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八章 任何人都不行!
    洪剑宗确实很大,在门派的后山处,还有一片天然湖泊。的小说

    肖遥转悠着,便转悠到了这里。

    “青山绿水,只欠佳人啊!”肖遥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刚说完这些话,侧目发现了一道倩影。

    “我曹!这么神?”即便是肖遥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这还真是想什么出现什么啊!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张侧脸,肖遥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毕竟看到的只是一张侧脸,所以肖遥也不敢确定。

    他缓缓走到跟前,轻轻咳嗽了一声,一张清秀精致的脸转了过来,美目在他的身打转。

    “你是什么人?”她问道。

    “男人。”肖遥下意识说道。

    女孩脸立刻变了,并且已经拔剑相向。

    肖遥哭笑不得。

    这姑娘的脾气,还真是够火爆的啊!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女孩长剑指着肖遥,冷着一张脸说道。

    肖遥有些头疼,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孩是当初在交易大会看到的那个清月,他也懒得过来打招呼。

    可以说,在现在的洪剑宗,肖遥唯一一个有些好感的也是这个姑娘了。即便当初紫金门的那两个弟子都被他斩杀了,可是最起码在他需要的时候,是清月站了出来帮了他一个忙。

    “姑娘,我是你们洪剑宗少宗主请来的客人。”肖遥忍不住说道。

    “你是徐纹的朋友?”清月的脸色有些难看,冷笑着说道,“哼,滚,别来烦我!”

    肖遥有些疑惑了。

    之前见到清月的时候,这个姑娘的脾气虽然有些火爆,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凶啊!

    “你心情不好?”肖遥问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清月有些不耐烦说道,“只要是和徐纹有关系的人,我都不想看到,你现在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肖遥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清月,眼神非常纯碎。

    “咱们聊聊天都不可以吗?”

    “谁要和你聊天?”清月说话的时候,看着肖遥的眼神都充满了鄙夷。

    肖遥郁闷了。

    不过,他还是非常不要脸的席地而坐。

    “你干什么?”清月问道。

    “坐一会,看看风景。”肖遥眼睛望着湖面,脸的表情看着非常平静。

    清月简直都要被气疯了。

    这段时间自己的心情原本不好,现在竟然又来了一个傻缺,在边唧唧歪歪的。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否则的话,即便你是徐纹的朋友,我也不会给你们什么面子的,即便是徐纹亲自来了,又能如何?“清月冷笑着说道。

    肖遥转过脸,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清月的眼神有些惊。

    不管怎么说,那个徐纹都是洪剑宗的少宗主,在洪剑宗,即便是已经突破到了灵江境界的二长老面对徐纹都不敢太过于放肆。

    之前徐纹说想要和肖遥和解的时候,即便二长老有些不满意,但是始终没有敢忤逆徐纹的意思。

    可是现在,在清月的眼里,那个徐纹似乎并不算什么。

    难道这个姑娘在洪剑宗的身份也不寻常?

    “你不怕徐纹吗?”肖遥问道。

    清月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怕他?我为什么要怕他?他敢杀了我不成?”

    肖遥笑着说道:“他为什么不能杀了你?”

    清月不耐烦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肖遥耸了耸肩膀:“你不愿意说算了,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害怕徐纹,可是又想在我面前装一装,吹牛罢了。”

    “胡说!我才没有吹牛!”听到肖遥这句话,清月像被点燃的火药桶似得,瞬间爆炸了,她骂道,“徐纹算是什么东西?即便我当着他的面骂他,他又能将我怎么样?是,他能杀了我,但是他敢吗?他杀了我,我看他娶谁!”

    之前肖遥听徐纹说,三天后将是他的大婚之日。

    不过那个时候肖遥也没放在心,现在听到清月的话,他似乎明白了一些,眼神也多了一丝玩味。

    “听你这么说,看来你是徐纹的未婚妻啊?”

    清月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反驳。

    显然事实正如肖遥所想的那样,他认识的这个清月姑娘,是三天后徐纹要娶得女人。

    “我总算是知道你心情不好的原因了。”肖遥笑着说道。

    清月冷笑了一声:“你知道个屁!”

    肖遥:“……”

    这姑娘的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暴躁啊!

    大家只是好好聊天,有必要非得这么呛人吗……

    他沉默了一会,问道:“难道你们不是小情侣闹矛盾了吗?哎,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也是的,马都快要结婚了,哦,应该说是成亲了,还能有什么矛盾啊?床头打架床尾和嘛!”

