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弥天大谎
    其实老实说,肖遥早就想着来找隐世世界的人算账了。

    上一次的仙人山事件,大家都知道天行宫才是幕后的始作俑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别的门派家族都可以将自己摘出去了。

    第二天,洪剑宗的一千三百五十八人,全部死在山上。

    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第三天,青玄门一百二十人死。

    第四天,阳城姜家五十二位修炼者死,除了老人孩子妇女,显些没灭族。

    第五天,第六天,相继有门派或者家族被除名。

    只是,除了隐世世界,世俗界几乎没人知道。

    终于,剩下的那些隐世世界门派和家族,都沉不住气了,再次联合起来,一起朝着天行宫汇聚。

    肖遥到现在都没有去找天行宫的麻烦,这似乎也意味着,即便是肖遥,面对天行宫也会感到棘手,所以,恐怕也之后天行宫才能保下他们了。

    然而,就在去天行宫的路上,五个家族,八个门派,攻击三千七百人,全部死于山外。

    尸体堆积成山。

    此时距离天行宫十八峰,不过只有几十里的路了。

    就在肖遥打算离开的时候,一道白光落下。

    “肖遥,你杀够了没有?”白齐眉站在肖遥数千米处。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即便是距离数千米,他的声音依然传入了肖遥的耳朵里。其实即便是一个灵河境界的修炼者也能做到。

    “没有。”肖遥笑着说道。

    “有本事,你就直接来我们天行宫,何必杀鸡给猴看?”白齐眉咬着牙说道。

    肖遥忽然伸出手。

    这一瞬间,白齐眉脸色大变,想要往后撤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已经被肖遥施展了定身术一般,动弹不得。

    “我如果想要杀你,想要灭掉你们天行宫,随时都可以,只不过不是现在而已。”肖遥虚虚眯着眼睛说道。

    白齐眉这一次没有说话了。

    如果是以前,肖遥说出这样一番话,他肯定不相信。

    但是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不相信了。

    正如肖遥说的那样。

    只要现在肖遥想要杀了他,只是弹指间的事情。

    他一阵心悸。

    在这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肖遥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是什么样的奇遇,能够让肖遥再次突破,甚至可以算的上是突飞猛进?

    “你可能觉得我很矫情,但是,没办法,我答应了他们,必须要让他们轻雁看见天行宫血流成河,没办法,我就是这么一个言而有信的人。”肖遥笑着说道,“做好准备吧,两个月之后,我会来天行宫,我还真想要看看,天行宫到底有什么能耐,能够挡下我!”

    说完,肖遥便再出化作一道虹光离开。

    等肖遥走了之后,原本将白齐眉死死压住的那股气势才算是忽然撤走。

    白齐眉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他的内心深处,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白齐眉双目无神,反复念叨着这个问题。

    现在的他,已经是半步灵海,可即便是这样,肖遥远个数千米,依然能够压得他喘不过气。

    那肖遥现在的实力,到底已经到了什么境界?

    他没有去想,也是不敢想。

    之后,他再次化作了一道白色虹光,落到了十八峰的至高处。

    “许狂歌,你骗我!”白齐眉气的身体都在发抖。

    许狂歌看着他,脸上笑容充满了戏谑。

    “那你不妨和我说说,我骗你什么了?”许狂歌问道。

    “之前你和我说过,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容不下任何一个灵海境界的修炼者,如果我进入了灵海境界,就会立刻从这个世界消失。”许狂歌说道。

    “这话是我说的。”许狂歌点了点头。

    “那肖遥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想要告诉我,现在他不是灵海境界的修炼者?”白齐眉横眉冷对问道。

    如果许狂歌真的敢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他一定会嗤之以鼻。

    他一个半步灵海的修炼者,在肖遥的面前,都没有什么抵抗力,这还不是灵海境界的修炼者?

    然而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许狂歌竟然真的点了点头。

    “肖遥不是灵海境界修炼者。”

    “”白齐眉冷笑连连。

    他觉得,许狂歌可真是够不要脸的,现在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竟然还敢矢口否认,他真的以为自己是个缺心眼的傻子不成?

