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六章 冰灯节
    姜红豆很郁闷。

    她通过内后视镜,看了眼坐在后面的那三个大男人,眼神都充满了不屑和嘲讽。

    他们以为冰国是什么地方?

    他们以为北川是什么地方?

    有钱,有地位,有权势,可以来这里旅游吗?

    姜红豆觉得,他们想来这里旅游也算了,竟然还让自己来接待他们,他们知道自己所处的这支科研队伍每天有多忙吗?

    更让她感到生气的是,自己的老师,竟然还让自己提前三天过来等着他们,这是得有多大的脸啊?

    心里的郁闷,转化成怒气,等见到这三个家伙之后,无法避免的发泄了出来。

    带着肖遥等人,到了一家宾馆里,安排住下之后,姜红豆看着他们,眼神很冷:“你们在这里住着,等明天会有人过来接我们前往北川,不过距离科研地点还有三十里路的时候,得靠我们走过去了。”

    肖遥点了点头,三十里路,对于他们这些修炼者而言,并不需要太久。

    “哼,一群纨绔子弟。”说完,她转身离开了。

    李耀转过脸,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肖遥,问道:“少主,她为什么说我们是纨绔子弟啊?”

    彭一鸣也是满脸的无奈:“肖哥,你应该和人家解释一下的,我们都是农民的孩子啊!”

    “……”肖遥忽然想起了某一部电视剧里的台词。

    “行了,解释啥啊,早点睡觉,人家明显是不爱搭理我们,我才不喜欢做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呢。”肖遥摆了摆手说道。

    他忽然想起了方海,如果那小子现在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笑眯眯地说自己最喜欢做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了,特别是美娇娘的屁股……

    肖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刚躺下没一会,忽然房间门被人敲响。

    “喂!今天晚外面有冰灯节,你要不要出去看看?”这个时候姜红豆已经摘下了墨镜,水灵灵的大眼睛,鹅蛋脸,只是因为穿的太厚实,所以也看不出来身材如何,不过相还是较妙曼的。

    看不出来还是可以脑补的嘛!

    肖遥有些疑惑了。

    从这个女孩刚开始看到他们的时候,肖遥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敌意了。

    虽然即便是他自己,都想不出一个理由来,可这是事实。

    现在对方竟然还会好心好意的邀请自己去看什么冰灯节?

    姜红豆也是脸色难看。

    冰灯节每年才举办一次,而且会邀请全国所有有名的冰雕大师和彩灯大师。

    她不想错过这个好机会,可是,她一个女孩子,人生地不熟的,除了会当地语言之内没有任何优势,更何况到了夜晚,这里鱼龙混杂,据说这里还是鳄鱼帮的地盘,每天晚都会死几个人,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她觉得自己还是找几个同伴的好。

    否则万一真惹出了什么麻烦,她一个女孩子能怎么办啊?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硬着头皮来找肖遥等人。

    虽然她觉得,肖遥等人也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子弟,但是起自己肯定还是要强很多的,再者说了,人多也有气势一些嘛!有群体总好过于个人行动。

    肖遥想了想,依靠在门槛,看着对方,问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不?”

    姜红豆深吸了口气:“说。”

    “你为什么那么看我不爽啊?”肖遥问道。

    “我为什么一定要看你很爽啊?”姜红豆费解道。

    显然在姜红豆看来,自己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都是自己的权利,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

    肖遥点了点头:“挺巧的,我看你也不爽。”

    说完,他将房门给关了。

    姜红豆表情呆滞。

    来之前,她想过肖遥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来回敬一下自己。

    可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直接将自己拒之门外。

    这个家伙的脑袋是不是坏了啊?

    从小到大,姜红豆一直都备受爱慕,从初开始,隔三差五会收到情书,男孩们都将她当成宝贝一样对待着。

    想到这些,她是满心的委屈。

    因为面子,她还是没有敲开门,只是狠狠跺了跺脚,转身离开。

    思索再三,她又走到了李耀和彭一鸣的房前,并且敲开了房门。

    开门的人是李耀,看到姜红豆,他是脸一红,紧接着是有些小害怕。

    “姑娘,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李耀小声问道。

    他是真的有点害怕这个女孩了。

    即便是自己家少主,在人家面前都得不到什么好脸色,更何况是自己呢?