    “你在胡说,我今天杀了你!”清月恶狠狠说道,“你以为我想要嫁给他吗?”

    看看,说隐世世界的小姑娘都较单纯,肖遥只是随便念叨几句,该说的不该说的,这个叫清月的女孩虎都已经全盘托出了。

    好孩子啊!

    肖遥真没想到,一般只能哄小孩子用的激将法,在清月的身竟然能起到效果,看来这姑娘还是太单纯了。

    “如果你真的不想要嫁给他,那别嫁好了。”肖遥语气平淡说道。

    清月苦笑了一声,将剑收了回来。

    “怎么了,不想杀我了?”肖遥问道。

    “我感觉你一点都不像是徐纹的朋友,倒像是他的敌人。”清月幽幽说道,“你们要真是朋友,你还能劝我别嫁给他?”

    肖遥哈哈笑了笑,也没说话。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清月现在对肖遥充满了好,“你肯定不是我们洪剑宗的,而且看你身的衣服,你似乎是世俗界的人?”

    肖遥点了点头:“我是世俗界的人。”

    “可是,世俗界的人怎么能来我们隐世世界呢?而且,我压根感觉不到你身的劲气,难不成你只是一个普通人?”清月说道。

    她自己是一个破天境界的修炼者,自然感受不到肖遥身的灵气,在她看来,肖遥这个年纪最多也是一个劲气修炼者而已,灵气境界?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肖遥耸了耸肩膀,不置可否。

    他直接转移了话题,问道:“我挺好的,徐纹是你们洪剑宗的少宗主,你为什么不愿意和他成亲呢?”

    “哼,如果你熟悉他的话,会知道这个人一点都不讨喜了,整天一副阴沉沉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谁都欠他钱呢!”清月提起徐纹气不打一出来。

    “那你干脆别嫁给他好了。”肖遥说道,“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和这样的人成亲。”

    清月看着肖遥的眼神像看着一个白痴似得。

    “在你看来,这是我想嫁嫁,不想嫁不嫁的吗?”清月问道,“如果可以不嫁,我当然不愿意嫁给他了。”

    肖遥想了想,觉得清月说的也有些道理。

    虽然在肖遥看来一个洪剑宗根本不算什么,但是清月毕竟是洪剑宗的人,而她也只是一个破天境界的修炼者,拿什么出来和人家洪剑宗扳手腕呢?

    说到这,清月又苦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如果我父亲不在洪剑宗的话,我依然可以选择以死相逼,可是,即便我真的死了,那我的家人怎么办?”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我能体谅你。”

    清月呆呆地看着湖面,嘴巴一张一合说:“以前,我幻想过将来我的夫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可以是个盖世英雄,也可以是个普通人,但是,我相信那个人一定是我喜欢的,可是现在我才发现我想多了,甚至于说,从我们家进入洪剑宗的那一天开始,意味着,我需要嫁给徐纹了。”

    “徐纹那么喜欢你吗?”肖遥好问道。

    “他不是喜欢我,只是因为我的体质特殊,听门派里的人说,我似乎是什么圣雀之体,可以帮助徐纹修炼。”

    “圣雀之体?”肖遥对这个还真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嗯,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清月说道。

    肖遥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的灰尘。

    他居高临下,看着清月,声音平静。

    “如果你愿意嫁给徐纹,我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但是既然你不愿意嫁给她,我会帮你。”肖遥说道。

    “你?”清月嗤笑了一声,显然没将肖遥的话当一回事。

    “对,我。”肖遥眼神锐利,目光坚定,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看肖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清月不禁也燃起了一丝希望。

    “不愿意走,带着你的家人一起走。”肖遥说道。

    “……”清月满脸的无语。

    “我还真以为你有什么好办法呢,原来说的都是屁话,如果真的可以走,我当然愿意走了,但是能吗?”清月说道,“洪剑宗想要杀我们,跟杀小鸡似得,我怎么走?”

    肖遥哈哈笑了笑:“那也是针对你而言,放心,我说的话绝对算数,以前欠你一个人情,这一次还给你便是,否则心里还别扭,我要带走的人,谁也拦不下来,记住,任何人都不行!”

    说完,转过身离开。

    清月看着肖遥的背影,忽然念叨:“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背影,看着似曾相识呢……”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