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二章 鹰国遇袭
    除了白齐眉,没有人知道这个白衣男人的身份,甚至整个天行宫,除了白齐眉之外,都没有人知晓这个男人的存在。

    白齐眉知道,八十年前,他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这个家伙的长相就是这样了。

    一直都没有发生过变化。

    也就是这个男人说,只要进入了灵海境界,就会被另外一个世界吞入,再也不能回到这个世界。

    虽然白齐眉知道,这个家伙满嘴的谎话,可是他终究没有敢去冒险。

    毕竟,现在这个隐世世界,确实没有灵海境界的修炼者了,皇甫家族的人也都消失了。

    这就是事实。

    铁一般的事实面前,白齐眉即便有天大的胆子,即便做梦想要成为灵海境界的修炼者,也不敢进入。

    他可不想现在就离开这个世界,成为这个世界的霸主,活个几百年,有什么不好呢?更何况,现在虚无先生已经死了,那个灵江境界的大长老也死了。

    如果现在他也走了,天行宫还拿什么继续支撑下去?

    他不单单要为自己考虑,还得为整个天行宫考虑。

    “你要找的那个姑娘,叫什么?”白齐眉忽然开口问道。

    “不知道。”

    “那长什么样子呢?”

    “不知道。”

    “她今年多大了?”

    “不知道。”

    白齐眉:“……”

    他觉得这个哥们就是来搞笑的。

    啥都不知道,还说要等一个女人。

    这不是搞笑是什么?

    “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去找?怎么等?”白齐眉问道。

    白衣男人落下最后一颗黑子,站起身,深吸了口气,转过脸看着苍天白云,脸上带着微笑,声音悠悠传来。

    “哪怕我不知道她多大了,叫什么,长什么样子,但是只要我看见她,就能认出她了。”

    白齐眉看着年轻男人的背影,皱着眉头,始终没有说话……

    “如果你找到了那个女孩,会带着她一起离开吗?”白齐眉问道。

    “会,也许不会。”白衣男人揉了揉发麻的脸,看了眼白齐眉,说道,“我真的不知道,现在我还是我,等我见到她,我就不是我了。”

    “……”白齐眉无法理解了。

    “那如果,再次之前,那个肖遥杀上了天行宫……”白齐眉后面的话,终究还是没说下去。

    白衣男人已经明白了白齐眉想要表达什么,转过脸看了眼白齐眉,说道:“我以前就答应过你,只要我还在这里,你们天行宫在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我会出手帮你一次,但是也只有一次,就当是还你这些年容纳我的恩情了。”

    “白齐眉多谢前辈……”白齐眉低下脑袋。

    白衣男人没有再去看他,白齐眉也没有说话,转身下了山。

    鹰国,夏意星放下行囊,躺在酒店的房间里。

    画扇也坐在她的身边,检查了一下酒店。

    “画扇姐姐,你多大了啊?”夏意星问道。

    “女人的年纪是秘密。”画扇笑着说道。

    夏意星:“……”

    女人和女人之间,也要说这些秘密吗?

    “画扇姐姐,你成亲了吗?”

    “没有。”画扇摇了摇头。

    “那你有一种人吗?”夏意星继续问道。

    画扇忽然楞了一下,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最后只能报以苦笑:“其实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夏意星还真是没想到画扇竟然会给自己这样的回答。

    画扇叹了口气,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夏意星见画扇不说话,又继续问道:“你是喜欢李单那个殿主吗?”

    “那倒不是,我对他只是尊敬。”画扇摇了摇头。

    “那你的意中人是谁啊?”夏意星探着脑袋问道。

    她原本并不是一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

    但是之前画扇给她的那个答案,是真的让她有些琢磨不透了。

    画扇喝了口水,看着她,正色问道:“如果我告诉你,你别笑话我啊。”

    夏意星使劲点了点头。

    画扇翘起腿,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一种人了,他穿着一身白衣,手持一把长剑,经常在我梦里转悠,好多次,我都梦到了那个男人。”

    “梦中情人啊!”夏意星来了兴趣,坐姿都端正了很多,一副听幼儿园老师讲故事的孩子似得。

    画扇羞涩一笑。

    如果让云霄殿的人看到画扇此时脸上的表情,估计眼珠子都会等下来。

    画扇竟然也会有这种宛若少女羞涩的神情?

    莫不是天方夜谭吧?

