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粉蝴蝶走了
    粉蝴蝶还是走了。

    走的毅然决然,只是丢下了一封书信,其中没有提到肖遥一句,也没有说她什么时候会回来,这一次要去什么地方,只是交代了一些照顾葛不平等三个还是之后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

    肖遥看着书信,发呆了很久。

    他显然看到书信上干涸依旧的眼泪。

    最后,他长舒了口气,靠在沙发上,揉着鼻梁,一言不发。

    等到他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睛的时候,葛不平已经走到了肖遥的面前。

    “怎么了?”肖遥看了他一眼问道。

    “妈妈走了?”葛不平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问道:“小月呢?”

    “在上面流眼泪。”葛不平小声说道。

    “她知道了?”肖遥有些吃惊。按道理说,这个时候小月似乎还没起床,更不可能知道粉蝴蝶已经走了的事实。

    “准确的说,小月昨天晚上就知道了,妈妈搂着她说了好多好多话,然后她就敲开了我的房门,跟我说,妈妈可能要走了。”葛不平说道。

    肖遥一阵沉默。

    小月和葛不平,虽然现在年纪也不大,但是他们却非常敏感。

    即便现在李潇潇夏意星等人都非常喜欢他们,可是他们的生活却是每天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了别人,将他们从这个地方赶走。

    说到底,他们都没有安全感。

    其实这一点,倒是有些像肖遥,肖遥觉得一直以来也都是那种没有安全感的人。

    “你们不生气吗?”肖遥知道,以葛不平和小月的聪明,绝对能猜到粉蝴蝶的离开和自己有莫大的关系。

    “不生气。”葛不平苦笑着说道,“如果非得说生气的话,我也是气我自己。”

    肖遥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葛不平,似乎有些无法理解。

    葛不平揉了揉自己的小脑袋,说道:“我只是在想,如果我再聪明一些,再懂事一些,再可爱一些,妈妈是不是就舍不得走了。”

    肖遥微微一怔,沉默了下来。

    虽然他觉得葛不平刚才说的话听着非常幼稚,可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爸爸,其实我知道你什么都做不了,如果你真的想要将妈妈留下来的话,你早就那么做了。”葛不平说道,“所以我只好什么都不说,因为我知道这不是我能改变的。”

    肖遥笑了一声,伸出手摸了摸葛不平的脑袋。

    “你还这么天天需要想这么多,不累吗?”肖遥问道。

    “习惯了。”葛不平说道,“其实我并不是为了自己活着,最起码,现在不是,当然了,这也没什么可说到的,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不是为了自己活着的,大部分人,起初要为自己的父母活着,自己死了,以后谁养活他们呢?成家了,要为自己的妻子活着,生了孩子,还要为孩子活着,工作的时候,要为业绩和公司活着,大家活着都很累。”

    肖遥面对葛不平的这一番长篇大论,只能表示无语。

    葛不平叹了口气,看着肖遥,问道:“爸爸,你以后会把妈妈找回来吗?”

    肖遥没有说话。

    其实他也不知道。

    也许会,也许不会,他只是不愿意轻易许诺而已,万一以后自己没有做到,自己在葛不平的心目中岂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了?

    “等会收拾一下,搬到我那边去吧。”肖遥说道。

    葛不平没有半点犹豫,点了点头:“好。”

    “没有抵触情绪吗?”肖遥笑着问道。

    “没有。”葛不平笑着说道,“你是爸爸,你说什么,我都听。”

    肖遥还是比较欣慰的。

    “爸爸,你说,以后我能成为像你这样的修炼者吗?”葛不平托着下巴问道。

    肖遥笑了笑,点了点头:“一定会的。”

    “那就好,我会努力修炼的,听妈妈说她是一个杀手,会经常遇到危险,等到我成为了真正的高手,真正的修炼者,我就可以保护她了。”

    说到这里,葛不平忽然发现,肖遥脸上的表情越发的难看,终于选择闭上了嘴巴。

    他忽然明白过来,其实妈妈走了之后,难过的不单单是自己,还有肖遥这个爸爸。

    说得越多,他应该也会越难过吧?

    肖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床上,又是一言不发。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李潇潇敲开了房门。

    “还是想不明白吗?”李潇潇依靠在门板上看着肖遥问道。

    肖遥看了眼李潇潇,坐了起来,却没有说话。

    “你难过就意味着,她对你很重要,这么简单的问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啊?”李潇潇忍不住说道。

    肖遥苦涩一笑。

    之前听了葛不平的话之后,他忽然想起来,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自己也曾经对粉蝴蝶说过。

    自己会保护她。

    可是到现在为止,自己真的做到了吗?

