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第三块灵玉 第四章
    天行宫的那座最高峰,白齐眉和那个白衣男人对弈。

    三局,皆输。

    “你这下棋的能耐,可真是一般啊!”白衣男人哈哈笑道。

    白齐眉不置可否。

    “就凭你,也想下一盘大棋?”白衣男人嗤之以鼻,“不自量力。”

    “原本想要在腾龙山,将彭一鸣弄死,这样一来,肖遥等人一定会怒不可遏,杀上天行宫,却没想到功亏一篑,不过仔细想想,倒也不算输。”白齐眉笑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他们还会来天行宫,对吧?”白衣男人皱了皱眉头问道。

    白齐眉点了点头。

    他不敢说自己多么了解肖遥,但是在这些小问题上,他觉得,自己还是能掌控全局的。

    “说到底,你最大的依仗还是我啊!”白衣男人笑着说道,“完全就是想要借助我的实力,将肖遥等人全部斩杀,这样一来你们天行宫便是高枕无忧了,对吧?”

    白齐眉丝毫不隐瞒自己的小心思,反正他觉得,在这个年轻男人的面前,自己的那些小心思也藏不住。

    点了点头后,他说道:“等肖遥等人全部死在了天行宫,华夏那边将会没有高手可用,到时候狼人和教廷那边的人乱了起来,华夏该怎么办?”

    “那就是你出场的时候了,这是你的筹码,不过,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白衣男人问道,“莫不是想要将华夏都收入你们天行宫吧?即便真到了那个时候,在我看来华夏也不会答应你的要求。”

    “这是自然,其实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希望我们天行宫的活动范围能够再大一些,最好还有一个官方的身份,你知道以前的锦衣卫,六扇门吗?”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白衣男人叹了口气,“你的野心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啊。”

    白齐眉不置可否。

    “我只是觉得,事情未必能进展的那么顺利。”白衣男人说道。

    白齐眉深吸了口气,投子认输后,说道:“如果非得说这其中还有什么变数的话,最大的变数就在我的面前了。”

    白衣男人微微点头:“嗯,你不知道到时候我到底会不会出手,还是担心我没有办法将肖遥等人全部斩杀?”

    “你的实力毋庸置疑,举世无双也不过分,而且我能感觉得到,你还在刻意压制着自己的实力,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明白,若真是到了关键时刻,以你的实力,想要在一秒钟内斩杀,都不是什么难事。”

    白衣男人不置可否。

    “我担心的是,到时候你到底会不会出手。”白齐眉无奈说道。

    “以前我就答应过你,真到了你们天行宫生死存亡的时候,我定然会出手。”白衣男人说道,“我许狂歌说话算数,前提是不离开天行宫。”

    “好,我信你一次!”白齐眉站起身,满脸严肃。

    “嗯。”许狂歌点了点头。

    白齐眉忽然开口问道:“许先生,我能否问你一个问题?”

    “问。”

    “你的实力,究竟在什么地步?”白齐眉问道,“灵海后期巅峰?”

    “哈哈!你莫不是真的以为,在灵海后面,就没有真正的强者了吧?”许狂歌哈哈笑道。

    白齐眉没有说话。许狂歌叹了口气,简单说道:“在我们那个世界,你们的灵气境界,什么灵溪,灵河,灵江,灵海,大抵都只能算是筑基期,灵海后期的话,稍微好一点,算是凝丹期,凝丹之后,还有金丹期,金丹后面是一重天高手,后面有二重天,三重天,一直到九重天。”

    “九重天后面呢?”白齐眉问道。

    “算是天人了吧”许狂歌想了想,说道,“天下第一人,可即便是天人又怎么样呢?后面不还是有天仙制衡吗?不过天仙太远了,即便是我也没有见到过,我们那个世界到底有没有天仙,我都不知道。”

    “那你”白齐眉小声问道。

    “你真想知道?”许狂歌半眯着眼睛。

    白齐眉重重点了点头。

    许狂歌想了想,托着下巴,念叨着:“在我们那个世界的话,我姑且算是和那什么天仙半步之遥吧,哦,别人都说我是半步剑仙,哈哈,可我不是连仙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吗?”

    白齐眉目瞪口呆!

    虽然很久以前他就知道许狂歌的实力非同一般,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许狂歌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横。

    即便是在他之前的那个世界,许狂歌也是天下第一吧?

    “算了,不说这些了,反正现在,我也没有当初的实力了。”许狂歌摆了摆手,“曾经可以飞升来着,想了想,还是没去,避开了天劫,顺便来到了这个世界。”

    “还是因为你心里的那个人?”白齐眉问道。

    许狂歌点了点头。

    白齐眉真是哭笑不得。

    难道,一个半步剑仙,也会为情所困吗?

