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别来的太晚!
    登上山顶,彭一鸣长长呼了一口浊气。

    跟在他身后的陈学恩坐在地上,歇了一会。

    在山顶上,就有一个破旧道观,不知道已经没落了多少年,看脚下的青石板路坑坑洼洼,想来香火也不鼎盛,否则不至于如此落寞。

    实际上,这里香火曾经也旺过,大概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朝代推崇道教,腾龙山也出过龙,更出过仙人,很多人为了烧上头香也算是绞尽了脑汁,这青石板路,大概也有几百年的光景了。

    好在这道观里的人,没有懒散的人物,道观前前后后杂草不生。

    刚进了道观,迎面就遇到肩挑两个木桶的年轻道士,穿着一件灰色道袍,像是要去打水。

    那件道袍上,不知道有多少块补丁了,算是应了那句: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说法。

    “嗯?”那年轻道士看到彭一鸣和陈学恩,有些诧异,接着赶紧放下木桶,跑到跟前,笑着说道,“两位道友,所为何事?”

    虽然那年轻道士看不出彭一鸣的修为,但是却发现站在彭一鸣身边的陈学恩也是修炼者。

    “找东西。”彭一鸣微微一笑说道。

    “找何物?”年轻道士微微一愣,皱眉问道。

    彭一鸣一开口,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杀气。

    “灵玉。”彭一鸣轻声说道。

    这时候,大殿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一个手持拂尘的老道士,穿着长长的道袍,迈过门槛,走到了彭一鸣和陈学恩的跟前。

    “最近听闻,隐世世界多了两人,像是找什么灵玉,所到之处,便是杀戮无数。”老道士一步步走进,嘴里也轻轻叹道。

    彭一鸣手中长刀一颤,却没说话。

    “他们想要留下我们,我们只能杀了他们啊!”虽然彭一鸣没有开口,但是陈学恩倒是解释了一句。

    那老道士笑了一声,说道:“我若说,我们这里没有你们要寻之物,信否?”

    “不信。”陈学恩下意识摇了摇头。

    老道士手中拂尘一摆,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又何必多问呢?”

    彭一鸣忽然眼神清冷起来。

    “两位道友请回吧,我们这里真的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别说玉了,就是鹅卵石我也没见着一颗。”那个年轻道士苦笑着说道。

    陈学恩抓了抓脑袋,看对方满脸真诚的模样,他觉得人家似乎真的不像是骗人。

    “怕是走不了了吧?”彭一鸣笑了一声。

    那两个道士脸色都变了一下。

    听到彭一鸣这句话,陈学恩一开始还是满头雾水,但是等他发现那两个道士脸色剧变后,心里立刻明白了些,眉头也紧紧皱在了一起。

    “一鸣哥哥,有埋伏吗?”

    “四个高手,两个灵江初期,两个灵河巅峰。”彭一鸣嘴里说道,“不过一炷香便能到此。”

    陈学恩脸色也有些苍白了。

    两个灵江境界初期,两个灵河境界后期巅峰,这也算是大手笔了。

    “除了天行宫,怕也想不到别人了吧?”彭一鸣笑了一声说道。说完这句话,便拔刀相向,一刀朝着其中一个年轻道士看去,对方避之不及,立刻丧命。

    老道士勃然大怒,佛尘根根如剑,朝着彭一鸣刺来。

    彭一鸣伸出手直接将站在边上还在发呆的陈学恩推开,后往前进了两步,一刀将老道士逼退,同时身体骤然窜出,又冲到了老道士的跟前,手中大刀翻滚着刀花,掀起了一阵阵疾风。

    “疾风知劲草。”彭一鸣嘴里稍微嘀咕了一句,刀锋便已经朝着老道士袭来。

    老道士一巴掌拍在了刀刃上,接着这股劲力,身后往后滑行十米。

    被彭一鸣推开的陈学恩,也没来得及喘口气,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杀气。

    他立刻转过身,同时往后退了两步,躲开一剑。

    “嘿,之前还寻思着,这个道观里应该有三个道士,却少了一个,感情你是想要将我当成软柿子捏啊!”陈学恩说话的时候,已经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胸口上,同时体内灵气疯狂运转,一气长泄。

    “给我死!”那道士握住长剑,嘴里怒吼了一声,如猛虎咆哮。

    一剑破天门,如万虎出山。

    剑刃上,笼了一层剑气,稍微靠近便是冰冷刺骨。

    再次一剑刺出,颇有些剑道无疆的味道。

    “一剑破千军!”那道士嘴里喝了一声,速度骤然变快,如狂风暴雨。

    陈学恩不避不让,双手合十,夹住剑刃,后手腕猛地一转,将剑刃折断。

    陈学恩后退两步后,手腕再次发力,被折断的剑尖。就像一把飞镖,朝着对方刺了过去。

    那道士用手中的剑柄掷出,将那剑尖砸飞出去。

    两人又吃赤手空拳颤抖在一起。

    那老道士的实力着实不俗,即便只有灵河境界的实力,却也能接住彭一鸣的凌厉攻势,只是因为境界上的差距,没一会他便被彭一鸣一刀截成两半。后他又转过身帮着陈学恩将剩下的那个小道士斩死。

    “一鸣哥哥,我这正旗鼓相当呢!”陈学恩郁闷说道。

    彭一鸣一巴掌狠狠拍在他的脑袋上,骂道:“相当你个头,那四个高手已经要上山了,你立刻离开,我帮你拖住他们!”

