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九章 落了一个姑娘
    肖遥不懂苏凉。()

    苏凉大概也不需要后人懂他。

    雪蛟问肖遥:“你觉得,苏凉这么做值得吗?”

    “这世界哪有那么多事都是可以用值得去衡量对错的,值得是对了?不值得是错了?我看是放屁。我们不懂,所以觉得不值得,他觉得好,便值得,是对了。”肖遥深吸了口气说道,“何必执着呢?”

    雪蛟忽然不想说话了。

    “我忽然觉得,这样的事情,你也不是做不出来的。”雪蛟说道,“我觉得,我看不懂的不是那一个苏凉,是你们所有人了。”

    肖遥哈哈笑了笑:“大概如此,方能为人。”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有些人啊,站着呢,脊梁都挺直了,可实际,换个角度看,他都快趴进土里了。”

    他羡慕苏凉啊!这人终究入了道,哪怕化了黄土。

    这天地间的大道,浩然正气,太高了,太远了——而她在眼前,伸手便能握住。

    雪蛟不置可否。

    在这时候,那画卷竟然从尾端开始起火。

    乳白色的火焰,却让肖遥连连后退数步。

    等勉强站稳了之后,脑门却又蒙了一层汗珠。

    “这是冰火!”雪蛟吃惊说道。

    “没料到啊,这冰火,竟然藏在画卷之。”肖遥苦笑了一声。

    “看来,这苏凉是要将冰火留给你的,否则,也不可能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雪蛟乐呵呵说道。

    肖遥没有说话。

    虽然只是一小团火焰,可是却给肖遥造成此火可焚烧天地万物的感觉。

    肖遥忽然往前走了一步。

    烈焰灼身。

    再往前一步。

    烈火灼心。

    躲在御龙诀里的雪蛟都不淡定了。

    “你这是打算炼化冰火,还是打算被冰火炼化呢?”雪蛟忍不住问道。

    肖遥没有搭理他。

    当画卷消失的时候,那一团冰火忽然变成一小簇跳动的火焰。

    也是这个时候,肖遥猛然冲去,伸出手要握住。

    “你疯了?!”雪蛟惊愕。

    那冰火可是异火种,玄乎的说,这一小簇火苗,便能融化整个北川。

    也在肖遥的手心即将要被冰火灼烧的时候,忽然从掌心处,迸发出了一道白色气机,将那一团火苗迅速包住。

    旋即,冰火便顺着那股柔和气机,窜入肖遥的身体里。

    躲在御龙诀里的雪蛟,看到这一幕简直都要惊呆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不告诉你。”肖遥笑了笑。

    之前看医道玄冥的时候,肖遥已经知道该如何掌控冰火了。

    如今冰火在眼前,若肖遥还不知道如何融合冰火,岂不是太蠢了。

    之前那一股古怪的气机,实际是肖遥体内的医气而已。

    “以后你会选择以丹入道吗?”雪蛟说道。

    “不知道。”肖遥摇了摇头,“哪个最接近,选哪个!”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心情有些复杂啊!”雪蛟笑着说道。

    “忽然想起了一些,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去做。”

    说完,他抬腿便朝着洞外走去。

    “这洞内,还有一些玄机,是一些炼丹的书,还有一些药材,你真不要?”雪蛟吃惊说道。

    “之前便说了,我只取冰火,男人要说话算数不是?”肖遥笑了笑。

    或许,也是真的不愿意打扰苏凉了。

    谁知道呢?

    走出山洞的那一刹那,肖遥再次转过脸,在那两行字的面,多了一道横幅。

    四个字:道不如道。

    “我可不想和你一样,哪怕我要成了仙,也要带着她们一起成了仙,这天道的门太小,我拿手的刀砍出一道门。”

    说完,转身离开。

    不曾回头。

    雪蛟又看不懂肖遥了。

    人嘛!一般不都是言而无信的吗?说话算数,还当什么人啊!

    从结界走了出来,重新回到彭一鸣的面前。

    “少主,成了?”彭一鸣赶紧问道。

    肖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伸出手,摊开掌心,体内医气微微催动,那团白色的火焰,便慢慢跳动着,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

    “哈哈,原来冰火长这模样啊?”李耀笑着说道,“少主,除了这冰火,你别的都没拿吗?”

    肖遥想了想,说道:“拿了。”

    雪蛟都不信。

    山洞里发生了什么,它谁都清楚。

    除了这冰火之外,肖遥何曾碰过别的东西?

    “是什么啊?”彭一鸣问道。

    “一段故事。”肖遥眼神深邃。

    雪蛟:“……”

    它很想吐槽肖遥,想想还是算了。

    谁让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小弟呢?

    走在归去的路,肖遥忽然想起了什么,心里问道:“雪蛟,我问你啊,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知道?”