    一个情字,倒是比那天劫可怕多了。

    许狂歌看了眼白齐眉脸上的表情,笑着说道:“其实你也别想那么多,我现在的实力哪有那么强啊?只能说比你稍微强一些而已,否则你们这世界就容不下我了。”

    白齐眉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了。

    许狂歌挥了挥手,白齐眉也就走了。

    等那老头离开之后,许狂歌才低下脑袋,重新看着棋盘。

    左右手博弈,落子如飞。

    “天仙又如何?后面不还是有金仙,金仙又如何?后面不还有真仙这条路真的有尽头吗?”

    “成仙又如何?仙界有那个红裙姑娘吗?有那个借我二十两银子让我迈入江湖的老更夫吗?有那个傻到不能再傻的大小姐如月姑娘吗?”

    “成仙不难,难得是割舍。”

    “成仙不易,易得也是割舍。”

    猛然间,许狂歌一巴掌重重拍在棋盘之上。

    无数黑白棋子四散纷落。

    他抬起脑袋,手中出现一把三尺长剑。

    昂首挺胸,怒容满面。

    “把老子的女人,还回来!”

    如天神怒喝,在山谷间回荡。

    刹那间,山下溪水倒灌。

    “贼老天,我不想成仙,谁能奈我和?”

    许狂歌负剑而立,哈哈大笑,笑的那般狂放。

    笑到最后,他满脸泪痕,疯疯癫癫,嘴里念叨着:“成仙一点都不好,我就想和你成亲你快回来,好不好”

    海天市,仙人山。

    肖遥再次见到了彭一鸣。这让他大喜过望。

    之前还在想着,彭一鸣是不是真的死在了腾龙山。

    云霄殿人不少,但是和肖遥聊天聊得最多的,还得是彭一鸣。

    之前去北川,去鹰国,这家伙也都在自己身边,他对这个魁梧大汉印象很深。

    如果彭一鸣真的死在了腾龙山,肖遥真的会一怒之下马蹄踏破天行宫。

    将彭一鸣送回来的,除了玄空道长,还有坤木柳木。

    柳木之前就在鹅国见过了,还是和之前一样,风度翩翩,显得很是儒雅。

    坤木依然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看到肖遥就凑到跟前一口一个大哥叫着。

    “你小子,这么长时间了,修为还是没有长进?”看到坤木,肖遥就有些吃惊了。

    玄空道长也是灵江境界的修炼者了,这么多年,却将心思全部放在了培养坤木上,可这家伙现在还没有进入灵气境界,这就让肖遥感到很是古怪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以坤木的天赋,怎么可能止步不前呢?

    他也询问过玄空道长和李单,结果这两个家伙都是统一的回答,就跟提前商量好了似得。

    “还未到时候。”

    肖遥很好奇,现在都还没到时候,什么时候才算是到了时候呢?

    不过现在肖遥也没有过多思考这个问题,他转过脸看了眼彭一鸣,问道:“你这都没死,命够大的啊?”

    彭一鸣嘿嘿笑了笑,揉了揉鼻子,说道:“之前也觉得自己得死了来着,最后玄空道长救了我一条命。”

    这一点,即便彭一鸣不说,他也能想得到。

    他转过脸,看了眼站在边上的玄空道长,双手作揖,一揖到底:“多谢玄空道长。”

    玄空道长有些吃惊,如果李单为了彭一鸣对他行礼,他还能理解,但是肖遥为了彭一鸣对他行礼,就让他感到吃惊了。

    肖遥原本可就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啊!

    他和云霄殿接触才多久,就能如此看重一个彭一鸣了?

    之后,彭一鸣就被云霄殿众人拖到后面,开始暴揍,彭一鸣也都笑着不还手,这就是云霄殿众人欢迎他回来的仪式。

    趁着空闲时间,玄空道长和肖遥以及李单三人走到了一旁。

    “这一次之所以能及时赶到,也是因为早就想到天行宫会出手,毕竟这两人目的太明显,就是为了找灵玉。”玄空道长无奈说道,“我都能想到,他们如何想不到?所以思索再三,我还是带着洪荒道众人前往腾龙山,就当是图个安稳,没想到真的误打误撞,遇见了。”

    李单满脸尴尬:“是我的疏忽。”

    “原本就是你的疏忽。”玄空道长没好气道,“你原本也不是这么莽撞的人,只是太过于着急了罢了。”

    说完这句话,他忽然伸出手,摊开手心,手中静静躺着一块灵玉。

    玄武图腾,栩栩如生。

    “这是!?”李单满脸错愕,目瞪口呆,即便是肖遥,也有些吃惊,怎么都没想到玄空道长竟然也有一块灵玉。

    “剩下的一块灵玉,就在天行宫了,我们洪荒道和天行宫各自一块,这原本就不是什么秘密。”玄空道长指着老朋友李单的鼻子骂道,“你就不知道直接问我一句?还让你手底下之后两个二傻子在隐世世界晃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