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章 有你的份
    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距离青狼别墅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易三秋已经停下车暂时将李季放了下去,虽然带着李季一起来,但是他当然不可能也将李季带进别墅里,万一青狼真打算将做些什么,他们两个就一个都跑不掉了,更不要说还有救援什么的。

    所以既然带着李季来了,其目的自然是要将李季放在外面了。

    等到了青狼的别墅里,易三秋下了车,就看到师爷站在大门口,脸上带着笑容看着他。

    “来了?”师爷眯着眼睛问道。

    易三秋点了点头,说道:“师爷,您还专门在外面等我呢?”

    师爷笑了笑,说道:“你可是贵客,能不迎接你吗?”

    易三秋眯了眯眼睛,有些不高兴说道:“师爷,您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什么贵客不贵客的,你们都是我大哥,难道你不把我当自己吗?”

    师爷哈哈笑了笑,伸出手在易三秋的肩膀上拍了拍,没好气道:“懒得和你说了,你小子就是说话好听。”

    易三秋乐呵说道:“能说好听的话,还非得说难听话不成?可没这样的道理啊。”

    师爷和易三秋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将他引到了青狼的书房里。

    走进书房,易三秋直接坐在了青狼的面前,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来了。

    “狼哥,找我干什么啊?”易三秋问道,“我很忙的,一分钟几十万上下好不好!”

    青狼瞥了他一眼,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问道:“怎么了,现在在墓地专门帮人烧纸钱了?”

    易三秋:“……”

    他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青狼也会有这么毒舌的时候。

    “你知道我这一次叫你来是做什么吗?”青狼眯着眼睛看着易三秋问道。

    易三秋下意识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狼哥,您说笑呢不是,我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青狼眼神骤然变冷,死死盯着易三秋,说道:“难道你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如果你没有,怎么会知道白鸟的儿子会找刘慧的麻烦?这一切难道不都是在你的设计之中?”

    当青狼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易三秋脸上神情不变,看上去依旧淡定。

    倒是站在一边的师爷,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看了看易三秋,又看了看青狼,似乎有些吃不准了。

    最后,倒是易三秋一声笑,打破了此时的尴尬和沉闷。

    “狼哥,你要是真确定是我的话,也不会让我坐在这里了,早就直接把我弄死了,白鸟的事情,我都已经和你说过了,当时我也问了你,到底该怎么做,是你说让我废掉他,我才废掉他的,现在又调转枪口,说是我的问题,我能怎么办?我能说些什么?”

    青狼眉头微微一皱,没有说话。

    易三秋继续说道:“狼哥,你要是真觉得我做错了什么,直接对我采取措施呗,反正我打又打不过你,还能怎么着呢?如果你想要吓到我,或者是诈到我的话,我觉得你还是直接放弃算了,反正这样的套路对我无效,上次您老人家都用过一次了。”

    “……”面对易三秋,青狼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这家伙简直就是一块滚刀肉。

    青狼忽然笑了出来,看着易三秋,眼神严肃说道:“说到底,你小子还是不够聪明啊,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即便真的猜到我的目的,知道我是在吓唬你,故意装作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难道不是更好吗?”

    易三秋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吧,在您老人家面前耍这些小聪明,实在是太不明智了,谁能躲得过您的火眼金睛啊?”

    青狼瞥了眼易三秋,转过脸对身边的师爷说道:“你发现没?这小子现在拍马屁拍的越来越高端了,简直就是了无痕迹。”

    师爷只能陪着笑,却什么话都没有说,他只是有些搞不懂,现在青狼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在打什么注意,在没有搞清楚局势之前,他觉得自己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保持沉默,什么都不说。

    别人都以为,师爷是青狼手底下的智囊团,真正的军师,可只有师爷自己心里清楚,他最多只能擅长一些阴谋,如果说到阳谋和揣测人心的话,多少个师爷,都不是青狼的对手。

    “易三秋,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非常没有安全感啊?”青狼看了眼易三秋,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真的挺希望你就是个傻小子。”

    易三秋叹了口气,露出沉思状,过了一会,才正色说道:“其实狼哥,我也想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挺好的,但是没办法啊,如果我真的什么心眼都没有,如果我真的只是一个傻小子,您觉得我现在还会坐在你面前吗?或许我早就被人给弄死了。”

    青狼听了易三秋的话,也保持了沉默。

    虽然正如他说的那样,他希望易三秋能够一直傻下去,这样他更容易掌控,但是他也明白易三秋说的都是事实,现在这个社会就是人吃人的社会,不多点心眼恐怕很快就会被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虽然这些话听着似乎有些不是滋味,但是有几个人敢站出来否认这样的事实呢?如果易三秋真的是个没脑子的蠢蛋,恐怕不要说赵青龙了,即便是一个许申都能够将他玩弄在鼓掌之中,他还怎么活到现在?

