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六章 诛杀一万血族!
    浑厚充满杀气的声音,在空旷的城堡内回荡,经久不息。

    肖遥眼神四处张望片刻,冷哼了一声,嘴里笑着说道:“把我引到这里,现在又不敢露头,怎么了,。真以为我肖遥是好脾气的人,信不信我今天就将你这破城堡夷为平地?”

    说完这句话,肖遥体内灵气再次疯狂运转,整个城堡里的空气,都在这一刹那变得压抑起来。

    “如果你想要让你的女人死,出手便是。”那个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肖遥的身后。

    而夏意星,就站在他的身前。

    肖遥转过身,看了眼那个年轻人,咧开嘴笑了笑。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肖遥问道。

    年轻男人眼神阴沉:“让你带的灵玉,带来了吗?”

    肖遥笑的更开心了。

    年轻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怒道:“你笑什么?”

    “笑你蠢,如果我现在还没看到我女人的话,说不定还真将灵玉递给你了,现在既然我都看到了我的女人,你觉得,你还能要挟我吗?”说完这句话,肖遥身体瞬间出现在了那个年轻男人的身前,同时一巴掌拍出去。

    那个年轻血族,瞬间化作了一道黑雾,又在远处凝聚成形。

    肖遥并不在意他,只要握紧了夏意星的手,他的心里就算落下了一块大石头。

    “你觉得,你救得了她吗?”年轻男人忽然嗤笑了一声。

    肖遥微微皱眉,其实即便那个年轻人不说话,肖遥也意识到不对劲了。

    之前看到夏意星就是双眼无神,他也只是觉得,可能是被吓坏了,但是现在,肖遥握住了夏意星的手,她还是面无表情,眼神中毫无亮色,体内似乎还有一股冰冷的气机。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肖遥转过脸死死盯着那个年轻男人说道。

    “不要问我,你应该问我们伟大的血族族王。”年轻男人笑着说道,“我只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和我们血族为敌,否则,都是死路一条,包括你!”

    说到最后,年轻血族桀桀怪笑起来。

    “我会不会死,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肯定死在我面前。”说完这句话,肖遥再次冲到了年轻男人的面前,同时伸出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你以为,你能杀了我?”年轻男人冷哼了一声,身体再次化作一团黑雾。

    “你以为,我真杀不了你?”肖遥哼了一声,忽然一团白色冰火从掌心处迸发而出,瞬间将那团黑雾吞噬。

    年轻血族,再也没有办法凝聚成形了。

    “就羡慕你们这些血族,一个个渣的跟屁一样,还有一种老子天下无敌的乐观。”肖遥拍了拍手,走到了夏意星的跟前,伸出手往她的体内渡入了一丝灵气。

    也就是这个时候,城堡门口以及楼上瞬间涌来数千蝙蝠。

    “终于沉不住气了吗?”肖遥冷冷瞥了一眼,又看了看彭一鸣,说道,“交给你了。”

    彭一鸣哈哈笑了一声,说道:“少主,放心吧,今天我就要将这什么破古堡给掀翻了!”

    说完,手中长刀一卷,一道刀气直开天门,磅礴气势翻江倒海。

    一道刀气,将数百蝙蝠撕成碎片。

    同时彭一鸣脚下一动,怒吼了一声,一股灵气随之扩散,在空气中如水纹荡漾。

    原本刚要接近彭一鸣的血蝙蝠,又瞬间被撕碎。

    “云霄出征,寸草不生!”彭一鸣冷哼了一声。

    站在彭一鸣身后的肖遥都听不下去了:“多少年的老梗了,别装逼了,抓紧时间的。”

    彭一鸣尴尬一笑,又是手中长刀扬起,冲入黑压压的蝙蝠群深处,每一刀落下,都能带走数十血蝙蝠。

    肖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夏意星,脸色冷峻。

    “他们让你遭的罪,我会让整个鹰国偿还的。”肖遥伸出手,摸了摸夏意星的脸,再次运转起体内的灵气,想要将夏意星体内那股血腥暴戾的气机给逼出去。

    “我们血族的诅咒,是你能解开的吗?”这时候一个阴不阴阳不阳的声音忽然响起。

    肖遥抬起脑袋,古堡之上,掉挂着一个男人,头发微卷,一身黑袍加神,脸色苍白,眼神深邃,年纪大概在三四十岁左右,不过真实年龄肯定不止。

    “你就是血族什么族王?”肖遥好奇问道。

    “肖遥,将灵玉交出来,我放你们离开。”那个男人继续说道。

    肖遥深吸了口气。

    “真不知道你们血族人一个个为什么都能有这样的迷之自信。”肖遥叹了口气,黑龙刀已经握在手中。

    倒挂在古堡上的男人眉头微微一皱。

    “难道你真的不怕你女人死在这里?”

