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六章 这是投降吗?
    雷神印在鹰国三号军区上方旋转着,遮天蔽日。

    整个鹰国,在这一刻都陷入了颤栗。

    谁也没有想到两个月就应该葬身“天神”之中的肖遥,竟然再次出现了。

    鹰国国防部部门会议室,那些大佬们看着显示屏上出现的熟悉身影,脸色难看到不能再难看。

    谁都知道,肖遥的回归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

    血族将肖遥的女人抓走了,从而倒是整个血族从鹰国消失,一个血脉都没有留下。

    教廷的人出面原本想要和肖遥谈判,却被对方直接折断了翅膀,再也没有见到对方,生死为止。

    现在这个魔神重新回来了,他会放过鹰国?放过想要置他于死地的这些人?

    答案显而易见,毋庸置疑。

    “首相,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不是继续投放核武?”一个穿着军装的老人是鹰**区最高司令,他咬着牙,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那个西装革履男人说道。

    “核武?”西装男人冷笑了一声,眼神中满是绝望,“天神能将他杀了?”

    “……”军装男人沉默不语。

    “再者说了,这里还是鹰国,你要在鹰国腹地投放核武吗?”西装男人嗤笑道,“先不说能不能将肖遥杀了,即便真的将他杀了,又能如何?”

    说实话,其实这个西装男人,此时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他在想,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啊?即便是核武,都没有办法让对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真的还有人能站出来阻断他的脚步吗?

    即便真的有,恐怕也不在他们这些人当中。

    “这个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军装男人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现在就飞出去和肖遥大战三百回合,不过他心里也清楚,即便自己真的凭借着一腔热血冲出去了,无非也就是送人头而已,根本不可能给肖遥造成任何的伤害。

    “现在,我们还能依靠谁呢?”西装男人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无奈和悔意。

    如果早知道即便是天神核武都没有办法将肖遥从这个世界上抹去的话,从一开始,他就不会选择和肖遥为敌。

    他现在真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当初肖遥想要离开,放任他离开便是,自然会有坐不住的米国会去对付他,自己何必要强出头呢?现在好了,肖遥杀上门来了。

    他们唯一能做的,似乎就只有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屏幕。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雷神印,正在蓄力,准备给予脚下的三号军区致命一击。

    “当初你们想要用核武杀我,可惜了,我还活着。”肖遥眯着眼睛看着站在自己脚下黑压压的一片人,他们的导弹,子弹,全部被雷神印挡下,剩余的热浪,也都被雷神印吸收。

    站在雷神印下面,甚至能看到雷神印里散发出的真正雷光。

    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武器,但是他们都有一种预感。

    这如小山般的方方正正印章,似乎蕴含着强大的能量。

    终于,肖遥闭上了嘴巴,或许是他觉得即便自己说再多也没有任何作用。

    手中结出一道手印,狠狠拍在了雷神印的上面。

    也就是这个时候,雷神印迸发出一股庞大的能量,一道巨型蓝色光柱,从天而降,狠狠砸进了三号军区。

    一团蘑菇云升起,威力不下于小型核武,只是缺少了一些辐射。

    火光冲天,整片天空都在这一刻电闪雷鸣。

    天空之上,顿时倾盆大雨,毫无征兆。

    肖遥任由雨滴砸在自己的身上。

    他抬起脑袋,看着乌云密布的灰暗天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我杀这些人,你老天爷就看不过去了?他们辱我杀我想要踏碎我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肖遥想要杀人,需要你同意与否?”

    “即便是天道不忍,也不能怪我不仁!”

    火光,烟雾,逐渐散去,原本的三号军区,留下的只有一个面积覆盖整片军区的天坑。

    深度大概有十几米,荒无人烟。

    肖遥背着手,看着远处的一架航拍机。

    他冷笑着说道:“你们可以继续和我赌,赌我能不能再来一次轰炸,也赌你们的核武到底能不能杀了我,我能来第一次,也能来第二次,不要让我真的在鹰国大开杀戒,即便我不可能将你们偌大的国土全部踏平,但是踏平一两座城市,我还是可以做大的。”

    肖遥的声音,也传到了鹰国国防部。

    那个军装男人看着自己手底下的三号军区就这么变成了一个天坑,眼泪哗啦啦的往下落了。

    这个铁打的男人,也有流泪的时候。

    “你这个混蛋!”忽然,那个军装男人冲到首相跟前,已经是一拳挥过去了。

    即便被人拉开的时候,他也不忘往对方身上踹出一脚。

    “你知道三号军区有多少人吗?”