    “算了,易三秋,我看不透你,但是我也懒得去看透你。”青狼说道,“你走吧。”

    “走?”易三秋一愣,有些好奇,“狼哥,你专门把我叫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啊?”

    “不然呢?”青狼无奈说道,“总不能就因为我看不透你,就把你弄死了吧?”

    易三秋笑了笑。

    “师爷,你先出去吧,我和易三秋聊聊天算了。”青狼忽然开口说道,“总不能就让这小子白跑一趟啊!”

    师爷微微一愣,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抬脚走出了房间,顺便将房门带上。

    等师爷离开之后,易三秋才问道:“狼哥,你这是什么话只能让我听啊?师爷你都信不过不成?”

    青狼笑着摆了摆手,站起身之后亲自给易三秋泡上了一杯茶。“狼哥,你这样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易三秋站起身接过茶杯,笑着说道。

    “行了,在我面前别来这套。”青狼坐了下来,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才继续开口说道,“易三秋,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老老实实回答我,怎么样?”

    “嗯?”易三秋点了点头,“当然了。”

    “你对我女儿,到底有没有想法?”青狼说道,“我不是傻子,我能看得出来,刘慧这丫头是真的挺喜欢你的,你也不是傻子,别跟我说你什么都感觉不到,其实这也挺正常的,年纪相仿,而且,你长得也不错,关键是还有能力,这些点结合在一起,对刘慧她们这样的女孩而言简直就是致命的。”

    易三秋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他真怕青狼继续说下去会情不自禁的爱上自己。

    简直太可怕了!

    在青狼说到这的时候,易三秋终于忍不住打断了。

    “咳咳,那个,狼哥,我说真的,咱们有什么话直说就好,你这样夸我,我有点害怕。”易三秋正色说道。

    情况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还有害怕的时候吗?我想要杀了你的时候你可都没说你害怕。”

    “没办法,我这个人脸皮子薄,比较容易害羞。”易三秋认真说道。

    青狼翻了个白眼:“你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你这个人挺不要脸的了。”

    易三秋:“……”

    他感觉自己的人格都遭到了对方的侮辱!

    一想到这些,他的心脏简直都要难受了。

    “咳咳,你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我说的都是实在话。”青狼说道,“你自己说说,你这个人什么时候要过脸?”

    易三秋耸了耸肩膀,一副彻底无所谓的样子:“算了算了,你要是非得这么说,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其实人不要脸也挺好的,非得那么在乎面子,活着也太累了。”

    青狼想了想,又不免一阵唏嘘,他在想这些道理,自己是什么时候才知晓的,易三秋现在才多大,竟然就能领悟这么多深奥的东西,听着确实没什么,但是仔细想想,这些都是人生谶言。

    “我特别好奇,我女儿到底哪里不好啊,你为什么不喜欢她啊?”青狼坐正了身体用一种非常好奇的眼神看着易三秋。

    虽然说,每个为人父母的看自己的孩子怎么看都觉得好看,即便嘴上说不好看,心里也还是觉得不错,可青狼说出这样的话,倒是一点毛病都没有了,因为即便是从一个外人的角度看,刘慧都是一个个顶个的大美女,再说现在还只是高中,等以后上了大学,步入社会,恐怕也会越长越好看。

    这么好一个机会摆在易三秋的面前,这小子竟然不知道什么叫珍惜,简直就是在犯罪啊!

    “狼哥,感情这个事情真的不是说好看不好看的,我只是将刘慧当成自己的妹妹,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接受了这个小姑娘对我的喜欢,其实这才是对她最大的不负责任,你觉得呢?”易三秋听青狼提起这个问题,也变得严肃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