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再入剑仙!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绝品强少最新章节!

    肖遥不是个用剑的高手。

    不过等到了他这个地步,即便不会用剑,多多少少也懂了一些。

    此时的肖遥看上去有些滑稽,本身没有什么变化,手中却牵扯着一道如缸口粗的金光,在空中剑舞。

    一道剑气落下,便有一颗头颅落在葛一的脚下。

    他有一种,采蘑菇的感觉。

    云霄殿里的那些人,一个个都看得热血沸腾。

    李耀文站在李单的身边,小声问道:“副殿主,你说,以后会不会有人说殿主残忍啊?”

    “那,之前他们围攻我们仙人山的时候,可有人说他们不仁?”李单问道。

    “没有。”李耀文摇了摇头。

    封子言笑着说:“我这个读书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写书的都得是活人,他们想要书写关于殿主的事情,总得想着自己到底能不能活着吧?”

    李耀文看了眼封子言,眼神颇为复杂。

    “我总觉得,你的书都赌到狗身上了。”

    封子言哈哈大笑,也不生气。

    读在自己身上还是读在狗身上,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能站在这里,站在十二峰山道上,看着血流成河。

    作为一个修炼者,一个江湖人,见证着血流成河,感受着恢弘剑气在空气中荡漾,其实就是一件快哉的事情。

    前提是,血得是敌人的血。

    十分钟后,葛一将十二个脑袋,全部装进了麻袋里,一个麻袋,被装满了。

    葛一痛心疾首,捶胸顿足气道:“之前殿主说让我准备有些麻袋,我没当回事,现在后悔啊,麻袋显然待少了嘛!”

    云霄殿众人都笑成一团。

    其实他们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等肖遥停下来的时候,数千白衣剑士,朝着他们走来。

    整齐排列,气冲斗牛。

    肖遥半眯着眼睛,冷笑连连。

    那数千人,如白潮涌关。

    这时候,李单忽然往前一步。

    他双手作揖,表情肃穆。

    “云霄殿副殿主,李单,恳求入战!”

    站在李单身后的那些人,都是一愣。

    接着,众人齐刷刷往前走了几步。

    “云霄殿葛一,恳求入战!”

    “云霄殿李耀文,恳求入战!”

    “洪荒道玄空,恳求入战!”

    “洪荒道坤木,恳求入战!”

    “云霄殿封子言,恳求入战!”

    “云霄殿李健轩,恳求入战!”

    “南天远,恳求入战!”

    “宋逸霖,恳求入战!”

    “……”

    三十八人,三十八声音。

    肖遥转过脸,看着他们。

    他们同样看着肖遥,眼神中满是坚毅神色。

    众人再次一揖到底,李单不起,他们便不起。

    “云霄殿众人,不求长生,不求问鼎天道,不求迈入仙门,只求能畅快淋漓,要么血溅四方,要么战死于十二峰上。”

    “不迈入峰顶,便不回头。”

    “不火烧天行宫,便不再问道!”

    肖遥笑了笑。

    这才是云霄殿。

    终于,他伸出手,拳头攥紧,豪气冲顶。

    “准!”

    三十八人,齐刷刷迈出几步。

    比起那数千白衣,他们显然更有气势一些。

    肖遥没有去问他们会不会后悔。

    一旦拼斗在一起,结局便已经难以书写了。

    原本他只是想要让这些人留在仙人山,等着自己凯旋,但是他明白,没有人愿意。

    接着他又想让云霄殿等人在十一峰充当看客,可是这些人还是不愿意。

    最后,他只能带着他们,却希望他们躲得远远的,看着自己杀人就好。

    他们依然不愿意。

    这些人,可都是不把自己命当回事的主啊!

    肖遥拦不下,也不愿意去拦。

    正如他们说的,不求天道,只求能血溅四方!

    “剑,再起!”

    还是满天剑影。

    另一边,数千剑士,数千三尺气概。

    “离鞘!”一声怒喝从远方传来。

    剑光闪耀,汇聚在一起。

    肖遥持剑而去,身后三十八人皆一往无前。

    李单一边往前走,嘴边还忍不住念叨着:“以前总觉得,热血澎湃,都是年轻人,现在觉得说的也不对,热血不澎湃,那是死人。”

    别人常说,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肖遥觉得这话说的也不对。

    没有酒,就慰不了风尘了?

    剑不行吗?

    满腔杀气不行吗?

    剑气再起,冲入人群之中开始厮杀。

    峰顶之上,白齐眉死死盯着站在他面前的许狂歌。

    一双眼睛已经因为充血变得通红。

    许狂歌看了眼白齐眉,问道:“这才死多少人啊,就忍不住了?”

    “……”就凭这句话,白齐眉就恨不得直接将许狂歌给掐死了。

    这特么说的还是人话吗?

    感情死的都不是他的人啊!

