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章 你不了解他
    冰川路,似乎没有尽头。..

    “我们这么走回去吗?”姜红豆附在李耀的身边,擦了擦还有些红的眼睛,小声问道。

    “嗯,走回去。”李耀点了点头,“来的时候没来得及看一看北川的万里冰川,这不,有了机会。”

    “好看吗?”姜红豆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在这里待了好多年了,没发现有什么好看的啊!”

    “嗯,是啊。”李耀点了点头,“不过,得看和谁一起看。”

    姜红豆俏脸一红。

    走在前面的肖遥和彭一鸣嘴角狠狠抽搐着。

    他们在想啊,之前到底是谁说这小子情商低的,简直是扯淡。

    撩妹水平高的简直不要不要的。

    难道这小子生下来的那一天,已经点满了妞天赋?

    走了快半个小时,肖遥终于停下了脚步。

    “来了。”肖遥嘴里念叨了一句。

    彭一鸣点了点头,扬起手大刀。

    “少主,这交给我便是。”彭一鸣说道。

    肖遥看了眼彭一鸣,点了点头。

    听彭一鸣和肖遥口的话,姜红豆有些听不懂,只好转过身看了眼身边的李耀。

    “怎么了?”她轻声问道。

    “没事,那些跟屁虫终于跟来了,咱们等了这么久,不是等他们吗?”李耀笑了一声说道。

    姜红豆脸色微微一变。

    走了这么久,她还真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跟着自己等人。

    “怕了吗?”李耀笑了一声,说道,“跟着我走了,以后,身后可能随时都会出一些要取你性命的人。”

    “那你会保护我吗?”姜红豆小声问道。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保护你,不过我一定会死在你前面的。”李耀想了想,认真说道。

    “那我不怕了。”姜红豆嘻嘻一笑。

    李耀握紧了姜红豆的手,轻轻一笑:“傻姑娘。”

    这时候,一条血线,沿着白茫茫的冰雪,朝着肖遥等人悄然逼近。

    彭一鸣手大刀一挥,狠狠插入脚下冰雪之。

    刀气沿着一条直线,冰川开了一条裂痕,将那道血线逼了出来。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终于从冰川之下钻了出来。

    “嘿,这血族的人,怎么开始做起土拨鼠了?”肖遥哈哈笑道。

    当那个男人出现的时候,彭一鸣已经握紧了手的大刀,冲了过去。

    “那是什么?”姜红豆好问道。

    怕倒是不怕,是好了。

    “电影看过没?这是电影里有时候出现的吸血鬼。”李耀笑着说道,“第一次见过?要不等会,我给你抓一只过来,给你好好研究?”

    姜红豆使劲摇了摇头。

    虽然她是个好心挺重的女孩,可是,口味真没那么重……

    彭一鸣的身体只能捕捉到一道道残影,紫芒,眨眼间便到了那穿着黑袍的男人面前,同时手长刀一削,刀浪翻滚着,将那黑袍男人的脑袋削了下来。

    彭一鸣落了下来,站在远处,那把滴着血的大刀抗在肩膀,冷笑连连。

    “这点能耐,也好意思做截杀的活,真是不像话。”

    说话间,在他的周围,再次五条血线隐隐而来。

    彭一鸣耳朵微微一动,顿时大笑连连,嘴里吼了一嗓子:“来得好!”

    同时,再次将手大刀狠狠灌入冰川之。

    以他为心,布下一张巨大的气机蛛。

    周围轰隆作响,冰雪飞扬。

    有几块冰雪朝着肖遥等人的方向砸了过来,肖遥伸出手挥了挥,随意拨开。

    姜红豆都被这一幕给吓坏了。

    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五个黑袍男人再次出现,将位于心点的那男人团团围住。

    忽然,他们化作一道道血雾,躲开气机蛛束缚,朝着彭一鸣冲了过来。

    彭一鸣哈哈大笑。

    “一些小畜生,也敢!”

    声音如气浪,一浪翻滚如长江。

    那五道血雾瞬间凝固。

    “这还真是大手笔了,五个血王般的人物,可只是这样,怎么敢来找一个灵江境界修炼者的麻烦呢?”肖遥叹了口气。

    他转过身看着姜红豆和李耀,说道:“我们先走。”

    “好。”李耀点了点头。

    姜红豆似乎有些不放心,伸出手指了指彭一鸣,说道:“我们不管他了吗?”

    肖遥微微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若是他连这五个畜生都解决不了,还跟来做什么?”

