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六章 没听说过
    周恬拉着王临海走的时候,还不忘瞪一眼肖遥,只是肖遥懒得和他计较而已。..

    “肖遥,这块玻璃种明黄翡翠,对你而言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朱老爷子小声问道,“或许周家在财力真的不如你,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将翡翠让给他们,结下一份人情,倒也是件好事。”

    肖遥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用了,我也不需要别人欠我人情。”

    “……”对肖遥的这一番话,朱老爷子是无言以对了。

    或许在别人听来,会觉得肖遥这个人狂妄自大,但是真正了解到肖遥实力的人,能理解这一番话的含义了。

    一个能够让鹰国对其低下脑袋的人,还需要别人欠下自己人情吗?简直是在搞笑。

    “肖遥,要不我们也都过去看看?”朱老爷子说道。

    “好。”肖遥笑着点了点头,反正现在他也没什么事情。

    走到跟前,发现王临海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放大镜,开始研究着那块翡翠原石。

    周围的人似乎都认识王临海,也知道这是一个大师级别的人物,所以纷纷退让开,将位置让给了王临海。

    简单观察了一番之后,王临海站起身,长舒了口气。

    “王爷爷,怎么样啊?”周恬赶紧凑到跟前问道。

    王临海犹豫了一下,说道:“不管是从这块翡翠原石的表皮还是纹路看,都非常不错,虽然有一些裂纹,但是根本不会影响到原石内部。”

    听了王临海的话,周恬立刻露出了笑容,激动说道:“照这么说的话,那这块翡翠原石我们岂不是可以拿下了?”

    王临海苦笑了一声,说道:“神仙难断寸玉,更何况这还只是研究表皮,我只能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和我看到的,将我想到的说出来,至于到底怎么样,我不敢保证。”

    周恬听了王临海的这一番话,似乎有些泄气,也有些犹豫了。

    肖遥看到周恬脸精彩的表情变化,也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姑娘还真是有意思,毕竟这个王临海又没有透视眼,怎么可能对她打包票呢?即便是专家,也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是?

    “王爷爷,您认真告诉我,以你的判断,这块翡翠原石切涨的可能性有多少?”

    切涨了,是切出了翡翠,而且还是很不错的翡翠,价格高过买翡翠原石加加工费的价格,是说赚到钱,反义词的话,是切垮了,这都是赌石界常说的话了。

    “七成。”王临海正色说道。

    “那成了!”周恬深吸了口气。

    “不过,周小姐,我还是劝你三思。”王临海正色说道,“因为这块翡翠原石,虽然表现非常不错,但是,我总感觉有些怪。”

    “感觉怪?”周恬有些吃惊。

    肖遥心里也有些吃惊。

    听周围人之间的议论声,显然大家都觉得那块翡翠原石不错,王临海是这方面的专家,也根据多年的经验说这块翡翠原石不错,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说感觉有些怪呢?难道这个家伙,真的能察觉出来一些什么?

    也是这个时候,忽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他们的背后响起。

    “王老爷子到底还是老了,优柔寡断,犹豫不决,做什么说什么,都得三思而行,生怕毁了自己的一生名誉,哎。”

    众人纷纷侧目,看向说话的那个男人,一个年人,穿着一件白衬衫,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男人,手里拿着一把折扇。

    那个年男人说话的时候,还是一口的香江腔,显然也是香江那边的人。

    周恬看到那两人,眉头一皱,似乎有些烦躁,显然他们都是认识的,而且之间的关系还不是很好。

    “周小姐,你这身边的王老爷子看不准,不如让我身边的裘大师帮你掌掌眼,如何?”那个手拿折扇的年轻男人笑眯眯说道。

    “用不着,马千里,你还真是跟屁虫啊,我到哪你在哪是不是?”周恬没好气道。

    那叫马千里的年轻人倒是一点都不生气,继续笑着说:“周小姐,话不能这么说啊,或许,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缘分呢?”

    周恬做出了一个已经要呕吐出来的表情。

    “不过,说真的,王老爷子是真的老了,这块翡翠原石已经毋庸置疑,肯定内含宝物,还有什么可纠结的呢?”马千里叹了口气,对身边的裘大师笑了一声,说道,“裘大师,你不妨猜一猜,这里面会出什么翡翠呢?”

    那个被称作为裘大师的男人,绕着那块石头转悠了一圈,眯着眼睛说道:“最起码,也得是水种的。”

    “什么?”

