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四章 再加几个吧
    简单七个字,却蕴含着无尽的威压。

    听到这句话,七长老脸色都变了。

    不过很快,他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他知道,东西虽然是自己拿的,但是只要自己不愿意承认,肖遥诸葛焚天他们又能如何?

    如果自己真的承认,即便他是洪剑宗的七长老,也有些站不住脚,毕竟,那东西毕竟是诸葛焚天的,盗取弟子的东西,即便宗主不追究,那洪剑宗里的其余人怎么看他?

    他手底下的弟子,又该怎么看他?

    想到这些,他深吸了口气,眼神骤然变冷。

    “道友,看来,你是来无理取闹的,我好心陪你聊一会,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羞辱我,是何居心?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个洪剑宗了?”七长老问道。

    他这一番话,迅速将肖遥给架在火上烤了。

    似乎只要肖遥继续追着不放,就是不把他们洪剑宗放在眼里,不将他们洪剑宗当一回事。

    他这就是将自己和洪剑宗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辱俱辱。

    “我眼里有没有洪剑宗?”肖遥微微一愣,接着笑了起来,“这个问题有点意思,那我回答你,没有!”

    说完,便是最直接的一脚,将七长老踹飞了出去。

    接着,还没有等七长老落地,他又直接冲了过去,一拳挥出,狠狠砸在了七长老的身上。

    看到这一幕,诸葛焚天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其实当七长老不愿意承认是他拿了自己东西的时候,诸葛焚天就已经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了。

    如果是别人的话,面对恬不知耻的七长老,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是现在,他面对的是肖遥啊!

    不讲道理?肖遥什么时候喜欢和别人讲道理了?

    你要是乖乖听话,咱们好好说道说道,能避免动手,但是如果你敢不讲道理,肖遥就会比你更加不讲道理!

    这就是霸道!

    “住手!”

    “放肆!你竟然敢打我师父!”

    七长老手底下的弟子,一个个都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这时候,肖遥身后忽然出现几百道剑影。

    “谁敢?!”肖遥怒喝了一声,转过身看着那些弟子,负手而立,看上去身躯无比高大,一声怒吼,震的众人连连退却,望而生畏。

    那几百道剑影,让他们有一种直觉,似乎只要自己再敢往前迈出一步,就会惨遭万箭穿心。

    这就是一种非常清晰的危机感,谁也不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毕竟命是自己的。

    毕竟修行不易,且行且珍惜,为了这么点事情将自己的小命搭进去,这么多年自己修行吃得苦不是白吃了?

    那个七长老大概也没想到,对方敢直接动手。

    毕竟这里可是洪剑宗啊,他可是洪剑宗的长老啊!

    肖遥这一次虽然留手,看一脚一拳,也让七长老感觉到了痛苦,有短暂的一瞬间,他甚至连呼吸都调整不过来了。

    如果肖遥之前出手再重一些的话,他可能都要直接一命呜呼了。

    “你……你敢动手?”

    肖遥冷眼看着七长老,并且迈开脚步,朝着对方一步步走来。

    随着距离慢慢的拉近,七长老的内心已经被恐慌填满了。

    “你别过来!”七长老冲着肖遥怒吼道。

    不要说肖遥了,即便是他自己的那些徒弟,都有些无语。

    你让人家过去就过去,让人家不过去就不过去,那人家岂不是很没面子?

    再说了,师父啊,您老人家现在都躺在地上了,开口怒喝的时候,好歹也得先爬起来吧?

    肖遥一步步走到了七长老的跟前,居高临下看着对方。

    “其实我刚才可以直接斩杀了你,但是并没有那么做,因为我还得从你的口中掏出我朋友东西的下落。”肖遥说道,“现在只给你三次机会,我问你三次,好好珍惜。”

    “我不知道!”七长老怒道。

    肖遥直接抬起手,一巴掌拍了下去。

    “啊!”七长老立刻抱住了自己的右腿,开始歇斯底里地怒吼。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灵溪境界的修炼者,一般的疼痛承受下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的右腿骨头全部都粉碎了,主意,不是被打折,而是骨头粉碎,这样的疼痛,即便是灵溪境界修炼者也承受不住啊!

    躺在地上的七长老就像是一条离开了水里被甩到河岸上的鲫鱼,拼命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摆脱这样的困境似得。

    “第一次机会就这么浪费了,何必呢?”肖遥冷笑着说道,“现在,你还有两次机会,如果你还不知道好好珍惜的,我会在废你一腿,第三次,废你双臂,到时候,你就变成人棍了。”

    “……”七长老脑海嗡嗡作响。

    他是在搞不懂,对方怎么敢出手。

    “你这是和洪剑宗为敌,我们洪剑宗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的!”七长老咬着牙说道,“即便我死了,我们洪剑宗也不会让你离开!”

