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有何不可?
    在周家,不知道有多少人说周恬的实力比周强优秀,这也让周强非常不满,所以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摆明态度告诉周恬,即便你再有能力,周家以后的家主,也得是我!

    周恬明白周强心里这种小孩子心性,只是现在他也懒得和他多说这些。

    “肖遥来了。”

    “什么?!”周强听到这两个字,脸色立刻就变了,倒不是多么的害怕,眼神中有的只是愤怒。

    他想起自己在面国的遭遇,顿时咬牙切齿,虽然回来之后,老爷子也没怎么训斥他,但是他却成为了周家的笑话。

    他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这个家伙,竟然真的敢来?”周强放肆大笑,“他简直不知道死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周礼听了周强的话,心里顿时舒服了很多。

    之前他就觉得,周恬有些太过于小心翼翼了,两个内地人,在内地不管有多大的成就,这里是香江,这里是他们周家的地盘,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周强这一番话,就完全将周家的气势给表达了出来嘛!作为周家人,就得有这样的豪气,胆气,否则,还怎么屹立在香江巅峰呢?

    “强哥,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那肖遥之前我也见到了,实在是太狂妄了!”周礼生气说道,“而且那个家伙还打了我呢!”

    “什么?那个王八蛋竟然还敢对你动手?”周强顿时勃然大怒,拿出了一副大少爷的气势,说道,“周礼,你放心吧,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们周家的人,我们绝对不会让你被欺负的,肖遥如果不来香江,我也不好找他的麻烦,但是现在既然他已经来了香江,我一定要让他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地头蛇!”

    “还有周知光!”周礼一想起周知光之前在饭桌上指着自己鼻子骂的样子就生气。

    如果指着他鼻子骂的人是周强或者是周恬,这口气或许也就算了。

    但是那算是周知光啊!一个被所有人欺负的小角色。

    怎么,别人欺负他周知光都可以,到了自己这边就不行了?哪有这样的道理啊!

    “周知光?”周强愣了愣神,问道,“谁啊?”

    “就是五爷外面的私生子……”周礼小声说道。

    “哦!那个野种啊!”周强冷哼了一声,说道,“他做什么了?”

    “也不知道那家伙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现在竟然和肖遥等人走的很近,也不讲我当回事了,大概是觉得,他现在有了肖遥做靠山吧。”周礼最喜欢做这种火上浇油的事情了,周强在周家的地位比起他周礼不知道要高多少,如果周强打定了心思想要对付肖遥等人的话,香江就定然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

    “哼,既然那周知光铁了心找死,我也不用念及情分了。”周强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寒光,他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周恬看着这两人,简直可笑到了极点。

    他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目中无人了。

    周强现在还觉得,肖遥在香江根本就不可能做出些什么事情,更不要说威胁到他。

    这样的想法,简直幼稚到了极点。

    不过,这一次周恬并没有出言反驳他了。

    自从回到香江之后,该说的话,她就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可依然效果甚微,周家人始终没有将肖遥当一回事,她还能说些什么?能做些什么?

    “算了,周礼,随我进去见老爷子。”周恬说完就进了别墅里。

    周礼看了眼周强,赶紧跟着周恬一起进去了。

    周强原本都已经打算离开了,听到这一番话,索性又折身回来,打算跟着他们一起进去。

    “你不是都已经和老爷子聊天聊完了吗?”周恬皱了皱眉头问道。

    “我好奇你打算和老爷子聊些什么,不可以吗?”周强问道。

    周恬对于周强只有冷笑:“我想要和老爷子聊些什么,你会猜不到吗?”

    周强只是笑着不说话。

    周恬也有些没办法了,毕竟这里是周老爷子的屋子,又不是她说了算的。

    三个年轻人一起进了别墅,上了三楼。

    领着三个年轻人一起往楼上走的,是个年纪大概在六十岁左右的老人,穿着一件灰色的中山装,其实周恬等人也不知道这个老人的来历,但是,似乎自打记事以来,这个老人就已经在周家了,除了周老爷子之外,也就是眼前这位叫水伯的人地位最高。

    老人在周家的职位,大概等同于大管家,似乎也是老爷子的贴身保镖。

    以前,周恬也听老爷子说过水伯的故事,据说水伯就是内地人,有一年,周老爷子在内地遇到了劫匪,就是水伯出手,救下了他,之后,水伯就跟着周老爷子一起来到了香江,当时水伯才三十岁,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年,这三十年里,水伯不知道救了周老爷子多少条命。

