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敬你们一杯酒
    就在剩下四道虹光越来越近的时候,肖遥体内忽然再次迸发出了四道金光。

    等金光逐渐黯去,才露出真实面容,四把围绕在肖遥身前,不停旋转的长剑。

    傀龙,九歌,白首,符离。

    地上,那些修炼者们一起仰着脑袋,看着悬停在空中金光万丈的肖遥。

    “是他!是肖遥!”

    “肖遥回来了!”

    “不是都说他死了吗?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又回来了?”

    听的出来,不少修炼者的声音都带着颤抖,显然肖遥的回归,给他们制造了太大的心理压力。

    “不要怕,我们有五个灵江境界不对,四个灵江境界修炼者,肖遥之前的雷霆一击,恐怕已经消耗体内大量灵气,剩下四位强者,一定能将肖遥给斩杀了!”说这番话的人,就是洪剑宗现在的宗主,徐纹。

    他等这一天,等的实在是太久了。

    之前肖遥欠他的,他要让肖遥用血来还!

    哪怕倾尽整个洪剑宗,他也要将肖遥斩杀!

    与此同时,在法阵内,李潇潇等人也都是满脸的吃惊。

    “肖遥是肖遥回来了!”李潇潇使劲揉了揉眼睛,一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等到看清楚肖遥的面貌后,才忍不住惊呼起来,下一面就抱住身边的夏意星哭了出来。

    “肖遥哥哥回来了,太好了!”若兰双手扣在一起,放在胸前,同样激动不已。

    云霄殿剩余人全部看着天空之上。

    那道金光看着分外耀眼。

    “黑夜终将会过去,第二天的太阳,依旧会重新升起。”李单嘴唇微微蠕动着。

    这段时间,大概没有一个人比他还要压抑了。

    云霄殿就是他的家底,虽然这些年一直都是有增有减,可是这一次,在仙人山,忽然葬身这么多的兄弟,他心不痛?

    甚至,躺在床上,他有多少个晚上都睡不着。

    可即便是这样,云霄殿内也没有一个人想过要后退,即便是彭一鸣死的那一天,他们也没有掉一滴眼泪。

    正如彭一鸣死之前,他目望东方,喊了一嗓子:“死得其所!”

    嗯,大概就是死得其所。

    因为死得其所,所以云霄殿里不会有一个人选择后退,他们不害怕死亡,他们害怕的是,失守仙人山,让肖遥的母亲爱人朋友受到伤害。

    如果真的是那样,他们怎么对得起肖遥,对的起少主呢?

    半空中的肖遥,似乎已经感应到了云霄殿众人的想法。

    他伸出手猛地一催动,四把金色长剑全部窜出,拖着金色长虹,与那四个灵江境界修炼者撞在一起,天空中光芒万丈,气浪在空中翻腾,鲜血洒落。

    肖遥依然悬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四把金色长剑,还在不停旋转着。

    他望着仙人山方向,红着眼睛,怒吼道:“我肖遥,对不起你们才是!”

    说完这些话,四把金色长剑又幻化成上万剑影。

    漫天剑影,遮云蔽日,层层叠叠,还有百丈。

    “我特么谁都对不起,就对得起我自己了。”

    “做什么云霄殿的殿主啊?我有个屁的资格。”

    “彭一鸣,你特么死了我也救不活你,但是我敢向你保证,今年大雪纷飞之日,我会让天行宫看不到一片百芒,我会让血盖大雪,我会让天行宫满山鲜红!”

    “给我杀!”

    最后三个字从口中说出,数万剑影全部落下,冲向下面的那些修炼者。

    肖遥依然悬停在半空,他能听见下面回荡的惨叫声和痛苦声,还有不少人都在求饶。

    只是那些声音,此时已经引不起肖遥内心任何波动。

    整片仙人山,谈不上血流成河,可放眼望去,倒是一片片鲜红。

    “你们的命,可不值我云霄殿一个人的命。哦不,即便是武惊天手底下一个普通的战士,都要比你们金贵很多。”

    肖遥的身体,再次发作一道七彩虹光,飞入法阵。

    他落在广场之上,看着众人。

    云霄店的人,少了一般不止。

    他想轻松一笑,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如果是以前,李潇潇和夏意星,都会下意识冲过去,扑进自己男人怀里,可是这一次她们没有。

    肖遥徐徐朝着众人走来。

    大约还有十米处,他停了下来,双手作揖,一揖到底,久久没有起身。

    “云霄殿众人,恭迎殿主!”李单等人齐声喝道。

    “恭迎个屁,殿主个屁。”肖遥终于抬起脑袋,眼睛湿润,身体颤抖,“我特么真有能耐,又怎么会让你们死那么多人?”