    画扇的故事,还在继续。

    “有一次,我梦到我穿着一身青衫,站在河边,然后河里爬出来很多人,要杀我,那个穿着白衣的男人踏剑而来,一道罡气就将那些人全部杀了。”

    “还有一次,我也在剑上,他带着我,到处飞,飞过大河,飞过高山,飞过城镇。”

    画扇托着下巴,说道:“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男人吗?”

    “那个男人,一定玉树临风吧?”夏意星笑嘻嘻问道。

    “嗯,长得很好看,比少主还要好看!”画扇打趣道。

    夏意星撇了撇嘴:“前面我相信,后面我就不相信了。”

    画扇咯咯笑道:“说的也是,在你心里这个世界上,恐怕也没有人比肖遥更好看了。”

    夏意星脸色通红。

    “画扇姐姐,你一直没有和别人成亲,难道就是在等那个男人?”夏意星忍不住问道。

    画扇叹了口气,神色黯淡。

    “真的是这样啊?”看画扇脸上的表情,夏意星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她有些匪夷所思。

    少女心中有个气盖山河的英雄人物,风度翩翩,原本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可就为了一场,或者说好好几场梦,就一直独身一人,等一个或许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的人。

    这样的执念,难道不是傻吗?

    “我知道你肯定理解不了,其实我自己都理解不了,从那个男人进入我梦中开始,普天之下,就没有我画扇能看得上眼的男人了。”画扇说道,“既然执着三十多年了,干脆继续执着下去好了,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一见杨过误终身了,哈哈!”

    夏意星摇了摇头。

    她想要说一些劝告的话,可是想了很久也没有说出口。

    正如画扇说的那样,她都已经执着了三十多年,启是别人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的?

    忽然,酒店房间的玻璃发出丝丝震荡。

    画扇猛然站起身,脸色突变。

    她的眼神中开始弥漫出一股杀气。

    “怎么了?”夏意星小声问道。

    “有人。”画扇说道,“不对,这气息也不像是人,看来,真有人来找麻烦了。”

    之前肖遥让画扇陪着夏意星一起来鹰国,其实也就是觉得放心不下。

    即便夏意星跟他说,这一次只是来谈生意,可是,鹰国毕竟是个是非之地。

    万一真的出现了什么麻烦怎么办?

    有画扇这个灵河境界的修炼者陪同,他多多少少能放心一些。

    夏意星听了画扇的话,脸色也变了。

    “怎么会呢?我在这里的消息,也没几个人知道啊……”

    “这一次的合作方,不就知道吗?”画扇冷笑了一声,“这个地方,还是他们安排的呢。”

    “可是,我和他们之间也没什么仇恨啊!”夏意星有些没办法理解。

    画扇摆了摆手:“这些人显然不是冲着你来的,是冲着少主来的,不过,既然我答应少主保护你,就断然不会让你死在我前面,一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而已,凭什么放肆?”

    说完,画扇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茶杯飞了起来。

    画扇又是一巴掌拍出去,茶杯沿着一条支线,朝着窗口飞去。

    碰巧这个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窗外,可刚露个头,就被那个茶杯砸了下去。

    一声惨叫都没有。

    夏意星原本想要松口气,可是当她发现画扇脸上一点轻松表情都没有的时候,就知道恐怕这不是结束。

    “不下于二十个血族。”画扇叹了口气,手中多了一把软剑,“看来,得厮杀一番了。”

    说到这,她看了眼夏意星,眼神中有些苦涩。

    “少夫人,画扇如果不能保护你,也会陪着你一起下去的。”

    显然,面对二十个血族,其中还有一些让画扇感到棘手的高手,画扇的底气也不是很足了。

    “我不怕死。”夏意星咧开嘴笑了一声,“只是感觉连累你了。”

    画扇耸了耸肩膀:“我就更不怕死了。”

    说完,她忽然往前窜了几步,一剑再次刺中了一个血族。

    她转过脸,对夏意星说道:“少夫人,立刻给少主打电话。”

    “哦!好!”夏意星虽然知道,即便自己现在打电话给肖遥,肖遥也不可能从华夏赶过来。

    不过打一个电话,心里多少会有些安全感。

    拿起电话,拨通了肖遥的号码。

    “意星,怎么了?”肖遥接到夏意星的电话,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鹰国,金伦大酒店,有血族袭击。”夏意星刚说到这,忽然隔着电话传来了一声惊叫。

    “意星?意星?!”肖遥脸色大变,喊了好几声,也没得到回复,一怒之下,手中的手机都捏的粉碎。

    抬起脑袋,一双眼睛变得通红。

    “一帮血族杂.种,真当我肖遥不敢杀到鹰国?”肖遥站起身,杀气腾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