    “她要是真死在这里,我就让鹰国变成一个死国。”肖遥说道,“让一个国家陪葬,似乎也不亏。”

    那个男人的脸色看着终于不再平静了。

    他觉得肖遥现在说出这番话,半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让他眼皮子猛跳。

    “既然是这样,今天你就必须死在这里了。”说完这句话,那个男人忽然变成数百只红褐色的蝙蝠,朝着肖遥袭了过来。

    “畜生。”肖遥骂了一句,手中黑龙刀一斩,却没有斩死一只蝙蝠。

    他心里有些吃惊,不过仔细想想也挺正常的。

    根据他手上的资料,这个血族族王,都已经是灵江境界的修炼者了,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给弄死,未免也太随意了。

    这样的血族族王,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一团冰火,终于烧死了一百多只蝙蝠。

    “嘿嘿,看来,你这族王也挺一般的啊!”

    剩下的那些蝙蝠,迅速凝聚成形,黑袍男人出现在肖遥的面前,一只手朝着肖遥的脖子抓了过去。

    “给我滚一边去!”肖遥刀刃一弹,将对方逼退,同时一千多吧黑龙刀出现在肖遥的头顶之上。

    分剑术,改成分刀术了。

    黑龙刀犹如密密麻麻的羽箭,朝着黑袍男人的方向急射而去。

    同时他转过脸看了眼彭一鸣,说道:“带夏意星先离开这里。”

    “少主……”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这畜生要是能伤到我,我都跟你姓。”

    彭一鸣咧开嘴笑了。

    想想也是,即便这个血族族王真的已经有了灵江境界的修为,又能如何呢?

    当初那个已经半步灵海的白齐眉,不也一样被肖遥逼退了吗?

    在彭一鸣扯着夏意星的胳膊想要离开的离开的时候,数百只蝙蝠还想要跟上,却被肖遥一团冰火封住了去路。

    刚转过脸,那个黑袍男人就冲到了肖遥的面前。

    肖遥一巴掌拍出去,整个古堡都陷入了动荡之中。

    “现在,让我教教你到底怎么做人吧。”肖遥眯着眼睛,看着那个被分剑术困住的血族族王。

    就在他打算再次出手的时候,那个黑袍族王忽然化成了一片血雨,落在了地上。

    “血族诅咒,召唤大魔,万血族,肖遥,你今日必死!”

    这个声音听上去如此的诡异,没有准确的声音来源,仿佛是从四面八方。

    肖遥没有吭声,只是身体腾空而起,手中黑龙刀紧紧握住,伴随着一声怒喝,刀气如滚滚长江倾斜而来。

    彭一鸣在退出结界的一瞬间,看见古堡内闪耀出一道紫色的寒芒。

    瞬间,整座古堡,犹如刀切西瓜,变成两半,瞬间坍塌,烟尘翻滚,轰鸣声从远处传来,震耳欲聋。

    “血族,今天应该就从世界上消失了吧?”彭一鸣冷哼了一声,不再回头,带着夏意星走出了结界。

    就在古堡即将坍塌的时候,肖遥握着黑龙刀,化作紫虹直冲天庭。

    等落地之后,他看着眼前的一阵废墟,冷笑连连。

    “来吧,我还真想看看,你那狗屁什么血族诅咒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肖遥狂笑道。

    废墟之中,钻出一阵阵的蝙蝠,最后全部幻化人形。

    数千?

    一万!

    “嗯,勉强够我杀的了。”肖遥笑着,笑的那般天真。

    唯有诛杀一万血族,才能消心头之怒!

    黑龙第一刀,斩空!

    身体随风而动,腾空而起,一刀挥出,斩杀一千血族。

    “肖遥,你能杀一千,能杀两千,你如何杀一万?”那个族王的声音在远方回荡着。

    “谁说不能呢?”肖遥哈哈大笑,一块巨大的方印,缓缓飞往天空。

    遮住圆月。

    雷神印放大无数倍,将剩下的九千血族全部笼罩其中。

    “什么?!”那个血族族王的声音听着也不淡定了。

    “别着急,这只是一个开始呢。”肖遥半眯着眼睛。

    “饶是你一万血族又如何?”

    “饶是你血族族王又如何?”

    “我有一剑,名为黑龙。”

    “我有一印,名为雷神。”

    “今日,我就用手中的黑龙刀,天空的雷神印,将你一万血族,尽数诛杀。”

    “唯有如此,方能解恨!”

    “雷神印,落!”

    一道惊雷,从天而降,落入剩下九千血族人群之中,气浪翻滚,杀气腾腾,血雾弥漫整个空间。

    那人,握着那刀,昂首挺胸,眼神漠然,听着耳边的凄厉惨叫,心中古井无波。

    (感谢神厨兄弟的月票,感谢若水缘上善兄弟的月票,感谢老家三爷的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