他说了算的。

    这样的宫主当着未免也太憋屈了。

    其实更加准确的说,不要说天行宫弟子的生命了,即便是他的命,现在也不是被他自己握在手中。

    许狂歌看着肖遥,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也不着急催促。

    肖遥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即便输了,给天行宫留下一百人,似乎也不成气候。

    忽然他又想起了些什么,继续说道:“一百人中,可有白齐眉?”

    “没有。”许狂歌说道,“我知道,你必杀他。”

    肖遥笑了笑,笑的更开心了。

    白齐眉气的身体都在发抖了。

    之前他一直以为,许狂歌会是自己的王牌。

    现在看来,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实不管是许狂歌赢,还是肖遥赢,他都得死。

    这叫什么事啊?

    “我不服!”白齐眉咬着牙说道。

    许狂歌转过脸看着他,眼神中满是诧异。

    “谁要你服了?”

    “是啊,有你什么事?”肖遥也同样好奇问道。

    白齐眉更难受了。

    你们现在讨论的是我的生死好不好,竟然还没我什么事?

    欺负人也没这么欺负的吧!

    肖遥忽然起手,再次万道剑影,从天而落。

    目标就是许狂歌。

    之前还没有开始的时候,肖遥就要问许狂歌,那一百人到底有没有白齐眉。

    说的简单点,他已经做好了输的打算。

    原因很简单,面对许狂歌,虽然还不知道对方真实的实力,可是肖遥却已经有一种无力感。

    许狂歌抱着画扇,飞出数丈外。

    他看着满天剑影,眼神中流露出一道精光。

    忽然,他挥起手中长剑,一剑飞出,天空之上都浮现一道巨剑幻象。

    那道幻象与许狂歌扔出的那把剑融为一体,高速旋转,掀起一阵阵疾风。

    肖遥脑门上立刻溢出了汗珠,现在他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给我破!”许狂歌怒喝了一声,那道巨剑幻象瞬间压下,万道剑影悉数消散。

    “一剑破万剑!”

    肖遥瞳孔骤然收缩,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那道巨剑幻象也忽然缩小,变成寻常大小,却飞速朝着肖遥刺来。

    “住手!”画扇喊道。

    许狂歌看了眼怀中美人,笑着说道:“放心吧,答应了你,不杀他,我又怎么敢?”

    画扇这才松了口气。

    肖遥立刻运起真武四剑,四剑合一,一道金光朝着那把剑冲去。

    两道剑光砸在一起,激起一阵气浪,气浪不停翻滚,将肖遥身体冲飞了出去。

    肖遥的身体重重躺在地上,睁开眼睛,许狂歌的那把剑,便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悬停在鼻尖之上。

    “我想杀你,易如反掌。”

    虽然许狂歌没有这么说,但是现在所表达出来的就是这么个意思。

    肖遥对此只能苦笑一声。

    他终于看清了自己和许狂歌之间的差距。

    在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敌手?

    许狂歌心神一敛,长剑重归体内。

    一切重归风平浪静。

    肖遥站起身,看着许狂歌,眼神中满是苦涩。

    许狂歌哈哈笑道:“不用多想什么,不要说你了,天底下也未必有几个人是我的对手。”

    肖遥沉默不语。

    “白齐眉,我这也算是帮了你的忙,否则以他的实力,想要将你们整个天行宫踏灭,同样易如反掌。”许狂歌转过脸看着白齐眉说道。

    白齐眉冷笑了一声,问道:“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了?”

    “这倒不用,我在你十二峰带了这么久,也算是欠下你的人情,现在将人情还给你罢了。”说完许狂歌又转过脸看着肖遥,“你需要的最后一块玉佩,就在十二峰上,自己去找吧,别指望这个白齐眉会自己给你,不过,既然你已经有了剩下三块,完全可以感应到,我相信你的实力。”

    肖遥点了点头。

    其实即便许狂歌不说,肖遥也已经通过剩下三块玉佩的气息,感觉到最后一块玉佩的位置了。

    许狂歌转过脸,看着画扇,说道:“我们该走了。”

    “去哪里?”

    “不知道。”许狂歌摇了摇头。

    画扇笑了:“那我就不问。”

    她看着云霄殿等人,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

    最后眼神落到肖遥的身上,说道:“殿主,我要走了。”

    “一路顺风。”肖遥到现在还是不知道许狂歌和画扇之间的故事,不过现在也不需要知道了。

    他只需要知道,画扇是许狂歌一直要找的人,而许狂歌又是画扇一直在等的人,就足够了。

    许狂歌带着画扇,脚下再次出现一把剑,两人御剑,朝着天空飞去。

    “小和尚,帮我一把!重开仙门!”许狂歌站在苍穹之上,一声怒吼,瞬间地动山摇。

    一道白光忽然出现在肖遥等人面前,他双手合十,嘴里念叨:“阿弥陀佛……”

    忽然,他脚下猛地一点,身体腾空而去,身边围绕数千梵文,那道梵文又汇成一道金光,冲破天机。

    许狂歌同样手中多了一剑,一剑挥舞,苍穹外白鹤幻象层层叠叠。

    “今日,我许狂歌重开仙门,成就不朽剑仙!”

    仙门开,仙人入。

    小和尚重新坐在地上,闭目诵经。

    “大道之行,不在剑,不在天,不在洪荒,在我。”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