    “啊!”陈学恩一愣,又使劲摇了摇头,说道,“不可不可,一鸣哥哥,我怎么能丢下你一个人跑啊!”

    “少说废话了,要是咱们一起死在这,才算是亏到了姥姥家。”彭一鸣笑了一声,说道,“再者说,我也没怕死过,大不了,就和他们硬碰硬一次,哪怕我真的要死,总得能杀了几个不是?”

    他的眼神看上去那般清澈,似乎真的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看陈学恩还是使劲摇头,彭一鸣索性一巴掌将他抽飞了出去。

    “一到关键时刻,就磨磨唧唧的,像什么样子?”彭一鸣怒骂道,“你当真以为你留下来就能改变什么局势?人家既然已经能算计我们,想必做足了准备,今天就是要将我们全部留下,说腾龙山有灵玉,恐怕也是他们放出来的假消息,咱们两个要是真的一起死在这里了,少主怎么帮我们报仇?滚!”

    一声怒喝,谈不上地动山摇,却让陈学恩泪如雨下。

    等彭一鸣拖着一把长刀朝着山下冲去的时候,陈学恩也做好了选择,立刻换了个方向朝着山下一路狂奔。

    正如彭一鸣说的那样,如果他们两个今天都死在了腾龙山,那才是亏大发了,到时候少主连他们的仇人都不知道,还怎么帮他们报仇呢?再者说了,陈学恩想着,自己留下来,不但帮不上什么忙,说不定还会被那些人利用,原本有机会逃出生天的彭一鸣为了他可能都得死在这里。

    想到这些,他不敢再有任何的犹豫了。

    在下山道上,彭一鸣拖着一把长刀,总算将那四个白衫男人拦了下来。

    彭一鸣如下山猛虎,见面后都没有说上半句废话,借着一股冲劲,挥起手中长刀迎头便砍向一人。

    那四人虽然有些吃惊,可当下也不敢有半点犹豫,立刻全力以赴,和彭一鸣站在一起,一时间竟然看不出胜负,彭一鸣虽然也只是灵江境界的修炼者,可好在经验老道,凭借着凌厉杀招,竟逼得那四个白衫修炼者节节后退。

    “天行宫的四个诛天圣人,哈哈!这天行宫还真是看得起老子啊!”彭一鸣喝了一声哈哈笑道。

    在天行宫,除了最强者白齐眉外,还有一个独特的机构,据说已经传了数百年,便是这些诛天圣人,修炼方式特殊,每一个都天赋异禀,一年四季基本上都在闭关,有些闭关一生,都没有出关一次,不过即便是这样,天行宫却始终没有放弃过诛天圣人,依然源源不断往里面输入天赋不错的年轻人。

    原本,天行宫大长老的亲生儿子虚无先生,便有机会进入诛天圣人,却没想到早早被肖遥斩杀,确实有些可惜了。

    那四人都是面如表情。

    “怎么着啊?天行宫是被我们逼到无路可走了?连你们这些人,也要出来了?”彭一鸣丝毫不惧,反而还在肆意嘲讽。

    “杀。”其中一人忽然道出一字。

    一个“杀”字声音浑厚有力,在山谷间回荡。

    旋即那四人便一同朝着彭一鸣杀了过来,气势十足。

    彭一鸣仍是挥一挥长刀,迎难而上。

    正如李单以前总喜欢说的那样,他们云霄殿,何曾退过?

    不只置身死于度外,如何劫后逢生?

    彭一鸣手中长刀,似乎都发出了一声呼啸。

    震慑山林空谷!

    四人皆是手持三尺剑,形成合围之势。

    宛若困兽之斗。

    “陈学恩,给老子记住,转告少主,别让血踏天行宫来的太晚!”彭一鸣哈哈笑着,面目狰狞。

    另一条山道上奔跑的陈学恩,满脸泪水。

    他不知道彭一鸣到底能不能逃出生天,但是他心里始终有着一份期许。

    一阵阵疾风不知道卷起多少残叶石子,一道道罡风,也朝着彭一鸣压来。

    耳边似乎能听见万马奔腾的声音。

    “我一刀破之!”彭一鸣双手紧握着刀柄,越跑越快。

    脚下,飞沙走石。

    刀起刀落,刀光汇聚一起,变成一道紫线。

    紫线越发的粗壮,一眼望去,数百松柏皆被拦腰斩断。

    “好一个畅快淋漓!”持刀男人豪气万丈,气吞山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