    肖遥哈哈笑道:“我不知道你们洪剑宗能不能留下我,但是即便我真的死了,恐怕你也看不到了,恭喜你,第二次机会你也彻底浪费了。”

    “不,不要!”七长老似乎已经知道肖遥接下来想要做什么了,立刻张开嘴巴怒吼着,可此时已经为时过晚。

    肖遥再次一掌拍了下去,七长老又开始了之前的鬼哭狼嚎。

    肖遥蹲下身,眯着眼睛说道:“我一点都不着急,还是那句话,即便我真的被洪剑宗杀了,你又能看见吗?不要挑战我的内心,我愿意给你三次机会,就已经很不错了,何必呢?现在,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在哪。”

    “再我屋子里,屋子里有个大衣柜,衣柜最下面就是诸葛那个箱子,除了准灵草,别的我一样都没动!”七长老惊恐说道。

    其实之前他就已经打算说了,只是肖遥下手太快了,当他想要说的时候,肖遥的那一掌已经拍了下来。

    现在,七长老已经彻底明白过来。

    虽然他不知道肖遥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在对方第一次动手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一点,

    人家压根就不会害怕洪剑宗!

    虽然七长老觉得,对方一定不是洪剑宗的对手,但是正如对方之前说的那样,即便洪剑宗真的杀了人家,自己又能不能看到呢?说不定在那之前,自己早就已经死了。

    虽然他不知道肖遥的实力究竟如何,可是他能感觉的出来,自己和对方压根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嗯。”肖遥咧开嘴笑了笑,说道,“你看,早这么说,不完事了吗?非得磨磨唧唧半天,搞事情啊?”

    说完,他便站起身,看了眼诸葛焚天。

    诸葛焚天也没犹豫,立刻冲进了七长老的房间里。

    等了五分钟,诸葛焚天回来了,怀里还抱着一个箱子。

    他将箱子直接交给了肖遥,肖遥随手扔进了储物手镯里。

    “里面的东西,没少吧?”肖遥问道。

    “灵草没了。”诸葛焚天叹了口气说道。

    肖遥又转过脸看着七长老,说道:“看来,你对我还有些隐瞒啊!”

    “没,没有!”七长老简直都要哭了,赶紧解释道,“那可灵草已经被我炼化了,我原本就像趁着这一股东风冲破到灵河境界的。”

    “一颗准灵草,你也想借此冲到灵河境界?”肖遥哭笑不得,“你是不是觉得喝一口哇哈哈就能长成姚明啊?”

    七长老满脸的茫然,完全没明白肖遥这番话的意思。

    “罢了,也不和你墨迹了。”肖遥对那个什么准灵草一点兴趣都没有,即便是高品灵草,他储物空间里也不在少数。

    就在这时候,肖遥的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怒喝声。

    “放肆!敢在洪剑宗伤人,还是我们的长老,今天,你不可能活着离开!”

    肖遥转过身,懒洋洋扫了眼那个中年男人。

    “这是我们洪剑宗的执法长老。”诸葛焚天小声说道,“灵河境界初期。”

    “哦。”肖遥点了点头,“一个灵河境界初期的修炼者而已。”

    “那如果,再加上我们呢?”声音落下,又是两个男人走了进来。

    “四长老,五长老,这是……这是三个灵河境界的修炼者了啊!”诸葛焚天有些不淡定了。

    “现在,够了吗?”那个执法长老死死盯着肖遥,冷声说道。

    虽然他们都不待见那个七长老,而且,也为七长老此次行径深感不耻,可是那毕竟是他们洪剑宗的长老,这里还是在洪剑宗,如果不将这个外人斩杀,若是传出去,他们洪剑宗还有何颜面?

    所以,他们心里已经下了决定,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将对方留下来斩杀,绝对不能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否则,洪剑宗就要沦为整个隐世世界的笑柄了。

    肖遥打了个哈欠,笑着说道:“个人觉得,不够,不如再加几个吧。”

    “……”那三个灵河境界的长老,已经眼含杀光了。

    “竖子狂妄!”执法长老怒喝了一声,“既然如此,我便让你看看我们偌大洪剑宗的底蕴!”

    “洪剑宗,不可辱!”赶来的上百弟子,齐声怒吼。

    气势震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