    白齐眉深吸了口气,化成一道白光,朝着山腰冲去。

    “到底还是沉不住气啊!”许狂歌叹了口气,“年轻人。”

    他确实有称呼白齐眉为“年轻人”的资格。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金光忽然闪到他的面前。

    他伸出手轻轻一挥,那道金光便直接被挥散了。

    “我还没去找你的麻烦呢,你反而先来找我了?”许狂歌哈哈笑了一声,又坐了下来,还是不着急。

    没一会,在他的头顶上方,忽然汇聚无数金边云彩。

    天下奇怪!

    云彩汇聚的速度越老越快,最后形成一道漩涡。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道白色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阿弥陀佛,许施主,又见面了。”

    “你烦不烦?”许狂歌生气说道。

    “不烦。”

    “我要不是想重新凝聚修为,你能找到我?”

    “找不到。”小和尚徐素冠笑了笑,“以前就跟你说过,你不成仙,我不成佛,那时候我多大来着?二十?三十?算了,记不清了。”

    许狂歌摆了摆手,伸出手指着山下。

    “那个叫肖遥的家伙,在杀人呢,你不去管管?”许狂歌瞥了眼小和尚问道。

    “不去,那是他们的因果。”

    “有因果就可以杀人了?”许狂歌挑了挑眉头问道。

    小和尚仔细想了想,说道:“因果也是天道。”

    许狂歌叹了口气。

    “我也该回去了,她已经来了。”许狂歌笑着说道。

    “那个姑娘,你找到了?”小和尚微微一愣。

    “找到了。”许狂歌揉了揉太阳穴,“只是现在有些头疼。她似乎和肖遥站在了一边,可是我又答应过白齐眉,帮他解决燃眉之急,两难啊!”

    “这就是你忍到现在没出手的原因?”徐素冠问道。

    “也不是,只是时机刚到,不然没个和人家叫板的能耐……”许狂歌红着脸说道,“那白齐眉知道个屁,就在边上催催催,催的老子心烦意乱……”

    徐素冠哈哈大笑。

    终于,许狂歌站起身,伸出手。

    一把长剑,从他体内窜了出来,握于掌心之中。

    “还是十八两银子买的那把剑?”徐素冠问道。

    “是啊!”许狂歌叹了口气,抚摸着剑刃,说道,“非得用什么绝世宝剑,才能修成剑仙吗?似乎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殊不知,我认为这是宝剑,这就是宝剑。”

    徐素冠微微颌首,似乎赞同许狂歌的这一番说法。

    “不用你带着我走了,我自己也得走了。”许狂歌说道。

    “恩,正好,一起。”徐素冠点了点头。

    “我要去了,你和我一起吗?”许狂歌指了指那万道剑影的方向。

    “凑凑热闹,我和他有缘,你要真想杀他,我总得救他。”

    “那你走吧,我肯定杀不了他。”许狂歌蹲在地上垂头丧气。

    “为何?”

    “之前说了。”许狂歌说道。

    “你选择姑娘?”

    许狂歌抬起脑袋,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徐素冠。

    “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在天底下,当真有什么比她更珍贵?”许狂歌问道。

    徐素冠哈哈大笑:“对我而言,有。”

    “是什么?”

    “天下,苍生。”

    许狂歌冲着他吐了口唾沫。

    一点高手风范都没有。

    接着,他便踏着剑,朝着山下飞去。

    一瞬间,天空之上,所有云彩停了下来,反而是一道虹光,撞击在御剑飞行的许狂歌身上。

    那数千人,以及肖遥等人,都停了下来。

    他们下意识转过脸,看着那道虹光。

    周围狂风大作,风卷残云。

    一声怒喝,随风传来。

    “今日,我许狂歌,再入剑仙!”

    当听到许狂歌这个名字的时候,白齐眉长舒了口气。

    他握紧了的拳头,终于松开。

    这个人来了,应该一切都结束了吧?

    另外一个人,听到这个名字,同样脸色大变。

    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忽然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御剑之人御剑来,遇见心上人。

    剑气拖着一道长虹,那站在剑刃之上的人,负手而立,仙风道骨。

    那姑娘,还是红装与红妆。

    终于,那姑娘站起身,朝着那道红光跑去。

    “画扇!回来!”李单脸色大变,赶紧喝道。

    画扇不管不顾,脚下速度越发的快。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剑士忽然飞剑,朝着画扇袭去。

    剑刃刚到画扇面前,却被另外一只手握住。

    旋即,剑刃便重新飞了回去,将那个出剑的剑士钉在了树上。

    站在画扇面前的许狂歌,没有回头看一眼。

    除了面前这姑娘,他的眼睛里,怕是再也看不见别的东西了吧?

    “你知道吗?我找了你七百年。”许狂歌看着眼前的女孩,轻声说道。

    女孩看着他,目光熠熠:“你知道吗?我等了你七百年……”

    许狂歌,还是七百年前那个赶着两头老黄牛,走在乡间小路上,挎着木剑胸怀江湖梦的许狂歌。

    画扇,还是七百年前那个永远守在小镇路口,望着远方,手里攥着一颗红豆的画扇。

    许狂歌说,他的天下便是江湖。

    画扇说,她的天下,是他。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