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八章 哪个是你?
    玄空道长一直觉得自己的大弟子坤木挺不要脸,喜欢顺杆子往爬。..

    今天看到肖遥之后,他才知道什么叫山外山,人外人。

    他咳嗽了一声,看了眼徐傲等人,问道:“徐宗主,你们的意思呢?”

    “罢了。”徐傲挥了挥手,苍白着脸,“让他走便是。”

    虽然徐傲知道,这一次如果放了肖遥,无疑是放虎归山,可是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能怎么办呢?

    他的底牌是五雷剑,可是现在即便是五雷剑,也没有办法将肖遥斩杀,即便他还要强撑下去,所能依仗的又是什么呢?

    更何况,现在还跳出来一个玄空道长。

    这可是和天行宫宫主差不多厉害的角色,据说十年前玄空道长和天行宫宫主曾在清湖鏖战两天,十里湖泊,瞬间结冰。

    那是六月天。

    最后,虽然洪荒道这位玄空道长落败,可也只败一式。

    天行宫那位宫主白齐眉曾经说过,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天行宫的宫主,或许输的人是他了。

    对于白齐眉的话,很多看过那一场战斗的人都是认同的。

    那一战,也奠定了玄空道长在隐世世界的地位。

    从那一天起,洪荒道从一个二流门派一跃成为了一流门派,金字塔顶端的那几个。

    只是因为玄空道长一个人。

    原本肖遥一个人,足够他们头疼的了,如果再加一个玄空道长的话,他们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甚至于说,他们可能都要死在这里。

    不让开,还能怎么着呢?

    看到徐傲等人都将丹药收了起来,玄空道长也舒了口气。

    “肖遥,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走。”玄空道长微微一笑,试探着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跟在玄空道长的身后,带着诸葛焚天清月坤木还有小白,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离开了洪荒道。

    “我的父母怎么办?”清月靠在肖遥的身边小声问道。

    其实她觉得自己这么问,已经非常过分了,毕竟肖遥为了她的事情已经付出了很多,现在还提过要求,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肖遥看了眼清月,笑了笑,说道:“如果他们真的愿意离开的话,早跟来了,难道你心里不明白吗?”

    清月微微一愣,转过脸朝着自己父母的方向看去,他们往后面缩了缩,似乎想要逃出清月视线的范围。

    最终,清月长舒了口气。

    “他们在洪剑宗,真的还能平安无事吗?”清月苦笑着说道。

    “小丫头,这个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诸葛焚天冷笑着说道,“从一开始他们做出了选择,这样的父母,真的还值得你同情吗?”

    清月没有说话了。

    话虽然是那么说,可那两位毕竟是她的父母。

    她也想洒脱,可是,谈何容易呢?

    等走出洪剑宗之后,肖遥才停下脚步,冲着玄空道长拱了拱手:“玄空道长,今天谢谢你了。”

    玄空道长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不慌,其实我也有件事情,需要你帮我。”

    “我帮你?”肖遥微微一愣。

    “嗯,我需要你帮我炼制一颗四品仙丹。”玄空道长正色说道,“我一个朋友,受了伤,现在依然没有痊愈,倒是听说你是一个炼丹师,所以才觉得看到了希望。”

    坤木有些吃惊,问道:“师父,这件事情我怎么都不知道啊?你该不会是骗我大哥的?”

    玄空道长看了眼自己这个大弟子,有些哭笑不得,问道:“你觉得,你师父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不料,坤木竟然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是!”

    玄空道长:“……”

    见过坑爹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坑师父的。

    他也没有搭理坤木,只是转过脸看着肖遥。

    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肖遥的身,即便肖遥不答应,他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因为这个,还将肖遥送回洪剑宗?即便他愿意,估计坤木也得和他拼命了。

    这样缺心眼的事情,他才不会做呢!

    只是肖遥脸带着疑惑的表情,问道:“玄空道长,实不相瞒,虽然我会炼制丹药,但是,你说的四品丹药,已经是仙丹的品了,您觉得,我有那个本事吗?”

    “之前的话,即便坤木和我说他那个大哥会炼制丹药,我也不曾抱有希望,但是近日一天,我信心十足。”玄空道长哈哈笑道,“即便是什么炼丹徐家的那位丹王,起你都不知道差多少。”

    玄空道长这一番话,让肖遥简直有些无力招架了。

    这一番话,也算是将肖遥捧到天去了,都要下不来了。

    “玄空道长,你实在是太看得起我了……”肖遥苦笑着说道。

    能炼制丹药,已经是肖遥的秘密了,其实知道的人并不多,肖遥也不愿意随意透露出来,否则说不定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麻烦,不怕贼偷怕贼惦记啊!那些人不能将自己怎么着,但是难保那些人会不会将主意打到自己身边的人身。

    可是让肖遥没想到的是,即便自己的话都已经挑明了,玄空道长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态度。

    他的那双眼睛依然直勾勾盯着肖遥,好像认定了肖遥能炼制出来四品仙丹似得。

    他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哪来的信心。

    想到这些,肖遥也有些无奈了。

    玄空道长忽然开口说道:“肖遥,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如果我向你保证,只要你愿意帮我炼制丹药,我们洪荒道的人愿意保护你的家人呢?”

