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达到目的就好
    肖遥的忽然出手,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那个黑袍男人,是面国现在的国师,也是金将军的贴身护卫,可即便现在金将军被肖遥切掉了一只手,他也不敢动弹一下,因为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肖遥即便当着他的面想要将金将军杀了,他也什么都阻止不了。

    他的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和肖遥压根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

    人家可以站在高处蔑视他,他能做的,就是乖乖被蔑视。

    像一条狗似得。

    “怎么了,之前的欢迎仪式还不够,现在还要欢迎我吗?”肖遥冷笑着说道。

    说完,他又有些不高兴了,转过脸看了眼朱老爷子,说道:“老爷子,你这个翻译官,能不能尽责点啊?”

    朱老爷子恍然大悟,如大梦初醒,赶紧用面国语,将肖遥刚才说的那一番话表达了出去。

    金将军只是抱着自己的手腕惨叫着。

    那个黑袍男人,忽然伸出手在金将军的身上拍了拍,在金将军的身上闪过了一道黑光,下一秒,金将军的血就被止住了。

    “不错,还算是有点能耐。”肖遥幽幽说道。

    那个黑袍男人忽然开口,苦笑着说道:“肖大师说笑了,我这点小手段,不敢献丑。”

    肖遥略显惊讶,问道:“你竟然会华夏语?”

    黑袍男人点了点头。

    “嗯。这样交流起来就没问题了,看来你们都认识我,既然是这样,咱们之间的问题,也好解决多了。”肖遥松了口气说道。

    一副如释负重的样子。

    黑袍男人只能再次苦笑。

    肖遥能轻松,但是他却一点都轻松不起来。

    身上就像背负着一块千斤磐石一般。

    “既然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拿出这样的阵仗欢迎我?真以为,我肖遥是好欺负的不成?”说到最后,肖遥的眼神也凌厉如刀。

    那个黑袍男人只能使劲摇头苦笑,开什么玩笑,谁会觉得肖遥好欺负?或许以前真的有,但是现在绝对不会有了,肖遥的实力,是众人都有目共睹的,自从鹰国那一场战斗结束之后,肖遥的实力就已经不容小觑,甚至很多人都觉得,肖遥有灭掉鹰国的实力,当然,这也都是一种直观臆测,谁也不敢去深究。

    人家鹰国都已经够难过的了,还去揭开人家伤疤,那不是打人家脸吗?

    虽然鹰国在肖遥的手上吃了很大的亏,可是说到底,人家也是强国之一,没有几个人会因为口舌之快,去得罪一个大国。

    但是肖遥的实力,依然是摆在明面上的。

    这是一个可以抗衡强国的存在!

    金将军的惨叫声终于停了下来。

    他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肖遥。

    肖遥忽然开口:“如果你再这么看着我的话,我不介意将你的眼珠子给抠出来。”

    “……”金将军听到了黑袍男人的翻译后,身体一颤,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之后又觉得自己这么做实在是太没面子了,扯着嗓子骂道,“如果你真的敢杀了我,我可以保证你走不出去!”

    肖遥笑了一声,笑容满是冷森。就在他打算出手的时候,那个黑袍男人赶紧跪在了地上。

    “肖大师不可能啊!”黑袍男人说道。

    “哦?有何不可?”肖遥问道,“你莫不会真的认为,我害怕得罪你们吧?”

    “当然不是,肖大师如果想要离开,飞走便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只是面国刚刚才安定下来,如果金将军现在死了,恐怕,面国又会陷入新一轮混战中,到时候会死多少无辜百姓,您明白吗?”

    肖遥有些吃惊了。

    原本他还真想将金将军给宰了,可是黑袍男人的话,让他打消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虽然他不是面国人,可他到底不是什么恶人,如果真的造成了面国的生灵涂炭,他心里也过意不去。

    之前在鹰国杀掉那么多人,也只是因为那些人想要杀了他而已。

    说到底,肖遥终究不是一个喜欢滥杀无辜的人。

    看到肖遥停了下来,黑袍男人也转过身,目眦欲裂,狠狠骂了那个金将军几句。

    其实在说完之前那一番话之后,金将军就已经后悔了。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还不明白现在的局势。

    肖遥没办法离开?那对方是怎么站在他面前的?

    人家特么的会飞啊!

    “你说的不错,虽然我不是面国人,但是我也不想看到面国一团糟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必须要死。”肖遥说道。

    那个黑袍男人面露惊讶之色。

    “肖大师,这是为何?”

