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九章 这里是云霄殿!
    肖遥带着小白,跟在玄空道长和坤木的身后,沿途赶路。..

    他也不知道,玄空道长到底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不过他也懒得多问。

    一开始他只是问了一句,为什么不坐车,或者坐飞机,玄空道长给了他一个非常直接的理由。

    “没坐过,而且听坤木说,那玩意要身份证,你觉得我们这些人有身份证吗?”玄空道长问道。

    肖遥:“……”

    这样的理由,还真是无懈可击。

    人口普查都普查不到他们。

    三天之后,肖遥来到了一个叫铜锣镇的地方。

    肖遥路盘算了一下,这里大概是湘南山区。

    与其说这是一个乡镇,还不如说这里是一个山村,在这个村里,听说电都是去年才通的。

    对此肖遥深感好,难道玄空道长受伤的那个朋友,住在这里?

    “是不是很惊?”玄空道长看着肖遥四下张望,笑说,“这里偏僻,一般人也找不到。”

    肖遥满脸狐疑,问道:“你的那个朋友,很害怕别人找到他?”

    玄空道长点了点头,沉下声音说道:“他们在隐世世界,可你遭恨多了。”

    肖遥哭笑不得。

    听这么说的话,自己似乎他们好多了。

    接着,肖遥又猛然想明白了一些。

    “三天前你在洪剑宗出手帮我,怕也有这样的想法?”肖遥说道。

    反正玄空道长都已经有了一些和隐世世界对着干的朋友,现在又出现一个,他也无所谓了,说不定还能牵线,让大家成为朋友呢。

    有句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嘛!

    玄空道长不置可否,面无表情:“这个,等到时候我再说。”

    肖遥只能点头。

    跟在玄空道长的身后,肖遥穿过铜锣镇,意外发现,在铜锣镇的后面,竟然有一个结界,只是起交易大会或者紫金门的那些结界要小很多,能量波动也很小,准确的说,这样的障碍,只能介于阵法和结界之间,算是一种高端的障眼法,依然属于他们这个空间。

    结界内,又是一个小部落。

    他们刚刚进入,有人跳了出来。

    “来者何人!哎?玄空道长?”跳出来的是一个手持大马刀的青年男人,身材魁梧,大方脸,虎背熊腰,最起码也得有一米九的身高,一脸的络腮胡子,胸毛都扎了出来。

    “恩,葛一,次来是你小子在这守着,怎么现在还是你啊?”玄空道长笑呵呵说道。

    叫葛一的大汉哈哈笑道:“玄空道长,您怎么有时间来了啊?走走走,我领你去见殿主!”

    走在路,也看见不少人,其很多都来和玄空道长打着招呼,玄空道长也一一回应着。

    “封子言,今年二十了?不错,已经是破天境界了,估计很快能进入灵气境界了。”

    “李耀,你小子能不能别一天到晚捧着书看?早晚变成书呆子!”

    “王天野,我说你能不能注意点?你这脸,再晒成非洲人了!”

    叫王天野的哥们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玄空道长,好问道:“啥是非洲人啊?”

    玄空道长想了想,没解释,他也是听坤木说过,自己哪里清楚。

    葛一看了眼王天野,笑呵呵说道:“你小子还不躲起来,你那媳妇听说你昨天晚和我们玩牌,说要扒了你的皮呢!”

    王天野脸色骤然一变,然后真的撒腿跑。

    葛一等人跟在后面都是哈哈大笑。

    虽然肖遥不知道到底是咋回事,可是看到那叫王天野哥们脸的惊恐,也忍俊不禁。

    这哥们到底是多怕媳妇啊?

    一直走到一间院子里,葛一停下脚步。

    “玄空道长,殿主在里面,我不送你们进去了。”葛一说道。

    “嗯。”玄空道长点了点头,看着葛一离开。

    “这里到道是什么地方?”肖遥忍不住问道。

    “你很好?”玄空道长问道。

    肖遥翻了个白眼,玄空道长这说的不是废话吗?

    其实真正让肖遥心惊的是,之前遇到的那十几个人,其有一大半,都是灵河境界的修炼者,接着是灵溪境界,只有那个叫封子言的年轻人稍微差一些,还是在破天境界,可也已经在破天境界巅峰了,距离突破也只有半步之遥。

    他忍不住想着,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这样的底蕴,即便是一些大门派,恐怕也不?