    听到这句话,肖遥倒是眼前一亮。

    他看着玄空道长,下意识问道:“您说的是真的?”

    玄空道长微微颔首。

    边的坤木这个时候赶紧说道:“肖哥,虽然我师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起徐傲他们那些人要好多了,最起码说话算数。”

    肖遥陷入了纠结。

    许久,他长长舒了口气,抬起脑袋看着玄空道长。

    “我可以答应你。”肖遥看着玄空道长,苦笑着说道,“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要事先说明,我并没有绝对的把握。”

    “哈哈!无碍!反正现在,也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玄空道长摆了摆手说道。

    肖遥有些哭笑不得,这话说的也正是够随意的。

    “既然是这样,那肖少侠,你直接和我前往?”玄空道长说道。

    肖遥想了想,点了点头:“可以。”

    说完,他转过脸看着诸葛焚天,说道:“你先将清月带回海天市等我。”

    诸葛焚天稍微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真的不需要我陪同吗?”

    肖遥摇了摇头。

    诸葛焚天叹了口气:“想想也是,我觉得即便我真的去了,似乎也帮不什么忙。”

    肖遥笑了笑,又扔给诸葛焚天一个瓷瓶。

    “这里面有五枚仙丹,大概能帮你直接突破到灵河境界,希望等我回去的时候,你能让我看到惊喜。”肖遥笑着说道。

    诸葛焚天微微一愣,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眼神写满了愕然:“这都是给我的?”

    肖遥哭笑不得:“不然呢?”

    诸葛焚天接过仙丹的手都在颤抖了。

    要知道,在隐世世界,可都没有几颗仙丹啊,肖遥这一出手,给了这么多。

    不过仔细想想,诸葛焚天也释怀了,之前在许家的时候,肖遥直接送出了二十枚仙丹呢!那个时候他眼珠子简直都要瞪出来了。

    “行,肖遥,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守住海天市的。”诸葛焚天正色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清月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肖遥,沉默了许久问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肖遥看着清月,微微一笑,问道:“问。”

    清月看着肖遥脸的笑容,心里有些惊讶。

    这和之前还处于战斗状态的肖遥,完全是判若两人。

    这个杀神的脸,也会有这样的笑容吗?

    在得知肖遥身份的时候,清月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甚至有些心有余悸的。

    一想到这位是将整个紫金门从隐世世界除名的杀神,她有些后怕,那天在河边,自己竟然还威胁人家,也不怕人家一巴掌将自己给拍死了……

    所以她到现在都没明白,为什么肖遥会一个劲的说,她欠自己人情。

    “你到底为什么要帮我啊?”清月看着肖遥,憋不住了问道。

    肖遥看着她,问道:“这个很重要吗?”

    “很重要!”清月小声说道,“不然,我会有很大心理压力的。”

    “你还记得,次的交易大会吗?”肖遥开口问道。

    清月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肖遥会忽然提起这个。

    她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在山脚下,你曾经为了两人,和紫金门的人吵了起来,你忘了吗?”肖遥问道。

    清月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

    她自然还记得,只是当时看到的那两人,其也没有肖遥啊!

    似乎猜出了清月心的疑惑,肖遥说道:“你知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有一种叫易容术的手艺?”

    清月恍然大悟,不由苦笑了一声,说道:“看来那个时候,我还真是多此一举了,以你的实力,那两个修炼者,你随手便能杀了。”

    “但是当时不能杀。”肖遥摇了摇头,“这个不用多说,等到了还天市,是你崭新生活的开始,保证不会还有人来打扰你了。”

    “谢谢……”千言万语,最终也只是汇成了一句感谢。

    她不是不想多说一些,只是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肖遥摆了摆手,目送着诸葛焚天和清月远去。

    “你可真是个怪人。”玄空道长摇了摇脑袋。

    肖遥瞥了他一样,问道:“什么意思?”

    “有人说你杀人不眨眼,是恶魔,杀人,可你明明有重情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说,到底哪个是你啊?”玄空道长捋了捋胡子说。

    “都是我。”肖遥哈哈大笑起来。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