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九章 一人撼一国!
    黑森林结界方圆百里的人已经全部被撤离了。

    这件事情也迅速在发酵,只不过此时还只是在鹰国的互联,外界还没有得到消息。

    “我的天,这是有陨石要落到鹰国金伦了吗?竟然将所有人都撤了出来。

    “是啊,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呢。”

    虽然鹰国互联也有一些猜测,可是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些身份特殊的人看到这些肯定知道一些,但是他们不敢说,也不能说。

    方圆百里,又增添一千兵力,据说鹰国三号战斗旅共两千,也在向金伦靠拢。

    可即便是这样,鹰国国防这边,也没有什么底,他们还是不知道,这些人到底能不能挡下那个神秘的修炼者。

    只是,如果太过于明眼的调兵遣将,落入有心人眼,怕又是大肆宣传,到时候只会越发的麻烦,说不定还会扯出一些国际大新闻,整个鹰国都会沦入恐慌之。

    曾经有人提出这样一个疑惑,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国家会将这个消息公布出来,让全世界人做好准备吗?

    答案显而易见,不会。

    如果明天真的是世界末日,活在今天的人将会肆无忌惮,反正早晚都是死,还不如做一些自己以前不敢做的事情,犯罪率将会在那一天达到巅峰。

    这对于任何人,任何国家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现在鹰国官方也绝对不会将如临大敌的消息公布出来。

    “威廉尉,那个人到底还出不出来了啊?”一个年轻士兵又凑到跟前笑着说道,“或许那个家伙已经知道了外面的局势,被吓得不敢出来了?”

    “敢只身来到鹰国,甚至和整个血族开战,里面局势不明,但是能想到肯定是血族吃了大亏,甚至有可能被灭族,你觉得这样的人,真的会害怕我们吗?”威廉看了那个小士兵一眼,叹了口气,声音幽幽说道。

    其实他并不想将这样的话说出来,否则一定会让跟着自己的这些士兵感到心惊胆战。

    但是他更不希望,自己手底下的这些兵会轻视小视自己的对手。

    这样恐怕也会让他们死的更快。

    也是这个时候,忽然,在空地的正心,闪耀起一条弯弯曲曲的黑色线条,接着线条又开始分支,往周围延伸,犹如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将足球踢到了邻居家的大玻璃,玻璃满是蜘蛛般的纹路,终于,应声而碎。

    一个黄皮肤男人,站在了所有人的正心。

    肖遥环顾四周,脸露出笑容。

    “鹰国还真是够看得起我的,这么多人呢?”

    虽然嘴话是这么说,但是谁都能看出来,他看着眼前众人的眼神充满了蔑视。

    他背着手,往前迈步,闲庭信步,安之若素,没有半点因为自己身处十面埋伏从而导致的举手无措和慌不择路。

    还是那般淡漠。

    “站住!”

    “给我站住,否则我们要开火了!”

    肖遥真的停下了脚步,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站在自己正前方的那个威廉尉。

    “告诉我,你的名字。”

    “肖遥。”肖遥真的告诉对方了,非常配合。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如此配合,不但没有让威廉尉感到多么的轻松,反而有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

    所有人的目光,枪口,都对准了这个从华夏而来的修炼者。

    只要威廉尉此时一声令下,他们立刻会开口,绝对不会有半点迟疑。

    “告诉你们我的名字,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华夏不可欺,我肖遥,更不可欺。”肖遥冷笑着说道,“这些人,够我杀吗?”

    “血族的人呢?”威廉尉咬着牙问道。

    “死了啊!”肖遥笑着说道,“你们很快能看到他们了。”

    这时候,威廉尉耳机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开枪!”

    威廉尉微微一愣。

    之前,已经得到了面的消息,看到那个华夏的修炼者之后,最好能先等对方动手,到时候完全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可是现在,似乎变了。

    由此可见,这个华夏修炼者对他们的威胁已经到了一定地步。

    更何况,这个男人之前说,血族已经死光了,虽然他们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看到眼前这个男人光明正大的站在他们面前,即便他们不愿意相信也不行了。

    如果血族的那位老族王现在还活着,又怎么可能任由眼前这个男人活着从结界里走出来呢?

    “开枪!”

