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汇聚世界大气运
    香江汇聚着不少风水堪舆大师,一个个都在观龙台上,看着华夏。

    所谓的观龙台,铸造于三十年前,观的龙,自然就是华夏了。

    这里很多风水大师,都是在早些年代,出于某些特殊的原因,流落于此的。虽然在华夏大陆,风水堪舆被当成迷信,可是在香江,一个有能耐的风水大师,能受到很多人的尊重,就比如说香江的风水宗师级别人物李金盘,就和不少香江富商是好友。

    甚至,那些富商一个个还削尖了脑袋想要巴结他这样的人物。

    李金盘今年已经七十,穿着一件素色长褂,手上每时每刻都把玩着一个巴掌大的金色罗盘,倒是应了他这个名字。

    李金盘站在最前方,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徒弟。

    这是李金盘的关门弟子,天赋异禀,小小年轻,就达到了望气玄学。

    看小徒弟眉头紧皱,李金盘忽然开腔,问道:“察觉到了什么?”

    那小徒弟轻叹了一声,小声说道:“有人在引地脉之气,就在华夏。”

    “哈哈,真看出来了?不错不错。”李金盘倒是挺高兴的。

    “师父,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吗?”小徒弟看上去似乎有些着急了,“这可涉及到全世界的气运啊!莫不是真的要被大陆那位高手全部引去?”

    “引去了,又怎么样?”李金盘正色问道。

    小徒弟深吸了口气,没有说话了。

    “香江也是华夏,华夏兴,也是香江兴。”李金盘笑着说道,“再者说了,即便我们想要出手,你觉得,咱们能做什么?逆转地脉之气?你能做到还是我能做到?那位高人既然能调动世界灵气,朝华夏一处汇聚,已如神来之笔,我们当然需望而止步了。”

    小徒弟点了点头。

    虽然他还是有些郁闷,可是李金盘话里的意思,也让他听明白了,即便有人不愿意,那又能如何?谁能阻止华夏那位布阵的高人?

    无人能及!

    “那位高人的高度,怕是我们一辈子都无法触及了。”小徒弟耸了耸肩膀说道。

    李金盘哈哈笑了起来:“不要说是你了,即便是我也不行啊,不对,准确的说,观龙台上所有风水相师加在一起,怕也敌不过那位高人一根手指。”

    这样的话听着虽然有些别扭,可事实就是如此。

    “那,如果是五十年前的徐大师呢?”小徒弟问道。

    小徒弟这一番话,也算是将观龙台上所有风水相师心里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徐大师是什么人物?五十年前,香江气运已到,徐大师被迫出面,从一个小国引来一条龙脉,投入香江,之后香江再次兴盛,那小国却常年战乱。

    这样的大手笔,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等徐大师羽化后,香江再也没有出来一个能与徐大师相提并论的人物了。

    “不好比较。”李金盘摇了摇头,“如果说起风水堪舆,定然是徐大师胜。”

    “那,如果是战斗呢?”小徒弟紧紧追问。

    “……”李金盘深深看了眼自己的小徒弟,语气惆怅,“怕是十个徐大师,也不如华夏那位吧……”

    这句话说出口,那些风水相师先是满脸的不可置信,之后又是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中。

    徐大师可都已经到了能够借助地脉之气的人,却依然不敌华夏那位?

    难不成,那位已经是真仙了?

    他们猛然想起之前鹰国传过来的新闻,一个华夏人,抗住了一课核武,顺毁掉了鹰国的一座军区,即便是鹰国,在这样的强者面前也只能选择避让,拱手送了出来,可算是跌进了颜面,虽然事后鹰国奋力想要遮丑,想要将消息锁住,可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

    当时的事情和眼下的气运涌动,有没有关系呢?

    如果是那人的话,似乎一切都好理解了……

    “对了,我听说,周家的周强这段时间再找你?”李金盘忽然问道。

    小徒弟点了点头。

    “成伟,周强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要走得太近,如果他有什么事情托付于你,三思而行。”李金盘轻声说道。

    白成伟微微一愣,又小心翼翼问道:“师父,您是不是看出了些什么啊?”

