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五角必杀阵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知光知道,在很多家族,都会有一些见不到曙光的人,选择沉寂下来,韬光养晦,寻找一个厚积薄发的机会,即便这辈子都找不到一个这样的机会,最起码,也能保住小命。他觉得自己应该也能算是这样的人,不过有一点值得肯定的是,自己的父亲,肯定不属于这样的人。

    有些人庸碌,是一种障眼法。

    周阵虎的庸碌,是真的庸碌。

    很小的时候,周知光便已经看明白了这些。

    他小时候,也和别人打过架。

    别的孩子被他揍哭了,人家大人就来了,将他狠狠踹飞出去。

    那年他大概五岁。

    后来他打输了,周阵虎还是当做没看见的样子。

    那个时候,别人打他他也不还手了。

    被几个孩子打,总好过被那些心狠手辣的大人踹。

    踹死了怎么办?

    正是因为如此,他只能选择沉默。

    别人揍他,他沉默。

    别人骂他,他沉默。

    别人辱他,他沉默。

    除了沉默,还是沉默,这也是跟那个一辈子只知道躲在女人窝里的男人学的。

    那个男人从小就给他灌注一种思想:别人打你骂你,未尝不是什么好事,只要能活着,其实比一切都好。

    这就是逆来顺受。

    周知光听着,却不记着,他一辈子都不想成为周阵虎那样的男人。

    上了楼,那个男人还是老样子,坐在阳台上,抱着一台笔记本看着电影。

    即便是周知光站在了他的身后,他都跟没察觉到似得。

    其实周知光也已经习惯了。

    自己被这个男人当成空气的次数还少吗?

    一开始还会生气,渐渐地就无所谓了。

    “你也离开周家吧。”周知光忽然说道。

    听到这句话,那个原先看着电影还津津有味的男人,忽然站起身,转身就是一脚,将周知光踹在了地上。

    “你特么是不是疯了?”那个男人歇斯底里吼道。

    因为幅度过大,原本搭在身上的电脑,也瞬间摔在了地上,黑了屏。

    周知光慢慢爬了起来,排干净衬衫上的脚印。

    “你踹我的力气,倒是挺大的。”周知光笑着说道。

    脸上的笑容,不管怎么看着,都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

    很难想象,父子之间,也会有这样的神情。

    “你自己跳进了粪坑里,还想把我拖进去?”周阵虎恶狠狠盯着自己的儿子,骂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周家人都对你恨之入骨?对你鄙夷到了极点?”

    周知光忽然笑了起来。

    这一笑,反而让周阵虎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不耐烦骂道:“你笑什么?”

    “我不该笑吗?”周知光问道,“即便我不这么做,他们就不会对我鄙夷到极点了?”

    周阵虎瞬间沉默了。

    “不管我做什么,说什么,周家人都看不起我,难道不是吗?”

    周阵虎冷哼了一声,索性别过脸不去搭理他,似乎是想要做到眼不见心净。

    “你啊,年纪大了,就别折腾了,伤筋动骨的还麻烦。”周知光坐了下来,说道,“周家人都不明白,但是我明白,肖遥如果真的想要对付周家,周家根本不可能有抵抗的能力。”

    “哼,你这个狗腿子,未免也太看得起你那个新主子了吧?”周阵虎冷笑着说道。

    “因为了解,所以明白。”周知光说道,“你不懂吗?”

    周阵虎摆了摆手:“赶紧滚吧,别等会周家的人来了,你跑都跑不掉。”

    周知光笑了一声:“他们不敢将我留下。”

    “胡扯。”周阵虎冷笑着说道,“你以为,周家人真的会害怕肖遥?或许那个肖遥真的有些本事,但是,现在周强和周礼已经请了五个风水大师,准备对付肖遥了,你觉得,那小子还能有活路?”

    “那五个风水相师,能对付李金盘吗?”周知光忽然问道。

    周阵虎一愣,摇了摇头。

    这不是废话吗?李金盘是什么人?那简直就是香江所有风水堪舆大师的领头羊。

    那五个风水相师或许真的有些能耐,但是对上李金盘,也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或许,他们面对李金盘,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我再问你一遍,愿不愿意离开周家。”周知光说道。

    “滚!”周阵虎不耐烦道。

    “哦。”周知光点了点头,站起身走了出去。

    等周知光离开后,周阵虎才站起身。

    他走到阳台下,眺望着远方。

    远处,三十里外,是一片陵墓。

    周知光的母亲,就葬在那。

    许久,他的身后,传来轻轻脚步声。

    转过脸,看了眼那个老者,周阵虎又转了回来,继续眺望着远方。

    “为什么不跟着他一起走?”水伯问道。

    “你不是也没走吗?”周阵虎笑着说道。

    “我是一诺千金,不能走。”水伯和周阵虎肩并肩,眺望着远方。

    “苟活了这么多年,也不想活了。”周阵虎说道,“我这么说,可以吗?”

