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公盘标王
    一般每年的翡翠公盘,大概都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不过这一次肖遥的收获已经很大了,也只打算在翡翠公盘停留两天的时间,等两天后,翡翠看的差不多了,也就回去了,毕竟虽然要布下聚灵阵需要翡翠,可是需求也不至于那么大。

    这一次来参加翡翠公盘的人这么多,肖遥总得给别人留一条活路吧?如果真的将面国翡翠全部拉回去,别人还活不活了啊?

    朱老爷子亲自带队,可能也是因为解决了金将军的麻烦,老爷子看着精神都好了很多。

    肖遥倒是没见过朱韬和他的母亲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朱老爷子采取了什么措施,是这样的话,想来也都挺正常的,虽然肖遥不愿意和他们计较,但是也不愿意天天看到这两人在自己眼前晃荡。

    朱云峥和朱云嵘也都跟在后面,虽然以前每年的翡翠公盘,朱老爷子都会过去晃荡一圈,可也只是朱老爷子而已,像今年朱家人全员出动还是极少见的。

    翡翠公盘的举办地点还是在之前肖遥买翡翠毛料的小镇上,只是变得更加正规,场所也更加高端化,像是一个假日酒店。

    “肖先生,等会中午十二点中会有拍卖会,或者我们也可以直接去看看暗标。”朱老爷子跟在肖遥的身后穿梭在人来人往中嘴里说道。

    肖遥稍微疑惑了一下,转过脸看了眼朱老爷子,下意识问道:“暗标是什么意思?”

    朱老爷子笑了一声,娓娓道来。

    “暗标说也简单,每一块赌石前面都会摆放一个小盒子,拿来卡片自己,大家可以将自己准备买下毛料的价格放进小盒子里,统计的时候自然就是价高者得了。”朱老爷子说道。

    肖遥明白似得点了点头。

    “那还是算了吧。”肖遥说道。虽然他能感应出来翡翠里面蕴含的灵气,可到底不是透视眼,更不可能知道盒子里的最高价格到底是多少,还是完全凭靠运气,仔细想来确实有些不划算,除非专门针对那些灵气充足的翡翠毛料开始天价,只是这样一来,吃相又有些太难看,而且太容易露出马脚,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有些不合适。

    朱老爷子听肖遥这么说,自己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中午的拍卖会,比起暗标就要简单很多了,程序简化,无非就是拿出赌石,然后价高者得。

    肖遥跟着朱老爷子一起走进了会场,至于办手续之类的事情则是交给了朱云嵘。

    现在距离拍卖会还有一段时间,肖遥则是跟着朱老爷子,在会馆里晃悠着,寻找一些灵气充足的翡翠原石。

    最后,肖遥发现会馆最中间的地方,里三层外三层围上了不少人,心中不免好奇,转过脸问道:“这是什么情况啊?”

    朱老爷子看了一眼,笑着说道:“他们是在看标王。”

    “标王?”肖遥微微一愣,略显疑惑。

    朱老爷子咳嗽了一声,简单说道:“每一年翡翠公盘,都会有标王,今年的标王是一块半赌玻璃种帝王绿,起价就是五百万米元,最后的成交价格,肯定不会低于五千万米元了。

    “哈哈,那还是没有马千里买的那块翡翠毛料贵啊!”肖遥忍不住说道。

    “……”朱老爷子也只能笑着,那个马千里要是知道肖遥这一番话,估计还得郁闷的吐血。

    “对了,周恬和王临海呢?”肖遥忽然问道,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之前来的时候,周恬和王临海似乎就没有跟着。

    “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说,似乎是周家又来了人,应该是周恬的堂哥之类的。”朱老爷子说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反正他对周恬没什么兴趣,对周家也没什么兴趣。

    等走进标王之后,肖遥才有些惊讶。

    切出来的一面,确实是玻璃种帝王绿了,不过,也就只有一片而已,反而是在翡翠的最后面一块,有一股浓郁的灵气,让他感觉非常不错。

    “有些意思了。”肖遥眯着眼睛想着。

    “标王是要采用暗标的形式,肖先生要是觉得有兴趣的话,可以试试。”跟在后面的朱云峥笑着说道。

    肖遥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不值得。”

    虽然那一小片灵气非常浓郁,但是价格也至于多高,毕竟范围非常小,这块半赌毛料标王的表现这么好,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竞价,最后的成交价格,也一定是天价,肖遥如果真的想买,最后肯定会亏本,毕竟他现在也不是那么缺少翡翠了,像这种亏本买卖,还是别做了的好。

    不过肖遥这句话说完,在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陌生且不和谐的声音。

    “周恬,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肖遥啊?没什么魄力嘛!不是天天宣称自己不差钱吗?”