    许狂歌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现在说的话,但是我说的都是事实,肖遥现在确实不是灵海境界的修炼者,我以前好像和你说过,你们的灵海境界,其实就是修仙上的凝丹期,对吧?”

    白齐眉没有说话,这话,许狂歌以前确实说过。

    “凝丹期后面,是金丹期,你还记得吗?”许狂歌问道。

    白齐眉下意识点了点头。

    “现在的肖遥,就是一个金丹期的修仙者了。”许狂歌说道。

    “”白齐眉目瞪口呆。

    “嗯,正如你想的那样,他是直接从灵江境界,跳到金丹期的。”许狂歌说道,“灵海境界?人家一步就跳过去了。”

    白齐眉气的都要发抖了。

    “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还能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白齐眉问道。

    “因为我没有去找他麻烦啊!”许狂歌笑着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现在就是灵海境界,既然我想要在这个世界安稳待下去,就不会允许这个世界上还有灵海境界的修炼者,虽然灵海境界的修炼者也不是我的对手,可是万一他们突破到了金丹期呢?”

    “”白齐眉明白了。

    自己之前的想法一点都没错。

    从一开始,许狂歌就是骗他的。

    “那已经有灵海境界修炼者皇甫家族”

    “是的,都被我杀了。”许狂歌耸了耸肩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一开始我也懒得搭理他们的,只是就在之前,他们忽然有人要突破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有可能进入金丹境界了,既然是这样,我就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只能出手,将他们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顺便也让皇甫家族的人全部离开了。”

    白齐眉深吸了口气。

    他看着许狂歌的眼神,写满了忌惮。

    此时的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才能表达出自己内心惊愕的情绪了。

    以前他一直都觉得,许狂歌是个非常和善的人,最起码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从许狂歌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敌意。

    现在看来,自己以前看到的还是太少了,这个叫许狂歌的家伙,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想来也是,许狂歌说他已经活了七百多年,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既然活了七百多年,自己的心智,又怎么可能斗得过他呢?

    一个喜欢下棋的人,或许将整个地球都当成了一盘棋。

    “其实我撒的谎还少吗?”许狂歌笑了一声,说道,“仙门,不也是一个谎言吗?一个弥天大谎,将所有灵海境界修炼者,引入仙门,让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哦,还有灵海境界更上面的,只有这样,我才能在这个世界安稳待下去。”

    说起这些,许狂歌长舒了口气,说道:“其实那对我们而言,也没什么不好的,虽然仙门的后面并不是真正的仙界,但是最起码,是一个同样精彩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他们能得到更多的机遇,更多突破自我的机会,难道不是好事吗?”

    “许狂歌,你”

    许狂歌摆了摆手,看了眼白齐眉,说道:“如果你想要骂我的话,我觉得还是算了吧,万一我一气之下杀了你,你多吃亏?”

    白齐眉立刻噤声。

    “为了那个什么仙门,其实我的付出也挺多的,原本的修为,也只剩下了凝丹境界的修炼,不过倒也没什么可遗憾的。”许狂歌笑着说道。

    “你就是个疯子”白齐眉说道。

    他总算是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或许是被许狂歌刚才的那一句话给吓到了。

    白齐眉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那你来到这个世界,真的只是为了找一个女孩吗?”

    “这个我真的没骗你。”许狂歌笑着说道。

    “听你之前说的,现在的肖遥如果真的已经到了金丹期的修为,以你的实力,岂不是也杀不了他了?”白齐眉问道。

    一想到这些,白齐眉就怕了。

    他之所以一直信心满满,也是因为在天行宫还有一个许狂歌坐镇。

    之前许狂歌就答应过他,只要肖遥来犯,他就一定会出手,可是现在听明白了许狂歌的话,他意识到,即便是许狂歌,似乎也已经不再是肖遥的对手了,等肖遥两个月之后真的带着那些人杀到了天行宫,自己该怎么办?

    偌大的天行宫,又该怎么办?

    这段时间,肖遥杀的修炼者还少吗?

    即便是天行宫,在肖遥的眼中,又算的上什么呢?是不是,天行宫也会落得和那些门派一样的下场?

    “哈哈!白齐眉,你太小看我了!”许狂歌放声大笑起来,“两个月后,只要我愿意,即便是一千个金丹期的修炼者来了,又能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