    “哈哈!你骗别人还行,骗我,真差了一些。”水伯说道,“无非就是明白,自己若是走了,周家定然会恼羞成怒,直接对你和周知光两人下手。”

    “知道还问,墨迹。”周阵虎冷冷说道。

    “哎……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周家人都知道,周知光不适合待在周家,你也明白,所以一直想要将周知光逼走,他大概不知道,很多年前,你最有资格成为周家家主,却被周强父亲陷害的那段往事吧?被囚禁了三十五年,你不累吗?”

    周阵虎还是没有说话。

    “你留下来,是想要杀人?”水伯问道。

    “有你在,我谁也杀不了。”周阵虎笑着说道。

    “明天开始,我不会再管你。”水伯说道。

    说完,他便转过身,走出了周阵虎的房间。

    周阵虎猛地一怔,忽然泪如雨下。

    哭着哭着,便笑了。

    他疯了一般,冲到衣柜前,打开后,又是一拳挥出,将衣柜后面的墙壁砸出来一个洞。

    最起码也得是震天境界修炼者才能做到的。

    收回手,手中多了一个盒子。

    盒子打开,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把开了封的刀。

    刀是唐刀样式,细而长,利而轻。

    三十五年,唐刀重见天日。

    那走远了的周知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猜到,这个永远只懂得躲在女人堆里的男人,三十五年前在香江血杀四方。在如今的诛狼台,斩杀二十八位风水相师。

    如狱中狂龙,冲破枷锁。

    附耳过去,仿佛能听见刀刃轻微的颤动。

    周阵虎咧开嘴笑着:“别着急,明天就让你见血,很快,就明天,三十五年前我骗了你,这一次,我岂能负你?”

    后面的话,是冲着阳台外的三十里说的。

    周知光走到周家庄园的门口,恰好遇到回家的周恬。

    “你怎么回来了?”周恬看到周知光问道。

    周知光笑了笑,没有说话。

    “肖遥今天去了马家?”

    “嗯。”

    “马家如何?”

    “……”周知光保持沉默。

    周恬叹了口气,明白似得点了点头:“你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一点都不惊讶。”

    “周恬。”

    “嗯?”

    “你跟着我一起走吧。”周知光说道。

    “我不能走。”周恬摇了摇头。

    “非得和周家死在一起吗?”周追光目眦欲裂,“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是这样?为什么你们非得如此固执?”

    周知光的话听着似乎有些没逻辑。

    不过,周恬看了眼一幢别墅,忽然明白过来。

    “你为什么回来?”周恬问道。

    周知光微微一愣,无言以对。

    “你为什么回来,我便为什么不能走。”周恬笑着说道。

    “哪怕死?”

    “哪怕死!”周恬一字一顿。

    周知光挥了挥手。

    他迈出了大门。

    嘴里念叨着。

    “都是特么的一群大傻子!”

    ……

    夜,站在酒店的阳台上,能看见维多利亚海港的夜景。

    海风拂面,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风味。

    每隔上一会,都能听见远处船鸣,如美妙的音乐,若能听见海鸥的鸣叫,就再好不过了。

    山水有清音,何必丝与竹?

    没一会,肖遥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再次往前走了一步,再度深吸了口气。

    “多好的夜,非得充斥着一股杀气吗?”

    当一股能量随着他强压过来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似乎都在微微颤动着。

    在酒店四方,站着五个人,恰好形成一道五角必杀阵。

    肖遥所处的位置,恰好就在这五角必杀阵的中心。

    海风越刮越甚,闭上眼睛,除了惊涛拍岸,还有野鬼嘶鸣。

    肖遥再次往前走了一步,同时运气体内灵气,如大江入海又翻流。

    只随着一声叹息,耳边便能听见玻璃碎裂的声音。

    无数块玻璃渣,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刃,被怪风卷起,朝肖遥砸来。

    “动用天地之气,却又与魑魅魍魉同流,真不怕乱了大道之行?”肖遥嘲笑了一声,酒店外那五人听的真切。

    在他们脸上露出惊恐之色的时候,无数由碎玻璃形成的利刃,便如湍急流水,从上而至,翻滚袭来。

    在那五人惊恐的眼神中,玻璃渣从体内横穿而过,从脸,从身,从肢。

    从鼻,从眼,从耳,从嘴。

    皆入。

    空气中,怕又是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