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屠了周家
    天下事,家事,国事,私事,都是一剑能了的事。

    一剑不行,便两剑,两剑不行则百剑,百剑不行就千剑。

    肖遥是个非常喜欢讲道理的人,但是如果别人不喜欢听他讲道理,他就只能用手中的剑和别人说道说道了。

    北风冷冷的吹,他朝着前方一步步走着。

    血流成河这四个字用在这里,一点都不夸张。

    见到这一幕的人,无不浑身哆嗦。

    他们的眼神下意识跟随着那个走在尸横遍野长街中的男人,挪都挪不开。

    男人脚步看似缓慢,实际上一步便迈出了几十米。

    走到街道的尽头,他顿下脚步,回头望去。

    血腥味刺鼻。

    “接下来,就是周家了吧?”肖遥叹了口气。

    千道剑影,万剑归宗,融于一剑,回到肖遥手中。

    他化成了一道长虹,消失于所有人的视线中。

    划破长夜。

    等肖遥彻底离开之后,周知光才一屁股坐在地上,汗如雨下。

    接着,就哇的哭了出来。

    除了他,不少人都是如此,特别是一些女人孩子,哭声如锐利的刀,能割破昏晓。

    展宏图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怕了?”

    周知光没有说话,他怎能不怕?

    一千多人,就这样死了,死的一点都不波澜壮阔,哪怕是死的悲壮些,拿出一股前仆后继的气势,或许也好些,可他们在肖遥的面前,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只能一个个倒在血泊中,等圆眼珠子,街道上不知道滚落多少头颅残肢,这也注定是他们永生的噩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警车如长龙开来。

    不少人都在纷纷咒骂他们,埋怨他们为什么不早来一些,或许就不用死这么多人了。

    即便很多人都知道,东龙帮里每一个好人,可这么多人死在面前,也让他们有一种难以接受的感觉,谈不上悲天悯人,只是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感官刺激罢了。谁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万人屠存在,不管之前那个家伙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他们都希望,香江能将那个男人弄死。

    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

    那个人的存在,实在是带给他们太大的威胁了。

    在那些警察们清理战场的时候,大部分都在收捡残肢的时候呕吐起来,连胃里的酸水都吐出来了。如此血腥的画面,他们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现在却切切实实的存在他们面前,无疑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力,即便是国外一些恐.怖袭击,怕也不可能形成如此。

    那道蓝虹,最后落在了周家的庄园里。

    他闲庭若步,即便现在有几十保安朝着他杀了过来。

    因为之前周阵虎才在周家大闹了一番,虽然已经快要天亮,周家人却都难以入睡,不少人还在清理着之前周阵虎屠戮过的沙场,到现在也没有警察过来,主要还是因为周老爷子下了命令,这件事情周家内部消化了便好,万万不能传出去,毕竟现在周阵虎也已经死了,即便报警,也没有什么用,没有凶手需要缉拿归案,反而这件事情若是真的传出去了,不知道会给香江造成什么样的冲击力。

    在肖遥来到周家的时候,水伯就已经推开别墅的门走了出去。

    周老爷子跟在他的身后。

    周家人看到这一幕,皆是满脸的惊讶,以前水伯就像是周老爷子的影子,永远都站在周老爷子的身后,这一次,却站在了周老爷子的前面,看着着实有些古怪,不过,他们谁也没有往心里去,想着或许只是水伯想要更好的保护周老爷子罢了。

    周恬跟在自己父亲的身后,一同走了出来,之前的蓝色长虹,几乎将整个周家庄园都照亮了,这也是肖遥在用他独特的方式告诉周家的人,收债的来了。

    周强周礼两人在一起,哆哆嗦嗦个不停。

    东龙帮的人,就是他们找去的,虽然十个亿也是他们许诺的空头支票,可如果那些人真的能将肖遥给杀了,即便周老爷子知道了,也愿意掏出这十个亿。

    说到底,周家并不是真的缺钱,他们只是不喜欢向别人低下脑袋而已。

    正如周老爷子之前说的那样,他宁愿花五十个亿将肖遥斩杀了,也不愿意真的白白拱手送上那五十个亿。

    如果真的是那样,周家的风骨何在?