    这一次,姜红豆倒是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那个,小哥哥,你晚有时间吗?”姜红豆问道。

    如果肖遥现在站在边的话,一定会吐血三升。

    大家都是人,怎么差别那么大呢?

    到自己这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结果到了李耀他们这边,小哥哥这种酥麻的称呼都出来了。

    还能不能一碗水端平了啊?

    李耀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满脸警惕看着对方。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殿主告诉他的。

    女人菩萨怒目时候不可怕,笑容满面是最该警惕——画扇说的。

    所以现在,李耀有些小害怕了。

    他总觉得,对方有什么目的。

    沉默再三,他还是点了点头:“有时间,怎么了?”

    “那今天晚我们一起去冰灯节,好不好啊?”姜红豆扭扭捏捏说道。

    如果现在她的面前有一面镜子的话,看到镜子里那个女人的表情,估计姜红豆自己都要吐出来。

    她什么时候如此低声下气过啊?

    不过想想,为了冰灯节,这点委屈又算什么呢?

    “这个我要请示一下少主。”李耀满脸认真说道。

    “少主?”姜红豆微微一愣。

    李耀伸出手指了指隔壁。

    “别啊!”姜红豆有些头疼。

    看刚才那男人对待自己的态度,知道如果李耀真的去问对方,结果肯定差强人意。

    说不定,还会被那个小气的男人嘲讽一番。

    “可是……”

    “行了,耀,人家让你去,你去便是,少主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非常好说话的。”彭一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李耀的身后,说道,“再者说了,即便少主真的知道了,也不会拒绝的,毕竟这位姑娘是我们这一次的领路人。”

    听了彭一鸣的话,李耀才点了点头。

    “好,那我去便是。”

    姜红豆见搞定了一个,又赶紧转过脸看着彭一鸣,小声问道:“那你去不去啊?”

    彭一鸣摇了摇头:“我不去了。”

    他原本是那种话不多的,更不喜欢凑热闹。

    “好……”姜红豆有些失望,“主要是冰国这边晚挺混乱的,有很多黑/社会。”

    彭一鸣微微一笑,问道:“什么是黑.社会?”

    李耀转过脸,给彭一鸣解释了一句:“是一些小贼人强盗。”

    “哦!”彭一鸣点了点头,继续掂量着自己的手机,寻思着如果蕴含灵气扔出去的话,能不能砸死一个人……

    感情这哥们是将手机当成砖头研究了。

    “你不怕吗?”姜红豆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李耀。

    李耀想了想,问道:“如果没有灵河或者灵江境界的修炼者,我想我还是能应付过来的。”

    “啊?”姜红豆满脸茫然。

    李耀哈哈笑了笑:“算了,当我没说,晚你来找我好。”

    等姜红豆走了之后,李耀又叹了口气。

    “哎,多好的姑娘啊,是性格琢磨不透。”

    彭一鸣看了眼李耀,说道:“喜欢人家了?”

    李耀看了眼彭一鸣,红着脸辩驳道:“这怎么是喜欢了呢?我只是觉得那姑娘长得好看而已。”

    “你看外面的姑娘哪个不好看?”彭一鸣嗤笑道。

    李耀想了想,觉得是这个理,也没反驳对方了。

    等到了晚,六点多钟,姜红豆来了。

    这如果实在华夏的话,天还没黑,不过这里临近北川,白天短暂,晚漫长。

    只是五点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姜红豆看了眼李耀问道。

    她觉得这个傻乎乎的年轻还挺可爱的。

    特别是表情木讷的时候,蠢萌蠢萌的。

    “李耀,李是李世民的李,耀是……”

    李耀话还没说完,被姜红豆打断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们走。”

    李耀很想较真,他总觉得这姑娘未必真的知道自己名字里的每个字是怎么写的。

    不过联想到白天时候姜红豆对待肖遥的态度,他觉得对方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一点都不重要。

    要出门的时候彭一鸣叫住了李耀,扔给了他一把匕首。

    “这个带。”彭一鸣说道。

    李耀笑了笑:“不需要?”

    “万一呢?”彭一鸣皱着眉头。

    李耀将匕首放进兜里,也多了些安全感。

    匕首,名琉璃。

    跟在姜红豆的身后,出了宾馆,打了辆车,朝着冰灯节会展心地点赶去。

    “希望一路平安无事。”姜红豆心里念叨了一句,瞥了眼坐在身边这个消瘦男孩。

    她没有任何安全感。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