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六章 两难
    秦柔的出现,倒是让夏朗行松了口气。

    梁惠珑还真不是个容易得罪的人,但是对于秦柔而言就无所谓了,这可是肖遥的老妈,整个华夏,又有几个人是她得罪不起的呢?

    梁惠珑听到秦柔的话之后,脸上的笑容看着显然有些古怪。

    他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深被惊艳,等听到对方说出口的话,又回过神来,眼神不由玩味些许。

    “你是说,夏意星是你们家的儿媳妇?”梁惠珑问道。

    “是。”秦柔冷眼看着梁惠珑,说道,“你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还好意思坐在这?”

    “……”梁惠珑算是知道什么叫不讲道理了。

    这女人看着温柔贤淑的,怎么开口说话,完全不讲道理呢?

    自己知不知道,和能不能坐在这里,有什么关系啊?

    站在秦柔身边的夏意星,低下脑袋脸色通红。

    她是喜欢肖遥,可是肖遥已经有了一个李潇潇,既然她放不下,舍不得,却也只能放在心里。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秦柔心里竟然已经将她当成了儿媳妇。

    梁惠珑转过脸看着夏朗行,说道:“夏先生,据我所知,令千金并未婚配啊!”

    “那你就不知道什么叫未婚妻吗?”秦柔直接插话说道。

    “……”梁惠珑憋了一会,忍不住说道,“这我也打听过了,暂时没有听说夏姑娘和谁家公子有定下婚约。”

    “现在有了。”秦柔说道。

    梁惠珑隐隐愤怒。

    你长得漂亮,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他转过脸看着夏朗行,说道:“夏先生,真的如此?”

    显然他也知道,秦柔不是个讲道理的女人,既然是这样,他也懒得和对方争辩了,干脆转过脸看着夏朗行。

    这也算是侧面施加压力了。

    夏朗行有些不耐烦了。

    他觉得这个叫梁惠珑的家伙实在是太过分了,不敢和秦柔争辩,就开始欺负自己是不是?难道自己看上去就那么好欺负吗?

    想到这些,他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梁书记,我家小女,和肖遥的关系一直都不错,秦柔又是肖遥的母亲,既然她认下了这个儿媳妇,自然是无可厚非的,有什么问题吗?”

    梁惠珑深吸了口气。

    夏朗行态度忽然变得强硬起来,他不是感觉不到。只是他的心里也有些好奇,即便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秦柔,那又怎么样呢?秦家确实是一个大家族,但是现在秦叨扰都不在了,即便秦鸾秦柔两姐妹有足够的能力,也不一定能够将秦家继续支撑下去,现在看着秦家还是京都的三大家族之一,但是过上些许年,秦家还能有现在在京都的地位吗?

    “好,很好,既然是这样,我也不多打扰了。”梁惠珑深吸了口气说道。

    他看着夏朗行的眼神已经骤然变冷。

    “恕夏某不送了。”夏朗行端起茶几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声音平淡说道。

    梁惠珑也不好意思继续在这里坐下去了,直接拂袖离开。

    等梁惠珑走了之后,夏朗行才放下了茶杯冷哼了一声。

    “这梁惠珑,当真是越来越不知道规矩了,仗着自己是凉城王,就可以在京都肆意横行了?也不看看他那个儿子到底是什么货色,也敢垂涎我家姑娘。”夏朗行生气说道。

    秦柔也点了点头:“夏大哥说的是,在这天底下,能配上意星的男人能有几个?唔——我家那小子大概勉强算一个了。”

    夏意星脸又红了。

    夏朗行看了眼秦柔,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说秦妹子,你刚才那么说,也是坏我女儿名声啊!”

    秦柔一听这话,就有些不高兴了:“夏朗行,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夏朗行心里郁闷。

    之前还叫夏大哥来着,现在就变成夏朗行了。

    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以前夏朗行还不觉得,总认为天底下还是有温柔女子,知书达理,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现在看来,之前的想法肯定不对了。

    京都秦柔,不够温柔吗?不够知书达理吗?

    可不照样是说翻脸就翻脸吗?

    夏朗行据理力争,说道:“若肖遥真的是我们夏家的女婿,我自然没有意见,甚至还会倍感欣慰,可是肖遥的情况,你这个做母亲的又不是不知道……”

    秦柔倒是非常淡定,拉着夏意星的手,一起坐了下来。

    等了一会,才正色说道:“那又如何?男子汉大丈夫的,就不能多喜欢几个人了?”