    肖遥转过身,看到周恬和王临海,只是这两人都站在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后,他的年纪大概也就比周恬大上一两岁,声音听着软绵绵的,就跟没吃饱饭似得,褐黄色的头发挺长,斜刘海,看着有些别扭。

    周恬冲着肖遥歉意一笑,只是笑容中更多的是无奈。

    肖遥眯了眯眼睛,说道:“你认识我?”

    “周家,周强。”那个年轻男人说道。

    “嗯。”肖遥点了点头,“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认识你,你没必要做自我介绍的。”

    周强:“……”

    这句话说的可真有些扎心了。

    怎么说他也是周家的大少爷,在香江还真没几个人敢这个和他说话,在肖遥的面前,对方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难道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想要结交自己吗?

    周强一步步走到了肖遥的面前,眼神锐利,问道:“听说,马千里的股份在你手上?”

    “是。”肖遥点了点头。

    “巧了,我这一次就是冲着马千里的股份来的。”那个年轻男人笑了一声,说道,“开个价吧,只要你敢开。”

    “那就一千亿吧。”肖遥声音平和,波澜不惊。

    方海等人都乐了。

    这才是肖遥的作风嘛!

    周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他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肖遥,甚至在想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一千亿?他还真敢开啊!

    这特么是价格吗?摆明了就是不想卖好不好?

    “你耍我?”周强脸上写满了愤懑。

    “不耍你。”肖遥摇了摇头,“耍猴还能讨几个赏钱,耍你屁用都没有。”

    “……”周强已经恨不得挥出一拳头,将站在自己面前的家伙狠狠砸趴下了。

    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自己是个有身份的人。

    其实肖遥原本还是一个非常好说话的人,只是这个叫周强的家伙刚到他的面前,就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他看着当然不舒服了。

    如果对方愿意好好说话,他自然也愿意好好说话,但是既然对方不愿意和他平等交流,他也不会给周强面子,这就是他为人处世的方式。

    “傻缺。”方海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周强怒极反笑,盯着肖遥,声音漠然:“小子,不要以为自己有点钱,这就是你的天下了。”

    肖遥觉得这句话还给周强还是挺合适的。

    “对了,你不是盯上了这块标王吗?不然咱们竞价如何?”周强问道。

    肖遥想了想,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我不感兴趣。”

    “哎,还真以为你是个有钱人呢,现在看来,可真是我看走眼了,玻璃种帝王绿都不感兴趣?”周强抓住机会,就要对肖遥冷嘲热讽了。

    “你要是感兴趣,自己买就是了。”肖遥不耐烦说道,“磨磨唧唧的,你是不是周恬姐姐啊?”

    周强:“……”

    虽然自己皮肤白了一些,虽然长得阴柔了一些,虽然声音软绵了一些。

    但是老子是个男人好不好!

    他的内心已经要抓狂了。

    肖遥也懒得继续搭理周强,和朱老爷子等人一起离开了。

    肖遥走了之后,周强才愤愤骂道:“算个什么东西!”

    说完他又看了眼王临海,倒是变得毕恭毕敬起来,问道:“王老爷子,您看这块标王怎么样?”

    王临海原本还是非常看好这一次的标王的,不管是从切口来看还是从色彩饱和度来看,这块标王的价值都值得出手,可是之前肖遥的态度却让他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如果不是因为肖遥对这块标王兴趣缺缺,或许他真的会非常看好这一次的标王,可是现在肖遥的态度就摆在面前,值得推敲琢磨。

    思索片刻,他看了眼周强,认真说道:“周少,虽然这一块标王看着非常不错的,但是我觉得还是不要轻易出手的好,毕竟标王最后的成交价格,都是天价,如果切出来了,真的如表现般好,也就算了,但是如果切垮了,可就亏大了。”

    王临海这一番言辞说的还是比较严谨,等于没有给周强任何意见,换做任何一个人都知道,周强虽然对赌石了解的不是很多,可一切基本的常识还是知道的,毕竟家里就是做这一行的。

    “那您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啊?”周强有些不耐烦了。

    “我无所谓。”王临海索性说道。

    他觉得还是直接将自己摘出去的好,到时候切垮了,找不到自己麻烦,如果让别人买去切涨了,也不会怪责自己。

    周强没有搭理王临海了,反正这老头说的也都是废话,他直接冲到跟前,手里拿着卡片,已经准备开始投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