    “是啊!”

    “能屏蔽你吗?”肖遥问道。

    “能啊,只要你暂时闭心法,我窥探不到了。”

    肖遥松了口气。

    雪蛟好问道:“不过,你为什么要想着屏蔽我啊?”

    “活该你没性.生活!”肖遥恶狠狠说道。

    雪蛟:“……”

    它又不是二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肖遥话里的意思。

    将姜红豆和李老师送回营地之后,肖遥也琢磨着该直接回华夏了。

    姜红豆泪眼婆娑,看着李耀。

    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李耀嘴唇蠕动,似乎也想说些什么,但是却怎么都没说出口。

    “我走了。”李耀说道。

    姜红豆点了点头。

    肖遥和彭一鸣都皱着眉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李耀。

    不管是肖遥还是彭一鸣,他们都以为,这小子会将姜红豆直接带走。

    即便李耀没开口,姜红豆也应该愿意跟着李耀走。

    可是这两个家伙,却什么都没说。

    这很古怪了。

    等走出了一段距离,肖遥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看着李耀,抓狂说道:“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我今天要是不能从你嘴里抠出来一个答案,估计晚睡觉我都得睡不着了,你为什么不将姜红豆那姑娘带走啊?”

    李耀猛地一愣,回过神来,苦笑了一声:“她也没说要跟我走啊!”

    肖遥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他终于意识到问题的关键点在哪里了。

    他高估了李耀的情商。

    “人家没说跟你走,你问人家愿不愿意跟你走了吗?”

    “我怕她拒绝我。”李耀想了想,说道,“而且,我也怕我耽误了人家姑娘,你想啊,我身后的那是什么?是大江湖,是大波澜,在北川我能保护她,在轮回谷我也能勉强保护她,但是在那魑魅魍魉横行的世界里,我怕我手里的琉璃,保不住她的命啊。”

    肖遥笑了。

    彭一鸣也笑了。

    他们都看着眼前这个傻小子。

    “我说错了吗?”

    “你觉得那是大江湖吗?”肖遥摇了摇头,“或许是,可是如果你带着她一起走了,那里不是江湖了。”

    “是什么?”

    “是温柔乡。”肖遥哈哈笑道,“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说得对,也不对,如果能相伴而眠,何必还去蹚那江湖里的浑水。”

    说罢,他狠狠给李耀的后背来了一巴掌:“去,本少主让你去,你便去,谁为难你了,你跟人家说,这是奉旨妞!”

    李耀哭笑不得,却也真的去了。

    看着李耀狂奔的背影,肖遥咧开嘴笑着。

    “少主,如果云霄殿每个人都这样,可怎么办啊?”彭一鸣皱着眉头说道。

    “如果云霄殿所有人都为了心的人退出了江湖,我睡觉都能笑醒了。”肖遥转过脸看着彭一鸣,说道,“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让云霄殿替我去挡下百万羽箭,既然我答应了给你们云霄殿做那什么少主,得做好准备,即便天塌下来了,也没你们什么事,有我顶着呢。”

    说完,他背着手继续往前走着。

    走了几步,也没见彭一鸣跟来。

    转过身,却发现彭一鸣跪在了冰雪之。

    肖遥眉头一拧,骂道:“你作甚?”

    “没啥,是想跪一跪,圣人都说了,每天一跪,精神百倍!”彭一鸣笑着说道。

    肖遥将彭一鸣从地拽了起来,笑骂道:“哪个圣人说的?”

    “我也不知道,不过少主,您想啊!我哪天要是成了圣人,这可不成了圣人说的了吗?”彭一鸣认真给肖遥解释道。

    “星盘月盘,都不你这大脸盘了。”肖遥摇了摇头,“你这得多大的脸啊?”

    “小时候我娘和我说,我长得好看。”彭一鸣认真说道。

    肖遥想了想,看着彭一鸣,问道:“这个和我说你好大的脸有什么关系?”

    “既然我长得这么好看,脸太小了不是浪费吗?脸大了才好啊!”彭一鸣笑着说道。

    肖遥:“……”他气的踢了彭一鸣一脚。

    身后,那挎着小布包的少年,跑到了姜红豆的面前。

    气喘吁吁,他都忘记运转体内的灵气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刚收起眼泪的姜红豆瞪圆了眼睛看着李耀。

    “落了东西。”李耀喘着粗气说。

    “哦……什么啊?我帮你找找?”姜红豆说话的时候故意望向四处,一副要将李耀找东西的样子,只是怕面前的男人看见自己眼神的落寞。

    只是这时候,她的手腕,忽然被一只手紧紧握住。

    熟悉的声音,吹开青丝,落入而立。

    “落了一个姑娘,也舍不得她悲伤。”少年露出洁白的牙齿,在冰雪的映衬下很明亮。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