    “……”夏朗行很无奈。

    他觉得秦柔这是又开始不讲道理了。

    秦柔转过脸看着夏意星,声音轻柔。

    “意星,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我家那个傻小子缺心眼,有些愣头青,我不,我能看明白,你是真的喜欢他,他也是喜欢你的,只是他自己不愿意承认,或者说不敢承认而已。”

    夏意星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秦柔说的,她也许也是知道的,也许是不知道,也许,是假装不知道。

    只是,时间久了,她都快要忘记自己坚持到现在的初衷是什么了。

    大概是坚持坚持着,就变成了一种习惯。

    习惯这个东西啊,一旦养成了,就很难更改了。

    “意星,如果你愿意的话,这一次等肖遥回来了,我就将这些话摊开放在桌子上说,潇潇的性格你也知道,或许一开始,她也不愿意,但是时间久了,怕是肖遥不愿意接纳,她都不乐意了。”秦柔笑着说道。

    夏意星只能苦涩一笑,说道:“秦姨,天底下的女子,大概是希望自己深爱的那个男人,也同样只深爱自己一人吧?”

    “是啊!”秦柔点了点头,“可是,如果你是潇潇,你就没有办法接纳另外一个夏意星了吗?”

    夏意星微微一怔。

    秦柔问出口的这一番话,是她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的问题。

    现在忽然提出来,让她的大脑都有些死机了。

    “意星,你是一个聪明的姑娘,对别的女孩,我可能要说一百句,她才能听懂一句,你不一样,我只要说一句,你可能就已经懂了一百句。”

    对于秦柔的这一番话,夏意星也只是抱着不置可否的态度。

    “好了,该说的话,我也都说了。”秦柔站起身,看着夏朗行,说道,“夏朗行,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也应该知道,既然今天我说意星是我家的儿媳妇,我就一定会为我说出口的话负责,否则,我也不好意思在你面前晃荡了不是?等肖遥回来,我领着他来你面前,还你一个答案。”

    “……”夏朗行沉默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好。”

    等秦柔走了之后,夏朗行转过脸,看着夏意星。

    夏意星脸色阴晴不定,见父亲的眼神落到了自己身上,就赶紧站起身了。

    “要休息了吗?”夏朗行问道。

    “嗯……”夏意星点了点头。

    “真的不能聊会天?”夏朗行笑着说道。

    夏意星没有办法,只好重新坐了下来。

    夏朗行给自己的女儿倒了一杯茶。

    茶叶是武夷山的茶,泡茶的水,也是走水路运过来的泉水。

    “这泉水啊,运过来的时候,还不能用游轮,不然会沾上一层油烟味,摆渡人在运泉水的时候,还得在装着泉水的桶里铺上一层荷叶,你仔细闻闻,是不是还有荷叶的香气?”夏朗行笑着问道。

    夏意星苦笑了一声,说道:“爸,你要是真有什么想说的,不然就坦然一些说吧,我们父女两,说话有必要这么拐弯抹角的吗?”

    夏朗行点了点头,说道:“其实,在我看来,我女儿选男人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用考虑,有钱也好,没钱也好,有能力也好,没能力也好,长得好看也好,长得丑也好,都无所谓,只要我女儿喜欢就行了。”

    夏意星嘴唇微抿,小声说道:“谢谢爸……”

    “谢我做什么?不然我这些年,拼命挣钱干嘛呢?可不就是为了让我女儿能够没有那么多需要思考的问题,更不希望联姻这样的事情会落到我女儿身上吗?”夏朗行哈哈笑道,“但是,意星,你确定你现在喜欢的这个人,就真的是你应该喜欢的吗?”

    夏意星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我知道,感情就是这样,明知道有些人,不好,可偏偏就是放不下,割舍不了。”夏朗行说道,“我且问你一个问题。”

    “您问。”夏意星说道。

    “你觉得,肖遥是真的喜欢李潇潇吗?”夏朗行说道,“如果那么喜欢人家的话,又怎么还会喜欢上第二个女孩呢?”

    夏意星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了。

    “别人我不敢说,但是如果是肖遥的话,他一定喜欢李潇潇。”

    “只是没那么喜欢?”

    “非常喜欢!”夏意星说道。

    夏朗行哈哈笑了笑:“那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其实,在李潇潇的心里,她也是这么想的,她不怀疑肖遥对她的感情,也不怀疑肖遥对你的感情,两难,两难啊……”

    夏意星坐在沙发上,眼神深邃,陷入了某一种挣扎与沉思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