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一章 乐得安稳
    在秦家待了一天,第二天,肖遥才带着彭一鸣和封子言一起去了护龙堂。的小说

    进了护龙堂,彭一鸣和封子言觉得到处都新鲜,四下张望着。

    肖遥注意到了这一幕,笑着说道:“这里还不错?”

    “嗯,挺不错的,可以算是固若金汤了。”彭一鸣笑着说道。

    “是啊!嘿嘿,算是个好地方。”封子言也点了点头。

    肖遥笑着说道:“那不然,我将你们两个留在这?”

    封子言和彭一鸣猛地一怔,脸色刷的都变了。

    “少主……”封子言看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憋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一句话。

    彭一鸣咳嗽了一声,看了眼封子言,眼神黯淡,说道:“子言,有点规矩,不管怎么样,少主的话都要听,少主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做什么。”

    “……”封子言虽然有些难受,可还是点了点头。

    肖遥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封子言和彭一鸣。

    “我是和你们开开玩笑,至于那么较真吗?”肖遥无奈说道。

    听肖遥的这句话出了口,彭一鸣和封子言才都松了口气。

    “吓死我了少主,我还真以为你要将我们两丢在这里了。”封子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长舒了口气。

    肖遥瞪了他一眼,笑骂道:“出息,至于吗?”

    “嘿嘿,少主,这个你不懂了,虽然我们会听你的话,但你要是真让我们留在这,我们还是会难过伤心的,毕竟在云霄殿待了那么久,怎么说散散了呢?我这辈子都得是云霄殿的人啊!”封子言说道。

    彭一鸣也点了点头:“少主,我们都不适合庙堂。”

    肖遥摆了摆手,目光深邃:“即便你们想要留在庙堂之,怕这庙堂也容不下你们。”

    彭一鸣和封子言显然都没明白肖遥这番话的意思,两人面面相觑。

    肖遥只是摆了摆手,没有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

    有些事情,和彭一鸣封子言说出来,他们也听不懂,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说呢。

    刚进了护龙堂没一会,诸葛焚天李单等人赶了过来。

    在李单的身边,还跟着画扇。

    “少主,回来了?”李单走到跟前,笑着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问道:“这边进展的还顺利吗?”

    “还行。”李单说起这些,只能报以苦笑,“少主,他们那些人,昨天才刚离开京都,即便有捷报,也不会那么快啊!“

    肖遥哈哈笑了笑:“说的也是。”

    诸葛焚天走到肖遥跟前,小声问道:“肖先生,这些都是云霄殿的人啊?”

    “肖先生?”肖遥转了转眼珠子,看着组合格丰田的眼神都有些古怪。

    诸葛焚天只能报以苦笑:“听着很怪对?其实我叫着也很别扭,不过没办法,刀都架在脖子了。”

    李单哈哈大笑:“诸葛先生,您这可有些不厚道了啊,看到少主,开始责备我们了。”

    诸葛焚天苦笑了一声,拱了拱手:“殿主言重了,是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啊!”

    肖遥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诸葛前辈愿意叫什么叫什么便好了。”

    “那还是肖遥舒服点。”诸葛焚天哈哈笑道。

    笑了一会之后,他又说道:“我们去办公室。”

    肖遥点了点头。

    关门,办公室里,李单,诸葛焚天,还有肖遥三个人了。

    诸葛焚天第一个提出了心的疑惑:“肖遥,我有一事不明。”

    肖遥想了想,问道:“诸葛先生有什么疑惑,说出来便是,我别的本事没有,解惑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的。”

    诸葛焚天原本不是一个喜欢墨迹的人,听肖遥这么坦然,当下直言了当说道:“殿主等人,刚到京都,已经立刻分散离开了,有必要这么着急吗?”

    肖遥眯着眼睛看着诸葛焚天,眼神古怪。

    “其实我也不想那么着急,但是我不着急,别人不着急了?”肖遥问道。

    诸葛焚天微微一愣,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只是有些不敢相信。

    “肖遥,你这话怎么讲?”诸葛焚天问道。

    肖遥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诸葛先生既然已经明悟了,又何必还要发问呢?”

    “我只是觉得,面那些人,应该没这么小气?不管怎么说,云霄殿这一次来到京都,都是为了帮忙的。”

    “帮忙那去帮忙好了。”肖遥笑着说道,“这话也不是我说的,是那些人心里这么想的。京都到底是华夏最重要的地方,一下子多了这么都修炼者,还都是个顶个的高手,他们在京都待一天,那些人恐怕得失眠一天,那些人啊,年纪都大了,我怎么忍心看着他们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呢?”

