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章 疼一次少一次
    翌日,肖遥带着彭一鸣和封子言一同坐飞机前往京都。的小说

    等到了机场之后,前来接机的,是两个姑娘。

    李潇潇,夏意星。

    看到她们,肖遥脸的笑容非常浓郁。

    “回来了?”李潇潇问道。

    “回来了。”肖遥明亮的眸子望着她答道。

    “听说你原本早该回来了,只是专门去了一趟凉城,对?”李潇潇眼神带着玩味笑容。

    倒是站在边的夏意星,闻言不由一阵脸红。

    “是,我去了凉城。”肖遥点了点头。

    “那梁启迪死了没?”

    “死了,一击毙命,怕是再也蹦跶不起来了。”肖遥正色说道。

    李潇潇一握拳,哈哈笑道:“死得好,死得好,那梁启迪也不知道撒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也想染指我们夏大美女。”

    夏意星哭笑不得,转过脸看着肖遥的时候,眼神依然满是担忧:“不管怎么说那梁启迪的身份都非同一般,现在你杀了他,梁惠珑不会不放在心的。”

    “嗯,那一同杀了便是。”肖遥说的风轻云淡,反而是夏意星听得惊心动魄。

    梁惠珑即便真的不是个有大能耐的人,也是凉城的封疆大吏,岂能说杀杀?

    可是看着肖遥平淡的神色,夏意星知道,这位大少爷可以点都没开玩笑。

    “云霄殿彭一鸣(封子言),见过稍微少夫人。”彭一鸣和封子言猜两女身份之后,一同作揖说道。

    不要说夏意星了,即便是肖遥都被吓了一跳。

    在凉城的时候,他杀了梁启迪,理由便是梁启迪想要挖他墙角。

    可那也是找个说法而已,现在肖遥和夏意星之间的关系依旧没有挑明。

    之前坐在飞机的时候,肖遥在想着等会如果见到了夏意星该怎么说道。

    好在,他没说,夏意星也没说。

    原本以为风波这么过去了,但是他小看了自己身后这两位神队友。

    一个称呼,让气氛瞬间尴尬了。

    肖遥狠狠瞪了眼彭一鸣和封子言。

    后两人则是满脸的茫然,心里盘算着,难道自己叫错了?

    李潇潇打趣道:“不错嘛!在飞机教了挺久的?”

    肖遥脑袋都要疼了。

    自己什么时候叫过了?

    “潇潇,你别多想……”夏意星红着脸小声说道。

    李潇潇看了眼夏意星,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我不会生气的。”

    夏意星:“……”

    “感情这个东西,你自己不争取,谁能帮你争取呢?他有心理障碍,你也有吗?”李潇潇看着夏意星,问道,“说过去了,也过去了,你不愿意提,我心里乐得逍遥,可是,真的能这么过去吗?”

    夏意星没想到李潇潇会忽然将话题说到这个地步。

    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李潇潇忽然轻笑了一声,伸出手便推了夏意星一把。

    夏意星身体踉踉跄跄,直接摔进了肖遥的怀里。

    肖遥有些木讷,夏意星也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李潇潇。

    李潇潇避开了两人的目光,看着彭一鸣和封子言这两个迷茫的家伙。

    “你们两个别看了,先跟我车。”李潇潇说道。

    “是,少夫人……”彭一鸣和封子言又不是二傻子,虽然有些弄不懂现在的情况,可是他们心里明白一点,以他们的身份,绝对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了。

    看着那三人一同离开后,夏意星叹了口气。

    “其实,潇潇心里一点都不好受,哪个女人愿意将别的女人推入自己男人的怀抱里呢?这得鼓起多大的勇气啊!”夏意星不是傻子,即便李潇潇表现的非常大度,坦然,甚至经常寻找机会。

    可是作为一个女人,夏意星知道,李潇潇未必真的好受。

    可能她已经说服了她自己,但是却未必能做到心如止水。

    肖遥看着夏意星,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夏意星有些懊恼了。

    “其实以前,我也跟自己说,我只要有潇潇一个可以了,可是后来,我才发现真的不是那么回事,原本那个看梁启迪,我让彭一鸣杀了也行,可是仔细想了想,我觉得还是亲手杀了好,较解气,你看,其实我内心还是愤怒的。”肖遥说道。

    夏意星脸都红到了耳朵根,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最难的岂不是不是去欺骗别人,而是欺骗自己。”肖遥正色说道,“人活着,最多百年,能爱一个姑娘八十年不错了,但是我要活数百年,我也要让你们活数百年,喜欢你们数百年,这样不好了吗?”