    这话听着似乎有些没道理,不过也就是因为周家有风骨,所以才一直屹立在香江的巅峰。

    只是现在,周家也要为他们的风骨付出惨痛的代价了。

    周老爷子虽然年事已高,可也不至于佝偻着腰,身体依旧笔挺,每走一步都是气势十足的模样。

    周家人徐徐望来,看着朝着肖遥一步步走去的周老爷子,眼神古怪。

    “爷爷,您慢点。”周强赶紧快步上前,想要搀扶住老爷子,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像一样那样得到老爷子的一声称赞和赞许的眼神,反而被对方一脚踹开。

    周强在地上滚了一圈,站起身之后都忘记拍干净衣服上的尘土,目光呆滞看着老爷子,嘴巴张了张,看样子应该是想要说些什么,可直到老爷子走到肖遥的面前,他也是一字未吐。

    老爷子和肖遥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原本挺直了的腰杆,忽然弯了一些。

    “原本以为,你要过几日才来呢。”老爷子虚眯着眼睛,轻声说道。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原本,是这么想的,只是你们太着急了,着急想要将我直接铲除,我也得抓紧时间了,否则的话,恐怕都不能离开香江了,总不能真的佛挡杀佛吧?那岂不是得将整个香江都给踏平了,那样终究是不好的,即便上面对我没意见,我自己也不落忍。”

    周老爷子听了肖遥这一番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肖遥啊肖遥,难道你还打算告诉我,你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周老爷子说到最后,脸上笑容也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杀气。

    肖遥不置可否。

    “其实啊,这个世界,对好人到底是不公平的,反而坏人处处占着便宜。”周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以前我信佛,后来不信了,因为佛家说,好人修佛,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坏人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你说这公平吗?”

    肖遥叹了口气:“不以为然。”

    “为何?”

    肖遥想了想,正色说道:“因为有的时候,坏人想要放下屠刀,其实比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还要难,有的时候,一旦选择了一条路,就真的没有办法后退了,后面便是万丈悬崖,你不懂。”

    “哈哈哈,我不懂?”周老爷子狰狞着脸,“你懂?”

    “我懂,所以我能将你的生死握于手中。”肖遥眼神清冷。

    说完这句话,他悍然出手,虚空中一抓,周老爷子的身体便在他的面前爆裂,残肢乱飞。

    “啊!”周家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几乎都惊呆了。

    肖遥依旧面无表情。

    “你们,跑的掉吗?”肖遥叹了口气,转过身,朝着庄园外走去。

    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又是千道剑影,横空出现。

    锐利的剑,刺骨的冷。

    一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水伯闭上眼睛,脸上带着微笑,无畏死亡。

    一共百步,走到庄园门口,周家庄园,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

    一把把剑,也回到了肖遥的体内。

    他转过身,看着近在咫尺的周恬。

    那姑娘手中握着一把枪,枪口对准了肖遥。

    她的身体在颤抖,满脸泪痕。

    “我原本不想杀你的。”肖遥叹了口气说道。

    “你不杀我,我便杀你!”周恬咬着牙说道。

    她始终没有开枪,一来是因为她不敢,二来也是因为她的手腕抖动的厉害,终究瞄不准目标,也扣不动扳机。

    肖遥还是叹了口气。

    “那你开枪吧。”肖遥说道。

    说完转过身,往前走着。

    周恬终究还是开了枪,只是子弹在空中却受到灵气波动拐了个弯,钻进了周恬的心脏。

    肖遥还是给了她机会。

    如果她不开枪,依然不会死。

    选择扣动扳机,便是一种自杀。

    周家上上下下加上几十保安,一共一千七十二人,悉数斩杀!

    从周家离开之后,肖遥回到了宾馆,拎着周知光,到了马家。

    即便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周知光却依然没有回过神。

    走进马家庄园的那一刻,肖遥转过脸看了眼周知光,眼神清冷,语气平静:“如果你还是没有办法平复此时的心情,干脆离开吧,反正也没什么用了。”

    周知光猛地一怔,他眼神复杂看了眼肖遥,终于明白自己现在要做些什么。

    再深吸了几口气后,他调整好了情绪,脸上重新拾起那自信的笑容。

    “肖哥,走吧。”周知光说道。

    他对肖遥的称呼,也从之前的肖先生,变成了肖哥。

    “周家的人都死了。”肖遥说道。

    “我知道了。”

    “你不恨我吗?”

    “我恨他们。”周知光笑了一声说道。

    “不妨告诉你,你的父亲我没杀,他和我做了一笔交易,亲手斩杀周家十人,保你平安。”肖遥想了想,还是告诉了周知光。

    虽然他知道,周阵虎并不愿意让周知光知道,可那是从他做父亲的角度,而从周知光这个做儿子的角度看,肖遥觉得,周知光应该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