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四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

    tanx_s=(”script”);

    ype=”text/javascript”;

    =”gbk”;

    d=”tanx-s-mm_23711067_9912546_47220976”;

    ync=true;

    =”?i=mm_23711067_9912546_47220976”;

    tanx_h=bytagname(”head”)[0];

    if(tanx_h)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jie_title?}

    tanx_s=(”script”);

    ype=”text/javascript”;

    =”gbk”;

    d=”tanx-s-mm_23711067_9912546_47224760”;

    ync=true;

    =”?i=mm_23711067_9912546_47224760”;

    tanx_h=bytagname(”head”)[0];

    if(tanx_h)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汪洋大海,不知道漂浮着多少死物。

    末日武器的杀伤力,确实不是人的脑子能够想象得到的。

    当天神被投下并且爆炸的那一刻,鹰国国防部里的那些人一个个都长舒了口气。

    即便是最后一秒钟,肖遥也没有逃脱开爆炸范围。

    “他死定了!”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冷笑着说道,“他真的以为,以他的实力就可以和天神抗衡吗?幼稚!简直幼稚到了极点!”

    “就是,哈哈,只要这个家伙死了,我们也可以放心了。”

    视频也迅速转载到了网上。

    鹰国网络新闻铺天盖地,只是肖遥已经从一个修炼者变成了一个超级科技机器人。

    似乎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更好的向民众解释肖遥的神威。

    然而刚过去一个小时,鹰国国际网络,就已经被华夏黑客攻破,打开界面映入眼帘的就是华夏国旗。

    在华夏一间屋子里,一个女孩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敲打着,脸上挂着泪痕,绝美的面孔又带有一丝凄凉。

    “肖遥,你可不能死啊,我还没嫁给你呢,你怎么能死呢?”女孩哭的越发厉害了。

    护龙堂内,杀气腾腾。

    “少主真的就这么死了吗?”王天野装着胆子问了一句。

    只是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虽然他们都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可是当核武在海平面爆炸的时候,到现在也没有肖遥的消息了。

    “核武的威力,终究不是修炼者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可以抗衡的啊!”长剑行叹了口气说道。

    “放屁!”李单咬着牙说道,“少主肯定没事。”

    长剑行看了他一眼,只是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李单此时的心情他不是不能理解,长剑行心里同样不舒服。

    可是站在一个客观角度的话,说肖遥没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了。

    他觉得肖遥还真是蠢到了极点。

    他凭什么以为,凭借着他的力量,就可以和核武抗衡了?

    难道他不知道那是末日武器?

    难道不知道核武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

    愚蠢!愚蠢到了极点!

    只是现在,说再多,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要去鹰国!”李单转过脸看着诸葛焚天,“我们云霄殿所有成员,都要去鹰国!”

    “对!老子要杀干净那些王八蛋!”

    “妈的,踏平鹰国!”

    看着云霄殿怒不可遏的众人,诸葛焚天只是叹了口气。

    “去了鹰国,肖遥就能活着了?”

    “血债血偿!”李单咬着牙说道。

    他的一双眼睛变得通红。

    虽然这是肖遥选择的,可是,不管怎么说肖遥都是他的少主,如果之前他不知道少主的存在,那也就算了,可是既然已经知道肖遥的身份,却还是让肖遥从这个世界上消息了,等以后如果自己看到了老主人,拿什么面对人家?还有什么颜面站在老主人的面前?

    想到这些,李单的身体都在颤抖着。

    “如果可以去的话,我甚至愿意和你们一起去,但是鹰国想不到这些吗?他们会什么都不做,就等着我们去吗?”诸葛焚天问道。

    说完这些,没等李单继续说话,他又缓缓开口:“而且,即便是这样,我也不相信肖遥真的会死,他的命,比谁的命都要硬!”

    诸葛焚天的眼神中,还在闪烁着道道精芒。

    秦家,几个女人一个个面无表情。

    “肖遥不会有事的,对吧?”秦芊芊探着脑袋,小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她。

    当她们得知鹰国竟然真的要投放核武的时候,她们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的。

    肖遥强大,这一点是大家都知道的。

    可是不管肖遥多么强大,他终究只是一个人,不是神,因为强大难道就可以去和核武抗衡了吗?

    到底是肉眼凡胎啊!

    过了好长一会,秦柔忽然笑了起来。

    “这傻孩子,还喜欢做这种冒险的事情,等他回来,我非得狠狠教训他。”

    眼睛里,含着泪光,说话时候嘴唇都在颤抖着。

    “嗯,秦阿姨,等肖遥回来,我也要罚他跪搓衣板,你可不能心疼自己儿子。”李潇潇也笑着说道。

    那一张笑脸下,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悲痛与苦楚……

    米国六角大厦,那些人看到天神在海洋上爆炸后,也都松了口气。

    “看来,这个华夏的修炼者,到底还是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哈哈!”

