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不要吹牛.逼哦!
    “肖遥不是一般人,在面国的时候,即便是金将军都被他单枪匹马料理了!”周恬认真说道。

    “哈哈,你亲眼看到了?”周老爷子问道。

    周恬一下语塞了。

    当时肖遥去找金将军的麻烦,可没带上她,带着的是朱老爷子,她怎么可能亲眼所见呢?

    “既然没有亲眼看到,就不要相信,你也不是小孩子了,金将军是什么人,在面国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你觉得,就以他一个人的能力,能够和金将军抗衡?”周老爷子问道。

    “可是,之前马千里带了一直持有武器的雇佣兵想要找肖遥的麻烦,却被他杀个精光。”周恬说道。

    “之前你不是说,当时你在车上吗?”周老爷子眉头一皱问道。

    “我看见了满天剑影!”周恬正色说道。

    其实周老爷子也没说错,在肖遥对付马千里等人的时候,她和王临海都在车上,等到下了车的时候,那些人已经都被肖遥解决了。

    “这件事情,王老爷子也可以作证的。”周恬无可奈何,只好又将王临海给搬了出来。

    “别提他!”周老爷子忽然勃然大怒,顺势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之前我还真以为他有多大的能耐,让你跟着他一起去面国,原本就是想好好把握这一次翡翠公盘的机会,他呢?他还眼睁睁看着强子被人家坑走了二十多颗紫眼睛!”

    “那是周强自己眼光不行。”周恬轻声说道。

    “强子一眼就看中了那块标王,并且花了大价钱买下来,难道买错了吗?里面出了二十多颗紫眼睛,你敢说没有这件事情?”周老爷子生气说道。

    周恬苦笑了一声。

    确实有这样的事情,可这不还是周强自己的错吗?因为目光短线,贪小便宜,将废料卖给了肖遥,否则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对了,听强子说,肖遥还送给你一颗紫眼睛?”周老爷子问道。

    周恬看了眼周强,那家伙嬉皮笑脸的,看着着实讨打。

    “是。”周恬硬着头皮说道。

    “交出来吧,正好,可以打造一件新品。”周老爷子声音平淡说道。

    语气中,却不容忤逆。

    虽然周恬心里百般不愿,可当下也只能点了点头:“好。”

    “周礼,你来这里做什么?”周老爷子眼神又忽然落到了周礼的身上。

    只是被周老爷子眼神扫一下,周礼都有些双腿发软了。

    “老爷子,我……”周礼也很无奈啊,他来这里,完全就是被周恬叫来的,他哪知道自己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周恬想说话,周强却直接抢过了话头。

    “爷爷,周礼也被那姓肖的小子给揍了!”

    “什么?有这种事?”果然,和周强所预想的一样,周老爷子听了周强的话,就越发的愤怒,“那小子竟然还敢找我们周家人的麻烦?所为何事?”

    “也就是一点小事,我们在和周知光开玩笑,却没想到周知光抱上了肖遥的大腿,也不知道他和肖遥现在在合计什么呢,因为周知光对我们有所不满,所以肖遥就动手打了我!”周礼说道。

    像他这样的纨绔大少,以前也没少惹是生非,所以颠倒黑白的能力也不是吹出来的,周老叶子要是不问,也就算了,但是周老叶子现在既然已经问了,他自然要将自己心里的苦水好好倒一倒了。

    “放肆,简直放肆到了极点!”周老爷子看上去是动了真火,“还有那周知光,幸亏我没看重他,否则,还不得联合外人将我们周家给吞了?”

    周恬心里只能冷笑。

    如果不是因为周知光在周家备受欺凌,又怎么会朝着肖遥一步步走去呢?

    难道他愿意吗?

    是周家一步步将他推出去的!

    当然,这些话她也没有说,她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老爷子等人压根就不是自己能够说服的。

    “算了,周礼,你等会跟着强子,一起好好料理那个肖遥。”周老爷子说道。

    “是!”周礼听了老爷子的家欣喜若狂,老爷子这一番话,也算是将他拉进了周家,他怎能不喜?

    周老爷子重新躺了下来,挥了挥手,示意三人可以离开。

    出了书房,周强和周礼两兄弟走在最前面,已经开始讨论要怎么对付肖遥了……

    就在周恬打算走出别墅的时候,身后却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小恬,等一等。”

    周恬转过身,有些疑惑,问道:“水伯,你叫我?”