    李单笑了笑:“死得其所。”

    “其所个屁!”

    肖遥觉得直接现在说话很俗,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还能说些什么了。

    内心深处除了对天行宫,对隐世世界的愤怒和仇恨,更多的也是对自己的自责。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选择闭关冲破,进入真武遗迹,可能这一切也都不会发生。

    只要自己还在仙人山,天行宫就一定不敢轻举妄动。

    李单往前走了一步,强笑着说道:“云霄殿的人死了,也就死了,只是连累了洪荒道,这一次,洪荒道也死了七个弟子,柳木也在其中。”

    玄空道长苍白着脸,摆了摆手,一副伤未痊愈的模样。

    “你们都死那么多人了,我这边要是不死一些,总觉得不好意思见肖遥呢。”

    肖遥无言以对。

    “李单,今日起你闭关,给你三个月时间,三个月后,深冬,我们去天行宫。”

    “是,少主!”李单咬了咬牙,“我现在就能走。”

    “那,伤员们的命,都不要了?”肖遥问道。

    李单眼神黯淡,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肖遥的意思了。

    “我可以一个人去,但是我更想带着你们一起去,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一次去天行宫,你们不会有任何伤亡。”

    肖遥走到李单跟前,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一道金光打入他的身体里,随着这一道灵气进入体内后,李单瞬间感觉身体轻快了许多,甚至一团气机,正在自己气海内翻腾,已经隐隐有要突破的迹象。

    “到时候,你们什么都不要做,就站在远处,当一个看客,看着那不可一世的天行宫,是怎么被我们踩在脚底下的。看看那天行宫群峰,是怎么被鲜血覆盖的。”

    他说到这里,忽然抬起脑袋,看着云巅之上。

    “不知道你们到底能不能看到,希望你们能看到吧”

    他又摆了摆手:“突破去吧。”

    李单立刻转身离开,遁入山峰深处。

    肖遥再次转过身,看了眼玄空道长。

    “这是我欠你们洪荒道的,仙丹灵丹都会有,但是我知道你们无所谓这些,我答应你,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让你们洪荒道有个进入灵海境界的强者,或许,还会走的更远。”

    “坤木?”玄空道长试探着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

    玄空道长拱手作揖:“多谢肖先生。”

    肖遥笑了一声:“你这谢,谢的不真诚。”

    玄空道长倒也不是那种喜欢虚与委蛇的人,索性点了点头,直言了当:“若不是打不过你,我会狠狠揍你一顿,揍得你满脸是血。”

    肖遥没有说话。

    “罢了,没什么好说的,这也是我洪荒道愿意做的,最起码死的那些人,没一个愿意后退的。”玄空道长说道,“其实再次之前,李单和我谈过,不希望洪荒道出手,他跟我说,在云霄殿人还没有死完之前,就轮不到洪荒道插手,我答应了。”

    肖遥微微一怔,没有说话,等着玄空道长继续说下去。

    玄空道长仰天笑了一声:“我是答应了,手底下那些弟子看着云霄殿人一个个死,不答应啊!”

    重新看着肖遥的时候,他的眼眶已经泛红。

    肖遥还是没有说话。

    表达歉意?如果还这么说的话,恐怕玄空道长真的能冲上来和他拼命了。

    他转过身,看着云霄殿剩下的人。

    “三个月内,提高自己的修为,到时候能不能随我一同杀人,看你们能耐。”

    说完,他就遵循着南天远和宋逸霖的气机,进入了一幢别墅。

    云霄殿众人,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彭一鸣,你特么死早了!”只有一臂的诸葛涂笑着笑着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冲着天空之上,“你的运气,终究没我好啊!”

    “欧阳文伟,你特么死了,老子欠你的五百块钱,就不用还了!”葛一扯着嗓子吼道。

    封子言揉着眼睛,看着远方,笑着说:“刘雅蓉,你这个大骗子,你说过,等我长大,你就嫁给我的,你说话不算数崔会龙,你不是还要和我学写毛笔字吗?你咋说走就走了呢?”

    剩下两个特种兵,眼神坚毅。

    许久,他们冲着西方,挺直身板,敬了个军礼。

    那里埋葬着他们的战友啊!

    还记得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还记得他们一同训练时候的笑声。

    华夏有仙人山,仙人山上无仙人。

    有的倒是一些未亡人,在祭奠着那些豪气万丈的巨擘人物。

    “敬你们一杯酒,敬你们的气概,敬你们的无悔,敬你们的桀骜。不如竖起耳朵,听一听马踏四方,听一听姑娘儿的歌谣,听一听九千里的一往无前”若兰不知什么时候,哼起了一首苗疆那边的民谣,词汇音节拗口难懂,惊奇的是,歌声进了耳朵里,每一个字都是那么清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