    “是啊,司令,现在,华夏依然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我们米国世界霸主的地位,谁也没有办法撼动!”

    “现在讨论这些,还有些为时过早吧?万一肖遥没死呢?”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女人冷笑着说道。

    她的话,让周围的人纷纷投去了白眼。

    “没死?简,你真的一位他可以强大到和核武抗衡吗?”

    “就是,哎,即便是超人,也不可能扛得住核武的轰炸。”

    “现在,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岛国,木上户忽然将遥控器砸在了显示屏上。

    显示屏冒出一团白烟。

    “大人,您冷静点……”那个助手小声说道。

    原本他以为木上户会悲痛欲绝,却没想到,木上户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好,太好了!看到了吗?肖遥死了!”木上户就像疯了一样,“我终于不需要继续害怕他了,只要他死了,我就无所畏惧了,以后谁还能骑在我的脖子上?”

    “那大人,我们还需要打钱吗?”那个助手弱弱问道。

    “打个屁!”木上户忽然一巴掌抽在了他那个助手的脸上,骂道,“我说你是不是缺心眼?现在肖遥都已经死了,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打钱?一分钱都不需要打了!”

    说着,木上户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霾,说道:“以后,我就是一刀流真正的霸主了。”

    “以前您也是啊!”助手一只手捂住脸,强笑着说道。

    木上户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只要那个人还活着,我一辈子都只是一个傀儡,你真不明白吗?”

    助手不知道木上户会不会继续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所以面对这个问题,他索性保持沉默。

    ……

    众说纷纭。

    第一天,大家还抱着希望。

    过去三天,那些坚持肖遥没死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过去一个月,就再也没有人讨论肖遥的生死存亡。

    过去两个月,很多人已经将肖遥给遗忘了。

    不要说别的国家,即便是华夏,现在能记住肖遥的人,也没有多少了。

    这就是一个节奏飞快的世界,信息同样如此,肖遥曾经的轰动,被定义成只是昙花一现,更多人认为,肖遥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鹰国却始终没有对华夏游客开放,似乎两国已经彻底断交了。

    鹰国的那些人不敢忘,也不能忘。

    他们生怕还会有第二个华夏修炼者进入鹰国,大杀四方。

    那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难道还要继续投放核武?如果那些修炼者只是在金伦大杀特杀呢?

    这两个月里,不知道有多少鹰国人从噩梦中进行,发现那个从华夏来的恶魔重新站在了云巅之上。

    当被惊醒发现这只是一个噩梦的时候,也长长舒了口气,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

    肖遥死了,即便有些人不愿意接受,也不得不去接受。

    如果肖遥没死的话,或许早就已经破海而出,可是现在却始终没有他的消息。

    而那一片海域,也彻底被封禁,虽然鹰国采取了各种防辐射的措施,可是效果依然微乎甚微,甚至在一个月前,鹰国谣言四起,鹰国民众都在疯狂储存饮用水,只是等一个月之后发现依然供水自如,只能满脸无奈,甚至还有一些看着地窖下储藏的上百吨矿泉水抱头痛哭。

    反而是那些矿泉水生产商,从中大赚了一笔。

    华夏内,有云霄殿坐镇,倒是也乱不了,只是他们时时刻刻小心警惕,因为肖遥的失踪,肯定会让天行宫举刀下山。

    面对别的修炼者,他们都无所谓,但是白齐眉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即便是彭一鸣和诸葛涂这两个灵江境界的修炼者,也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夏意星的情况,高峰也检查了一番,只能叹了口气,虽然现在夏意星还能行动自如,可意识却已经被封锁了,失去了所有情绪,等于一具行尸走肉。

    夏菩提问夏朗行,如果早知道自己的女儿会落得这种地步,会不会后悔让夏意星与肖遥接触。

    夏朗行的回答非常直接:“不会,因为那个傻姑娘不后悔。”

    夏菩提轻笑了一声,没有说话了。

    秦家在悲痛中沉寂下来。

    然而,她们想要安静等待,却总有人不让她们称心如意。

    “秦柔,你和自己家儿媳妇串通一气,将我们秦家企业拱手送人,你对得起我们吗?”

    “秦柔,秦家不是你一个人的秦家!你凭什么将秦家的股份全部卖给逍遥集团?”

    像这样的人,几乎每天都会出现。

    实际上当初拿钱的时候,他们没一个少拿的,无非就是看肖遥不在了,想要闹腾一番。

    只是,很快,就有两个及其霸道的女人住进了秦家,一个是画扇,一个是王天野的媳妇。

    面对上门讨说法实则是闹事的秦家子弟,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用拳头让他们付出代价,一个个哭爹喊娘的离开,若不是看在他们是秦家人的面子上,那两个女子都不介意亲手将他们的喉咙拧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