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比你们怕死多了
    马千里听到熟悉声音的时候,立刻转过身,看清楚那张记忆颇深的脸,在这一瞬间心脏都仿佛被一只手抓住。当初在面国经历的那些事立刻如潮水般涌来。

    他的身体都下意识颤抖了一下,显些没直接摔在地上。

    “肖……肖遥……”马千里说出口的声音,听着都在颤抖,这种震惊,来自灵魂深处。

    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即便是化成灰,他也能记得。

    之前他觉得,自己对肖遥是刻骨的恨,现在再次看到这个男人,他猛然回过神来,其实自己对肖遥哪里是刻骨的恨啊!分明是恐惧到了骨子里……

    “马大少,这才多久没见啊,怎么着,就想着要将我挫骨扬灰了?”肖遥眯着眼睛看着对方问道。

    “你怎么会在这?保安!保安呢!”马千里歇斯底里的吼道。

    肖遥依然眯着眼睛看着对方。

    “你觉得,你这马场的保安,能将我解决掉吗?”

    原本还在歇斯底里吼叫的马千里,瞬间安静下来,肖遥一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剑,直接贯穿了他的心脏。

    想起之前在面国发生的事情,马千里忽然觉得肖遥说的很对啊,即便是当初手持武器的几十雇佣兵,都没有办法将肖遥怎么样,现在喊来马场的保安,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罢了,想到这些,他眼神中满是绝望之色。

    “肖先生,您这一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啊?”沉默了半天,马千里终于说道。

    肖遥眯着眼睛看着马千里。

    他什么话都没说,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马千里更加觉得压力重重。

    这时候,已经有些发现情况不妙的保安走了过来。

    “马公子,没什么事情吧?”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保安小声问道。

    马千里看了他们一眼,不耐烦摆了摆手:“没你们什么事,你们可以走了。”

    其实走过来的那几个保安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看马千里如此不耐烦,他们也懒得多说什么了。

    即便他们的工资都是马千里发的,但是他们对这个马家大少,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在马场,他们的待遇都不如马圈里的马,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正常的,里面的一匹马,比他们的命可要珍贵多了。

    等那几个保安走了之后,马千里才重新转过脸看着肖遥,笑眯眯说道:“肖先生,你怎么来香江也不和我说一声啊,我亲自去接你啊!”

    肖遥冷笑了一声,说道:“马公子,看来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马千里直接噗通跪在了地上。

    他实在是装不下去了。

    “肖先生,我知道你这一次来香江是想要要账的,但是我现在真的没钱啊,否则的话,我早就将那五十个亿还给你了……”

    肖遥没有说话。

    这时候,周知光和展宏图也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马千里跪在肖遥面前,周知光还真是被吓了一跳。

    那可是马家大少啊!即便是周家的周强,恐怕也没有这个马千里纨绔些。

    虽然马家是香江的新兴家族,但是如果比拼财富的话,马家可一点都不会比周家差多少,最重要的是,马家只有马千里这一个孩子,三辈单传,马千里就是马家唯一的独苗,否则,就凭在面国做的那些事情,马千里还能待在马家?再者说了,若不是因为如此,马家又怎么可能会让马千里这样的纨绔大少持有股份呢?

    即便周老爷子对周强无比看重宠溺,周强也不会有周家的股份,最起码现在是没有的,以后难说。

    由此可见,马千里是真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虽然这么说有些古怪,可实际上就是如此。

    可是现在,这个马家大少爷,一向都是纨绔子弟代名词的家伙,竟然就这么直挺挺的跪在肖遥的面前,脸上满是恐惧。

    之前,看到周恬对肖遥的态度,周知光就知道肖遥不简单了,现在嘛!他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还是太单纯了,像肖遥这样的人,岂止是不简单,简直就是牛逼哄哄的存在……

    “那个,肖先生,这样吧,你给我一点时间,可以吗?”马千里声音听着都有些干涩,“只要我有了钱,我立刻给你打过去,绝对不会有半句废话!”

    肖遥伸出手,将马千里拎了起来。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马千里,满脸严肃问道:“认真告诉我,在你眼里,我真的很像一个傻逼吗?”