    诸葛焚天苦笑了一声。

    肖遥说的这些,他也都明白,只是之前不敢肯定这样的想法而已。

    肖遥手指头在桌子敲了敲,说道:“等会,恐怕得有人来请我了。”

    诸葛焚天刚想说话,办公室的门却已经被人敲响了。

    “进来。”诸葛焚天咳嗽了一声。

    林旻彦推开门走了进来,小声说道:“肖先生,周老爷子来了,说要请你去个地方。”

    肖遥看了眼诸葛焚天,哈哈笑道:“诸葛先生,你看,我没骗你?”

    诸葛焚天苦笑了一声。

    他觉得那些人到底还是出了昏招啊。

    小心是好事,谨慎也没错,但是过度小心,过度谨慎,未免落了下乘。

    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既然是这样,我也不多做逗留了,我带来的这些人,诸葛先生悉心照料便是。”肖遥说道。

    “好——肖遥,你之前是护龙堂的堂主,现在应该还是。”诸葛焚天说道。

    肖遥摆了摆手:“累了,乏了,这地方终究不适合我,我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

    诸葛焚天张了张嘴巴,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肖遥站起身离开,到了嘴边的话,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他觉得,肖遥既然还愿意让云霄殿的人来帮忙,证明心里还是有护龙堂的。

    可是那些人的过度小心,反而引起了肖遥的不满,这也导致了肖遥刚才脱口而出的话。

    “着急了,太着急了啊,这些人,个顶个的聪明,怎么一到了关键时刻,开始犯糊涂了呢?”诸葛焚天摇了摇头。

    李单倒是不为所动,说道:“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庙堂这地方好是好,可说到底,还是太过于危险了,一不小心会掉进冰窟窿里,哪有江湖里来的痛快?”

    诸葛焚天摆了摆手:“说来也是,肖遥原本不适合混迹庙堂,他的性格太傲了,要真有人开始腹诽他,恐怕不管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肖遥都得拉着对方,狠狠揍一顿了。”

    李单哈哈大笑:“这样不快哉吗?”

    “快哉是快哉了,可做人如铜钱,内方且外圆,棱角太重了,不是什么好事啊,总有些人,想要将去磨掉。”诸葛焚天在庙堂不知道待了多少年,这些道理,他怎么可能不懂呢?

    李单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了。

    出了护龙堂,看到了周屠龙。

    “周老爷子,还亲自来找我?我受宠若惊啊,直接打个电话,小子不还得屁颠屁颠的赶过去?”肖遥嬉皮笑脸说道。

    周屠龙笑了一声,说道:“你小子,在我面前还要装傻吗?真不知道是什么人要见你?”

    肖遥收起了脸的笑容,说道:“猜到了一些。”

    “行了,先车,了车再说。”

    等坐了黑色的红旗车里,周屠龙看着肖遥,问道:“好一阵子没见,晒黑了不少。”

    “男人嘛!皮肤太白不是好事。”肖遥笑着说道。

    周屠龙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年轻人,这一次,面那位想要见你,到底是什么目的,我想你也知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他们想要见我,我去是了,还能说什么呢?”肖遥好问道。

    周屠龙乐呵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来找你,自然和他们站在一起了?”

    肖遥不置可否,只是脸含笑。

    “其实这一次他们让我来找你,还真不是什么坏事。”周屠龙说道。

    “我觉得,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事。”肖遥说道,“我不怪他们,别人考虑自己好了,他们哪能只考虑自己啊?既然坐在了那个位置,得为所有华夏人负责,这么说没错?”

    周屠龙摆了摆手:“这话一听,是在打马虎眼,你要是真的能这么想,我也能省心不少了。”

    肖遥眯着眼笑着。

    红旗车开进了红墙大院。

    等停下来,肖遥跟着周老爷子走进一间屋子里。

    屋子里,关门,在肖遥的面前,坐着一排人,大部分都是在电视经常看到的,坐在最间的那位,是一号首长了。

    他含笑看着肖遥,手边放着一个瓷杯。

    “肖遥,我们不去找你,你不愿意来见我们了啊?”一号首长笑着说道,“先坐下。”

    肖遥拉开跟前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笑呵呵说道:“您各位日理万机的,我是一个市井小民,怎么敢来打扰呢?”

    “市井小民?”一号首长笑了一声,气十足声音说道,“你觉得你是吗?”

    “是。”肖遥抬头望着天花板,“以前觉得自己能成为天下第一人,能成为最特别的那个,最不济,也值得各位高看一眼,后来琢磨透了,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啊?我还是一地黄叶的一片,汪洋大海里的一滴,没什么不同的,这样也好,乐得安稳。”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