    一声令下,数百枪杆子喷发出烈焰,一颗颗金属自然朝着肖遥轰出。

    肖遥体内灵气稍微运转,一道灵墙便已经挡在了身前。

    所有具有穿透性的子弹,在距离肖遥还有一米的距离内,已经停了下来,然后掉在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肖遥一步步,朝着威廉尉等人走去。

    “手雷!”威廉尉瞳孔骤然收缩。

    虽然之前他知道这个叫肖遥的修炼者实力非常强大,但是却没想到对方已经强大到了这个地步。

    数十手雷,一起朝着肖遥扔了过去。

    “没完没了了是吗?”肖遥冷哼了一声,体内罡风迸发,身前形成一股劲风,那些被投掷出来的手雷,竟然被那一阵风硬生生吹了回去。

    所有手雷,都在那些战士炸了起来。

    即便是威廉尉,胳膊也镶嵌了两三块碎片。

    他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胳膊,鲜血却从指缝溢了出来。

    浓烟滚滚,风卷残烟。

    “撤退,撤退!”耳机里那个声音发了疯一样怒吼道。

    威廉尉苦笑了一声。

    他们什么时候后退过?

    可即便现在想要后退,真的能后退吗?

    他的视线逐渐模糊,在他的眼前,似乎看到了千把刀光剑影。

    事实确实如此。

    在肖遥头顶的方,悬停着两千把鱼肠剑残影。

    “挡着我,杀无赦!”

    六个字说出口,两千鱼肠剑钻入人群之,开始撕咬着那些手持热武器的特种战士们。

    这样的画面,同样传到了鹰国的国防部门。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难道这是华夏的御剑之术?”

    那些身居高位的男人,一个个面色阴沉,死死盯着出现在画面正间的身影。

    还有那两千把被赋予了生命般的短剑。

    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短剑从自己士兵的体内横穿而过。

    血流成河!

    匹夫一怒,尚且血溅百步。

    肖遥是匹夫吗?

    当然不是。

    那么流血千里,又何妨!

    在肖遥往前继续走着的时候,头顶传来轰鸣身影。

    他抬起脑袋,看着悬停在自己头顶方的两架f-73号战斗机,面如寒霜。

    “这鹰国,还真是看得起我,不过这些苍蝇,又算得什么呢?”

    说完,他的身体便临空而起。

    f—73战斗机,是鹰国最高科技武装直升机,据说哪怕只是偌大的鹰国,也只有八架。

    现在已经率先赶来了两架,还有两架,正在朝着肖遥的方向靠拢。

    肖遥的身体已经化作一道紫虹,朝着其一家直升机飞了过去。

    也是这个时候,在f—73的机翼下,忽然发射出两颗导弹,拖着长长的尾巴,飞了过来。

    看着似乎即将要和肖遥撞在一起。

    那架f—73里的驾驶员看着那道紫虹并没有选择避开发射出的两颗导弹,反而迎头直,心里冷笑连连。

    “华夏的修炼者又如何,在强大,能得过导弹吗?即便是坦克,也能让它瞬间消失!”

    他脸色的笑容看去是那么自信。

    然而接下来眼前发生的一幕,却足以让他目瞪口呆。

    紫虹的肖遥,伸出手忽然抱住了其一颗导弹。

    如果这里有真正的高手,会意识到其实现在的肖遥**根本没有与那颗杀伤力惊人的导弹产生任何接触。

    导弹能停下来,完全是因为被肖遥体内的灵气牵引,从而改变了方向。

    “这破玩意我不要,还给你们!”肖遥哈哈大笑了一声,手的导弹便已经朝着那架f—73的方向冲了过去。

    坐在直升机里的那位驾驶员,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看着那颗导弹距离自己已经越来越近,他满脸的恐慌,这时候想要拉升高度,已经为时过晚,那导弹虽然还没有到破音速,可也他升的速度快了很多。

    “轰!”

    空,窜出一团绚丽的火花。

    “像烟花。”肖遥拍了拍手,微笑着说道。

    他脸的笑容,也传到了鹰国国防部门。

    看着视频里那张讨厌的小脸,所有人的身体都在颤抖。

    这还是人?

    这特么是一个怪物!

    什么人能够和f—73里发射出来的导弹硬碰硬呢?

    “通知地面,发射znb945音速定位弹。”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首长,真的要……”

    “不能再等了,否则,鹰国要变成人间炼狱了,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那个老人歇斯底里厚道。

    他原本幽蓝的眸子,已经变得通红。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绝对不能继续等下去了。

    那个华夏修炼者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意料。

    对他们而言,此时的肖遥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个接近于神的存在。

    这是真正的一人,撼一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