    “……”马千里还真不敢点头。

    “你没有钱,没事,你们马家有钱啊!”肖遥说道。

    马千里还是不敢说话。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站在边上的周知光,说道:“你能找到马家的人吗?”

    “能。”周知光点了点头。

    “那就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马千里在我手上,如果想要让马千里活着的话,带五十亿过来找我。”肖遥说道。

    周知光吞了下口水。

    沉默了一会,他才小心翼翼问道:“肖先生,这样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的?”展宏图皱着眉头问道。

    周知光认真说道:“原本,我们是来要账的,但是如果用这样的手段,咱们可就是绑架了。”

    马千里也使劲点头,说道:“肖先生,我觉得周知光说的不错啊!你要是用这样的手段要钱的话,可就是绑架了……”

    其实马千里有自己的寻思,他觉得如果周知光真的打电话回马家的话,自己爷爷或者父亲,还真有可能不相信,倒不是说自己爷爷父亲有多么不看重自己,主要是以前他就用这样的手段,从马家骗了不少钱出来花,现在还用的话,恐怕就是狼来了,人家不相信了。

    周知光倒是有些吃惊,问道:“你认识我?”

    马千里瞥了眼周知光,尴尬笑了笑,却没说话。

    笑话,周家的周知光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不就是那个可怜虫吗?在周家,这小子可没少被人欺负,即便是别的家族的子弟,也敢欺负周知光,因为别人都知道,周家断然不会为了一个周知光和他们生气。

    不过这样的话,马千里也不会说出来,瞎子都能看出来,肖遥和周知光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现在说出这样的话,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肖遥忽然抬起手,一巴掌抽在了马千里的脸上。

    “我要做什么,还需要你教我吗?”

    别看马千里挨了这一巴掌,可看他的样子,似乎一点也不生气。

    反而脸上还是满脸笑容。

    “肖先生,我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以前我也用这样的伎俩骗过家里的钱,所以,我担心他们不相信……”马千里小声说道。

    肖遥哭笑不得。

    这马千里,还真是个奇葩啊,竟然能用这样的方式骗老子的钱。

    马家有这样的祸害,也是够倒霉的。

    想了想后,肖遥索性将马千里扔在了地上。

    “带我去你家吧。”肖遥说道。

    “啊?!”马千里一惊。

    “怎么了?”肖遥问道,“难道你们马家欠下我的钱,不该还给我?”

    “不是不是。”马千里使劲摇头,小心翼翼问道,“只是我爸爸和我爷爷,都是有点暴躁的人,我怕他们会冒犯您……”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冒犯我没事,大不了宰了。”

    马千里身体一软,趴在地上,看他的表情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虽然他被爷爷赶到了马场,但是,他也不是那种丧心病狂的人,爷爷父亲对他好,他心里都明白,如果肖遥真的做了什么过激的事情,岂不是自己害死了他们?

    一想到这些,他的身体都在颤抖了。

    “肖先生,我……”

    肖遥眼神忽然变冷:“马千里,你是在挑战我的耐心吗?”

    “不不不,我带你去!”马千里已经感觉到了肖遥身上的杀气。

    仔细想想,其实他也就明白了。

    肖遥原本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之前在面国,一口气杀了几十个雇佣兵,也没从他的眼神中看到别的神色。

    现在如果真的将肖遥给惹生气了,保不齐他真的会直接弄死自己。

    自己死了,肖遥还是能去马家,毕竟在香江,可不是就他一个人知道马家在哪。

    既然是这样,马千里也没什么好犹豫的,索性直接站起身,带着肖遥他们往前走着。

    “这马千里,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虽然周知光以前没有和马千里打过交道,但是对于马千里的为人和性格,还是了解一些的,看到马千里现在竟然会如此乖巧,心里不免有些好奇。

    展宏图拍了拍周知光的肩膀,哈哈笑道:“即便是老虎,到了肖哥的面前,也得变成小猫咪,你啊,对肖哥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等出了马场,马千里找来一辆黑色的奔驰车。

    “肖先生,我当司机吧。”马千里笑着说道。

    展宏图稍微皱了皱眉头,说道:“不行,万一你要带着我们一起死怎么办?”

    肖遥摆了摆手,看了眼展宏图,说道:“你想太多了,这小子比你们怕死多了。”

    展宏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