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打不开的门
    当肖遥体内灵气灌注到坤木体内后,这小子的眼睛都发出了一道金光,正儿八经的金光,每个人都看得仔细。

    陡然间,坤木身上的气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即便是玄空道长都用一种更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徒弟。

    他猛然间觉得,自己似乎第一次认识坤木了。

    手上毛笔,如一把锋利的利剑,在一座高山上修剪着。

    一气呵成!

    等到符篆完成的时候,坤木直接瘫软坐在地上,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

    他转过脸看着肖遥,哭丧着脸:“大哥,你撤走的时候和我打个招呼好不好?”

    肖遥尴尬笑了笑:“下次,下次。”

    其实他真不是有意撤走的,完全是被放在桌子上的符篆给震惊到了。

    他完全能够感觉到,符篆上附有的一层神秘气机。

    似乎蕴含着一股磅礴能量。

    虽然肖遥现在还不知道符篆的威力,可是他知道,坤木画出来的这道符篆绝对不是花架子。

    这小子是真的有能耐了。

    “哎,我要是真有大哥你那样的修为,就好了。”坤木忍不住吐槽着,“我觉得我现在就是一辆捷达车,装了一台法拉利的引擎,完全跑不动啊!”

    肖遥哈哈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坤木的形容还是非常到位的。

    其实他也有这样的感觉。

    “小子,你这符篆,能让我推不开这扇门?”玄空道长忍不住问道。

    坤木嘿嘿笑了笑,故意卖着关子:“师父,您老人家别着急啊,等下不就知道了?”

    玄空道长狠狠瞪了眼自己这个徒弟,没好气道:“你现在本事大了,还敢和我卖关子了?”

    “哪敢啊?”坤木很是委屈,“师父,你就让我装一装不行吗?”

    玄空道长也被耿直的坤木给气笑了。

    坤木缓了一会之后,好不容易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符篆,朝着门口走去。

    “师父,不然你先出去一下,看看你能不能进来?”坤木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他转过脸看着玄空道长,笑着说道。

    “出去就出去,我还怕你不成?”玄空道长哼了一声,虽然脸上的表情看着似乎有些不高兴,可实际上,傻子都能看出来,玄空道长这个时候也是满脸期待的样子,显然他比谁都想要知道,坤木绘制出来的这一道符篆,到底有什么样的能量。

    毕竟他原本也是灵江境界的修炼者,自然不可能察觉不到符篆之上的气机。

    等走出了屋子后,坤木将符篆帖在了门上。

    当符篆贴上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发现,那道被贴上符篆的木门,此时正在微微颤动着。

    最后,忽然暴涨出一道金光,肖遥眉头微微一皱,至于别人,则是直接往后退了几步,其中就包括现在只有一条胳膊的诸葛涂,即便诸葛涂现在已经断了一条胳膊,可是灵江境界的修为还是摆在这里的,即便是灵江境界的诸葛涂,都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虽然说其中有诸葛涂没有做好准备的原因,可这也能足以见得,坤木这张符篆刚才一瞬间暴涨出的能量到底有多么浑厚了。

    “可以了吗?”玄空道长隔着一扇门问道。

    “师父,行了,你是不是吧!”坤木扯着嗓子回了一句。

    木门外的玄空道长直接运气体内灵气,朝着木门狠狠拍出一掌,只是这一章拍下去后,并没有将木门被拍碎,反而是门板内,猛然间迸发出了一股能量,将蓄力一击的玄空道长连连击退。

    好在玄空道长刚才那一掌并没有使出全身灵气,否则的话,说不定都能被门板里的气机重伤了。

    一想到这些,他就忍不住跳脚骂道:“坤木你个混小子,你特么为什么不告诉我,这门板也会攻击?”

    屋子里的坤木,这才一拍脑袋,小声说道:“师父,我给忘了”

    玄空道长是真的要被自己这个徒弟给气坏了。

    “我看你小子就是觉得以前我对你太过分了,借此机会想要干掉我自己当掌门!”玄空道长气呼呼说道。

    坤木只能嘿嘿笑着,他能感觉到,门那边的师父,并不是真的生气。

    其实坤木想的还真是一点都没错。

    现在的玄空道长,虽然显些受伤,但是却一点都不生气,甚至心里还有些欣慰和激动。

    这是坤木能力的体现啊!而坤木又是他的大弟子,是他们洪荒道的未来,不管坤木以后会有什么样的成就,但是现在的符篆,就足以让他大开眼界了。

    “厉害。”即便是肖遥,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师父,您老人家还是悠着点吧,不行的话就算了,没必要非得和一道门死磕的。”坤木隔着门冲着玄空道长说道。

    “放屁!我就不相信了,一道符篆而已,再厉害能到哪去?哼!”说完这句话,玄空道长再次挥出一张,拍在了门板上,接着又是连连后退,甚至显些摔倒。

    屋子里的人有些疑惑了。

    “玄空道长这个时候真的在开门吗?”