    “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既然觉得割舍不下,索性就去找她。”李潇潇说道。

    “如果我什么都给不了她,找到了她又怎么样呢?”肖遥问道。

    李潇潇问道:“为什么给不了?”

    “我不知道。”

    李潇潇看上去是真的生气了,没好气道:“看你唧唧歪歪的样子,真的越来越像一个女人了。”

    肖遥:“”

    其实他觉得李潇潇也没说错什么,自己现在的状态,真的是越来越像个女人了,特别是在面对感情这些事情的时候,非常优柔寡断。

    肖遥也知道这个是自己现在最大的毛病,但是更让他感到头疼的是,这个毛病根本无药可医啊!即便他是神医,即便他师承高峰,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医疗方案。

    嗯,贱癌入骨。

    “你说,如果我能坚决一些,在一开始,就不给她任何希望,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变的这么麻烦了啊?”肖遥问道。

    李潇潇没有说话。

    在这样的问题上,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办法发表任何言论。

    “算了,不想了,吃饭去吧。”肖遥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刚走出门,站在他身后的李潇潇忽然问道:“你真的吃得下吗?你吃饭的时候会不会想着,她现在在什么地方,有没有遇到危险,能不能吃的下。”

    肖遥彻底崩溃了。

    完全是被李潇潇给说到崩溃了。

    有些问题即便他嘴上没有说,但是并不意味着他的心里真的没有去想。然而,李潇潇却将他身上的那块遮羞布给硬生生扯了下来,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

    肖遥转过脸看着李潇潇,一双眼睛变得通红。

    “咱们不要在讨论这个问题了好不好?”

    “不讨论就都过去了?”李潇潇盯着肖遥的目光,问道,“虽然我不愿意让你有太多女人,但是我更不希望我爱的男人是个绝情的人,粉蝴蝶为你做的事情还少吗?虽然我有的时候非常不喜欢她,可那也是因为,在我的心里,她是一个竞争对手,在很多方面,她做的都比我好,葛不平,小月,葛不哭,三个孩子喜欢她,你和她也先认识,甚至你们还并肩作战过,这些哪怕都不说,之前仙人山被包围,还是她站出来,和云霄殿的人并肩作战,这些,你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肖遥低下脑袋,满脸的颓然。

    李潇潇说的这些,他何尝不懂?

    “其实,我真的不想逼你做什么事情,特别是在感情这方面,现在粉蝴蝶走了,如果你真的决定什么都不做,不去挽留,我想,我还是会挺开心的,可是仔细想想,又开心不起来了,因为我知道你不开心,你是我喜欢的人,你都不开心了,我又怎么能开心呢?”说到最后,李潇潇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那是自嘲。

    “你看,我就是一个矛盾的人,说出口的话,听着都是自相矛盾的。”

    肖遥深吸了口气,抬起脑袋看着李潇潇。

    “给她一些时间,也给我一些时间吧。”肖遥认真说道。

    李潇潇点了点头,终于不再多说什么了。

    两人一起下了楼,吃了饭。

    饭桌上,小月终于没有流眼泪了。

    这顿饭是秦柔做的,秦柔看着小月,问道:“小月,我做饭好吃吗?”

    小月忽然哇的又哭了出来。

    秦柔满脸的茫然,小心翼翼问道:“有这么难吃吗?”

    小月使劲摇着脑袋。

    “那你为什么哭啊?”秦柔看到小月梨花带雨的模样就是一阵心疼,赶紧将小月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葛不哭看到小月哭了起来,自己也蹬着小脚丫子哭了。

    夏意星又将葛不哭抱到怀里。

    肖遥瞥了眼葛不平,问道:“要不要我也抱着你?”

    葛不平强笑着摇了摇头,只是眼神有些暗淡。

    秦柔拉着小月,问她哭的原因,只是不管怎么问,小月都不愿意说,支支吾吾的,只是顾着哭。

    她想要告诉秦柔,自己之所以会哭,只是觉得,还是粉蝴蝶做饭最好吃。

    可是她知道这样的话不能说,爸爸听了也会不开心,李潇潇阿姨,夏意星阿姨,都会不开心。

    所以,还是别说的好。

    她努力止住哭声,抽噎着,情绪这东西,即便是成年人都没有办法把控,更不要说一个孩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