    肖遥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抿了抿嘴唇。

    黑袍男人低下脑袋想了很久,过了一会,又猛然抬起脑袋,看着肖遥,试探着问道:“听闻肖先生现在已经是华夏的一名上将,此事当真?”

    肖遥点了点头。

    站在肖遥身后的朱老爷子,浑身都打了个寒颤。

    他现在才知道,肖遥现在已经是华夏上将的事情,之前即便是华老爷子也没有透露过,毕竟这件事情在华夏还算是机密,他真的没有办法理解,肖遥今年才多大啊,竟然就能被授予上将军衔,这简直就是朱老爷子不能理解的事,给他多少时间也不能理解啊!

    肖遥点头后,那个黑袍男人忽然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

    “这就难怪了。”黑袍男人苦笑着说道。

    肖遥眯了眯眼睛,问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金将军开始和米国打交道的时候,我就已经劝诫过他,毕竟华夏离我们才是最近的,即便真的想要和强国搞好关系,那也应该是和华夏,而不是米国。可是金将军根本不听,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肖遥笑了笑,说道:“原来是这样,其实之前我也有些疑惑,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就顿悟了。”

    这几年,随着华夏经济军事各方面开始进步,米国就有些坐不住了,虽然他们米国现在依然是世界霸主,第一强国,但是华夏的地大物博也不是他们可以轻视的,更何况,华夏原本就是世界强国,只是因为几百年前的某一个朝代落寞,导致华夏也走了下坡路。

    在推翻了封建制度后,华夏连续有了不知道多少个质的飞跃,米国感到害怕,想要插手周边国家遏制华夏经济发展,这倒也挺正常的。

    金先生选择和米国联系,而不是华夏,这就是一个致命的错误了。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肖遥会站在他面前的原因。

    “也就是说,金将军必死,对吗?”黑袍男人问道。

    肖遥没有半点犹豫,点了点头。

    黑袍男人转过脸看着金将军,眼神漠然。

    忽然,他伸出手,一巴掌将金将军拍飞了出去。

    等到金将军落在地上的时候,都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

    他怎么都没想到,最后杀掉自己的不是肖遥,而是常年待在他身边的国师。

    黑袍男人大口大口喘着气,身体还在发抖。

    “我宁愿他死在我的手上,也不希望他死在外国人的手上。”黑袍男人轻声叹道。

    肖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开口问道:“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你打算怎么办?”

    “在金将军的手下,还有不少能人,我相信他们能吸取这一次的教训,知道什么人该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其实即便我们不搭理米国,米国也不会真的就将我们怎么样,他们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精力,大家都明白,只是金将军一个人不明白罢了。”

    肖遥笑了笑,说道:“如果,你找不出来第二个识时务的人呢?”

    “那就我自己来做这个将军吧。”黑袍男人站起身,拱了拱手,“恭送肖大师。”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已经弯下了腰。

    肖遥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也只是到此为止而已,如果以后还会有第二个金将军出现,我还是会回来的。”

    国师没有说话,依然弯着腰。

    “还有,我不希望你们以后还找朱家的麻烦,否则的话,朱家死一个人,我就让你们数万人陪葬。”肖遥继续说道。

    “肖大师放心,以后朱家在面国,一定会顺风顺水。”那个黑袍男人的声音听着都有些沙哑。

    肖遥没有再多说什么了,他转过身,一只手拉着朱老爷子的胳膊,再次化作一道蓝虹离去。

    看着那道虹光,黑袍男人站起身,双眼冷冷看着金将军的尸体,忽然噗嗤笑了出来。

    “终于有个正当的理由除掉你了……”

    离开宫殿外,重新坐在车上,肖遥坐在后排,闭目养神。

    中途朱老爷子几次都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肖遥始终闭着眼睛,也都没有发问。

    最后还是肖遥先开口了:“老爷子,你是不是想要告诉我,那个黑袍男人不简单啊?”

    “是。”朱老爷子苦笑了一声,说道,“他下手太果断了,甚至都不给金将军回过神的时间。”

    肖遥笑着说道:“显然他就是在等这个时候,他明明知道我的实力,却没有说到点子上,否则你以为那个金将军还敢对我出手吗?”

    朱老爷子有些疑惑,问道:“肖遥,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

    “我达到目的就好,何必想那么多呢?他不会和华夏为敌,也不会让面国动荡,就足够了。”肖遥轻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