    “是啊,这门板压根就纹丝未动好不好?”

    原本玄空道长就足够郁闷的了,听到这样的话,显些郁闷的吐血。

    其实里面的人也没说错什么,他已经冲着门板拍出了两掌,这两掌都是蕴含着体内灵气的,可不要说将门破开了,连一点响动都没有,玄空道长如何不郁闷啊?

    “臭小子,之前我还真是低估你了。”玄空道长嘴上说着,脸上的笑容看着也已经愈发的浓烈。

    这是自己徒弟的杰作啊!

    能够他吹一年的好不好?

    “师父,不然咱们算了吧?”坤木说道。

    “等会!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玄空道长问道。

    不要说玄空道长了,即便是肖遥,都对这块门板深感兴趣。

    他已经做好了决定,等会如果玄空道长打不开这道门的话,他想试试。

    门外的玄空道长,在十分钟之内,又连续拍出了三掌。

    十分钟其实是相当漫长的时间了,之所以只拍出三掌,则是因为每拍出一掌,他都需要一些时间好好休息下,顺便调理体内的气机。

    终于,玄空道长选择人数了。

    “门打开吧,老子不行了”玄空道长说道。

    就在坤木准备将贴在门板上的符篆撕下来的时候,却被肖遥阻止了。

    “大哥,你也想要试试吧?”随便肖遥还没说话,但是坤木已经猜出了肖遥的意图。

    肖遥笑了笑,点了点头。

    “算了吧,你伸手就能拉开了。”坤木说道。

    肖遥有些吃惊,虽然他对自己现在的修为非常有信心,可也不至于那么轻松吧?

    “不信?”坤木哈哈笑道,“那你试试好了。”

    肖遥半信半疑,走到门前,伸出手拉住门板,结果也正如之前坤木所说的那样,门板直接被扯开,更让肖遥感到好奇的是,在自己的手搭在门把上的那一刻,门板上的气机,竟然全部灌入肖遥体内,那张符篆,也掉落在了地上。

    门外的玄空道长目瞪口呆,而且还是满头大汗。

    “真的是一拉就开了?”肖遥吃惊说道。

    “那是自然啦!”坤木走到跟前,将地上的符篆捡了起来,说道,“大哥,我之前写符篆的时候,灌注的就是你体内的气机,和你原本就是一体的,现在重新被你收了回去,一点都不惊讶好不好?只是这张符篆,彻底失去作用了,就是一张废纸。”

    说话的时候,坤木已经将那张符篆揉成一团准备丢掉。

    “等下等下!”葛一赶紧冲到跟前,将那已经作废的符篆抢了过去,“给我研究研究啊!”

    坤木看着捧着一张皱巴巴纸的葛一,哈哈笑道:“你看多久都没用,现在没有了能量,这就是一张废纸了,而且,这符篆看着原本就复杂,在书写时候不但要灌注气机,还得全神贯注,不能分心,笔画顺序都很重要,即便是我的话,二十张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一张呢,这还得在大哥将体内灵气灌注在我身上的基础上。”

    葛一一听这话,顿时索然无味,将纸团扔进了垃圾桶里:“那还真是废纸了啊?”

    坤木点了点头。

    玄空道长走了进来,看着坤木,许久,哈哈大笑起来。

    “好,好啊!”玄空道长走到坤木跟前,就是用巴掌狠狠拍着他的肩膀,“臭小子,果然没让我失望!”

    坤木揉着鼻子,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小声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揍我呢”

    玄空道长转过脸,看着肖遥,拱手作揖。

    “肖遥,多谢你了”

    肖遥赶紧侧身躲开这一礼,又苦笑着说道:“玄空道长,你这是做什么啊?这都是坤木自己的实力,和我没什么关系的。”

    “如果没有你,他也不会有这样的机缘不是?”玄空道长到底是个明白人。

    肖遥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原本就是他自己的机缘,别人给不了,也夺不走。”

    玄空道长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坤木在一旁不高兴说道:“师父,我说你至于吗?即便真的是因为我跟着大哥才有这样的机会,可他原本就是我大哥啊!我还得和他见外不成?你看到现在我什么时候和他说过一句谢谢了?”

    玄空道长瞪了眼坤木,没好气道:“就你不知好歹!”

    肖遥哈哈笑道:“还是坤木说话我听着舒服。”

    玄空道长只好什么都不说了,心里却非常欣慰。

    坤木能有肖遥这样的大哥,也是这小子的福气,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的紧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