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功亏一篑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剑气与刀气的碰撞声,在山林间回荡,每荡漾一寸,便拔倒一片丛林。

    剑气如网,彭一鸣便以刀气破网重生。

    剑气如山,便以刀气撼山而起。

    剑气如江,便以刀气力挽狂澜。

    这就是一场死战,最起码,那个拎着刀的男人,便抱有一颗必死之心。

    若非得说有什么遗憾,有,他只是想着,自己如果能死在那百里外的天行宫,倒也无妨了。

    可惜了。是在这什么腾龙山。

    腾龙山,真额能腾龙而起吗?

    一场战斗,已经持续了两个小时。

    期间,那四人竟然没有一个想要去拦下陈学恩,这让彭一鸣着实觉得有些古怪,毕竟他们既然能追到这里,就不可能不知道这一次还有陈学恩与他同行。即便彭一鸣有信心,即便这些人真的想要去追上陈学恩,自己凭借着手中的刀,拦住他们给陈学恩多拖延一些时间,并不算难。

    可是他们连这样的念头都没有过,就让彭一鸣觉得非常古怪了。

    不过很快,他也回过神来,瞳孔骤然收缩,问道:“你们就是刻意放走陈学恩,然后将少主等人引到天行宫?”

    其中一个诛天圣人终于笑了起来。

    “看来,你还不算太傻。”那人声音听着,总觉得干巴巴的,非常别扭,正常人说话都是经过声带,通过口腔发出,而眼前这人的声音听着,反而像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

    “哈哈,没意思!”彭一鸣说道,“你们这天行宫完全就是多此一举嘛!”

    “何出此言?”那男人眉头一皱,开口问道。

    “即便你们不用这样的伎俩,其实我们还是会杀上你们天行宫的。”彭一鸣笑着说道。

    “……”那四个诛天圣人都是满脸无语。

    其实他们的心里还是非常好奇的,这个用大刀的家伙,即便已经是灵江境界的修炼者,可总不能就此认为,天行宫就好欺负吧?

    隐世世界这么多年的第一大门派,底蕴是他们可以想象的吗?

    比如现在出现在彭一鸣面前的诛天圣人,只是天行宫的一张底牌。

    难道他们就可以认为,天行宫除了一个白齐眉,就剩下他们四个了?

    可笑到了极点!

    “无论如何,今日,你都得死在这里!”那说话干巴巴的诛天圣人说完这句话,就已经再次朝着彭一鸣冲了过来。

    彭一鸣手中大刀刀柄在手心上跳了跳,喝了一声:“来的好!”随后便冲了过去。

    牵一发而动全身,当那个男人朝着彭一鸣冲来的时候,剩下三人,也都从不同方位朝着彭一鸣压了过来。

    经过之前的鏖战,他们也意识到,这个灵江境界的修炼者,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他们不敢继续往下拖,因为害怕会出现别的变数。

    五个人从山上打到了半山腰,又从半山腰打到了山脚下。

    旁观望去,原本葱葱郁郁枝繁叶茂的腾龙山,像是被哪位仙人硬生生撕下来一片表皮,光秃秃的一条直线立于山峰之间,垂直于天地,露出狰狞面貌。彭一鸣体内的灵气完全灌注到手中的大刀中,刀刃还在拼命颤动着,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

    许久,彭一鸣站在四人中间,衣服已经紧紧贴在了身体上,汗如雨下,脑门上,头发里,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落着。

    他握着刀的手,此时也在拼命颤抖着,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握不住手中的刀。

    想了想后,他从衣服上撕下来一块破布条,将刀牢牢缠在了手上。

    在这一过程中,那四个诛天圣人竟然都没有扑上来。

    并不是因为他们心慈手软,也不是因为敬重彭一鸣战死方休的性格。

    在他们的眼里,彭一鸣就是他们的敌人,是天行宫的敌人,既然如此,他们又何必想那么多,即便是肖遥,都不是那种会对敌人心慈手软的人,更何况是他们呢?

    之所以不动手,也是因为他们在调养生息。

    彭一鸣如困兽之斗,他们就落得清闲了?

    当笼中猛兽不顾生死反扑的时候,也等于给他们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再来!”彭一鸣气沉丹田,喝了一声后,便再次将手中的大刀高高举起。

    又是一个来回,只是这一次,彭一鸣身上多了一道剑痕。

    不过对面其中一个灵河后期巅峰的诛天圣人,也被彭一鸣顺势砍了一刀。

    听着似乎没什么,但是仔细想想就会意识到这完全是个亏本的买卖,即便彭一鸣真的将对方斩杀了一个,一命换一命,可他彭一鸣只有一条命,现在面前却有四个诛天圣人呢。

    杀了一个,不还有三个吗?