    “这段时间,你的生死宫多了一丝晦气。”李金盘说。

    小徒弟白成伟眼神中都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只要是个风水相师,就都能听明白李金盘的这一番话。

    生死官有了一丝晦气,无非就是说白成伟的身上多了死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这样的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白成伟说什么都不愿意相信,但是但是是自己师父说出来的,他就不会有半点狐疑了,仔细想来也是,周强原本就是个惹是生非的膏粱子弟,之前找他,就是想要请他对付一个华夏人。

    原本他还有些犹豫,因为周强给他开出了不错的价格。

    现在,他的心里总算是打定了主意。

    “师父,我明白了,回去之后,我就将定金退还给他。”白成伟认真说道。

    “嗯,晦气没了。”李金盘又笑了一声。

    白成伟有些吃惊。

    只是因为自己心里打定了主意,生死官内的晦气,竟然就没有了?

    看来,还真是因为周强的关系了。

    想明白这一点,白成伟简直想要将周强按在地上摩擦,还好自己有个高深莫测的师父,否则,自己的这一条小命,可能就真的因为周强那点屁事搭进去了……

    华夏,仙人山上。

    雪蛟将青龙幻象狠狠砸进了四象柱中,小白那边,竟然也取得了优势,虽然速度有些慢,战斗时间拖了很久,可最终依然是将白虎逼进了四象柱里。

    肖遥的身体慢慢降到广场上。

    四根四象柱,闪耀着四根蓝光锁链,很快又慢慢消失。

    万物俱静。

    肖遥缓缓躺在了地上。

    “肖遥!”夏意星等人赶紧冲到跟前。

    “让我看看。”李单先是将夏意星挤开,感受了一下肖遥体内的气机后又送了口气,“少主无碍,只是灵气匮乏过度,休息一段时间就无恙了。”

    有了李单这句话,大家才算是松了口气。

    李耀文走到跟前,将肖遥背了起来,送回了他的房间里。

    总算是风平浪静,聚灵阵的灵气也再次上升了一个高度。

    如果不是因为肖遥心里尘埃落定,怕也不敢就此晕过去。

    之后,李单等人站在广场之上,都是一阵唏嘘。

    “这里的灵气,即便是比起天行宫,恐怕也要高上好几个档次了吧?”

    “真正的洞天福地啊!”诸葛涂叹了口气说道,“汇聚世界灵气,形成一个灵穴,又用四象柱镇住,这样的阵法,之前你要是告诉我,我肯定不相信,即便有这样的阵法,恐怕也找不到一个能布下这样一个大阵的人,却没想到,少主做到了。”

    提起这些,李单满脸的得意和自信:“那是自然,也不看看少主是谁的儿子。”

    “哈哈!”诸葛涂哈哈大笑起来,“又不是你儿子。”

    李单也不生气,若是换做平日里,他定然觉得诸葛涂说话太过放肆,无奈今天他心情不错,自然懒得去计较。

    “可惜的是,少主没有进行突破,否则的话,等进入了灵海境界,怕也能与白齐眉一战了。”李单轻声说道。

    诸葛涂好奇说道:“上一次,那白齐眉不是已经被少主被逼退了吗?高下立判,根本不足为惧。”

    李单深深瞥了眼诸葛涂,正色问道:“你当真以为,白齐眉不是少主的对手?”

    诸葛涂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下意识问道:“殿主,你的意思是说,如果白齐眉全力以赴的话,即便是少主,也不是他的对手?”

    “暂时还不知道,我很好奇,如果白齐眉真的能敌少主,当初又为何选择退避三舍呢?”最后,他只能无奈叹了口气,“罢了,不去想这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白齐眉是个有野心的人,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诸葛涂重重点了点头。

    他和李单一样,都和白齐眉那个老狐狸打了不少交道,对于白齐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心里都很清楚。

    “那我们云霄殿需要做些什么呢?”诸葛涂问道。

    “咱们需要做的,无非就是做好战斗准备了。”李单笑着说道,“少主需要对付的是白齐眉,咱们要对付的人也不少,现在的隐世世界,牵一发而动全身,即便少主没有和他们为敌的意思,可洪剑宗和紫金门都是血淋淋的例子,有心之人自然会造谣生事,他们害怕被少主踩在脚下,只能选择依附天行宫,对付天行宫,也是对付整个隐世世界啊……”

    诸葛涂听完了李单的这一番话,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们都能感觉到压力,难道肖遥感觉不到吗?其实肖遥最为清晰,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想过要去对付白齐眉,一方面是因为现在还没有矛盾冲突,另外一方面,也是不希望云霄殿和他一起以身涉险。

    肖遥心里清楚,他们心里也应该清楚,可以目前什么都不需要做,但是却不能什么都不准备做,听着很绕,道理都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