    周家人都说,水伯是周家的第一高手,但是至于水伯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就没人知道了。

    “老爷在书房里,你们进去吧。”水伯将三人领到了地方,就转身离开了。

    推开书房的门,周老爷子躺在向阳窗户的躺椅上。

    躺椅摇摇晃晃,在手边上还有一张床头桌,面积很小,上面摆放着一个玻璃杯,杯子里的茶叶,恐怕够买几百个这样的玻璃杯了。

    周家人都知道,老爷子爱喝茶,只是对喝茶的器具并不是很讲究,有些人喜欢用紫砂,也有人喜欢用翡翠杯,唯独老爷子,就喜欢用玻璃杯,他常说的话就是,茶水倒进翡翠杯里,倒进紫砂杯里,就能变味啦?这就跟做人似得,躯壳好看或许有点用,可是,里面的灵魂却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躯壳多么好看,就能变得尊贵无比。

    看到周强去而复返,身边还站着周恬和周礼,老爷子脸上不免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强子,怎么又回来了?”周老爷子停下摇晃轮椅的动作,看了眼周强,虚眯着眼睛问道。

    老爷子年纪确实大了,脸上特别是额角那块,已经有了不少老年斑,头发很短,也都白了,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褂,一年四季都喜欢穿着一双千层底,老爷子常常说这样的鞋子穿着才舒服。

    “爷爷,周恬说,肖遥来了香江。”周强端了一张凳子坐在周老爷子的身边笑着说道。

    相比较于周强,周恬和周礼显得有些拘束了。

    周礼是因为他原本就是周家的旁系,和老爷子的接触并不多,周恬则是因为原本便是女儿身,在周家并不得宠,除非是有事,否则,她也不愿意来老爷子这边,反正老爷子和她说话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远没有面对周强时的和煦。

    要说周恬心里一点郁闷都没有,那也是假的,她也希望,能够得到老爷子的看重,并且,她也为此付出了不少努力,可是不管怎么努力,她都没有办法让老爷子对自己另眼相看,大概也和周知光差不多了。

    周知光难道没有努力过吗?他可曾得到过周家人的看重和尊敬?

    该欺负他的人,还是会欺负他,这个和能力无关。

    “肖遥?”周老爷子原本昏昏沉沉的状态一扫而空,一双眼睛也变得锐利起来,冷笑着说道,“就是那个在面国欺负过你的那个年轻人?”

    “是!”周强点了点头。

    “他好大的胆子,真敢来我们香江要账?”周老爷子冷笑着说道。

    听了周老爷子的话,周恬心里便明天,想要让老爷子提高警惕重视肖遥,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其实,老爷子并不是一个多么粗枝大叶的人,只是因为涉及到了周强,他的这个宝贝孙子,才变得有些许不理智,如果周老爷子从年轻到现在,性格一直如此,恐怕也不能将偌大的周家撑起来了。

    现在的周家,屹立在香江的巅峰,这个珠宝王国的缔造者,就是躺在躺椅上的那个垂暮老人,谁敢忽略他的能力呢?

    “这样吧,你先找几个人,去试探试探,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周老爷子沉思了片刻说道。

    周强赶紧使劲点头,脸上笑容看着也是越发的浓郁:“好!好好,之前是在面国,我没有办法将那个家伙怎么着,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里可是咱们香江,既然他敢来,我们就要让他后悔!”

    “哼,那是一定的。”周老爷子说到这,也有些不高兴,说道,“真不知道朱家那个老头到底是怎么想的,之前我就和他说过,想办法留下肖遥,在面国就让这小子让你低头认错,却没想到朱老头竟然百般推脱。”

    这件事情,可能是肖遥都不知道。

    朱老爷子原本也是想要将这件事情告诉肖遥的,想想还是算了,毕竟不管怎么说,这些年周家都帮了朱家不少忙,如果转脸就将周老爷子的意思转达给肖遥的话,以肖遥的脾气,恐怕说什么都不会善罢甘休,也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些,他才没有轻举妄动,反正周家在香江的能耐再大,也不可能给肖遥构成任何威胁。

    周老爷子显然没有想到这些,还在生着朱老爷子的气。

    他却不曾得知,如果不是因为朱老爷子念及情分的话,恐怕,周家在此之前就已经倒下了。

    “爷爷,不可啊!”周恬是真的着急了。

    周老爷子冷冷瞥了眼周恬,问道:“有何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