    彭一鸣来不及想那么多,现在的局势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对他都是非常不利的。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死之前,多拉几个垫背的,到时候到了下面,看到以前云霄殿的那些兄弟们,最起码他能扯着嗓子吼一声,老子不亏!

    那个声音干巴巴像是修为最高的诛天圣人,竟然一马当先,和彭一鸣颤抖在了一起,一剑末了,再递出一剑。

    剩下三人,则是伺机找机会,想要用这种方式将彭一鸣斩杀了。

    这让彭一鸣有些头疼。

    如果从实力和心境上来说,眼前这个老家伙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可在与对方过招的同时,他还得时时刻刻提防着剩下三人,天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忽然杀上来?

    忽然,另外一个灵江境界的诛天圣人,也加入了战斗,一剑朝着彭一鸣的胸口刺来。

    彭一鸣踹出一脚将对方逼退,背后却忽然袭来一阵冷风,凭借着多年敏锐的直觉,他身体微微一侧,却还是中了一剑,直接从腰部右侧穿过,好在避开了要害。

    他伸出手捂住伤口,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脸色瞬间苍白。

    “卑鄙!”彭一鸣即便是再好的性格,这个时候也想骂娘了。

    之前还算是畅快,现在,就完全被压着打了,还得时时刻刻提防着这些人。

    就像猫捉老鼠一般。

    他的心里,的确已经郁闷到了极点。

    “哼,若是你实力再强大一些,也能斩杀我们四人了,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其中一个诛天圣人说道,“之前你连续斩杀三个道士,以境界碾压他们,这就不算卑鄙了?”

    “……”彭一鸣仔细想了想,忽然觉得人家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啊!

    那四人似乎已经彻底被彭一鸣磨去了耐心,又是同时朝着彭一鸣杀了过来。

    四把剑交织在一起,形成一道剑阵,将彭一鸣牢牢困住。

    “给我破!”彭一鸣站起身后便是怒吼一声,手中刀掀起一阵气浪。

    那四人身形甚至都没有半点摇曳,依然朝着彭一鸣杀来。

    “老子真得死在这了?”彭一鸣内心无比的悲凉。

    他下意识转过脸,遥望着东南方向。

    “少主,殿主,云霄殿的兄弟们,我怕是不能和你们一起马踏天行宫了啊……”

    然而,就在彭一鸣已经准备赴死的时候,在他们头顶上空,忽然传来一声雷霆巨响。

    接着便是一道光柱从天而降,顺势将那四人逼退,连带着将他们的剑阵击溃。

    “这还没死呢,就准备躺棺材里了?”一个有些沧桑的声音,像是从云巅之上传来。

    接着,四面八方,便又是十几人朝着他们这里本来。

    “玄空道长,你敢与我们天行宫为敌!”那个声音干涩的诛天圣人冲着头顶上怒道。

    一袭白袍,从天而降,落在四人前方,将彭一鸣挡在身后。

    “有何不敢?”玄空道长冷哼一声,手中拂尘一摆,骂道,“你们杀人就行,我救人都不行了?再者说了,真当隐世世界,就是你们天行宫的天下了?”

    “……”那四个诛天圣人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头疼。

    如果只是一个玄空道长想要出手,他们未尝就没有机会了。

    可是现在,周围还有好几股高涨的灵气朝着他们这边袭来。

    显然,这一次玄空道长也是将他们洪荒道的家底都拉了出来。

    “你以为,就你洪荒道这些人,能将我们四人留下?”那个诛天圣人问道。

    “你以为不可以吗?”玄空道长冷哼了一声问道。

    那四个人脸色都有些难看了。

    “放心吧,我也没打算非得将你们留下,这样吧,只要你们现在退去,我保证不会强行留下你们,如何?”玄空道长问道。

    “可以,让我们杀了这个云霄殿的家伙!”

    玄空道长叹了口气,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那个之前被彭一鸣砍了一刀的诛天圣人,说道:“我真是不明白了,到底是你一个人傻,还是你们整个天行宫的人都是傻子啊?难不成你们现在还以为,主动权掌握在你们手中吗?”

    接着,玄空道长就是虚眯着眼睛一乐,豪气万丈:“现在,是我说了算了。”

    “……”

    最终还是那个实力最强的诛天圣人当机立断,大手一挥,四人转身离去,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即便,玄空道长真的没有办法将他们留下,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想要杀了彭一鸣,也是痴心说梦了。

    功亏一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