    “什么?”夏意星猛地一愣。

    肖遥没有回答夏意星,再次将她揽入怀。

    “让你走,你舍得走吗?”肖遥小声问道。

    “有什么舍不得。”夏意星没好道。

    “那你走。”肖遥笑着说道,“走到哪,我也能把你抓回来,或许还会出现几个梁启迪那样不开眼的家伙,多几个又怎么样呢?出现一个我杀一个,出现两个我杀一双,是将天底下的男人都杀了,我的女人也不能给别人惦记不是?”

    夏意星也没说话了。

    这个时候说再多,似乎都没有意义,还不如安静躺在这个天底下最有安全感的怀抱里。

    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这一次回来,我已经想好了,正好我已经得到了冰火,可以炼制灵丹帮助你们改善体质,既然我都开始修炼了,那我们一起修炼好了,原本有个叫苏凉的男人,是因为自己心爱的姑娘,还是没有渡劫成功,迈入另外一个世界,我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

    夏意星摇了摇头,懵懂模样:“我听不懂。”

    “听不懂也没事,我心里明白好。”肖遥哈哈笑道。

    “接下来呢?”夏意星问道,“接下来,我该做些什么?”

    “安安心心待在我身边,够了。”肖遥说道。

    带着夏意星,走到了李潇潇的面前。

    “搞定了?”李潇潇眼珠子转了转。

    “嗯。”肖遥笑了笑。

    “那好。”李潇潇哈哈笑着,“这样倒也省了我一桩心事。”

    说完她又伸出手将夏意星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之前在海天市的时候,我可已经和你说过了,不管怎么着,我都得让你爬肖遥的床,哈哈,我没骗你?”李潇潇问道。

    肖遥的眼珠子差点都要掉出来了。

    这两个姑娘,竟然还有这样的谈话?

    还真是足够彪悍的啊!

    夏意星脸红的更加厉害了,虽然之前是有过这样的谈话,但是当着肖遥的面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啊!

    “走,该去看看诸葛焚天他们了。”肖遥说道。

    夏意星小声说道:“秦阿姨已经说了,如果这一次,你回到京都还没想着先去见她的话,干脆别去见她了。”

    肖遥一拍脑袋,知道自己老妈生什么气了。

    之前从鹅国那边回来,自己虽然路过了京都,可是并没有多做停留,毕竟那个时候,李潇潇还在紫金门的手,救人要紧。

    现在要是还不去秦家的话,以自己老妈的性格,怕是真的要发飙了。

    “咳咳,意星提醒的对,我们一起去。”肖遥点了点头。

    等了车之后,肖遥又指着后面那辆车,对彭一鸣和封子言说道:“你们那辆车。”

    “好。”

    彭一鸣和封子言一同了车。

    “一鸣哥哥。”封子言忽然开口。

    彭一鸣看了眼封子言,问道;“是想要说什么?”

    “是想不明白,之前,少夫人为什么要流眼泪呢?”封子言小声问道。

    彭一鸣苦笑了一声,摆了摆手,说道:“这个问题,你还是不要问我了,这个世界最难懂的是女人,我又不是女人,等会要是见到画扇了,你不妨去问问她,或许她能给你一个答案。”

    封子言想了想,摇了摇头:“算了,还是谁都不问了。”

    “那你懂了?”彭一鸣问道。

    封子言哈哈笑了笑,说道:“不懂也没事啊,这天底下那么多事情我都不懂呢,每一件都得去找出一个答案吗?知晓了答案,真的会开心吗?”

    彭一鸣仔细想了想,冲着封子言竖起了大拇指:“之前在云霄殿没发现,现在我才忽然发现,你小子,倒是有一颗玲珑心啊!”

    封子言只是笑了笑,也没说话。

    等回到了秦家,秦柔一边揪住了肖遥的耳朵。

    “啊!疼,疼!老妈,撒手啊!”肖遥立马鬼哭狼嚎起来。

    彭一鸣小声对封子言说:“少主会装,一个灵江境界修炼者能疼?”

    “少主收起来灵气了,你没发现吗?不然,估计老妇人都揪不动少主的耳朵。”封子言说道。

    彭一鸣摇了摇头:“搞不懂,少主也傻吗?”

    封子言笑了起来,说道:“那王天野怎么说呢?他媳妇也天天揪他耳朵,他干嘛不运起灵气呢?”

    彭一鸣更不懂了。

    “这样的疼啊,疼一次少一次,不如记在心里呢。”封子言念叨着。

    彭一鸣笑着说道:“你怎么能明白呢?”

    封子言揉了下眼角:“我想我娘了,小时候,她喜欢用竹条打我,后来——再也没有人拿竹条打我了。”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