    听了裘大师这一番话,周围能听懂华夏语的人,都是满脸的错愕。

    最起码都得是水种,稍微好一点,还不得是冰种玻璃种了?

    “哼,可别看走眼了,到时候白白交了学费,还毁了名声。”周恬嗤笑着说道。

    “哦?是吗?”马千里哈哈笑道,“不然这样,周小姐,咱们赌一把,如何?”

    “赌什么?”周恬一愣,瞥了马千里一眼,柳眉轻蹙问道。

    “赌一赌这块石头啊!”马千里说道,“这块石头,我买下来,如果里面真的有冰种以的翡翠,你给我二十个亿,如果没有的话,我给你二十个亿,如何?”

    周恬脸色有些难看了。

    毕竟,这块翡翠原石即便是王临海也较看好,只是说感觉有些怪,她才没有立刻下手。

    其实从她的角度看,也较看好那块原石。所以,她觉得如果自己真的答应下来和马千里来一次外赌的话,恐怕输的人也一定是她。

    这似乎是个吃亏的买卖啊!

    虽然周家有钱,但是也不可能乱花钱,二十亿对于周家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如果真的赌输了,恐怕她都有可能会被提出周家的核心,毕竟,周家也是个大家族了,其的竞争,不是外人能想象得到的,别看都是亲戚,可亲戚捅起亲戚来,同样不讲情面,在他们的世界里,亲戚这两个字算个屁,归根结底还是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哈哈,看来,周小姐是不敢了。”马千里哈哈笑道。

    周恬刚想说话,却被王临海拉了一下。

    “周小姐,不能冲动啊。”王临海冲着她摇了摇头说道。

    周恬叹了口气,虽然心里有些气不过,可也有些无可奈何。

    “哈哈,说王先生是真的老了,一点胆气都没有了。”裘大师哈哈笑道。

    肖遥眯了眯眼睛,忽然开口,说道:“你们接受别人和你们赌吗?”

    这一番话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肖遥的身。

    “你什么意思?”马千里有些好。

    “你不是找周小姐赌二十亿吗?不然,我和你赌一把。”肖遥说道,“反正和谁赌都是一样不是?当然了,你们要是不敢的话,也算了。”

    “我不敢?”马千里脸一沉,说道,“哼,我只是觉得你没那么多钱而已。”

    肖遥二话没说,递了个眼神给方海,方海直接将瑞士银行的支票本拿了出来,写了个二十亿的支票。

    “你们需要查一下真伪吗?”肖遥扬了扬手的支票说道。

    马千里之前其实也是说说,其实他自己都没有二十亿,主要也是因为他吃准了对方根本不敢和自己赌博,现在忽然蹦出来一个,这让他着实有些头疼了。

    “怎么了,不敢了?”原本周恬还以为自己这一次肯定是要被嘲讽一番,却没想到也是在这个时候,这个之前被自己狠狠瞪了一眼的男人会站出来帮自己,除了感激,估计也没有别的情绪了。

    之前周恬看着肖遥,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家伙长得贼眉鼠眼的,现在看着,直接推翻了自己之前对肖遥的误解,其实这个男人长得还真是挺帅的啊,浓眉大眼,轮廓分明,五官端正,拉出去拍偶像剧都可以了!

    如果让肖遥知道周恬此时内心的想法,肯定会觉得哭笑不得,越发的觉得女人心海底针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马千里咬了咬牙,说道,“反正裘大师的话,我肯定相信,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赌赌!”显然他觉得,自己是必胜的一方了。

    肖遥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刚才怀疑我没有二十亿,我现在也该怀疑到底有没有了,怎么着,难不成你还想要空手套白狼不成?等你输了,要是拿不出钱怎么办?难不成我把你杀了?把你杀了又如何,你的命值二十亿吗?”

    马千里原本是个火气盛的年轻人,怎么能忍得了这样的嘲讽。

    “哼,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马千里冷笑着说道,“香江马家的大少,会没有二十亿?”

    “你是香江马家的人?”肖遥故意做出一副惊讶模样。

    马千里得意洋洋,对肖遥此时惊愕的表情感到非常满意:“知道怕了?”

    “不好意思,没听说过。”肖遥笑着说道。

    “……”马千里气的不行,妈的,你没听说过惊讶个屁啊!

    (加更第一章!)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