    更让肖遥感到惊讶的是,坐落在院子里的这个不起眼的老屋子里,竟然传出了三股强盛的气息。

    两个灵江境界,第三个也是半灵江境界,甚至当初的那个百里荒凉还要强大。

    他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随我来。”玄空道长看了眼肖遥,说完,抬腿走了进去。

    屋子里,摆设非常简单,一张木架床,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一张俊俏的脸,几乎看不到半点血色,嘴唇也发白,最让肖遥感到惊讶的是,明明是一张十**岁的脸,却满头白发,露在外面的手臂,皮肤如枯树皮,触目惊心。只是他望向自己的那双眼睛,却炯炯有神,深邃无底。

    在床两边摆着几张椅子,椅子坐着两男一女,看到那个女孩,肖遥心脏都差点跳了出来。

    “是你?”肖遥下意识问道。

    那女孩反而满脸茫然:“你认识我?”

    “……”肖遥没说话。

    能在这个地方看到画扇,肖遥忽然顿悟了。

    联想一下画扇的身份,不难猜出这到盆地是什么地方。

    云霄殿!

    那个让很多修炼者都闻风丧胆的云霄殿!

    也难怪之前玄空道长便和他说,这里的人也是隐世世界的仇人,甚至肖遥还要招人讨厌。

    现在想来,恐怕确实如此。

    “玄空道长,你来了?”躺在床的男人缓缓坐了起来,靠在床,笑着说道,“真好,我以为次便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呢!”

    “你小子命大,一时半会的肯定死不掉。”玄空道长笑着说道。

    男人摇了摇头;“若不是次,画扇在交易大会帮我带回来残缺的治愈仙丹,我现在真死了。”

    玄空长老砸了咂嘴,看了眼站在边的画扇,笑着说道:“你这小妮子,也去了交易大会?”

    画扇笑了笑:“嗯,玄空道长,站在你身后的那个傻小子,是你的徒弟?我似乎在交易大会见过。”

    坤木满脸不服气:“我不是傻小子!”

    “对,你是傻大个。”画扇咯咯笑道,胸口乱颤。

    坤木:“……”

    “玄空道长,另外一位,怕不是你的弟子了?”躺在床的眼神一双眼睛在肖遥身打量着,说道,“我可不相信,你有一个灵江境界修炼者的弟子。”

    “灵江?”画扇等人都是一惊。

    “哈哈!你次吃下去的那枚仙丹,怕还是出自肖遥之手呢。”玄空道长捋了捋胡子说道。

    听到这句话,画扇等人更加吃惊。

    她看着肖遥,下意识问道:“难道是你?”

    肖遥微微一笑:“不错,在交易大会,我和画扇姑娘见过一面,却没想到,还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

    “不对啊!那个时候的你,可还是劲气境界,怎么可能现在进入了灵江境界?”画扇使劲摇了摇头,“而且那个时候你身处险境,还被我胁迫,你完全没有理由隐藏自己的实力啊!”

    “那个时候,我确实是劲气境界。”肖遥汗颜。

    “你这突破速度……怎么可能!”画扇使劲摇头,显然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剩下的几个人,也都是面面相觑。

    不要说画扇了,即便是他们,也不愿意相信一个年轻人,能在这个短的时间内,从劲气境界,直接突破到灵江境界。

    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信。”忽然,躺在床的男人说道。

    肖遥有些吃惊,看着他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

    不要说画扇等人了,即便是肖遥自己,其实仔细想想,都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可是,这又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

    他不理解的是,躺在床的那个男人,完全是和自己第一次见面,凭什么能相信呢?

    “不要问我为什么啊,我也不知道,我是下意识相信了。”那个男人说话都有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而且说完这句话之后,又开始拼命咳嗽,“不知道为什么,你是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李单,我这一次请来肖遥,是想要治好你的伤势。”玄空道长正色说道。

    “哦?”李单微微一愣,笑着说道,“没想到,肖兄弟竟然还是个医生?”

    “不敢当,略懂一二。”肖遥说道。

    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肖遥坚决不愿意给他们太多的希望,否则,只会让他们陷入绝望。

    “是,殿主,咱们也别太抱希望了,他毕竟太年轻了。”边的一个年轻人小声说道。

    “一鸣,我以前有没有和你说过,不要以别人的年龄也做出任何判断?”叫李单的男人,一只手捂住胸口,一边沉声说道。

    彭一鸣脸色微微一变,苦笑了一声。

    “如果你真的能治好我们殿主,我愿意把命送给你。”另外一个久久沉默的男人忽然开口说道。

    “健轩,休得胡言!”李单勃然大怒,“收回你刚才的话!”

    “不。”李建轩说完,抬头看了眼肖遥,“我李健轩,说到做到,我的命,远远不殿主的命。”

    肖遥揉了揉太阳穴,有点头疼了。

    “各位好汉们,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做,会让我压力很大啊?”他苦着脸说道。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