    “你知道三号军区里面有多少优秀的特种兵吗?”

    “你知道三号军区里有多少先进的武器吗?”

    “就是因为你,因为你的冲动,因为你的不善忍让,让整个三号军区陪葬,你才是真正的魔鬼!”

    其余人看着那军装男人,眼神充满了淡漠。

    当初说要投放核武天神的时候,就这孙子第一个举手表示赞成,还说什么如果不投放核武,任由肖遥离开,以后还会有更多的能人异士前来挑衅鹰国的国威。

    现在呢?就因为肖遥随手覆灭了一个三号军区,他就忍不住愤怒了?

    有本事你去和肖遥叫嚣啊!

    窝里反算什么能耐?

    事实上,现在这些人,除了窝里反之外,还真没别的能耐了。

    这一段视频,也已经被传到了全国各地。

    米国已经彻底震惊了。

    当初鹰国想要投放核武的时候,已经和他们打过了招呼,米国当然持赞成意见了。

    天知道那个华夏修炼者会不会有一天杀到他们米国来?

    只是当他们看到肖遥重新出现的时候,心情比起坐在鹰国高处的那些人,还真是一点都不轻松。

    天知道这个魔头还会不会找他们米国算账?

    如果那四四方方的印章也在他们米国国都来一发轰炸,他们能扛得住吗?

    这简直不亚于核武的威力啊!

    当然了,也有一些聪明人,说那个修炼者的超能武器,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只能用一次,这样的话,却被当成了屁话。

    他们不是不愿意相信,而是不敢去挑衅了。

    谁知道这一段时间,是多久?

    一个月?

    一个星期?

    还是一天?

    谁也不愿意去冒这个险啊!

    只要杀不掉肖遥,就得等待着肖遥的报复。

    这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这时候,米国最高军事指挥官,也在第一时间给鹰国国防部发布了建议。

    “在鹰**区,对肖遥进行击杀,哪怕要在国土内投放大量核武,也要敢于尝试!”

    鹰国首相终于找到了发泄内心愤怒的机会。

    “我去你姥姥的吧!有本事你们把肖遥引到你们米国去,然后对他进行投放核武轰炸?这是在我们鹰国,你们能不能要点脸?别特么站着说话不腰疼行不行?不然我现在就用设备告诉肖遥,你们米国想要尝试一番?”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脸皮厚,也会有尴尬的时候。

    “首相,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个声音问道。

    那个西装男人,终究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现在他已经心如乱麻了。

    他甚至想要让自己屁股下面的位置让出去,然后问一问对方,现在该怎么做。

    都问他,他问谁?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

    一个穿着礼服的年轻男人,手里握着一柄权杖。

    “王子殿下,您怎么来了?”首相等人都走了过去,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

    傻子也知道对方为什么回来,甚至还带上了女皇陛下的权杖。

    “放弃吧。”那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有些淡漠,也有些无奈,“放任他离开,不要让他在鹰国制造更多的混乱了,即便我们真的将他杀了,又能如何?那个时候,不知道我们鹰国会遭受多大的损失了,首相阁下,我想您也知道,即便我们不出手,米国也不会坐得住,为什么不将这个难题,交给自诩为世界警察的米国呢?”

    首相长舒了口气。

    其实之前他就有这样的想法,面对肖遥这样的敌人,他不是不能反击,而是已经不敢反击了。

    反击杀不掉肖遥,只会让对方更加恼火。

    这些话,他之前不敢说,现在用命令的形式传递过来,让他如释负重。

    虽然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鹰国的那位女皇陛下,其实只是一个空壳子,并无实权。

    “女皇陛下的命令,我已经知道了,放心吧,我现在就吩咐下去。”首相认真说道。

    那个年轻男人转身想要离开。

    走到门口,却又顿下脚步,他转过身,看了眼西装男人,讥讽道:“如果你早点有这样的觉悟,或许,三号军区也会限免于难了。”

    “三天后,我会辞职,离开内务阁。”西装男人面无表情说道。

    他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离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等年轻男人离开之后,他终于拿起了大屏幕前的麦克风。

    “告诉肖遥,我们放弃抵抗,任由他离开,并且希望能有深刻的友谊。”

    关闭麦克风,他自问自答:“这是投降吗?应该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