    水伯点了点头。

    “水伯,什么事情啊?”周强和周礼也要一起走回来。

    “你们可以滚了。”水伯眉头一皱说道。

    周强和周礼有些不满,但是也不敢反驳,只好在心里咒骂着水伯这条看门狗,也敢凶主人,却也并肩离开了。

    等周强和周礼走了之后,水伯才走到了周恬的跟前。

    “离开周家吧,走得越远越好。”水伯说道。

    周恬眼神骤然收缩,怎么都没想到,水伯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所说的那个肖遥,应该是修炼者吧?”水伯深吸了口气,“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金将军都能被他斩杀,恐怕,他最少也得是灵气境界以上的修炼者了。”

    “修炼者?”显然周恬对着三个字并没有什么概念。

    “是的,真正的修炼者,甚至有排山倒海的实力,只是我现在和你说你也不能了解。”水伯苦笑了一声,说道,“哪怕是整个香江所有风水相师站出来,也挡不下一个灵气境界的修炼者啊……老爷子不懂,我和他说他也不懂,索性就不说了。”

    “水伯,周家——会怎么样?”周恬咬了咬嘴唇,贝齿轻启。

    “得罪了一个灵气境界的修炼者,还想怎么样?即便被灭族,那也是罪有应得。”水伯眼神清冷,好像他在这里待了三十年,对周家都没什么深厚的感情。

    周恬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家里,都是愚人,只有你还算聪明,死了怪可惜的,你能活着,还是活着的好。”水伯说道。

    周恬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水伯,问道:“既然您都知道,为什么不离开呢?”

    水伯笑了一声,说道:“三十年前,我女儿病重,是你爷爷出钱治好了她,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来到了周家,答应他永远不离开。”

    “我明白了。”周恬叹了口气。

    “你不明白。”水伯笑了笑。

    周恬有些疑惑,水伯只是摆了摆手,没有说话,转过身上了楼。

    看着水伯的背影,周恬心里非常憋屈。

    这么简单的道理,水伯都能明白,难道这些人,就都想不明白吗?他们还以为肖遥是个非常好对付的角色吗?为什么非得等死啊?

    可是,正如水伯说的那样,现在的她除了只身离开,还能做些什么呢?

    “我也想离开,可是我怎么离开啊……”周恬眼眶微红,“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怎么走啊……”

    水伯上了楼,敲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

    他坐在周强之前做的位置上。

    “他们都走了?”周老爷子问道。

    “都走了。”水伯轻声说道。

    “你还是觉得,我们周家对付不了那个什么肖遥?”周老爷子冷笑着说道。

    “对付不了。”水伯脸上的笑容看上去也很冷漠,“我知道,你请来了不少风水相师,作为周家最后的防线,但是你依然不可能留下他。”

    “哼,因为你也是修炼者,所以才会对修炼者有如此之高的信心!”周老爷子嗤之以鼻。

    “其实有一点你没说错,正是因为我是修炼者,所以我才知道肖遥的强大,他的强大。”水伯笑着说道。

    周老爷子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在香江,赛马,还是比较流行的。

    即便是在香江的一些老电影里,也能看到不少关于赌马的段落。

    马千里姓马,对马也有一种特别的爱好。

    以前马千里先是赌马,接着自己又弄了一个养马场,其中花费了不少钱,不过因为他是马家的大少爷,还是未来家主,哪怕有些铺张浪费,倒也没人说什么,毕竟马千里的爷爷和父亲都挺宠溺这家伙的,用他们的话说,上一辈赚钱,不就是为了让下一辈花钱吗?否则,赚钱还有啥子意义?

    只是这一次,在面国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即便是马千里的爷爷父亲也都动了真火,手上的股份丢了,那可不是什么小事。一气之下,马千里直接被赶出了公司,来到马场面壁思过。

    这让马千里感觉非常的郁闷。

    马场对于马千里而言,只是一个找乐子的地方,让他天天留在这,还不得被逼疯了?

    “妈的,姓肖的,别让老子抓到你,否则,非得剥了你的皮!”马千里咬着牙恶狠狠说道。

    这个时候的他,似乎已经忘记当初在面国,自己所经历的那些恐惧。其实从面国回来后,他的梦里也会经常出现满天剑影,这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不过在香江待了几天之后,马大少的豪气又回来了,在他看来,那肖遥无非也就会一些妖术,在香江,那些牛.逼哄哄的风水相师难道还少吗?自己就认识一些,如果肖遥真的敢来香江,非得让那些风水相师将肖遥给留下来!

    想明白这些,他心里倒是轻松了很多。

    话音刚落,在他的身后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小伙子,年纪轻轻,不要随便吹牛.逼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