    说完,便背着手化作一道紫虹离开。

    李耀抓住了姜红豆,在冰川疾驰。

    他对姜红豆小声安慰道:“虽然我看不懂他们的局,但是既然少主都无所谓了,那想必真的没事了,而且,我也相信一鸣哥哥,他少有敌手,最起码在这个世界,我不相信有人能杀他,少主可能有那个能耐,即便是天行宫的那个白齐眉,也不能将一鸣哥哥怎么样,打不过,跑便是了。”

    姜红豆哭笑不得,有些没办法理解了。

    不过李耀的话,也让姜红豆放心了很多,既然李耀都说不会有意外发生,大概真的可以放心了。

    彭一鸣的速度越来越快,刀气冲散了五团血雾,之后还没有等那血雾重新凝结,再次冲了去,随着一声凄厉惨叫,五个血王,只剩下四个了。

    十分钟之后,彭一鸣抹干净大刀还未干涸的血迹,皱了皱眉头。

    “这股子血腥,都有臭味。”彭一鸣冷哼了一声,拖着长刀,渐行渐远……

    华夏,京都。

    诸葛焚天重新登入护龙堂。

    “堂主!”

    数百修炼者,齐声呐喊。

    诸葛焚天站在高台之,长袍无风自动。

    之后,他伸出手,压了压,示意台下的人都安静下来。

    这才缓缓说道:“我不是护龙堂的堂主,我只是来帮忙的而已。等肖遥回来了,你们再问问他到底愿不愿意做这什么堂主。”

    长剑行叹了口气。

    其实,诸葛焚天说出这样的话,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虽然他不愿意听到这样的话,但是诸葛焚天想要做什么,想要说什么,什么时候需要他来定论对错了?

    诸葛焚天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

    钱财毁人,庙堂毁身。

    如果真的非得留在这里,他真怕有一天,自己忘记了大道,忘记了天地浩然。

    “现在遁入世俗界的修炼者,大约三十个门派世家,整个江湖,怕是又要乱了。”诸葛焚天转过脸看了眼惊雷,叹了口气说道。

    “乱了也没什么不好的。”惊雷笑着说道,“迟早是要乱了,乱了之后,才会有新秩序,压迫着,不如释放出来,再教一教他们做人。”

    诸葛焚天苦笑了一声,说道:“我怕是没那个能耐。”

    “需要什么能耐?”惊雷皱了皱眉头,说道,“不服的,打服了,告诉那些修炼者,这里虽然是世俗界,虽然灵气匮乏,但是,却是他们修炼者的禁地,如此一来,不好了?”

    诸葛焚天哭笑不得。

    惊雷到底还是惊雷。

    起武学,惊雷起诸葛焚天,确实要差一些。

    可如果论起心豪迈壮阔,诸葛焚天和惊雷差太多了。

    “总而言之,我还是那句话,只要肖遥回来了,整个世俗界,也太平了。”

    “怕难说。”惊雷摇了摇头。

    “为什么?”诸葛焚天有些疑惑,“看来,你还是不了解肖遥现在的实力啊!”

    惊雷哈哈笑了笑,说道:“肖遥的实力如何,我现在确实不太了解,但是,你似乎不太了解肖遥的性格啊!这天下乱了如何?这天下毁了又怎么样?是不是太平盛世,对他而言,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否幸福。”

    “罢了,看来,我想的有点多了。”诸葛焚天说道。

    惊雷叹了口气,没有言语。

    这时候,林旻彦忽然赶了过来。

    “诸葛先生,山城动荡不止,似乎聚集了百修炼者。”

    诸葛焚天微微挑眉,问道:“有这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林旻彦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暂时还不得而知。”

    “南天远,宋逸霖!”诸葛焚天开口喝了一声。

    两个年轻人走到了跟前。

    南天远还好,表情平静,宋逸霖嘛,则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状态。

    “山城的事情,交给你们可行吗?”

    “不可。”

    “我也不去。”宋逸霖摇了摇头。

    林旻彦有些着急了,说道:“两位,现在山城已经风起云涌了,晚一步的话,不知道还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呢。”

    “那又如何?”南天远问道,“与我何干?”

    “是啊!”宋逸霖说道,“我们来到京都,是因为爷爷,嫂子们,都来了京都,所以我们不敢不跟着。如果你们想要让我们离开京都,那不可能了。”

    “你们去了,我会保护好李潇潇等人。”诸葛焚天正色说道。

    “哦,但是我不相信。”南天远耸了耸肩膀。

    惊雷哈哈笑了起来。

    诸葛焚天转过脸看了眼惊雷,有些懊恼。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好意思笑。

    “你看,我说?即便肖遥回来了,和他们的态度也差不多的,我说,你不了解那小子的性格?”

    说完,惊雷笑得更开心了。

    看到诸葛焚天吃瘪,其实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